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强化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的法治保障
【作者】 李敬崇谢元春
【作者单位】 山东警察学院{党委委员、纪委书记}山东警察学院法律教研部{副教授}
【分类】 刑法学【中文关键词】 扫黑除恶;反腐败;法治保障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9)05-0097-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5
【页码】 97
【摘要】

在新时代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法治基础日趋完善的情况下,还存在黑社会性质组织界定标准不明确,对恶势力的规定不完善,“软暴力”、“套路贷”等在司法适用中界定尚有不成熟之处等诸多问题,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配套法律体系仍有待完善。必须认真贯彻依法治国理念,着力解决司法执法突出问题,坚持在实践中完善配套法律制度,构建完备的法治体系,为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向纵深发展提供坚强的法治保障。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0830    
  
  

2018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讲话中首次提出,“扫黑除恶要与反腐败结合起来,与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接着,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提出要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开展提供坚强的法治保障。纵深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作为专项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必须坚持在法治框架下有序进行,这是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的必然要求。为此,就需要加快构建科学完备的法治体系,形成纪法衔接、法法贯通的良好格局,为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向纵深发展提供坚强的法治保障。

一、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的法治基础日趋完善

纵深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必须坚持有法可依、有序推进。在扫黑除恶和反腐败方面,我国目前已经形成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统领下,由法律、法规、规章和法律解释构成的法律法规体系和规范党组织工作、活动和党员行为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另外,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等政策性文件。这些政策、党内法规和法律制度,为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依据和法治基础。

(一)涉及扫黑除恶方面的法律制度初步完备

扫黑除恶方面的法律制度,总的来讲是有一定基础的。特别是经过近20年打黑除恶实践探索,扫黑除恶工作所需要的基本法律制度已基本具备,一些急需的法律制度也得到了初步完善,基本形成相对健全的法律体系。同时,为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两高”、“两部”根据实际需要又出台了相关指导意见,进一步健全完善了法律适用的范围和要求。概括起来,当前涉及扫黑除恶方面的法律制度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解释》、《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2018年1月16日,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2019年4月9日,以下简称《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财产处置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办理“套路贷”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办理“软暴力”案件的意见》)、《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另外还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以下简称“两高一部”)办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09年纪要》)、《全国部分法院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2015年纪要》)。目前对座谈会纪要的认识还存在是否是司法解释的分歧。这两个纪要适用时要将有关内容相互结合,配套适用。

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罪名分别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刑法》294条第1款)、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刑法》294来自北大法宝条第2款),以及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犯罪行为所涉及的其他罪名。与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罪名不同,针对恶势力犯罪涉及的罪名刑法没有专门的立法规定,2018年《指导意见》将恶势力的违法犯罪活动分为主要违法犯罪活动和伴随违法犯罪活动两种类型,认为恶势力的违法犯罪活动主要为强迫交易、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毁坏财物、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还可能伴随实施开设赌场、组织卖淫、强迫卖淫、贩卖毒品、运输毒品、制造毒品、抢劫、抢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聚众“打砸抢”等活动。同时,根据形势任务发展,新增了“套路贷”、“软暴力”刑事犯罪,特别是为彻底铲除黑恶势力犯罪的经济基础,对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也作出明确规定,要求在查明黑恶势力组织违法犯罪事实并对黑恶势力成员依法定罪量刑的同时,全面调查黑恶势力组织及成员的财产状况,依法对涉案财产采取查询、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并根据查明的情况,依法作出处理。规定对于组织者、领导者一般应当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确属骨干成员或者为该组织转移、隐匿资产的积极参加者,可以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其他组织成员,应当根据所参与实施违法犯罪活动的次数、性质、地位、作用、违法所得数额以及造成损失的数额等情节,依法决定财产刑的适用;深挖细查并依法打击黑恶势力组织进行的洗钱以及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犯罪所得收益等转变涉案财产性质的关联犯罪。这为提高涉黑涉恶案件办理质效、依法准确及时地打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提供了坚实的法律依据。

(二)打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方面的法律制度和党内法规初步成形

打击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方面的法律制度和党内法规订立工作过去比较薄弱,近年来取得了较大进展,业已形成比较配套的法律制度和党内法规体系,有效地实现了纪法衔接、法法相通。概括起来,这方面的法律制度主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立案侦查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试行)》、《关于办理渎职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的规定》、《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等。依规治党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一条重要经验,在党内法规逐渐完善的基础上,党内法规与国家法律之间的衔接已成必然趋势。党内法规主要有:《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等。同时,为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深入开展,中央纪委还印发了《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职责定位,坚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作为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一个重点,强化监督、铁面执纪、严肃问责,坚决冲破“关系网”、打掉“保护伞”。

涉黑涉恶腐败方面的罪名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贪污贿赂方面的罪名,有14个,分别是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行贿罪、贪污罪、私分国有资产罪、私分罚没款物罪、单位受贿罪、行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对有影响力的人行贿罪、对单位行贿罪、单位行贿罪、介绍贿赂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隐瞒境外存款罪;一类是渎职方面的罪名,有37个,主要包括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执行判决、裁定失职罪、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枉法仲裁罪、徇私舞弊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罪、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等。这些罪名大多可以与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职务犯罪相关联,至于哪些罪名是与涉黑涉恶直接相关联的罪名,有的由法律直接作出规定,如《刑法》294条第3款规定的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4条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从重处罚。但大部分还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需要根据案情进行分析。

(三)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的纪法衔接、法法贯通基础逐步完备

从严格意义上讲,这次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是在法律法规趋于完善的基础上展开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着眼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战略布局的总要求,依法推进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对《中国共产党章程》进行了修订,既完善了国家根本大法,又完善了党内根本法规。2018年3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奠定了国家监察体系的法律基础。同时,党中央还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国共产党廉政自律准则》等进行了修订完善,特别是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增加了扫黑除恶负面清单,许多内容都是第一次在党内法规中出现。其中第115条明确规定,利用宗族或者黑恶势力等欺压群众,或者纵容涉黑涉恶活动、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这都为正确运用纪律法律等规定,为加大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以及“保护伞”的惩处提供了保障。“两高”、“两部”出台的2018年《指导意见》规定得更细、更明确,对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作出了详细的法律规定,要求各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机关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密切配合,相互支持,相互制约,形成打击合力,加强预防惩治黑恶势力犯罪长效机制建设。为便于依法打击,2018年《指导意见》还对依法认定和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依法惩处恶势力犯罪、依法严惩“保护伞”等进行系统说明。比如,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294条第5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等。2019年“两高”、“两部”出台的4个意见更是紧跟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实践,对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以及“套路贷”、“软暴力”刑事案件作出了进一步的细化规定。中央纪委出台的《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意见》,对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相结合作出规范,为实现纪法衔接、法法贯通提供了有力的规范保障。

二、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配套法律体系仍有待完善

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是一项重大而长期的工作,必须有法可依。当前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结合的法律体系初步形成,为打击黑恶势力和“保护伞”奠定了法律基础,但在实践中仍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健全和完善。

(一)黑社会性质组织标准有待进一步细化和完善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应当看到,《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指出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具备的四个特征,是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基本标准,但在实践过程中,这个标准还有不明确之处。

一是总标准不明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指出了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当具备的四个特征,可谓是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概括性规定。然而,《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并没有指出这四个特征中哪个是本质特征,给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带来了困惑。无论是《刑法》294条还是相关司法解释,均没有从文本意义上明确规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本质特征,更没有从黑社会性质组织本质特征的角度出发去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只是对该组织一般情况下应当具备的特征进行罗列,对各个特征进行横向的、并列式展开,没有作出本质特征与一般特征的区分。{1}

二是具体标准不明确。关于何为人数较多?2018年《指导意见》与《2015年纪要》作了矛盾的规定。2018年《指导意见》指出,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在短时间内难以形成,而且成员人数较多,但鉴于“恶势力”团伙和犯罪集团向黑社会性质组织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没有明显的性质转变节点,故对黑社会性质组织存在时间、成员人数问题不宜作出“一刀切”的规定。而根据罪刑法定原则的要求,人数较多关乎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认定,应当予以明确。诚然,恶势力与黑社会性质组织人数有差异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秉志.扰乱公共秩序罪[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1999.10.

{2}{3}陈兴良.恶势力犯罪研究[J].中国刑事法杂志,2019,(4):9.12.

{4}戴小强.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特征及其法治要求[J].北京警察学院学报,2018,(3):3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083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