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新媒体环境下学术作品版权保护模式的反思与探索
【作者】 黄小洵【作者单位】 电子科技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中文关键词】 新媒体;利益平衡;学术作品;合理使用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2)03-0036-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3
【页码】 36
【摘要】

新媒体使作品传播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也给著作权人带来了较大的影响。个人利益和公共利益平衡原则作为知识产权立法的指导原则,在新媒体环境下依然适用。科学作品的广泛传播有利于社会公众获取更多科学知识并最终促进科技的发展。传统的版权保护模式与新媒体的传播方式产生了一定的冲突。为了使社会公共利益和著作权人的个人利益得到平衡,改变现行科学作品的版权保护模式是必要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3623    
  
  对于新媒体的定义,众说纷纭,至今没有明确。本文中,“新媒体”是指区别于传统媒体、建立在数字技术和网络技术基础上的一种新的信息传播的介质和方式。这种新的传播方式是将传统的传播方式附着于信息网络上,形成一种新的传播途径。新媒体在内容上应涵盖网络媒体、手机电视、博客、微博等的传播信息的方式。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其借助于信息网络技术,信息传播大大超越了传统媒体的边界,实现扁平化的平行传递。新媒体的出现使社会公众获取信息的途径增加、了解信息的成本降低,推进了信息的社会共享性。随着新媒体的兴盛,社会大众可以更自由、便捷的表达自己的意见,社会进入了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同时新媒体的出现也对传统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提出了挑战,如何平衡作者、传播者和受众之间的利益,成为版权保护不能回避的问题。
  一、新媒体环境下作品传播与传统方式的差异
  数字版权是基于数字作品而产生的著作权。以二进制数字编码形式表现的各种作品被称作数字作品。它不仅包括文字、美术、摄影、音响、动画、电影电视等传统作品的数字表达形式,还包括从其被创作之时就是用二进制数字编码形式表达的计算机软件、数据库和多媒体作品等新型数字作品。由于数字作品在传播上主要借助于信息网络技术,与传统作品的传播方式相比要方便得多。受制于我国出版发行的管理机制,以往传统文字作品要为公众所知晓,只能釆用报纸、期刊发表或通过出版社出版发行的方式,作品的传播受到了一定的限制。网络技术和数字技术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局面,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电子杂志、博客、微博、分享网站等形式实现自己作品的公之于众。数字作品与传统作品传播方式的差异性十分显著。
  第一,交互性。交互性被分成浅层交互性和深层交互性。前者是指用户不再是信息的被动接受者,而可以自主地选择所访问的信息,决定访问的顺序和进程。后者是指用户不仅接受信息而且参与创造信息。[1]交互式的特性使创作者和受众之间的界限不再泾渭分明,尤其是深层次交互方式产生的作品,网络作品最为典型。而传统作品的传播往往是单向的,受众只能选择是否接受而不可能直接参与信息的创造。
  第二,传播速度快、范围广。无论是创作时就是数字编码形式的作品还是以数字化形式被表现的作品,一旦借助网络传播,其传播速度就远远高于传统传播模式。因为数字化信息在传播中直接借助于数字信号,传输速度极快,且信号本身不会在传输中发生损耗。所以数字作品的传播成本要远低于传统作品。借助于互联网的无界性,作品只要上传于互联网中,理论上任何人都有可能获取到作品信息。作品在报纸、期刊、相关的出版机构等传统媒体上发表,只能借助于所载书本在市面上的流通才能被部分公众所知,其传播范围显然要窄于网络范围。受制于报纸、书刊本身的发行特点,作品被录用到发行需要一段时间,传播速度要远远落后于新媒体。这一点在新闻报道上体现得最明显。近几年重大事件的新闻报道往往首先来源于网络。在互联网时代,借助于新媒体平台和工具,人人都可能成为新闻发布者。
  第三,便捷性。数字作品釆取在线传播方式,只要有计算机或类似其他装置并连接到互联网上,就具备上传或下载作品的能力,实现作品在计算机服务器之间或服务器与终端之间无物质载体的转移。如下载某一数字音乐,同时多人的下载并不会导致该音乐作品原始作品所承载的物质载体发生转移,无论作品被下载多少次,该作品仍然完好无损。而使用或下载该作品,只需要利用相关计算机设备就可完成,使用或下载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思在任何时间、地点获取作品而不受其他因素的限制。
  二、现有模式在新媒体环境下对学术作品版权保护的反思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在知识产权保护中,个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是一对矛盾,作为一项社会公共政策工具,知识产权制度需要在各种冲突的利益之间进行协调以实现平衡。[2]在以纸张作为物质载体传播信息的时代,传播者往往限于报纸、期刊或出版社。由于数字作品自身的特点,其传播方式与非数字作品之间的差异较大,数字化后的作品传播范围和受众更大。新媒体环境下,借助于网络传播平台,传播者可能为任意个人。传播者的无限制性和受众获取信息的便捷性,作品传播速度要远远快于以往任何时候。这种传播方式的变化不仅改变传播行为本身,也改变了出版者、知识共享的公众以及作者个人三者在传统媒体下已形成的较为稳定平衡的利益关系。随着传播方式的变化,三者的利益平衡关系正被打破,彼此间相互角逐、相互博弈。在此背景下,作者的个人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的矛盾显得更为突出。但无论传播方式如何变化,平衡信息的共享性和信息创造者的可得利益仍然应当作为版权保护模式的价值基础,在新的传播环境下原有的科学作品的版权保护方式在这种价值指导下应否发生改变,具有极高研究价值。
  自1709年世界上第一部版权法“安娜女王法”诞生到今天,著作权法律制度经历了300年的历史。从著作权不作为权利被承认到今天给予全方位保护,著作权发展历史也充满种种争议。现代一些法律流派多数将版权的正当性建立在工具主义基础上。他们认为版权的功用在于通过授予作者和发明人以有限的权利,来促进科学和文艺成果的创造和利用的最大化,在这种理念看来,版权是法律提供的一种作者在收回其投资之前的保护信息流通的媒介。[3]由此可见版权制度建立之初,作品实际被赋予了同商品一样性质,可以在市场上自由流通并给版权人带来经济利益回报。这种版权的保护理念经过几百年时间,已成为社会普遍认可的基本认识。但同时,人们又提出质疑,如果法律赋予无体的作品给予保护,那划分保护的界限应在哪里,或者说公有领域和私有领域的界限应如何区别?言论自由和版权保护有时看起来似乎是矛盾的。在新媒体出现后,这种内在矛盾就显得更突出了。互联网的无界性为言论的自由传播提供了最好的平台。借助于开放的创作与发表平台,网络作品尤其是网络小说大量出现,“去精英化”的大众化、平民化的小说成为文学发展的标志。网络文学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商机,由此衍生的其他作品包括电影、电视等都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但同时,借助于传播平台人人都可以成为信息发布者和传播者,信息一旦发出,信息的创造者也就在事实上丧失了对信息的控制。而许多作品借助于各种网络平台可以不受限制被他人上传和下载传播。对社会公众而言免费获取信息显然最符合自己利益,但从作者本人而言,其付出的劳动却可能并没有换来相应的报酬,这对商业性作品作者来说显然不利。
  对于科学、学术类作品,采取与商业作品一样的保护模式常常遇到公共利益的挑战。有德国学者引述认为对科学作品内容的保护有可能危及科学自由,所以科学作品的内容不应当受到保护。[4]著作权法保护的是表达的形式而非思想,对于内容作为思想的一部分自然不受保护,作为科学作品本身的表述形式一定要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科学作品从诞生初始,作者的创作目的就与商业型作品创作动机不同。科学作品作者往往更关注于作品的内容在科学领域内所引起的反应,而非通过作品的出版发行所可能获得的经济利益。高昂的作品价格只能阻碍他人获取作品信息的步伐。尤其晦涩深奥的内容受众本身就有限,而那些有兴趣的读者却可能苦于高昂的作品价格而放弃阅读机会,这种结果可能恰恰与作者的初衷背道而驰。“知识产权的强保护不仅会对知识和信息的接近产生困难,也会使信息的传播不那么充分,这实际牺牲消费者可获得的利益。”[5]
  在前现代时代,人们普遍认为知识是神的礼物,柏拉图认为这是先辈的灵魂迁移至人的脑子里,是与生俱来的。将知识作为一种商品买卖,是对学问的亵渎。统治者为了控制思想和信息,普遍禁止将思想归为私人所有,唯有神在地上的代理人能判定那些一般认为从神那里得来的知识中,有多大部分实际上是起源于神的、并且应当在何种程度上以及通过何人而在其王国、帝国和城市内传播。[6]现代社会,作者对自己创作的作品当然享有全部权利的主张已基本获得认同,但是作者行使权利的边界在哪里、商业性垄断阻碍信息传播给公众利益带来的损害怎样获得救济,又成为新的讨论话题。如果允许任何人只要非营利性使用作品都是可以的,显然会对著作权制度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但是,对科学、学术作品给予这样的处理,产生的积极效果则可能大于负面效应。科学、学术作品是科学技术者对研究成果的总结,而科学研究成果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无疑都是在前人的科学研究基础上的继续深入的结果,没有这种知识内容的传承,绝对的从无到有的研究在当今社会基本是不可能的。从这点来讲,知识的确是“先辈的灵魂移至后人的脑子里”。科学的创造发明离不开个人的能动性和创造力,对此社会已经架构了专利法予以保护,那么如果对这些思想的传播允许作者完全垄断,则一方面更多保护的可能是出版者的商业垄断利益,限制科学信息的传播,另一方面也忽视了科学研究中前人的努力结果,过于强调了后人的个人劳动价值。十八世纪法国数学家和哲学家孔多塞主张思想不是由个人独自生产的,而是一种集体经验过程的结果。[7]科学、学术作品无疑比文学作品更表现为一种集体经验结果。基于此,也可以将科学作品视为一种公共文化。
  回顾著作权保护的历史不难发现,现在的著作权不断持续的增强著作权所有人的权利,偏离了鼓励学术发展的公共利益,而更关注著作权所带来的商业利益。但就科学、学术作品而言,促进作品的传播所产生的公共利益显然大于作者因著作权的垄断产生的个人利益。实践中科学学术作品尤其是科学论文的作者往往并不可能通过自己论文的复制发行来获取经济利益,对广大科学研究人员来讲更渴望的是自己的作品被他人所阅读和了解。对此类作品的自由传播可能更符合作者的本意。互联网产生前,所有文字作品只能借助于传统的物质载体——纸张承载传播。而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法小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362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