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南海主权争端的法律问题与法律准备
【英文标题】 The Legal Issues and Legal Preparations of the Sovereignty Disputes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作者】 陈聪 张红生【作者单位】 解放军理工大学军事法学教研室
【分类】 海洋法与空间法
【中文关键词】 南海主权;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大陆架;专属经济区;剩余权利;法律准备
【英文关键词】 Sovereignty of South China Sea;UNCLOS;the continental shelf;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the Residual Rights; legal preparation
【文章编码】 1002-3933 (2009)12-0057-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9年【期号】 12
【页码】 57
【摘要】

长期以来,我国在南海地区的国家主权和利益受到了周边国家与地区的挑战。南海主权争端中的法律问题主要可以分为三类:岛屿领土主权归属问题;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问题;海洋剩余权利问题。面对南海主权争端问题,我们至少应当在以下六个方面进行法律上的努力和准备:从法理上论证我国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正当性,驳斥他国错误主张;以国际法中的有关制度作为武器,发挥其法律战功能;对国际法律制度中的立法空白和立法漏洞进行深入研究,作公平、有利的解释;结合和回应国际法律制度,完善相关国内法律制度;推进相关国际法律制度及理论的新发展;进行武力使用的法律准备。

【英文摘要】

The Sovereignty of South China Sea was irruptted by other countries in a long time. There are three questions worth closelystudying: the sovereignty over island, the delimitation of the exclusive economic zone and continental shelf, the ResidualRights of the oceans. To face the sovereignty disputes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issue, we should at least be in thefollowing six aspects of the efforts of the law: the Legitimacy of the Sovereignty of South China Sea; to the system ofinternational law as a weapon to play their legal battle function; to the international legal system in the legislative gapsand loopholes in legislation to carry out in-depth study for a fair and favorable interpretation; integrate to the internationallegal system, improve the relevant domestic legal system; promote relevant international legal system of new development;to prepare the legal use of for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2727    
  
  

我国是一个海岸线漫长并拥有众多岛屿的国家,拥有18000公里的海岸线、37万平方公里的内海与领海面积、300万平方公里享有管辖权的海域面积、6500多个大小岛屿以及极其丰富的海洋资源{1}。所以我国既是陆地国家又是海洋国家,海洋利益已成为我国国家利益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长期以来,我国在南海地区的国家主权和利益受到了周边国家与地区的挑战。尤其是最近以来,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规定,缔约国必须在 2009年5月13日前向联合国划界委员会提交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案,这更加剧了周边各国对我国南海主权的侵犯。部分国家或通过法案将南海部分岛礁列为其所属岛屿,或登陆我国南海的部分岛礁以宣示“主权”,或未经许可进入专属经济区非法活动。这些国家希望通过相关行动,在划界议案中占据有利地位,将侵占中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行为合法化。本文拟从国际法的角度,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主要国际条约为分析文本,主要采用实证分析的方法,归纳我国南海主权争端中的主要法律问题,并分析相关法律问题的因应之道。

一、南海主权争端中的主要法律问题

(一)岛屿领土主权归属问题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特别是20世纪70年代在南海海域发现石油天然气资源以后,一些南海沿岸国家也对南海诸岛中的岛屿和海域提出了主权要求。领土主权是国家对其领土范围内的人、事、物的排他性的最高权力,具体体现为领土管辖权、领土所有权和领土不可侵犯权。“国家领土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国家行使其最高并且通常是排他权威的空间。”{2}早在1947年,国民政府在综合各方意见的基础上,结合对南海的实地测量以及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历史依据,决定以“九条断续线”(又称“U形线”)作为中国南海的疆界线,并将其收入《中华民国行政区域图》,公开发行{3]。但是,在其后的一段时间内,中国政府都没有在整个南海区域内完全行使其主权,为后来的南海争端埋下了隐患。菲律宾、越南、印尼、马来西亚、文莱等国通过各种手段,凯觎南海诸岛。主要包括:(1)抢占岛屿宣示主权。抢占南海的岛屿,进行军事占领以达到其目的。如菲律宾政府侵占中页岛等岛屿;越南政府出兵侵占我国珊瑚岛、甘岛、南威岛等岛屿;印尼、马来西亚、文莱等国则是利用其相对优越的地理位置,采取了悄无声息占领的方式,对邻近其领土的南海海域和岛屿进行小规模占领;马来西亚总理巴达维登陆南沙群岛的弹丸礁,以总理的身份宣示马来西亚“拥有”该片领土。(2)开发经营。在岛屿上修筑军事设施和建设民用设施,开发资源并形成其长期经营岛屿的态势。如越南将南沙海域划分为上百个油气招标区,在国际上公开招标。(3)理论论证其主权的正当性。如菲律宾提出“安全原则”、“邻近原则”、“发现无主地”等理论作为其领土取得的依据。(4)国内法确证。菲律宾通过“领海基线法”,将中国的南沙部分岛礁和黄岩岛划入菲律宾领土。岛屿领土主权问题是南海争端中最为重要或最为根本的问题。主权因为其以领土为物质基础才具有现实性,领土主权一旦遭到破坏,一国的其他主权也就难以幸免,甚至于荡然无存{4}。岛屿领土主权的归属直接会影响到本文后面提到的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的划界问题、海洋剩余权利问题等。

(二)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问题

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生效之后,专属经济区与大陆架划界问题开始成为各国关注的重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定每个国家领海的宽度为从基线量起不超过12海里,毗连区为从基线量起不超过24海里。每个国家有权在领海以外拥有从基线量起不超过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沿海国的大陆架,包括其领海以外依其陆地领土的全部自然延伸,直至大陆边的外缘,最远可延伸至350海里;如不到200海里者,则可扩展至200海里等等。《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这些规定,使南海周边的东南亚国家最大化地扩展自己的海洋管辖范围,他们纷纷宣布实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然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这些规定适用于海岸相向而海域宽度小于400海里的国家之间,就会产生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问题。即使是海岸相邻的国家之间,由于海岸线的曲折变化,同样可能产生专属经济区海域部分重叠的问题。这种现象在南沙群岛海域尤其突出,也加剧了那里原先已经存在的主权争端。部分国家不顾南海作为半封闭海域以及中国对南海拥有历史主权的事实,单方面宣布实施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200海里的大陆架,大肆抢占南海海域。并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的“专属经济区原则”、“大陆架原则”作为它们占领相关海域内岛屿的理由。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规定,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都是以边界的划定为基础的,从来都只有以陆地领土为依据来划分海域,而不是以海域边界来反推陆地归属{3}。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问题是由《公约》的立法技术所决定的,在海域宽度小于400海里的国家之间是无法适用《公约》的规定来解决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问题的。但是,承认和保护各国的既得权利既是《公约》贯穿始终的立法精神,也是一般国际法所承认的原则。《公约》在规定新的海洋法律秩序、赋予各国新的海洋权益的同时,并不完全打破既有的海洋法律秩序,不得损害各国既得的海洋权利。《公约》规定的专属经济区制度、大陆架制度,允许沿海国扩展享有主权或主权权利的海域,但只能向传统的公海海域扩展{5}。中国对南海断续国界线内的历史性水域享有的各项历史性权利是在《公约》生效以前很久就已经确立的既得权利。

《公约》对“岛屿”模糊界定同样会给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带来障碍。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的规定,“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一个能够维持人类居住或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岛屿,拥有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因此,从资源角度看,岛屿具有陆地与海洋的双重优势。但是,《公约》第121条同时规定,“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因此,如何界定岛屿和岩礁就成了各国关注的焦点,因为这将影响到海域的划界,特别在南海这种拥有众多岛礁的海域。《公约》对“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并没有规定具体的标准,所以有关岛屿、岩礁可拥有多大的管辖海区只能由各声称国自行拟定。对于南海周边国家来说,当然都希望其声称的岛礁能拥有专属经济区,而如果真是这样做,南海就不可能留下什么公海海域或海区,且这些岛礁的专属经济区也将与南海周边大陆海岸的专属经济区重叠{6}。甚至有些国家采用在岩礁或暗礁构筑人工设施,在礁石上竖地名碑或种植珊瑚等办法,企图借此将“岩礁”改造成“岛屿”,扩大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范围。此外,《公约》没有对群岛水域与内水概念做出明确的区分,也会导致上述问题,在此不再赘述。

公约的适用范围问题也会使缔约国与非缔约国对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法律地位有不同的认识。自1982年以来,《公约》已经为管理世界的大洋、大海和海峡建立了一个法律框架。但是,有一些国家还不是公约的缔约国,包括一些海洋大国。按照条约相对效力原则,条约仅对各当事国有拘束力,而对作为非缔约国的第三国是不发生效力的{7}。美国并不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缔约国,因此,美国并不认同《公约》关于领海、专属经济区、大陆架的规定,而是奉行传统国际法的“领海以外即公海”原则。但是,对于某些多边条约,由于它所作的规定可能被许多第三国认为是应当或必须遵守的规则,且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该规定被这些第三国反复遵行,从而使这些规定成为了习惯法规则或国际惯例,所以第三国也有基于国际惯例而予以尊重的义务。

(三)海洋剩余权利问题

岛屿领土主权制度、大陆架制度和专属经济区制度基本明确了各缔约国的海洋权利和海洋义务。但国际海洋法是动态的,是谈判折衷、相互妥协和协商一致的产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扩大沿海国的管辖权和缩小公海自由中留下了余地和空间,产生海洋法中的剩余权利,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没有明确规定或没有明令禁止的那部分权利。尤其是在专属经济区这一新的区域内,沿海国的主权权利和专属管辖权与公海自由及其他国家的权利划分自始就不十分确定{8}。海洋浩瀚无垠,一般认为不会发生海洋使用方面的严重冲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技术的进步,海洋利用范围越来越广,《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不可能对海洋中可能出现的所有国际法律关系作出全面的预见,也不能清晰明了地明确各国的所有权利义务关系。如公约第62条规定“沿海国在没有能力捕捞全部可捕量的情形下,应通过协定或其他安排,并根据第4款所指的条款、条件、法律和规章,准许其他国家捕捞可捕量的剩余部分”,即捕鱼剩余权利。各国享有什么样的捕鱼剩余权利并不明确。《公约》第56条第2款规定,沿海国在专属经济区内根据本公约行使其权利和履行其义务时,应适当顾及其他国家的权利义务,并应以符合本公约规定的方式行事。《公约》第58条第3款规定,各国在专属经济区内根据本公约行使其权利和履行其义务时,应适当顾及沿海国的权利和义务,并应遵守沿海国按照公约的规定和其他国际法规则所制定的与本部分不相抵触的法律和规章。在这里,如何理解“适当顾及”原则?怎样的“顾及”才为“适当”?这些都涉及到海洋剩余权利问题。海洋剩余权利由于国际法没有规定或者规定不足,通常会引发各国的争夺。

二、法学视野下的因应之道谁敢欺负我的人

在南海主权争端中,有效地运用法律维护国家权益已成为一种重要的方法。有利于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为己方争取更大的行动空间,赢得战略上的主动。因此,面对南海主权争端问题,法律和法律学人至少应当在以下六个方面发挥作用,为维护我国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提供法律支撑。

(一)从法理上论证我国南海主权和海洋权益的正当性,驳斥他国错误主张

各国对南海地区的岛屿提出主权主张往往首先会寻找法理上的理由。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1982年12月10日开放签署以来,一直有少数外国学者以该公约的个别条款和相关理论为由,否认中国对南沙群岛的领土主权及中国对南海断续国界限内的历史性水域享有的其他历史性权利{5}。从理论上论证享有主权和相关权益的正当性,是各国在南海主权争端中进行法律战交锋的首要武器。我国很多学者从法理上对南海主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李乐.论政府间国际制度与国家的关系[J].太平洋学报,2004,(2) :85.

{2}[英]詹宁斯·瓦茨王铁崖,等译.奥本海国际法·第二分册[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1.

{3}贺鉴,汪翱.国际海洋法视野中的南海争端[J].学术界,2008, (1) :255.

{4}张晓芝论现代国际法对主权的强化与弱化[J].西北大学学报,2008,(6):131

{5}赵建文.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与中国在南海的既得权利[J].法学研究,2003,(2):149.

{6}李金明.海洋法公约与南海领土争议[J].南洋问题研究,2005,(2):84.

{7}邵津.国际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341.

{8}周忠海.论海洋法中的剩余权利[J].政法论坛,2004,(5):177.

{9}黄德林·评菲律宾对南沙群岛部分岛屿的主权主张[J].法学评论,2002,(6):43.

{10}R. Y. Jennings. The Acquisition of Territory in International Law[ M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U.5.A.Ocean Publications INC,1961. p.41,转引自杨翠柏.“承认”与中国对南沙群岛享有无可争辩的主权[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5,(3):120.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11}杨翠柏.“承认”与中国对南沙群岛享有无可争辩的主权[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5,(3):122.

{12}萧汉强.深海底资源开发的法律争端与商业采矿前景[J].高技术与产业化,2009,(2):117.

{15}李金明南海主权争端的现状[J].南洋问题研究,2002,(1):54.

{14}俞正山.武装冲突法[M].北京:军事科学出版社,2001.32 -35.

{15}俞正山.关于法律战的几个问题[J]西安政治学院学报,2004,(2):4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272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