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律》
超越现代国际法的盲点:寻求一种历史型解决圆明园兽首拍卖事案评论
【英文标题】 Going Beyond Blank Spots in Modern lnternational Law to Seek for A Historical Type of Solution
【作者】 龙卫球【作者单位】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分类】 国际法学【期刊年份】 2009年
【期号】 2【页码】 4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0914    
  一、事案回眸
  (一)2008年7月,法国佳士得拍卖行宣布,将于2009年2月23日至25日在法国巴黎举办“伊夫·圣罗兰与皮埃尔·贝尔热珍藏”专场拍卖,拍品中包括在战争期间被英法联军劫掠走并流失海外多年的中国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铜像,总估价高达2亿元人民币。消息传至中国国内,舆论一片哗然。
  (二)中国政府方面提出抗议,呼吁停止拍卖,主张文物所有权,要求返还。2009年2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相关文物是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被英法联军劫掠走,并流失海外多年的中国珍贵文物。中国对其拥有不可置疑的所有权,这些文物理应归还中国。拍卖战争中非法掠夺的文物不仅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损害中国人民的文化权益,而且有悖有关国际公约,希望有关方面能够慎重予以考虑。2009年2月24日,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在例行记者会上再次强调,保护文化遗产,促进文物返还原属国,是国际社会的广泛共识,也是文化财产原属国人民不容剥夺的基本文化权利。中国国家文物局作为中国文物主管单位也向拍卖者和拍卖机构提出了近似主张,并在2009年2月17日致函佳士得公司正式表明强烈反对其拍卖圆明园文物的原则立场,并明确要求撤拍有关文物。
  (三)2008年12月,中国律师组建“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希望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阻止拍卖、追索国宝。2009年2月19日,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作为“禁止令”申请人,向法国巴黎大审法院提出停止拍卖、禁止拍卖的申请。2月24日,法国巴黎大审法院对圆明园鼠首兔首能否被拍卖作出宣判,认为拍卖产品符合规定,此外请求人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对于该院没有直接请求权,驳回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关于停止拍卖、禁止拍卖的诉讼请求,并赔偿两个被告方各1000欧元。不过,作为文物权利声称主体的中国或其有关部门本身并未采取法律诉讼行动。
  (四)佳士得拍卖行和皮埃尔·贝尔热公司我行我素,公开声明由于将拍卖的铜兽首拍品拥有明确的法律持有证明,因此拍卖将如期举行。2009年2月25日,佳士得拍卖行按照既定时间表在巴黎大王宫联合拍卖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和兔首,分别以900万欧元起价,最后均以1400万欧元竞拍落锤。事后发现,竞得人为中国厦门藏家蔡铭超。
  (五)拍卖完成之后的第二天,即2009年2月26日,国家文物局立即发布《关于审核佳士得拍卖行申报进出境的文物相关事宜的通知》,要求各国家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处认真审核佳士得拍卖行及其委托机构、个人在中国申报进出境的文物。通知称,佳士得拍卖行的这一行为“违背了相关国际公约的精神和文物返还原属国的国际共识,损害了中国人民的文化权益和民族感情”;“这将对其在中国的发展造成严重影响”;“佳士得拍卖行近年来已有多次公开拍卖从我国劫掠、盗窃、盗掘和走私文物的行为,所涉及的文物均为非法出境。”这份声明说,此次拍卖造成的一切后果应由佳士得方面承担。
  (六)2009年3月2日,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在北京举行记者会,蔡铭超在记者会上表示拒绝付款,从而现出流拍的喜剧述象。
  二、争议的法律焦点
  兽首拍卖事件的一波三折,其中最耐人寻味的是其中的法学问题。该事件卷入了若干主体,但是真正的争议双方是中国和兽首的联合拍卖者拍卖行和皮埃尔·贝尔热公司,而争议的问题焦点,是兽首拍卖交易的【主观】合法性问题。
  中国方面认为,兽首系英法联军从中国圆明园劫掠走并流失海外多年的文物,无论如何辗转,中国仍然有权追索,应该归还中国;此外,此次佳士得等拍卖圆明园文物,有悖于相关国际公约的基本精神,严重损害中国人民的文化权益和民族感情。
  法国方面对于兽首本身属于侵略劫掠物没有争议,但一口咬定伊夫·圣罗兰及其继承人皮埃尔·贝尔热持有兽首来源合法,是“从巴黎的古董商手里买来的”,拥有合法的持有证,因此拍卖这些东西没有任何法律上的障碍。贝尔热在接受采访时还以在大英博物馆的希腊文物为例,认为可以不还。佳士得也坦然声称,“佳士得一直遵守所有与我们拍卖权限有关的国际及各国法律”。法国文化部也认为,佳士得此次兽首拍卖属于正常的私人交易。法国巴黎大审法院积极支持了这种观点。
  可见,本案在法律上最核心的问题是,中国对于当年被劫掠的兽首文物是否还拥有追诉权。具体而言,兽首作为侵略劫掠物能否通过不断的转让而成为新持有人的合法之物,进而使拍卖交易得以合法化?兽首是从巴黎古董商那里买来的,是否就形成了所谓“来源合法”,是否就可以一般化地适用法国民法典上的取得时效和善意取得制度?
  三、从法律角度追索兽首的两种国际法途径及其局限
  目前中国据以从法律角度追索兽首的途径有两种:
  (一)一种是从兽首作为海外流失文物角度出发,依据有关国际文物公约进行追索。
  这些公约以1954年由海牙会议制订的《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公约》及其议定书、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大会1972年通过的《保护世界和自然遗产公约》以及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外交大会上通过的《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简称《文物返还公约》)等构成。
  但是,这些公约存在适用的时间效力问题,都是1950年以后的时代产物,无法回溯至1860年法国和英国侵略中国时期,因此并不适用于大部分中国因侵略和战乱而被盗抢的文物;而且其中不少公约,像法国这样的文物主要流入国并未加入,例如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即是。
  因此,此次拍卖的鼠首和兔首铜像,由于是1860年左右被劫掠的文物,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在援引这些公约时,明显感觉到上述框架的国际法依据的脆弱性,因此在要求归还的理由表述上显得不够理直气壮,甚至化为外交辞令,例如“促进文物返还原属国,是国际公约的基本精神和各国政府义不容辞的文化责任,也是人类社会正义和文明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希望有关当事人能够理解和尊重中国人民的正当要求。我们将继续关注此事的发展”等之类的表达。法国政府在两兽首被拍卖事件中,也乐得装聋作哑,法国政府没有任何行动或表示。
  (二)另一种是从兽首作为劫掠物角度出发,依据战争法公约和惯例进行追索。
  自近代以来,自欧洲社会扩散开来,国际社会形成了一个以实行人道主义,避免野蛮行为为中心的国际战争法公约和惯例。这一战争公约和惯例体系,最早发轫于1625年格劳秀斯著《战争与和平法》最初提出战争要服从人道要求,到1856年《巴黎海战公约》、1868年《圣彼得堡宣言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091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