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湖北警官学院学报》
从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保护的视角看《非遗法》之不足
【英文标题】 Deficiency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Law in Perspective of Traditional Craft Skill Successor
【作者】 储俊峰樊嘉禄【作者单位】 安徽医科大学人文学院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律地位;法律认定
【文章编码】 1673-2391(2014)07-0108-02【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7
【页码】 108
【摘要】

“非遗”保护的核心就是保护传承人,《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对传承人的保护还存在着传承人法律地位不明确、认定机制不合理、权利内容缺失等问题,这些问题若得不到解决,将会给传承人保护工作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347    
  传统手工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人们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利用物质材料及手工工具,创造发明和世代相承的,具有高度技巧性、艺术性的加工制作技艺。其传承主要依靠家传和师承,传承人作为技艺的载体,承载着整个技艺的灵魂。可以说,传统手工技艺的发展史就是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承”与“传”的历史。传承活动一旦停止,技艺也就变为了“记忆”。加强对传承人的法律保护,是传统手工技艺保护工作的重要内容。
  我国于2011年6月1日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以下简称《非遗法》),它是我国文化领域继《文物保护法》之后的又一项重要法律,标志着我国传统手工技艺保护工作有了巨大的进步。在传统手工技艺的调查、记录、建档等方面都有了明确的规定,同时也使传承人的行为得到了明确的法律保障。然而,从我国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法律保护的司法实践来看,《非遗法》对我国传承人的法律保护方面还存在一些不足之处。例如,传承人的法律地位需要进一步明确;传承人的认定标准过于抽象,不便于实际操作;传承人认定程序也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有待于细化;传承人的权利缺少具体的条文规定等。
  一、《非遗法》对传承人法律地位的规定不明确
  《非遗法》第3条规定:“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认定、记录、建档等措施予以保存,对体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传承、传播等措施予以保护。”简言之,就是国家传承、传播非物质文化遗产,即国家是传承主体。但传统手工技艺发展至今,传承人一直作为传承主体承担着对传统手工技艺传承的任务。如果政府对传承过程过多干涉,极易导致保护主体和传承主体的权责不明,不仅不利于保护,反而会对其造成破坏。如曾经风靡全国的景泰蓝变成了“景泰滥”,就是因为相关政府部门以经济效益为重,盲目扩张景泰蓝的产业布局,鼓励众多乡镇企业参与到景泰蓝的制作中,却忽略了景泰蓝背后传承人所承载的文化内涵。最终由于技艺不过关和粗制滥造,致使在国内外素有良好声誉的景泰蓝一蹶不振,被讥称为“景泰滥”,有些甚至沦落为地摊售品,全行业因此元气大伤。
  在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保护上,首先要明确传承人的法律地位,也就是说,用法律把传承人确定为传统手工技艺传承的唯一合法主体。这是传承人法律保护的基础,同时也是传承人享有其他权利的保障。而政府作为保护主体,不仅要保障“非遗”的延续性,更要保障传承主体的法律地位。政府对传承过程的过多干涉,会破坏传统手工技艺的原本基因,不仅影响了传承人传承的积极性,还会影响传统手工技艺的原生态性、民间性与真实性。要清楚地认识到保护主体与传承主体职能上的区别,不能用保护主体替代传承主体,否则就会出现“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好日子也就走到了尽头”{1}的严重后果。可将《非遗法》第3条的内容修改为: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认定、记录、建档等措施予以保护,对体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历史、文学、艺术、科学价值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通过传承人采取传承、传播等措施予以保护。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二、《非遗法》对传承人认定机制不合理
  (一)认定标准缺乏可操作性
  《非遗法》第29条第2款对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标准有着明确规定:“熟练掌握其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特定领域内具有代表性,并在一定区域内具有较大影响;积极开展传承活动。”也就是说,传承人应当具有技艺性、权威性和能动性。但是,这三点在“非遗”代表性传承人的认定过程中并不便于掌握。“熟练”、“较大影响”等词汇过于抽象,何谓“熟练”?何谓“较大影响”?这些都没有具体标准可参考,特别是当出现条件类似的传承人时,会处于无法认定的困境。如山西省新绛县的郭全生用近20年的时间熟练掌握了新绛木版年画的全部传统技艺,他与同样研究木版年画数十年的蔺永茂决定一起重振木版年画,然而,两位朋友却因“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之争突然反目,谁也不服谁。依据《非遗法》的认定标准,不管从对技艺的熟练掌握程度、在当地的影响力,还是对这项技艺的传承积极性来说,双方都可被认定为代表性传承人。
  笔者认为,《非遗法》对传承人的认定标准可遵循以下两点:第一,围绕“承”和“传”两方面进行认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苑利.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保护之忧[J].探索与争鸣,2007(7).

{2}孙正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命名研究[J].文化遗产,2009(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法小宝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34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