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未制作提取笔录的物证作为证据使用的情形
【作者】 聂昭伟(二审承办法官)【作者单位】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诉讼法学【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35【页码】 20
【摘要】 【裁判要旨】侦查机关在收集物证、书证过程中,需要依法制作提取笔录和清单,以反映物证的来源,从而在物证与案件事实之间建立起关联性。对于没有制作提取笔录的情形,需要侦查机关作出合理解释,如果能够以其他方式反映物证来源的,仍然可以采纳作为定案证据。针对被告人的供述,如果属于讯问人员未掌握的内容,则属于“先供后证”模式,具有较强的证明力。
  □案号一审:(2014)浙金刑一初字第73号二审:(2015)浙刑三终字第47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48    
  【案情】
  公诉机关:浙江省金华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江福庆。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2000年9月9日晚,被告人江福庆在浙江省义乌市与卖淫女刘某(被害人,殁年35岁)搭识后,和刘某一同到义乌市篁园新村刘某的租房内嫖宿。次日凌晨3时许,江福庆见自己的货款失窃而与刘某发生争执、扭打其间,江福庆用水果刀猛刺被害人刘某颈部、腹部等部位数刀,致其机械性窒息合并肺、肝破裂、创伤性、失血性休克死亡。2013年3月25日,江福庆在黑龙江省大庆市萨尔图区纬二路银座尚品小区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一审期间,被告人江福庆的亲属向被害人刘某的亲属赔偿了40万元,并取得了被害人亲属的谅解。
  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及照片,证实案发现场位于义乌市篁园新村被害人刘某的租房。室内东南角有一个布衣橱,拉链拉开,里面的东西有明显翻动,被翻乱的衣物上均粘有血迹;衣橱内有一只旅行箱,呈开启状,箱盖内衬布被割开,衬布上粘有血迹。南窗边沙发上放有一张放倒的圈椅,圈椅东侧放有一只黑色旅行包,包内物品有较大翻动,许多衣服上粘有血迹;旅行包上压着一只塑料盒,盒上有血迹,从中提取到血指纹若干(并拍照)。旅行包东侧有一块带血的毛巾。南墙窗户东侧一块镜子、东墙门后一块毛巾、毛巾上粘有血迹。房间中间地面上放有一只水桶和脸盆,里面均有红色液体。
  (2)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证实本案犯罪嫌疑人血样布片上斑迹,经15个STR分型未排除江福庆,支持为江福庆所留,不支持为其他随机个体所留。
  (3)手印鉴定书,证实2000年9月10日在义乌市篁园市场新村案发现场塑料盒上提取到的血指纹系被告人江福庆右手食指所留。
  (4)《抓获经过》显示,2000年9月10日7时15分许,义乌市公安局110接到报警称,义乌市篁园新村楼房内有一女子被杀,民警赶到现场后调查发现死者系被害人刘某。经现场勘查,在案发现场沙发上的一塑料盒上提取到一枚血指纹,并在案发现场提取到粘有犯罪嫌疑人血样的布片。由于当年DNA及指纹鉴定技术落后,多年来一直未能查明该嫖客身份。2014年,金华市公安局组织侦破命案积案专项行动,义乌市公安局发现“义乌2000.09.10篁园新村凶杀案”案卷中有一个包装检材的信封,封面上书“9·10篁园新村案犯血样”,里面有一小片血布片,遂进行DNA检验,次日将DNA入全国库比对,比中嫌疑人真实身份为江福庆,并将其作为网上逃犯予以追捕。同年3月25日,江福庆被黑龙江省大庆市公安局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分局民警比对发现后,该分局民警将江福庆抓获归案。
  【审判】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江福庆采用扼压、勒颈部、持刀捅刺等手段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告人江福庆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本应依法予以严惩。但鉴于其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且其家属赔偿了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并取得被害人家属的谅解,故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为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严厉打击严重危害社会的刑事犯罪分子,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人江福庆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江福庆以原判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其二审辩护人还提出,原判存在部分程序违法,鉴定检材“沾有被告人血迹的血纱布”没有提取笔录,来源不清,不能作为定案证据采用。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义乌市公安局于2014年在清理未破命案积案过程中,发现“义乌2000.09.10篁园新村凶杀案”案卷中有一个包装检材的信封,封面上书“9·10篁园新村案犯血样”,里面有一小片血布片。虽然因时间久远,该血布片从现场何处提取已无法查清,但当时江福庆尚未归案,侦查机关不存在造假的条件。而且,江福庆多次供称,其手指在作案过程中被咬破流了很多血,作案后去衣柜里翻找过。故可以确定该布片源自于该案侦破过程,与本案事实存在相关性,不属于来源不清的情形,应当作为定案证据使用。原判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
  根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解释的规定,侦查人员、检察人员、审判人员应当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收集、审查、核实和认定证据。然而,在司法实践中,经常会遇到违反法定程序收集的证据材料。针对这些证据的采信与排除问题,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明确规定:“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胁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应当予以排除。收集物证、书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不能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的,对该证据应当予以排除。”可见,刑事诉讼法针对非法言词证据与实物证据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对于非法言词证据,采取绝对排除原则。而对于非法实物证据,则给予其进行补正或者合理解释的机会,若得到了补正或者作出了合理解释则具有证据能力,在程序上可采;反之,则沦为非法证据,直接予以排除。对于这类效力待定的证据类型,我们将其称之为“瑕疵证据”。本案中,沾有被告人血迹的血纱布以及在案发现场提取的血指纹均系破获本案以及最终据以定案的重要物证,但公安机关当年在现场勘查时未依法制作提取笔录和清单,属于典型的“瑕疵证据”。针对上述物证所存在的瑕疵问题,一、二审法院均准确适用了相关规则,对被告人江福庆的犯罪事实作出了认定。
  一、尽管公安机关在提取沾有被告人血迹的血纱布时未依法制作提取笔录和清单,但破案经过及被告人供述等其他证据材料能够证明血纱布来源的,不属于来源不清的情形,可以作为定案证据采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事诉讼法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69条、第73条之规定,经勘验、检查、搜查提取、扣押的物证、书证,法院在审查与认定过程中,应当着重审查该物证、书证是否附有相关提取笔录、清单等内容。对于物证、书证的收集程序、方式存在瑕疵的,如果相关办案人员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