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代投保人网上激活保险卡的行为性质
【作者】 向圩【作者单位】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保险法【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35【页码】 66
【摘要】 【裁判要旨】在通过网络方式订立保险合同过程中,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经常代投保人在网上激活保险卡进而签订保险合同。对此,保险公司一般主张代为激活行为属于代理行为,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作为投保人的代理人,在激活过程中知晓并同意的免责条款,不论投保人是否实际知悉,对投保人亦有效。法院认为,由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作为公司代表的特别身份,在与投保人订立保险合同的过程中,只存在保险人与投保人的双方法律关系,而不存在保险人、投保人、投保人之代理人的三方法律关系。因此,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并非以投保人代理人的身份激活保险卡、签订保险合同,在投保人未自行点击确认免责条款的情况下,免责条款对于投保人不发生效力。
  □案号一审:(2015)密民(商)初字第07457号二审:(2016)京03民終3048号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30    
  【案情】
  张启明系王秀芹之子、尹凤芹之夫、张蕊之父。2014年11月19日,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寿保险公司)业务员陈爱华向张启明推销吉祥卡(E款)意外伤害保险,张启明购买了该吉祥卡意外伤害险并交纳保险费100元,人寿保险公司交付了吉祥卡折并为张启明进行了激活(次日生效)。吉祥卡折载明:“吉祥卡(E款)安心无忧采用《国寿绿舟意外伤害保险(2013版)利益条款》、《国寿附加绿舟意外费用补偿医疗保险利益条款》、《国寿通泰交通意外伤害保险(A款)(2013版)利益条款》和《中国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短期保险基本条款》。保险金额为意外伤害保险金额10万元,意外医疗保险金额1万元,搭乘机动车意外伤害保险金额10万元,驾驶私家车意外伤害保险金额10万元。保险期间为一年,保险合同生效日可在投保(激活)时指定,但不能早于投保激活日的次日,且不能晚于投保激活日之后30日。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被保险人身故或伤残的,保险公司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七、被保险人酒后驾驶、无合法有效驾驶证驾驶或驾驶无有效行驶证的机动车。”
  2015年7月26日12时15分,在北京市密云区西田各庄镇河北庄村西侧,夏景芹雇佣的司机李忠远驾驶重型自卸货车(京AL4530)头西尾东临时停车,张启明驾驶“宝田”牌三轮(电动)摩托车(无号牌)由东向西行驶,三轮摩托车右前部与重型自卸货车左后部接触,造成两车损坏,张启明受伤。张启明被送往密云区医院住院治疗1天,并于北京军区总医院住院治疗12天后,因闭合性颅脑损伤抢救无效,于2015年8月9日死亡。此次事故经北京市密云区公安局交通大队认定,李忠远因驾驶超载机动车在道路上违法临时停车负同等责任;张启明因持“C1E”驾驶证驾驶未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的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且未确保安全的交通违法过错行为负同等责任。张启明住院期间,王秀芹、尹凤芹、张蕊自行花费医疗费151563.48元。同年10月13日,法院以(2015)密民初字第6132号民事判决书判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市顺义支公司给付王秀芹、尹凤芹、张蕊医疗费共计80786.7元,尚有70776.78元未获补偿。
  现王秀芹、尹凤芹、张蕊请求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判令人寿保险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10万元及医疗费1万元共计11万元。人寿保险公司不同意王秀芹、尹凤芹、张蕊的诉讼请求,其认为:依据密云县(现密云区)公安局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张启明所驾车辆未经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登记,且未保证安全,与发生交通事故具有因果关系。上述情形属于保险条款中免除保险公司责任的情形。同时,张启明于2014年11月20日通过网络激活的形式向人寿保险公司购买了意外伤害保险,虽然由保险公司人员代为激活保险卡,但代理的法律效果直接归属于委托人,保险公司人员已经阅读了网页弹出的免责条款,故该免责条款的法律效果及于张启明。
  【审判】
  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之一为人寿保险公司是否履行了免责条款告知义务。
  人寿保险公司销售的吉祥卡(E款)故意伤害保险具有通常销售和网络销售两种销售方式的复合属性。就投保人获取保险信息来源而言,投保人往往通过保险人的销售人员推销而获知保险合同的主要内容,亦因信赖保险人销售人员的介绍而购买保险,在此意义上,吉祥卡(E款)故意伤害保险系通常方式订立的保险合同。就吉祥卡(E款)的激活过程而言,则可能构成以网络方式订立合同的表面特征,因投保人既可以通过保险人激活,亦可以自己激活,而激活系在保险人的网页上完成的。就本案具体案情而言,投保人购买了吉祥卡(E款),并由保险人为其办理了激活,因此不构成以网络方式订立的保险合同。其次,人寿保险公司主张吉祥卡(E款)关于免责条款以黑体字作出了提示,对免除事项作出了说明,王秀芹、尹凤芹、张蕊向该院提供了人寿保险公司销售人员出庭作证表明,人寿保险公司仅仅向张启明列举了打架斗殴等部分违法事由不予赔偿,并未提及电动三轮车等无牌照的问题,且概括表示平常受伤的情况都赔偿。法院认为人寿保险公司销售人员系其在职员工,其证言具有较高可信度,法院予以采信,应认定人寿保险公司未履行全部的明确说明义务。因此对人寿保险公司已经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答辩意见,法院不予采信。
  北京市密云区人民法院判决:人寿保险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给付王秀芹、尹凤芹、张蕊保险金11万元。
  宣判后,人寿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其上诉理由主要是:1.人寿保险公司与投保人之间的保险合同系通过网络激活形式投保的保险。2.本案所涉及的网络激活保险,区别于传统的纸质投保保险,投保人只有通过网络将保险卡予以激活并填与完毕相关投保伯息后才完成投保,激活后,网页会自动弹出关于免责条款的说明。因此,张启明委托保险公司工作人员代为激活的行为说明,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系张启明的委托代理人,其行为的后果直接及于投保人。故人寿保险公司通过网页履行免责条款说明义务的法律后果直接及于投保人,免责条款当然应当对合同双方当事人产生法律效力。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之一为保险合同是否以网络方式订立,以及人寿保险公司是否对免责条款进行了提示说明。
  当事人之间以何种方式订立合同,取决于已订立合同内容的客观表现形式,而与订立合同的表意主体无关。合同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订立合同,有书面形式、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第十一条规定:“书面形式是指合同书、信件和数据电文(包括电报、电传、传真、电子数据交换和电子邮件)等可以有形地表现所载内容的形式。”本案中,人寿保险公司通过设置激活程序,将保险合同内容以作为书面形式之一的数据电文形式予以表现,通过激活程序的完成,在人寿保险公司与张启明之间成立了保险合同并合法有效,该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73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