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比较法研究》
21世纪的亲子关系法
【副标题】 法律比较与未来展望【作者】 [德]妮娜·德特洛夫 樊丽君译
【作者单位】 德国莱茵-弗里德里希-威廉-波恩大学 北京化工大学
【分类】 婚姻、家庭法【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6【页码】 14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7670    
  
  21世纪的亲子关系法必须适应家庭形式的变迁。民法典一直以来赖以建立的和孩子们生于斯长于斯的婚姻家庭模式已不再适应多元化的生活方式。今天孩子们越来越多地与没有结婚的父母一起生活在一个家庭共同体中。此外,婚姻和伴侣关系日益增加的不稳定性也导致许多孩子成长于继家庭中。与孩子有自然血亲关系的父母一方所建立的新的关系可能是异性伴侣关系,也可能是同性伴侣关系;其表现形式可能是婚姻,也可能是生活伴侣,但这种新的关系常常也可能不表现为婚姻或者生活伴侣。孩子可能或多或少与具有血缘关系的另一方父母继续存在亲密的关系,这样的话孩子就有两个家庭;但也有可能孩子与生父母另一方已成陌路或者已经不再联系。最后,生父母与继父母的伴侣关系有可能再次解除,但却没有必然地结束孩子和继父母方的情感关系。
  类似的变迁在许多国家都有记载,部分国家甚至明显地要早于德国。当我们把视野投向德国以外的国家,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变迁已经被纳入各种各样的法律改革之中。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丰富多彩的改革方案和可资借鉴的法律实践经验。因此,如果我们要思考亲子关系法的未来,那么,对其他的法律制度进行观察就不仅是有益的,而且也是必要的。未来的亲子关系法也必须考虑国际法,尤其是欧洲人权协定的要求。通过援引《欧洲人权协定》第8条“尊重私人和家庭生活请求权”以及第14条“禁止歧视的请求权”的规定所作出的司法判例,欧洲人权法院已经在家庭法领域发挥着协调发动机的作用。{1}要保障法律解释的自治性以及法律解释相对于国家法律规定的独立性就需要进行比较法的观察。但是,首先,欧洲的标准限制了条约所属成员国的判断的空间;此外,不断演化进步的人权法解释要求考虑变化了的经济和社会关系。
  面对生活关系的变迁并考虑国际范围内的发展情况,在三个领域存在着迫切的改革需求:非婚的父母、继家庭的权利以及同性伴侣中的父母和子女的关系。
  一、非婚的父母和照顾权
  非婚出生的子女的数量在德国处于增长的态势。其比例从1990年直到今天(30%),数量翻了一倍。这意味着每年都有200,000个以上的非婚出生的孩子。{2}在1998年亲子关系法生效以前没有结婚的父母的照顾权改革的必要性就已经很明显。联邦宪法院在1995年根据基本法第6条第2款第1项承认了非婚生子女父亲的父母权后,{3}在当时就引起了对已经在计划中的规则的合宪性的质疑。{4}虽然关于迄今尚未结婚的父母根据民法典第1626a条第1款第1项,在双方一致同意进行的照顾权宣告的基础上能够共同获得父母照顾权的规定是一个重要的措施,但在缺乏合意的其他情形下仅仅安排母亲单独照顾子女(民法典第1626a条第2款)的规定,却遭到了明显的怀疑。{5}现行的规定通过给予母亲长期排除父亲照顾权的可能性,违背基本法第6条2款,将父亲的父母权置于母亲之后。此外,这一规定也阻止法院在非婚生子女照顾权的问题上使其判决与基本法第6条第5款相吻合并符合子女的利益。联邦宪法院虽然在2003年依据立法者可以预测的空间宣告当时的规定为合宪,但同时提及,将通过对法律事实的研究审查这样一个假设,即母亲拒绝共同照顾权或者不提交双方一致同意的照顾权声明是始终符合子女利益的。{6}在这一问题上存在的改革的需求要求我们进行比较法的考察,德国法的规定或许只是个例外。但是现在仅能在瑞士{7}和奥地利{8}找到可资比较的规定。在这些立法例中母亲以前的支配地位一般已经被没有结婚的父亲对照顾权的较强的地位或者平等参与权所取代。
  在当今西方国家,对非婚的父母的照顾权基本采纳了两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以母亲的单独的照顾权为出发点,但也使父亲可能不依赖于母亲意愿获得照顾权。如在北欧或者在荷兰,根据法律,在子女出生时母亲享有单独的照顾权,{9}但父母能够就共同的照顾达成合意,父亲也能够申请照顾权的移转{10}法院判决的标准仅仅是子女的利益。{11}只要共同照顾的前提条件存在,法院就可能承认父亲参与照顾。法院也可能把单独的照顾权移转给父亲。如果以前共同生活的父母分居,并且在分居之前没有就共同的照顾达成一致的协议,则法院关于父母照顾判决的可能显得尤其重要。但父亲也可能不以曾经有过共同生活为前提申请照顾权判决。
  广泛传播的第二种模式的出发点是对没有结婚的父母和已经结婚的父母的广泛的和完全的同等对待。在这种模式下,没有结婚的父母依据法律,也就是说,不依赖于协议或者法院的判决,就能够获得共同的父母照顾权。今天在大多数罗马式法律制度的国家,如西班牙、{12}法国{13}比利时{14}以及东欧国家{15}都采这种立法模式。但罗马式的法律制度存在一种可能性,即依申请能够将单独的父母照顾权授予父母一方,如果这样做是符合子女利益的。{16}在俄罗斯和立陶宛则与此相反,除了少数例外情况外,{17}在分居以后也强制性地坚持共同的人身照顾。{18}如果我们将视线投向欧洲以外的国家,关于照顾权,同样不存在更多身份上的区别。在加拿大诸省{19}和澳大利亚领域内的各州{20}照顾权共同属于没有结婚的父母。美利坚合众国《统一亲子法》第2条第202项在父母照顾问题上规定父母具有同等地位。{21}
  不过有一些立法例将依法形成的照顾权与父母的共同生活联系在一起,如意大利{22}和加拿大的大多数省。{23}但在大多数立法例中,共同的照顾权的发生不取决于父母是否共同生活。原则上,只要没有以委托授权的方式把照顾权转移给父母一方,共同照顾在分居之后也继续保留。{24}
  但照顾权存在的前提始终是:父母是确定的。原则上对于父母的确定需要—不同于那些父母已经结婚并且母亲的丈夫是孩子法律上的父亲的那些孩子—父亲的认领或法院对父亲身份的确认{25}不过在许多立法例中,只有在血缘关系是通过认领建立的情况下才依法发生父母照顾权,相反如果父亲的身份是通过法院确认的,则不发生共同照顾权。{26}因此,依法发生的照顾权一般是与通过自愿与母亲达成的合意而建立的父母子女关系联系在一起的。就这一点而言,一般合意要素是必须的。但这个合意的内容概括地涉及到父母子女关系的建立。因此,不允许母亲同意父亲的认领,但却阻止父亲在诸如扶养权和继承权等后果事项上分享照顾权。
  因此,这两种模式都由此出发:在缺乏父母关于照顾权的合意的情况下,始终可能得到一个以子女利益为基准的照顾权判决。{27}涉及到在照顾权问题上存在的欧洲标准,在欧洲法院将德国法规定的母亲的否决权视为与《欧洲人权和基本自由保护协定》第8条和第14条不相容的对婚外出生子女父亲的歧视以后,{28}大概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在改革中可以考虑的是,如果父母双方事实上已经承担父母责任,那么共同的父母照顾权无论如何都是符合子女的利益的。因此,从立法论的角度看,如果父母在同一个家庭共同体中同居生活,那么父母就应当依据法律对其子女具有共同照顾资格。在这种情况下对子女利益的审查就不是必不可少的,就像不需要将子女利益的审查与父母双方的出于合意的行为联系在一起一样。在以后父母分居的情况下,和离婚一样,在父母一方申请将照顾权移转给自己单独行使之前,共同照顾权的存在也符合子女最大利益。
  如果父母和子女之间不存在共同的家庭生活,那么至少依据宣告可能产生共同的照顾权。此外,还应当解决的问题是,是否继续坚持将照顾权分配给母亲的原则或者应当一般地导入共同照顾权。这两种模式存在的区别首先在于,在缺乏合意时,父母何方必须启动司法程序请求法院的判决。这种区别的意义有多大,关键取决于共同的父母照顾在分居生活时如何被安排,不与子女共同生活的父母一方享有哪些权利。在这方面,荷兰{29}和比利时{30}等国家规定,共同的父母照顾权意味着父母原则上必须共同决定涉及到孩子的一切事务。其他如法国{31}或者英国{32}的法律像德国法一样,根据《德国民法典》第1687条将父母的共同决定权限制在特别重要或者基本的事务上,如果孩子和父母一方生活的话。无论如何,对外国法律制度的观察已经清楚地显示,在外国法中存在这样的调整模式,这些调整模式较之于德国法更可能在个案中使非婚生子女照顾权的判决与基本法第6条第5款相吻合并符合子女的利益,同时还给予父亲和母亲父母权。
  二、继家庭
  在德国近850,000或者全部儿童的6%(在新联邦州甚至达到约10%)在他们成年前生活在继家庭中。{33}由于继家庭经常拥有一些否定的概念,因此其也被称为继续和接续家庭或者也被称为重组的家庭。事实上,民法典所指的继家庭是这样的家庭:在这里孩子们是在他们的亲生父母一方的新的伴侣关系中成长,尽管一些新的规则像以往一样是继母化的。许多继家庭的情形是这样的,新的伴侣关系不是婚姻或者不是已经登记的生活伴侣关系。三分之一的继家庭属于这种情况{34}
  三、对现行法的分析
  仅向夫妻或者已经登记的同性生活伴侣开放的继子女收养,是当前创设继父母方完全的照顾权和其他法律关系(尤其是子女的扶养请求权)的惟一可能的途径。一般来讲,收养并不符合在继家庭中事实上存在的关系和子女的利益。一方面,随着收养关系的建立,与生父母另一方及其家庭的亲属关系消灭,如祖父母(或者也包括半血缘兄弟姐妹);另一方面,收养关系建立了一个终生的法律关系,如果继父母方与生父母一方的婚姻破裂,收养关系仍然继续。
  在没有建立收养关系的情况下,只要继父母方与自然血亲的父母一方结婚,根据民法典第1687b条的规定,在一定条件下,该继父母方享有小照顾权。{35}但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在继父母的婚姻解除时不能作出符合子女利益安排的照顾权的安排。如果继父母没有结婚,那么,对继父母方有利的居留命令{36}也是不可能的。如果自然血亲的父母一方死亡或者其照顾权被剥夺,子女必须直接回到另一方生父母处生活,即使孩子与其丝毫没有感情上的联系或父母在其出生后短期内就已经分居生活。子女与亲生父母方的生活伙伴,即没有与亲生父母方结婚或者没有与亲生父母一方缔结伴侣关系的生活伙伴形成的社会家庭关系制定法仅通过2004年在民法典第1685条第2款中设立的亲密的支持者的交往权{37}给予承认。
  四、照顾权
  关于照顾权问题,存在着迫切的改革需求。对于事实上的父母子女关系,最好通过导人照顾权来调整。日益增加的权利的数量使得继父母方或者一个一般的与孩子处在亲密关系中的人可能获得这样的照顾权。在欧洲,荷兰、{38}英格兰和威尔士{39}以及欧洲北部的部分国家,{40}以及欧洲以外,如美国的一些州{41}和加拿大的一些省{42}都是这样规定的。但不同的调整模式对德国的改革方案提供了多种多样的可供选择的方案:在这一问题上走的最远的法律规定,在特定的条件下继父母方依照法律规定可以参与照顾权的行使。如根据冰岛的法律,仅仅与单独享有照顾权的父母一方结婚或者与其过着的与婚姻相似的同居生活至少持续一年,继父母一方就具备了获得照顾权的条件。{43}为了满足与婚姻相似的同居生活所需要的条件,生活伴侣必须在居民登记簿登记。只有同性伴侣才有资格进行这样的登记。{44}在大多数其他国家,像荷兰、芬兰、英格兰或者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第三人一般只有依据法庭的判决才能获得人身照顾权,{45}但在英格兰或者在丹麦,{46}也可以通过协议取得。
  在一些法律制度中,像德国民法典规定的小照顾权那样,如果亲生父母一方享有单独的照顾权,继父母方就可以考虑通过法院判决获得照顾权。因此,在荷兰,父母照顾权从来就没有分配给两个以上的人。{47}根据荷兰法的规定,只要在家庭法上与亲生父母一方存在关系,继父母方就有可能获得共同照顾权,前提是有自然血亲的父母一方在申请提起前的过去三年中被委托照顾子女并且事实上在过去一年已经与继父母方一起对子女进行照顾。{48}相反,照顾权在一些国家也可以被分给两个以上的人,如在英国、芬兰或者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49}
  在一些国家(如荷兰)依据法院判决获得照顾权是以亲生父母一方和他的伴侣共同申请为前提的。在其他立法例中,在特定的前提下,继父母方也享有独立的申请权。继父母单独的请求权首先在分居和离婚或者亲生父母死亡的情况下具有意义。英国法的制度安排有所不同,原则上英国法通过两种途径使父母的责任获得成为可能。关于子女的居住权是通过法院的命令授予,即通过一个同时与照顾权的赋予捆绑在一起的所谓的居住命令实现的,{50}此外,父母责任的获得还可以通过直接的父母责任的转让实现。{51}
  从以上分析出发,展望德国法改革的前景,我们将会看到,由于继家庭生活状况多种多样,继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千差万别,为了更好地保障作出符合子女利益的照顾权的决定,在制度安排上,原则上不应当使继父母方依法直接获得照顾权,而应使其依照法院判决获得照顾权。不过继父母方获得照顾权,不应当以亲生父母一方享有单独的照顾权为前提条件,虽然亲生父母的单独照顾权能有效地避免在子女利益上可能发生的潜在的冲突,但是这个问题可以通过这样的照顾权的安排解决,即只在涉及到子女的基本问题的决定上要求与自然血亲的父母另一方达成一致。因为在子女利益根本就不需要共同照顾权时,就产生了废除共同照顾权的诱因。如果在社会现实中存在多重父母,法律必须承认这种情况。这意味着,父母的照顾权在这种情况下也可能属于三个人。在大多数国家都存在这种情况:允许第三人获得照顾权。在存在多个有照顾权资格的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里克斯:《家庭伴侣法》,2008年,第223及以下页。
{2}《联邦统计局2008年5月13日第019号周刊》,参见http://www. destatis. de/jetspeed/portal/cms/Sites/destatis/Internet/DE/Presse/pm/zdw/2008/PD08__019__p002, templateld=renderPrint. psml.
{3}《联邦宪法院审判集》第92卷,第158页。
{4}对母亲的否决权的违宪性审查的观点参见:《科巴赫初级法院家庭法杂志》,2000年,第629页;《格罗斯-格劳初级法院家庭法杂志》,2000年,第631页;批评的观点参见克斯特尔,《家庭法杂志》,1995年,第1245 (1248)页;利普,《家庭法杂志》,1998年,第65 (70页);劳舍尔,《家庭法杂志》,1998年,第329 (335)页;舒曼,《家庭法杂志》,2000年,第389 (394)页。
{5}胡贝尔,《民法典慕尼黑评论》第8卷,2008版,第1626a条第43段;施陶丁格(克斯特尔):《民法典评论》第4卷,2007版,第1626a条第8, 33, 34段;劳舍尔,《家庭法》, 2008年第2版,第973段;德国家事法院代表大会亲子法委员会,《青少年救助和家庭法杂志》,2005年,第490页(498页及以下);克斯特尔,《家庭法杂志》,2007年,第1137页(1139页及以下);德特洛夫,《青少年救助和家庭法杂志》,2005年,第213 (216)页;胡姆弗莱,《家庭伴侣法》,2003年,第578 (585)页;米勒,《青少年法和青少年福利中心公报》,2004年,第7 (12)页;舒曼,《家庭法论坛》,2007年,第227页。
{6}《联邦宪法院家庭法杂志》,2003年,第285(290以下)页。
{7}《瑞士民事诉讼法典》,第298条,第298a第1款。
{8}《奥地利民法典》,第166条,第167条第1款。
{9}1983年4月8日《芬兰照顾和交往权法》第6条第1款,第361页;1981年4月8日《挪威亲子法》第351条;1949年6月10日《瑞典父母法》第6章第31条;《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253b第1款。
{10}详细论述参见库尔基-索尼奥,载博埃尔-瓦尔基、本德布拉特等编写: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当代欧洲家庭法》第3卷,父母的责任,芬兰报告,问题22(第353页);赛尔德鲁普、劳德鲁普,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上书),挪威报告,问题22 (b)(第361页以下.);让特拉-雅瑞伯格: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上书),瑞典报告,问题22 (b)(第363页);博埃尔-瓦尔基、莎玛、冯克,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上书),荷兰报告,问题22 (b)(第360页以下)。
{11}如1983年4月8日第361号《芬兰照顾权和交往权法》第10条第1款;1981年4月8日《挪威亲子法》第48条;1949年6月10日《瑞典父母法》第6章第5条第1款;《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253d第2款。
{12}《西班牙民法典》第156条第1款;冈萨雷斯·贝伊弗斯,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西班牙报告,问题20(第343页以下)。
{13}《法国民法典》第372条。
{14}《比利时民法典》第373条第1款及第374条第1款;潘特斯、皮尼奥特,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比利时报告,问题20(第339页)和问题15(a)(第265页)。
{15}1995年5月18日《保加利亚家庭法典》第68条及第72条;2000年7月18日《立陶宛民法典》第3编第156条,第3编第159条;1995年12月29日《俄罗斯家庭法典》第61及第66条;安托克斯卡亚,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俄罗斯报告,问题23(第370页)和问题18(第325页); 1963年12月4日《捷克家庭法典》第34条第1款;《匈牙利婚姻、家庭和监护法典》对1952年第4号法律的修正,1986年第4号法律第72条第1款。
{16}《法国民法典》第373-2条第1款,第373 -2-1条第1款; 1964年2月25日《波兰家庭-监护法典》第107条第1款;《西班牙民法典》第156条第7款。
{17} 1995年12月29日《俄罗斯家庭法典》第69条;2000年7月18日《立陶宛民法典》第3编第180条。
{18}1995年12月29日《俄罗斯家庭法典》第66条;安托克斯卡亚,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俄罗斯报告,问题23(第370页)和问题18(第325页);2000年7月18日《立陶宛民法典》第3编第156条。
{19}《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法和衡平法》第61条第1款及《家庭关系法》第27条第1款;1990年《安大略省亲子法修正法》第1条第1款以及第20条第1款;《魁北克民法典》第600条第1款;《萨斯喀彻温省亲子法》第3条第1款及第3款。
{20}众多的区域性州立法,在这个问题上都规定非婚生子女与婚生子女法律地位平等,如北部地方1979年亲子地位法第4条1款;昆士兰州1978亲子地位法第3条1款;塔斯马尼亚州1974年亲子地位法第3条第1款;联邦州联邦法的规定见1975年家庭法案第61。条第1款以及第2款。
{21}《统一亲子法》(2002年最新修订或修正版),该法案在亚拉巴马州、特拉华美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何马州、德克萨斯州、犹他州、华盛顿和怀俄明州被接受为州法律。参见http://www. nccusl. org/update/unifortnact_factshe-ets/uniformacts-fs-upa. asp.
{22}《意大利民法典》第317条一直到第2款;就此问题参见巴迪、比里萨里奥、卡尔雷奥,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意大利报告,问题20(第342页)。
{23}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家庭关系法》第27条第1款,第3款和第5款;安大略省:《亲子修正法》第20条第4款;萨斯喀彻省:《亲子法》第3条2款。
{24}《法国民法典》第373 -2条第1款,第373 - 2-1条第1款;《西班牙民法典》第156条第7款;1964年2月25日《波兰家庭和监护法典》第107条第1款。
{25}1963年12月4日《捷克家庭法典》第52条第1款;法庭根据1985年5月18日《保加利亚家庭法典》第41条,第42条判决,如果法庭支持原告血缘关系存在的诉求,法院将以官方的名义通过父母权实施的措施调整子女和父母之间的人身关系以及扶养关系;1995年12月29日《俄罗斯家庭法典》第61条以及第49条。
{26}《法国民法典》第372条第2款;意大利民法典第317条第2款;《波兰家庭和监护法典》第93条第2款;西班牙民法典第111条第2项。
{27}对于合意和子女利益原则参见1949年《瑞典婚姻法》第6章第5条第1款;1981年4月8日《挪威亲子法》第35条第2款以及第34条第3款;《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53条第2款;关于平等原则参见《法国民法典》第372条第3款;《西班牙民法典》第156条第7款;1964年2月25日《波兰家庭和监护法典》第107条第1款。
{28}里克斯:《家庭伴侣法》,第2008年,第223(226)页。涉及到歧视性的否决权严格适用,在该文中没有看到更多的支持理由。
{29}《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253i条。
{30}《法国民法典》第373第1款,第374第1款和第376条1款。
{31}费朗,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法国报告,问题37(第506页以下)。
{32}1989年《亲子法》第2条第7款规定,父母任何一方,原则上都能独立行使父母的责任,只在例外的情况下,有剥夺其父母责任的必要性;进一步的详细情况参见洛维,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英格兰和威尔士报告,问题37(第503页及以下)。
{33}比恩、哈特、托伊布纳:《德国的继家庭》,2002年版,第12页。
{34}同注33引书,第12页以下。
{35}参见《德国民法典》第1687b条规定的继父母的小照顾权。《 Familienrecht 》 , Beck-Texte Deutscher Taschen-buch出版社,2011年,第14版,第93条。此外,根据《德国生活伴侣法》( Lebenspartnergesetz)第9条第1款第1项和第9条第2款,已经登记的同性伴侣在同样的条件下也享有同样的权限。同上书,第200页。—译者注
{36}参见《德国民法典》第1682条[子女的亲密支持者的居留命令权],同注35引书,第91 - 92页。—译者注
{37}参见《德国民法典》第1685条[子女与其他像父母一样的亲密支持者的交往权],同注35引书,第92页。—译者注
{38}《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253t条。
{39}1989年《亲子法》第4a条(通过2002年《收养和亲子法》第112条被补充),以及《关于居住法令》;1989年《亲子法》第8条以及第12条第2款。
{40}冰岛2003年第76号《亲子关系保护法》第29条第3款,英文版参见http://eng. domsmalaraduneyti. is/laws - and-regulations/nr/916; 2007年6月6日《丹麦父母责任法》第13条第2款;1983年4月8日第361号《芬兰照顾和交往权法》第9条。
{41}例如加利福尼亚州《加州家庭法》第3040条第3款;弗吉尼亚《弗吉尼亚州法》第20章第124.2条第i.款以及第124.1.条。
{42}参见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家庭关系修正法》第35条第(1.1)款;纽芬兰州:1990年《亲子法修正法》第C-13章第27条以及第69条第4款第b项;安大略省:1990年《亲子法修正法》第C-12章第21条;爱德华王子岛省:1988年《强制监护修正法》第C-33章第7条3款第b项;魁北克省:1991年《民法典》第64章第605条,该条款明确规定,第三人也能享有照顾权;萨斯喀彻温省:《亲子法》第C-8-2章第6条1款。
{43}冰岛2003年第76号《亲子关系保护法》第29条第3款。
{44}斯文德:《丹麦、北欧亲子关系》第2卷,哥本哈根2003年,第88页。
{45}《荷兰民法典》第1编第253t条第1款;《芬兰照顾权和交往权法》第9条,1983年第361页;1989年《亲子法》第4a条1款和第12条2款;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家庭关系法》第35条。
{46}1989年《亲子法》第4a条第1款a项;2007年6月6日《丹麦父母责任法》第13条第2款。
{47}冯克:《子女及其父母》,第118页;博埃尔-瓦尔基、莎玛、冯克,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荷兰报告,问题27(第 404页)。
{48}博埃尔-瓦尔基、莎玛、冯克,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荷兰报告,问题27 c(第403页以下)。
{49}冯克,(同注47引书),第118页;库尔基-索尼奥: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报告(同注10引书),芬兰报告,问题27(第393页);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家庭关系法》“一人或者多人”第35条第1款。
{50}1989年《亲子法》第8条第1款以及第12条第2款。
{51}1989年《亲子法》第4a条。
{52}埃莫内等诉瑞士,《欧洲人权法院家庭法杂志》2008年,第377页及以下。
{53}同注52引书;埃,博诉法国,《欧洲人权法院家庭法杂志》2008年,第845页。
{54}《瑞士民事诉讼法典》第264a条第2款对于已婚夫妻要求,婚姻已经存续五年或者伴侣至少35岁;《葡萄牙民法典》1979条规定了4年;《荷兰民法典》第227条第1款规定,如果两个人至少已经相互共同生活三年,两个人只需要共同提起一个申请;《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收养法案》第30条第1项对于继子女的收养不仅要求继父母至少与该子女的父母方共同生活三年,而且要求同时与被收养的子女一起共体生活。
{55}德特洛夫,载舍尔普、雅赛利编写:《非婚共同生活的法律地位》,第137(第146及其以下)页。
{56}对于许可父母的同性伴侣的收养的法院的判决可参阅伊利诺伊州K. M.和D. M.案,《东北地区判例集》第653卷第2编,第888页(伊利诺斯州上诉法院1995年);印第安纳州K. S. P收养案,《东北地区判例集》第804卷第2编,第1253页(印第安纳州上诉法院2004);加利福尼亚州沙伦诉圣迭戈市高等法院,《太平洋地区判例集》第73卷第3编,第554页(加利福尼亚州2003);马萨诸塞州塔米收养案,《东北地区判例集》第619卷第2编,第315页(马萨诸塞州1993);纽约雅各布案和达纳案,《东北地区判例集》第660卷第2编,第397页(纽约1995);宾夕法尼亚州R. B. F.和R. C. F.收养案,《大西洋地区判例集》第803卷第2编,第1195页(宾夕法尼亚州2002);佛蒙特州B. L. V. B.和E. L. V. B收养案,《大西洋地区判例集》第628卷第2编,第1271页(佛蒙特州1993);对于许可所依据的法律规定参见《科罗拉多州的修正法》第19 -5 -203条(1),第19-5-208条(5),第19-5-210条(1.5),第19-5-211条(1.5)(科罗拉多2007);《康纳狄克州一般法案评注版》第45a-724条(3)(西部法律出版社补充版2004);佛蒙特州1994年《统一收养法案适用》,佛特蒙特州法案评注版,《大西洋地区判例集》第15章第1-102条(2002)
{57}例如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收养法》第29条2款;马尼托巴《收养法》第31条5款,该法典规定,通过普通法上的伴侣的收养与亲生父母继续保持关系;魁北克《民法典》第555条。
{58}参见例如新南威尔士州,依据《收养法》第30条第1款,收养不是与身份相联系,而是与父母一方及其子女持续三年的共同生活相联系的;维多利亚1984年《收养法》第11条第1款第c项和第5款。
{59}洛维、道格拉斯:《布罗姆利家庭法》,2007年第10版,第844页;2002年《收养和亲子法》允许“夫妻”收养继子女,在收养时夫妻根据2002年《收养和亲子法》第144条第4款第b项,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夫妻,只要是作为伴侣在一个持续的家庭关系中共同生活,收养就是可能的,
{60}《法国民法典》第343条及其以下;也参见平特斯,《家庭法杂志》2004年,第1420页。
{61}《荷兰民法典》第227条第2款。
{62}根据2001年5月11日《葡萄牙民法典》第7条第7款以及《葡萄牙民法典》第1979条。
{63}《欧洲儿童收养协定(修订)》,见《欧洲契约汇编》第202号,参见http : //conventions. coe. int/Treaty/Commun/QueVoulezVous. asp? NT = 202&CM=1&CL=GER
{64}参见协定第7条第2款,据此只要伴侣在一个稳定的关系中共同生活,国家能将适用范围延伸到同性或者异性关系。
{65}详细论述请看恩德斯,《家庭伴侣法》2004年,第60页及其以下;弗兰克,《家庭法杂志》2007年,第1693(1695以下页);穆施勒,《家庭法杂志》2004年,第913(914及其以下)页。
{66}埃根:《法律心理分析》第13(1)卷,2003年,第25 (34)页。
{67}英格兰2004年《民事伴侣法》,第75条;荷兰博埃尔-瓦尔基、莎玛、冯克,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荷兰报告,问题27 (b)和(c)(第404页以下);库尔基-索尼奥,载欧洲家庭法委员会(同注10引书),芬兰报告,问题27(第393页以下)。
{68}施文策尔,载施文策尔编写:《法律意义、生物意义父母和社会意义上的父母的观念之间的紧张关系》,第9页以下。
{69}但不同于西班牙,在西班牙母亲的女性伴侣通过在登记官员面前宣告能够与子女建立父母子女关系(2006年5月26日《辅助人类生殖技术第14号法令》第7条第3款;也不同于瑞典,在瑞典需要第二个妇女书面的能够被证明的承认父母关系的宣告,这一宣告既需要社会福利委员会也需要分娩的母亲同意。参见让特拉-雅瑞伯格,《家庭法杂志》2006年,第1329(1330)页。
{70}康涅狄格州:《一般法令》第815f章第46b-38nn条以及第803a章第45a-774条;加利福尼亚:《家庭法》第297.5条d款以及第7613条a款;马萨诸塞州:《一般法令》第46章第4b条以及古德里奇诉公共卫生部判决,《马萨诸塞州判例例集》440卷,第309页(2003),《东北地区判例集》第798卷第2编,第941,963页;新泽西州:《一般法》第9:17 -44条第a款以及鲁滨逊血统案,《大西洋地区判例集》第890卷第2编,第1036页(纽约州,2005)。
{71}艾伯塔州:家庭法第13条第2款;弗雷斯诉艾伯塔,《爱德华州判例集》第278卷第4编,第187页,艾伯塔高级法院(25.11.2005),第16段;魁北克《民法典》第538.3条以及第539.1条。
{72}澳大利亚首都直辖区:2004年《亲子法》第11条第4款;北部省:《亲子身份法》第5DA;西澳大利亚:1985《人工生殖法》第6A条。
{73}2005年《亲子法》第40条第1款第a项以及《民事统一法》第13条第2款第b项。
{74}例如,2008年《人工授精和胚胎法》第42条第1款。
{75}2006年5月26日《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第14号法令》,第7条第3款。
{76}2005年《亲子法》第40条第1款以及《民事统一法》第13条第2款第b项.。
{77}康涅狄克:《一般法令》第815f章第46b-38nn条以及第803a章,第45a-774条;加利福尼亚:《家庭法》第297.5条第d款以及第7613条第a款;马萨诸塞州:《一般法令》第46章第4b条以及古德里奇诉卫生部判决,《马萨诸塞州判例集》第440卷,第309页(2003),《东北地区判例集》第798卷第2编,第941, 963页;新泽西州:《一般法》第9:17-44条第a款以及鲁滨逊血统案判决,《大西洋地区判例集》第890卷第2编,第1036页(新泽西州2005);佛蒙特州法:《佛蒙特州法》第15章第1204条f款以及第15章V. S. A.第 308条第4款。
{78}艾伯塔州:《家庭法案》第13条2款,弗雷斯诉艾伯塔,《爱德华州判例集》第278卷第4章第187页,艾伯塔高等法院(25.11.2005),第16段;魁北克:《民法典》第538.3条以及539. 1条。
{79}1949年6月10日《瑞典父母法》第1章第9条第1款;参见让特拉-雅瑞伯格,《家庭法杂志》2006年,第1329页。
{80}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吉尔诉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卫生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人权法院,2001《不列颠人权法院判例集》第34卷;安大略省:A. (A.)诉B. (B.),《爱德华州判例集》第278卷第4章,第519页,安大略省上诉法院(2.1.2007),第38段。
{81}澳大利亚首都直辖区:2004年《父母法》第11条第4款;北部地区:《亲子身份法》第5DA条;西澳大利亚:1985年《人工生殖法》第6A条。
{82} 1969《亲子身份法》第18号第18f条;相应的规定通过2005年7月1日生效的2004年《亲子身份修正法》第14条被补充。
{83}例如2008年《人工授精和胚胎法》第42条以下。
{84}参见德特洛夫,《法律政策杂志》2004年,第195及其以下页;德特洛夫,《国际法学论坛及国际法学》第7卷,2005,第195页及其以下;施文策尔、安托克斯卡亚编写:《欧洲家庭法的趋同与分化》,第145(150及其以下页)。
{85}《美国同性伴侣收养的发展和现实状况》,拉夫利,《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评论》第55卷,2007年,第247(263及其以下页)。
{86}艾伯塔州:2000年《儿童,青年和家庭的强化法》第C-12章第62条第1款;1996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收养法案》,第5章第5条1款;马尼托巴省:《收养法》,第A2章,第10,31条第5款,第88条第a款。新布伦瑞克省:1983年《家庭服务法》,第16章第66条;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1999年《收养法案》,第A-2.1章第20条;西北省/努纳温卡:1998年《收养法案》第9章,第5条;安大略省:1990《亲子和家庭服务法》第c. 11章第146条2款第c项第4款第b项;爱德华王子岛省:《收养法》第A-4,1章第15f条;魁北克省:《民法典》第546条:萨斯喀彻温省:1998年《收养法》第A-5,2章第16条2款第a项第,23条(1)款。育空省:《亲子法》第31章第80条。
{87}澳大利亚首都直辖区:1993年《收养法》第18条第1款第b项;西澳大利亚:1994年《收养法》第39条第1款第d项。
{88} 2002年《收养和亲子法》第49条第1款第a项以及第144条第4款。
{89} 2005年《亲子法》第231条第1款第a项(iii)。
{90}2005年7月1日13号《民法关于结婚权利修订令》;参见冈萨雷斯、贝伊弗斯,《家庭法新闻》2006年,第878、881页;马丁·卡萨尔斯、里伯特,《家庭法杂志》2006年,第1331页。
{91} 2006年5月18日法案,2006年6月20日《比利时公报》,第2版,第31128页;参见平斯特,《家庭法杂志》2006年,第1312页。
{92} 2000年12月 21日《法案》,2001年10月《荷兰王国官方公报》。
{93}1949年第381号《父母法》第4章第3条,第4条以及1994年1117号《法律登记的伴侣关系法》第3章第1条;也参见让特拉-雅瑞伯格,《家庭法杂志》2003年,349页以下。
{94}1996年7月1号《关于伴侣关系承认法》第6条规定的对同性伴侣收养的限制已经被2006年6月27日的法律废止;也参见格吕纳斯多特尔,http://www. ilgaeurope. org/europe/guide/country_by_country/iceland/important_im-provements_in_gay_and_lesbian_nghts_in_iceland.
{95}《婚姻法》第1条以及《收养法》第5条,对此,收养权利通过涉及到外籍儿童收养的《收养法》第5a条受到限制。也参照弗朗茨,《家庭法杂志》2008年,1707页。
{96}穆施勒,《登记的生活伴侣的权利》2001版,第177段;贝尔拉格、梅施格,莱茵兰风景协会编写:《收养机构中心专业会议会议论文集“同性伴侣与子女-或者与寄养子女-和收养子女一起生活”》第19及其以下页,参见ht-tp://www. lvr. de /Jugend/Fachthemen/Zentr.+Adoptionsstelle/za_gleich. htm.
{97}对于同性生活共同体与子女的发展的进一步的论述参见佛腾纳科斯,巴泽多、霍普特等编:《同性生活伴侣的法律地位》,第351及其以下页。
{98}美国心理学协会编:《女同性恋和同性恋生育》,2005年版,参见http://www. apa. org/pi/lgbc/publications/lgpa-renting. pdf.
{99}例如美国心理协会2004年8月30日的分析《性取向、父母和子女》,参见http://www. apa. org/pi/lgbc/policy/parents. html.
{100}项目简介参见http://www. ifb. bayern. de/forschung/regenbogen. html.
{101}纳韦-赫茨《法律心理实践》第13(1)卷,2001年,第45(50)页;埃根,《法律心理实践》第13(1)卷,第25(32)页。
{102}彩虹家庭(Regenbogenfamilie):即孩子与两个同性的伴侣一起形成家庭生活。参见http://de. wikipedia. org/wi-ki/Regenbogenfamilie.—译者注
{103}从2009年9月1日起生效。
{104} 2008年《欧洲共同体第52号准则》。
{105} 参见欧洲委员会1998年1月21日成员国部长委员会《家事调解的第R(98)号建议》。
{106} 对此参见德特洛夫,《德国法律工作者大会评估报告第67号》,第A82页以下。
{107}德特洛夫,(同注106),第A82页;也参阅第67号“德国法律工作者大会(A.II.1.)相关的决议”,载《家庭法论坛》2008年,第434页。
{108} 批评意见也请参阅贝格曼,《亲子关系法和青少年救助杂志》2008年,第277(279)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767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