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论作为自己决定权的姓名权
【副标题】 以赵C姓名权案为切入点
【英文标题】 The Right to Name, As One of the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 An Analysis of ZHAO C Case
【作者】 刘远征【作者单位】 中国海洋大学
【分类】 公民权利
【中文关键词】 赵C姓名权案;姓名权;自己决定权;法律保留原则;比例原则;公共利益
【英文关键词】 ZHAO C case; the right to name; the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 the principle of reservation of law; the principle of proportionality; public interest
【文章编码】 1009-8003(2011)02-0154-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2
【页码】 154
【摘要】 在赵C姓名权案中,赵C据以对抗国家公权力干涉的姓名权,不是作为普通民事权利的姓名权,只能是作为宪法基本权利的姓名权,它属于自己决定权的范畴。自己决定权是指公民对于与个人人格意义上的生存密切相关的私人事项,在不受公权力介入、干涉的情形下可由个人自律决定的自由。公权力在对姓名权在内的自己决定权进行限制时,必须遵循法律保留原则和比例原则,尤其需要注意对公共利益的界定。
【英文摘要】 The right to name, which ZHAO C used to defend from the intervention by the State public power, is not an ordinarycivil right, but a constitutional fundamental right. It is one of the rights to self-deternination. The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means that freedom that a person may decide by himself what concerns his something private that closed with his personality,without the arbitrary intervention by the State public power. The State public power ought to abide by the principle of reservationof law and proportionality, especially pays attention to how to define the public interest, when it restricts the rights to self-deter-mination including the right to nam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4245    
  
  持续近两年,一度沸沸扬扬的赵C姓名权案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1]该案自最初被新闻媒体报道出来后,历经一审、二审,直至双方在法庭主持下达成和解结案,一直处于舆论关注的焦点。该案还于2009年1月15日人选了2008年全国十大影响性诉讼。的确,该案引起了人们的很多思考,社会学者、文学学人、法律工作者等纷纷从各自的领域发表了不同看法。法律界人士的观点也反应不一,但是总的说来似乎跟随着法院判决活动的走向而发生摇摆。在该案的第一审阶段,由于法院判决赵C胜诉可以继续使用“赵C”作为自己的姓名,于是很多人认为赵C的宪法权利得到了保障,是法治的进步;而在第二审法院主持下双方当事人和解,赵C同意使用规范汉字变更其姓名,上诉人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区分局撤回上诉,该案得以和解结案时,多数人的观点又随之改变,认为这反映了赵C个人权利应当服从国家利益、公共利益和传统习俗,个人权利不得滥用等等。大多数人包括该案的原告及其代理人都认为,该案的重要意义在于唤起了人们对姓名权的重视,[2]并且随后有报道说已经有人大代表建议制定专门的《姓名法》等等。{1}似乎这就是人们对赵C姓名权案的全部认识了。随着该案的结案,人们对姓名权的思考兴趣似乎也逐渐消退了。但是,笔者认为该案所引出的一些理论问题并未得到很好的解决,仍有进一步探究的必要,否则此类事件还会不断出现。最近又发生了一起影响并不亚于赵C案的山东菏泽200多名村民因姓氏生僻而被迫集体改姓事件,这恰恰证明了笔者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2}在此,笔者拟从自己决定权的角度人手,对宪法意义上的姓名权之性质及其行使的界限作一个简略分析。
   一、本案中赵C的姓名权的性质
  姓名是每个人所使用的与他人相区别的文字符号的总称。姓名包括自然人的姓氏和名字两部分,姓氏表示自然人所归属的家族系统,名字则属于自然人本人所有的符号。姓氏和名字的组合,则构成了通常意义上的姓名。{3}在本案中,赵C的姓名权究竟属于什么性质?换句话说,它是一项普通的民事权利还是宪法基本权利呢?本案的当事人以及很多围绕本案所产生的讨论文章中,人们所提出的姓名权的直接法律依据主要有两点,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8条。下面我们从这两方面进行具体分析。
  《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众所周知,《民法通则》是典型的普通民事法律,因此,以《民法通则》为依据的姓名权也仅仅是作为民事权利的姓名权。作为民事权利的姓名权,其权利的享有者和侵害者都是平等主体的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民事法律所调整的对象都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关系。而本案中的侵权却是发生于行政机关和行政相对人之间。显然,该条款所规定的“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一句中的“他人”,是指与姓名权的所有者处于平等地位的民事主体。
  然而前述赵C姓名权案的情形与此不同。赵C对于自己姓名的决定使用和变更之权利的行使没有与任何其他公民的权利之行使发生冲突,而对赵C的姓名权之行使构成阻碍的恰恰是负责为公民办理户口登记和身份证发放的鹰潭市公安局月湖分局。换句话说,围绕姓名权的纠纷发生于普通公民与行使公权力的国家机关之间。那么,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就不能成为赵C据以维护自己的姓名权而得以有效对抗国家公权力的依据。
  那么,我国现行宪法的有关规定是否能够成为赵C对抗国家公权力的依据呢?我国现行宪法中并没有关于姓名权的明确规定。由于姓名权通常被认为属于人格权的范畴,所以宪法中关于人格权的规定当然也就被作为姓名权的宪法依据。关于人格权的规定一般认为体现于现行宪法第38条。该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但是,应当指出的是,现行宪法对于人格权的规定方式是很不科学的。该条的第一句被认为是公民人格权受保障的宪法依据,但是紧接其后的第二句规定“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从语义上来看,似乎是对第一句“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的进一步说明。这样给人的印象就是,人格权就是指人格尊严,其内容就是指名誉权、荣誉权。这种理解就使得我国现行宪法对人格权的保护过窄,而且将人格尊严等同于民事领域的人格权也是值得疑问的。因为这是两个内涵与外延都不同的概念,它们在权利体系中的位阶也是不同的。并且,这里的“人格尊严”如果理解为“人的尊严”,似乎更准确一些。但正是这种宪法条文之规定上的不科学(这种不科学也许恰恰反映了制宪者们的认识上的偏差),导致了长期以来人们将包括姓名权在内的人格权等同于民法意义上的人格权。另一方面,从社会生活实践来看,对于姓名权的侵犯往往也是发生在普通民事领域的平等主体之间。例如,冒用他人之姓名入学或就职,违法犯罪后为逃避自己的不法行为可能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的名誉减损而谎报他人之姓名等,诸如此类的事例屡屡见于报端。这也使得人们对姓名权的关注往往也只限于民事领域。这种现象深刻影响了我国大陆学术界对于包括姓名权在内的人格权的认识视野。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中国学术界主流的观点认为,《宪法》上的人格尊严即在法律上体现为人格权。《宪法》规定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通常被认为是指民法意义上的人格权,包括姓名权、名誉权、肖像权等不受侵犯。”[3]
  如前所述,赵C姓名权案与以往的姓名权民事侵害案件不同。对赵C之行使姓名权构成阻碍的不是与其处于平等地位的其它民事主体,而是行使公权力的国家机关。于是,姓名权这样一个以往被认为属于民事领域的权利就不得不被放在宪法领域内来考虑了。换句话说,在该案中赵C据以对抗国家公权力干涉的姓名权只能是作为宪法基本权利的姓名权。可惜对于这一点,该案的双方当事人都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只是关注于《民法通则》、《公安部关于启用新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和居民户口簿有关事项的通知》、《姓名登记条例(初稿)》、《居民身份证法》、《通用语言文字法》等的有关规定及其效力问题。
  二、作为自我决定权的姓名权
  接下来的问题是,一项在宪法文本中没有明确规定的权利如何能让人相信它具有宪法基本权利的属性?虽然从一般宪法理论上可以推导出:姓名权属于一般人格权的范畴,而一般人格权是属于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所以姓名权也是受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但是,毕竟姓名权在我国现行宪法中没有明确的规定。而且,从现行宪法第38条的规定方式来看,将该条理解为关于一般人格权的规定也是缺乏充分的说服力的。因此,在赵C姓名权案发生之后,姓名权问题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有人提出应当填补立法空白,呼吁全国人大或其常委会应当制定专门的《姓名法》,{4}甚至有人主张应当修改宪法,加入姓名权保障之条文等。
  其实,大可不必这样兴师动众,劳修宪之大驾。如果一事一立法,甚至一事一修宪,是极不利于树立宪法的权威和法治建设的。实际上,即使在美国、法国、德国、日本等被认为是宪政历史较长的国家,姓名权问题也是未见明确写人宪法条文之中的。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如果将姓名权仅仅作为民法意义上的一般民事权利来理解的话,也确实难以有效地保障公民抵抗来自公权力机关的不当干涉。社会现实问题的解决需要突破传统的宪法理论。在此,笔者建议引入美、日等国宪法学界的“自己决定权”概念及理论,以解决在没有宪法具体明文规定为依据的情况下,如何对姓名权的性质进行合理地定位,从而完善相关的宪法理论问题。
  “自己决定权”这一宪法术语来源于日本,[4]不过关于该权利的理论内容则最初来源于美国司法实践中所发展起来的隐私权理论。在美国和日本宪法中均没有关于隐私权或自己决定权的明确规定。对于如何在宪法文本之外发现宪法权利,美国和日本的法律人采取了既相似又不同的进路。
  在1965年的格里斯沃德案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定:“权利法案(宪法第1至第8条修正案)所包含的特定保障都环罩着‘晕晖’,由特定保障‘外溢’而成。”“诸多特定保障的‘外溢’或者‘晕晖’产生了隐私界域。”“隐私权比权利法案本身更为古老。”{5}因此,隐私权就具有了基本权利的性质,如果它受到侵犯,当事人就可以依据第14条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而提起诉讼。在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中,联邦最高法院指出:无论是权利法案提供的特定保障,第9修正案确认的“人民保留的权利”,还是第14修正案确认的、未经正当程序不可剥夺的个人“自由”,都隐含着隐私权的宪法保护。因此,个人具有宪法保护的隐私权,“隐私权的广泛性足以涵盖妇女自行决定是否终止妊娠的权利”。{5}93这样,终止妊娠的权利就被确认为女性的隐私权的一个内容,并且受到宪法第14条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的保障,而对限制终止妊娠权利的法律,法院将采取严格的审查。据此,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定全面禁止终止妊娠的德克萨斯州法律违宪。
  日本宪法中同样没有关于隐私权的明确规定,而且日本的法院以往尽管曾经处理过未被宪法明确规定的权利是否受保护之类的案件,但是这些权利是否宪法保障的基本权利?日本法院对此的态度一直是不明确的。美国关于隐私权的司法实践给日本的法学者以极大的启发。从此日本法学界也开始探讨那些缺乏明文根据的基本人权问题,并逐渐发展出了一套“自己决定权”的学说,主张对自己决定权给予宪法上的保护。{6}日本法学界的“自己决定权”是从日本宪法第13条中的“追求幸福权”推导出来的。该条规定:“全体国民都作为个人而受到尊重。对于生命、自由以及幸福追求之国民的权利,只要不违反公共福利,在立法及其他国政上都必须受到最大的尊重。”该条所规定的幸福追求权被称作概括性的基本权。作为宪法上个别的人权保障规定之总则性的规定,它不仅仅笼统地保障个别人权,对于宪法条文中没有明确规定的权利和自由,如果成为人的幸福生活所必要的东西的话,也被认为应当受到广泛地保障。因此,幸福追求权的内容大致有:(1)隐私权、名誉权等与个人的人格直接相关的权利;(2)自己决定权;(3)环境权、日照权、嫌烟权等可被称为“新人权”的权利。其中,前两类已经终于得到了日本最高法院的承认。自己决定权一般被认为包括以下内容:(1)服装、打扮、外观、同性恋等的性自由、结婚、离婚等这些所谓的自己决定生活方式的自由;(2)危险的运动、饮酒驾驶、高速驾驶、登山、快艇、驾驶时不带头盔和不系安全带、吸烟等所谓的危险行为之自己决定的自由。(3)是否生育小孩等所谓自己决定生产的自由(结扎、避孕、堕胎等问题);(4)治疗拒绝、安乐死、自杀等所谓自己决定生和死的自由。[5]
  以上这些与个人人格意义上的生存密切相关的私人事项,在不受公权力介入、干涉的情形下可由个人自律决定的自由,都可以理解为不同于信息隐私权的、另一种的宪法上的具体权利即自己决定权或人格自律权。{7}自己决定权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中国姓名权第一案终审达成和解:赵C改名[EB/OL].华商网,http://news. hsw. cn/system/2009/02/27/050088206.shtml,2010-10-04.
{2}山东菏泽200村民因姓氏生僻被集体改姓引发争议[EB/OL].新华网,http://news. xin-huanet. com/edu/2010-08/20/c 12466703.htm, 2010-10-04.
{3}刘风景,管仁林.人格权[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9:86.
{4}陈华世.全国首例姓名权案[J].浙江人大,2008,(8).
{5}焦洪昌,李树忠.宪法教学案例[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114.
{6}[日]松井茂记.论自己决定权[J].莫纪宏,译.于敏,校.外国法译评,1996,(3).
{7}[日]芦部信喜.宪法(第三版)[M].[日]高桥和之增订,林来梵,凌维慈,龙绚丽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109.
{8}[日]大津浩,大藤纪子,高佐智美,长谷川宪.宪法四重奏(日文版)[M].东京:由信堂,2002:7-8.
{9}陈新民.德国公法学基本理论(下册)[M].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1.
{10}王劭晗.赵C的姓名权之争[J].政府法制,2009,(10).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424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