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人民司法(案例)》
指导案例13号
【分类】 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刑事;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毒害性物质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6
【页码】 61
【摘要】

1.国家严格监督管理的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易致人中毒或者死亡,对人体、环境具有极大的毒害性和危险性,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

2.“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是指违反法律和国家主管部门规定,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许可,擅自购买或者出售毒害性物质的行为,并不需要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

相关法条

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5670    
  王召成等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2013年1月31日发布)
  基本案情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召成、金国淼、孙永法、钟伟东、周智明非法买卖氰化钠,危害公共安全,且系共同犯罪,应当以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追究刑事责任,但均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购买氰化钠用于电镀,未造成严重后果,可以从轻处罚,并建议对5被告人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召成的辩护人辩称:氰化钠系限用而非禁用剧毒化学品,不属于毒害性物质,王召成等人擅自购买氰化钠的行为,不符合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构成要件,在未造成严重后果的情形下,不应当追究刑事责任,故请求对被告人宣告无罪。
  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召成、金国淼在未依法取得剧毒化学品购买、使用许可的情况下,约定由王召成出面购买氰化钠。2006年10月至2007年年底,王召成先后3次以每桶1000元的价格向倪荣华(另案处理)购买氰化钠,共支付给倪荣华40000元。2008年8月至2009年9月,王召成先后3次以每袋975元的价格向李光明(另案处理)购买氰化钠,共支付给李光明117000元。王召成、金国淼均将上述氰化钠储存在浙江省绍兴市南洋五金有限公司其二人各自承包车间的带锁仓库内,用于电镀生产。其中,王召成用总量的三分之一,金国淼用总量的三分之二。2008年5月和2009年7月,被告人孙永法先后共用2000元向王召成分别购买氰化钠1桶和1袋。2008年7、8月间,被告人钟伟东以每袋1000元的价格向王召成购买氰化钠5袋。2009年9月,被告人周智明以每袋1000元的价格向王召成购买氰化钠3袋。孙永法、钟伟东、周智明购得氰化钠后,均储存于各自车间的带锁仓库或水槽内,用于电镀生产。
  裁判结果
  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3月31日作出(2011)绍越刑初字第205号刑事判决,以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罪,分别判处被告人王召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被告人金国淼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6个月;被告人钟伟东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被告人周智明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6个月;被告人孙永法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宣判后,5被告人均未提出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王召成、金国淼、孙永法、钟伟东、周智明在未取得剧毒化学品使用许可证的情况下,违反国务院《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等规定,明知氰化钠是剧毒化学品仍非法买卖、储存,危害公共安全,其行为均已构成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罪,且系共同犯罪。关于王召成的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经查,氰化钠虽不属于禁用剧毒化学品,但系列入危险化学品名录中严格监督管理的限用的剧毒化学品,易致人中毒或者死亡,对人体、环境具有极大的毒害性和极度危险性,极易对环境和人的生命健康造成重大威胁和危害,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是指违反法律和国家主管部门规定,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许可,擅自购买或者出售毒害性物质的行为,并不需要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王召成等人不具备购买、储存氰化钠的资格和条件,违反国家有关监管规定,非法买卖、储存大量剧毒化学品,逃避有关主管部门的安全监督管理,破坏危险化学品管理秩序,已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产生现实威胁,足以危害公共安全,故王召成等人的行为已构成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罪,上述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王召成、金国淼、孙永法、钟伟东、周智明到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购买氰化钠用于电镀生产,未发生事故,未发现严重环境污染,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根据5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及悔罪表现等情况,对其可依法宣告缓刑。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王召成、钟伟东、周智明请求从轻处罚的意见,予以采纳,故依法作出如上判决。
  《王召成等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案》的理解与参照
  最高人民法院案例指导工作办公室
  2013年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指导案例13号《王召成等非法买卖、储存危险物质案》。为了正确理解和准确参照适用该指导性案例,现对其推选经过、裁判要点、需要说明问题等有关情况予以解释、论证和说明。
  一、推选经过及其指导意义
  2012年6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从请示案件中发现该案例进一步明确和细化了刑法有关规定,具有典型性和普遍指导意义,推荐了该备选指导案例。8月14日,研究室室务会对该案例进行了讨论,认为该案例解决了司法实践中的认识分歧和争议,同意作为指导案例报请院领导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9月17日,研究室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务院法制办和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相关部门征求意见,回复意见均同意指导案例的裁判要点。2013年1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经讨论认为,该案例对于解决“毒害性”物质和“非法买卖”的认定具有指导意义,同意将其确定为指导案例。1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以法[2013]24号文件将该案例作为第四批指导案例予以公开发布。
  该指导案例裁判要点根据立法本意,明确了剧毒化学品氰化钠等属于刑法规定的毒害性物质,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并不需要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从而解决了司法实践中的认识分歧和争议,对于统一司法标准,依法惩治相关犯罪,促进危险化学品的依法安全生产、经营和管理,防范和遏制安全事故发生,防治环境污染,保障社会公共安全,具有重要现实意义。同时,该案例具有宣传法治和教育群众的作用,有利于引导大家在生产经营中自觉守法,杜绝违法生产和经营,防患于未然,从而促进平安中国和美丽中国建设。
  二、裁判要点的理解与说明
  指导案例13号旨在为准确理解和适用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提供指导,其裁判要点确认:1.国家严格监督管理的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易致人中毒或者死亡,对人体、环境具有极大的毒害性和危险性,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2.“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是指违反法律和国家主管部门规定,未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许可,擅自购买或者出售毒害性物质的行为,并不需要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下面围绕与裁判要点有关的问题逐一论证和说明。
  (一)关于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是否属于刑法规定的毒害性物质问题
  对于这一问题,刑法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具体规定,司法实践中也有不同意见。持否定意见的认为,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不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持肯定意见的认为,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
  持否定意见的主要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03年9月4日发布的《关于办理非法制造、买卖、运输、储存毒鼠强等禁用剧毒化学品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6条明确规定,本解释所称“毒鼠强等禁用剧毒化学品”是指国家明令禁止的毒鼠强、氟乙酰胺、氟乙酸钠、毒鼠硅、甘氟。因此,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所指的“毒害性”物质应当是指国家明令禁止的有毒物质,而氰化钠等属限用剧毒化学品,但不属于禁止使用的化学品,不宜将其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
  该指导案例对这一问题持肯定意见,认为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属于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毒害性物质。主要理由如下:
  1.刑法规定所指的“毒害性”物质并非仅限于上述司法解释所指的毒鼠强等禁用剧毒物质。首先,上述司法解释只是说明毒鼠强等5种禁用剧毒化学品系“毒害性”物质,并没有将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二款中的毒害性物质限定在所列举的5种禁用剧毒化学品。上述司法解释列举的5种剧毒化学品,主要用于生产、生活中灭鼠,因生产工艺简单,利润高,大量充斥城乡市场,由此类剧毒化学品导致的投毒等严重危害公共安全事件频繁发生。该司法解释正是针对禁用灭鼠药严重威胁公共安全的实际情况,为了配合在全国开展的收缴毒鼠强等禁用剧毒鼠药的专项行动,从源头上遏制利用毒鼠强等危害公共安全犯罪案件发生的需要而制定的,并不是对毒害性物质的全面解释,更没有说限用的剧毒化学品不属于毒害性物质。该司法解释列明的毒鼠强等5种禁用剧毒化学品,只是刑法中毒害性物质的一小部分,二者相去甚远,更不能划等号。其次,举轻以明重。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公安部等八部委公布的剧毒化学品名录中,还存在与毒鼠强等处于同一毒性级别,以及在毒性上高于毒鼠强的剧毒化学品。如果将刑法规定的毒害性物质仅限定在司法解释的5种剧毒杀鼠剂,那么犯罪对象是毒性上高于或者等同于5种杀鼠剂的剧毒化学品时则不能定罪处罚。这显然不符合刑法立法原意。最后,2013年6月19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0条第2项,从污染环境的角度,将剧毒化学品、列入重点环境管理危险化学品名录的化学品以及含有上述化学品的物质,认定为“有毒物质”。这更充分说明“毒害性”物质并非仅限于毒鼠强等禁用剧毒物质。
  2.从文义解释角度看,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显然属于毒害性物质。目前我国法律对何为毒害性物质尚无明确规定,从词语含义上讲,毒害性物质就是指能够对人产生毒害,破坏体内组织和生理机能,引起机体功能障碍、疾病甚至死亡的物质,包括化学性毒物(如酚、氰、氯、磷等)、生物性毒物和微生物类毒物等。刑法规定的毒害性物质是从公共危险性角度来考虑的,包括所有能够对人产生毒害、危害公共安全的物质,化学性毒物仅是其中的一部分。
  3.从体系解释的角度看,对刑法中相同用语应当作统一理解。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五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百三十六条和第二百九十一条之一都有“毒害性物质”的表述,在司法实践中,对于氰化钠等剧毒化学品属于刑法其他条文中的毒害性物质并无争议。因此,从刑法对毒害性物质的概念保持一致性的角度看,对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条中的毒害性物质与其他条文中的毒害性物质也应当作同样理解。
  (二)关于买卖危险物质是否必须兼有买进和卖出行为问题
  对这一问题,司法实践中有两种相反的不同意见:持肯定意见的认为,这里的“买卖”应当兼有买和卖的行为,为自己使用而购买且没有出卖行为的,不构成买卖危险物质罪。持否定意见的则认为,买卖危险物质,只要有买的行为或者卖的行为即可构成犯罪,无需兼有买和卖的行为。
  持肯定意见的主要理由如下:其一,从文义解释来看,单纯购买行为不属于刑法规定的“买卖”。“买卖”是指“生意”,是一种买进后再卖出的商业经营活动,仅仅是为自己使用而买进的行为不能称之为“买卖”。其二,刑法和司法解释并未明确规定单纯购买行为也构成“买卖”型犯罪。刑法在其他罪名中规定销售、收购、出售、购买等,而不用买卖来概括,就是例证。其三,单纯购买人为了自己生产或生活使用,一般不会造成危害公共安全的严重后果。且此类购买者往往众多,对买者进行刑事追究,打击面过大。因此,5被告人中只有王召成同时有购买和加价出售氰化钠的行为,应以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追究刑事责任,其余被告人仅有购买行为,不构成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
  该指导案例持否定意见,认为买卖危险物质是指购买或者出售危险物质,并不需要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主要理由如下:
  1.从刑法规定来看,在刑法规定的买卖型犯罪中,单纯的买进或者卖出、兼有买进和卖出的行为均可构成犯罪。从买卖的语义范围及其行为表现方式来看,买卖包括既买进又卖出、买进、卖出三种情形。对于买卖型犯罪,如果同时惩罚买卖的行为,刑法在罪状表述上一般直接采用“买卖”一词,如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非法买卖警用装备罪,买卖毒品原植物种子、幼苗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爆炸物罪;或者同时表述买和卖的行为,如出售、购买、运输假币罪;或对买和卖的行为各自确定罪名,如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罪、非法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购买伪造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如果刑法仅惩罚出卖行为,则在罪状表述上采用“出卖、贩卖、销售、倒卖”等,如擅自出卖国有档案罪,贩卖毒品罪,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倒卖车船票罪。
  2.从体系解释来看,刑法中相同用语应当具有相同含义。司法实践中,对于其他买卖型犯罪,也并未要求兼有买和卖的行为。例如,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爆炸物罪,贩卖毒品罪,买卖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非法买卖警用装备罪,非法买卖制毒物品罪,非法买卖毒品原植物种子、幼苗罪,买卖武装部队公文、证件、印章罪,非法买卖军用标志罪等,只要有买或卖的行为之一,即可构成犯罪,并不需要兼有买和卖的行为。反之,如果要求非法买卖毒害性物质兼有买、卖行为,不仅破坏了刑法用语的一致性,而且会放纵大部分买卖型犯罪,难以有效惩治此类犯

  ······
卧槽不见了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567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