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警察学院学报》
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基本路径与策略研究
【作者】 李敬崇【作者单位】 山东警察学院
【分类】 刑法学【中文关键词】 扫黑除恶;反腐败;保护伞;纪检监查
【文章编码】 1673-1565(2018)06-0090-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90
【摘要】

从2000年首次提出打黑除恶专项活动,到2018年初,党中央高瞻远瞩将其升级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并明确提出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结合起来的战略定位,既是对过去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性成果的总结,也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态势经验的总结。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必须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认真贯彻中央决策部署,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坚持同步谋篇布局、同步协作联动、同步到位打击、同步督导问责的基本路径,切实跳出部门、行业的“小圈子”,形成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的跨公安、检察、法院、司法、纪检监察、组织、宣传等多部门大协作、大联动相结合的战略格局,努力打好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主动仗”、“攻坚仗”和“持久仗”,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不断向纵深发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62    
  2018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讲话中明确提出,“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1}同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强调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2}2月13日,中央纪委印发《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强调强化监督执纪问责,为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提供坚强纪律保障。{3}7月,中央派出10个督导组赴各地实地督战,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正以雷霆之势向纵深推进。{4}在坚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法治思维的前提下,党中央、国务院作出坚持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最新战略部署。针对这一战略部署的时代要求,各级党委,各职能部门如何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厘清扫黑除恶的法律政策界限,努力实现扫黑除恶与反腐“拍蝇”有效结合,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课题,是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纵深发展的重要保证。
  一、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开创了新时代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新局面
  随着党中央关于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工作的逐步展开,从中央到地方已形成既要扫除黑恶势力,又要铲除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的共识,扫黑除恶与反腐败相结合成为最大的工作亮点,出现了难能可贵的崭新局面。
  (一)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自2000年底全国公安机关第一次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到2018年初党中央再次作出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策部署,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虽然只是一字之变,但代表的是中央高层对涉黑涉恶问题出现新情况新动向有力掌控以及对黑恶势力一打到底的坚定态度,体现的是党中央的意志与决心,扫黑除恶是一场人民战争,更是对“保护伞”的深挖。{5}18年来,打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始终伴随着打击黑恶势力专项斗争,但上升到国家战略来部署这是第一次。2018年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并对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专门进行强调。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要求,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结合起来。这既是对过去开展打黑除恶专项斗争阶段性成果的总结,也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态势经验的总结,正是这种重大战略定位的深刻变化,才使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跳出了部门、行业、系统的“小圈子”,成为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下的跨公安、检察、法院、司法、纪检监察、组织、宣传等多部门的大协作、大联动,格局得到极大提升。
  (二)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体制机制初步形成。2018年2月,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20多个部门单位参加的领导小组在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视频会议上宣布成立。参照中央的做法,各级党委政府不仅成立了领导小组,还在承担任务较重的公安、纪检监察等机关成立工作专班,在相关部门单位设立联络员,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组织领导体制逐步明确。同时,各级党委政府认真落实主体责任,积极探索建立党委政府统一领导、政法机关积极作为、纪检监察机关主动配合、有关部门齐抓共管、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扫黑除恶工作机制,推动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组织框架、协作体制、工作机制初步形成。从实际推进情况看,各领导小组积极发挥作用,定期调度扫黑除恶工作推进情况、重大案件查处情况、案件信息反馈情况等,齐抓共管、共同参与的良好氛围日趋浓厚。
  (三)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质量层次实现跃升。经过半年多实践探索,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空间、领域、形式、手段发生了许多新变化。首先,结合的渠道更加顺畅。推动二者结合的主体责任人,从过去多数由公安机关负责,提升为党委政府负总责,协调层次更高、力度更大,运作起来更加通畅,特别是在信息收集、重大案件查处等方面,上下之间、横向之间联系的渠道更多,结合效率明显提升。其次,结合的范围更加广泛。这次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转变最大的就是不再局限于公安机关内部之间配合,也不再局限于政法系统的公安、检察、法院、司法等部门协作,而是将纪检监察、组织、宣传、信访等多部门单位力量融合到一起,形成拳头,打击力度更大。再次,结合的方式更加多样。既有人员力量整合、内外搭配,也有跨行业、跨系统、跨领域调度;既有合力打击黑恶势力,也有合力铲除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既有技术手段联合,也有制度方式交流借鉴。另外,还对结合时机、提前介入模式等都进行了许多探索。可以说,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内容不断创新和完善。
  (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法律基础趋于完善。根据党中央部署,这次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是在法律法规趋于完善的基础上展开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着眼全面依法治国、全面从严治党战略布局的总要求,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国共产党章程》进行了修订,既完善了国家根本大法,又完善了党内根本法规。2018年3月,全国人大审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奠定了国家监察体系的法律基础。同时,还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中国共产党廉洁自律准则》等进行了修订完善。为正确运用法律规定加大对黑恶势力违法犯罪以及“保护伞”惩处力度,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出台《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要求各级执法部门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密切配合,相互支持,相互制约,形成打击合力,加强预防惩治黑恶势力犯罪长效机制建设。为便于依法推进落实,《指导意见》还对依法认定和惩处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依法惩处恶势力犯罪、依法严惩“保护伞”等进行系统说明。比如,界定黑社会性质组织应同时具备《刑法》第294条第5款中规定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等。[1]中央纪委也出台《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的意见》,为搞好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实现纪法衔接、法法衔接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保障。
  (五)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综合效果开始显现。自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从中央到地方联合动员部署、联合发布文件、联合采取行动、联合查处大案要案等普遍展开,许多有影响的案件得到查处并通报曝光,如河北定州泉邱二村原村主任孟玲芬涉黑案、福建省仙游县大济社区原党支部书记陈加禄恶势力犯罪集团案、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支队长刘来发为涉黑组织充当“保护伞”案等,取得了良好的政治、法律和社会效果。据统计,截至2018年7月底,全国共打掉涉黑组织514个,恶势力犯罪集团2993个,破获刑事案件3.4万起,全国刑事治安警情同比下降6.1%,有力震慑了黑恶势力犯罪。{6}又如,截至2018年9月25日,山东全省共侦办涉黑涉恶案件2660件,其中打掉涉黑组织54个、恶势力犯罪集团284个,破获各类刑事案件7267件,刑拘犯罪嫌疑人13074人,1322人投案自首;起诉黑恶势力犯罪196件1080人,已判决黑恶势力犯罪102件659人;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766起1064人。{7}同时,通过扫黑除恶与反腐“拍蝇”相结合,涉黑涉恶腐败及背后“保护伞”问题得到了有力查处。仅以广东省纪检监察机关为例,截至2018年8月底共摸排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线索3182条,立案查处1007人,其中已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20人,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19人。{8}
  二、新形势下做好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工作面临的主要问题
  当前,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但这项工作刚刚起步,仍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有许多难题需要破解、许多问题需要克服。
  (一)从思想认识层面看,需进一步更新理念提高站位。《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提出要把打击黑恶势力和反腐败以及基层“拍蝇”有机结合起来,对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深入挖掘。可以看出,扫黑除恶不仅是对黑恶势力的打击,还要对隐藏其背后的“保护伞”、“关系网”进行深挖、彻查,对基层腐败、微腐败予以严厉惩处,进而维护基层政权生态建设。{9}随着专项斗争深入开展,推进二者结合的重要性、必要性日益显现,但部分党员干部认识尚不够清醒、到位,没有意识到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扫除的是黑恶势力,拔掉的是“保护伞”,净化的是政治生态,得到的是党心民心,夯实的是执政基础,政治站位亟待提高。工作理念难以跟上除恶务尽新时代要求,仍停留在过去简单的人员增加、联合出动等,没有意识到作为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需树立全国“一盘棋”思想,跨行业、跨部门、跨领域大联合、大协作、大配合意识不强。贯彻执行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自觉性不够高,存在单纯任务观念,基本上是上级布置什么就抓什么,工作主动性不够强。
  (二)从体制机制运转看,需进一步明确责任完善细节。当前,各级党委在实践中遇到的普遍性问题是,如何解决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细化、具体化问题,让牵头部门、责任部门、配合部门知道该抓些什么、怎么抓,这方面需要补的短板较多。比如,如何评判结合工作好坏、考评标准是什么?何时督查落实情况,谁去督查?出了问题如何追责、谁去追责、追责到什么程度等等。细节问题不解决,责任不明确,就难以充分调动各相关部门及其工作人员的主动性积极性,做到主动承担责任、主动抓好落实。另外,在推进协作配合方面,也有许多工作要做。比如,扫黑除恶领导小组办公室如何调度协调工作进展情况,怎么发挥大数据综合平台的线索整合、交流反馈、经验推广等作用;线索反馈机制建立后,反馈时限是多少,有线索没反馈如何处理;公安机关在查处黑恶势力犯罪过程中,纪检监察机关提前介入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调查的时机如何把握;检察院、法院如何在相互制约前提下,依法介入由公安、纪检监察机关审查调查案件的前期会商研判工作,并提出意见建议,等等。这都需要在今后工作实践中逐步加以完善和细化。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三)从实际联动情况看,需进一步提升整体
  协作合力。当前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在实际联动方面存在的问题主要是:发展不平衡,存在“三多三少”现象,上级安排落实的多、自己主动抓的少;纵向联络多、横向联系少;公安与纪检监察机关配合多、其他部门配合相对少,难以适应新时代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工作的新要求。结合领域不够广,对上级或领导重视的重大复杂黑恶势力犯罪、涉黑涉恶腐败数额大的、“保护伞”影响大的案件协作搞得好一些,但对一些涉及基层政权、微腐败案件,因为涉及人员层级较低,往往不够重视,查处力度不够大。结合手段不够灵活、方式不够科学,没有把推进结合作为系统工程来抓,难以实现人员力量有效融合、技术手段有效配合,同时共同办案、联合办案、异地联动办案相对较少,需在实践中不断加以改进。结合时机明显滞后,工作的前瞻性不够强,提前量难掌握,导致结合被动、效果打折扣。
  (四)从推进结合成效看,需进一步扩大政治、法律和社会效果。首先,黑恶势力犯罪的直接受害群体是普通的社会大众,普通的社会大众对扫黑除恶行动必然会有强烈的要求。{10}各级执法机关应当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理念,统筹组织各类群众力量,形成联防联治、群防群治的合围之势,实现扫黑除恶人民参与、成效人民评价、成果人民共享。其次,促进社会获得感增强。黑恶势力犯罪活动往往融合了多种犯罪类型,比普通个人或者共同犯罪对社会治安干扰更大,严重影响社会稳定,与构建和谐社会的期盼也大相径庭。严查涉黑涉恶犯罪、深挖其背后“保护伞”,坚持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尤其对社会关注度高的“套路贷”、“校园贷”、“祼条借贷”等案件,应从严从快查处,及时回应社会关切。再次,促进依法办案“铁案”率增长。克服“萝卜快了不洗泥”现象,既严格落实“快捕、快诉、快判一批”要求,又不放松办案标准,筑牢以审判为中心理念,坚持严厉打击与依法办案相统一,确保把每一起案件都办成铁案。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
  (五)从引领后续发展看,需进一步解决相关研究明显滞后问题。推进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研究解决的问题很多。一方面,可供借鉴的现成经验不多。首先,从国外情况看,由于西方发达国家多实行三权分立、多党轮流执政,根本不可能在国家层面形成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共识,也不可能全方位作出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相结合的战略部署,相关理论研究缺乏。其次,从国内情况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本报北京1月11日电.习近平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以永远在路上的执着把从严治党引向深入[N].人民日报,2018-01-12(01).

{2}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N].人民日报,2018-01-25(01).

{3}中央纪委发文要求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EB/OL].http://bj.people.com.cn/n2/2018/0213/c82837-31256888.html.

{4}严惩涉黑涉恶腐败坚决打掉“保护伞”[J].中国纪检监查,2018,(14):28.

{5}周秋文.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浅析习近平治国理论[J].人力资源与管理,2018,(4):402.

{6}公安部:前7月打掉涉黑组织514个恶势力集团2933个[EB/OL].http://news.sina.com.cn/o/2018-08-29/doc - ihiixzkm1998046.shtml.

{7}人民网济南9月26日电.山东侦办涉黑涉恶案件2660件1.3万人被刑拘[EB/OL].http://www.sohu.com/a/256214515_114731.

{8}广东纪检监察机关严查涉黑涉恶腐败打掉“保护伞”惩黑不手软[E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 id =1610732035151202304&wfr = spider&for =pc.中小学减的负已经加到家长身上了

{9}{10}康均心.从打黑除恶到扫黑除恶[J].河南警察学院学报,2018,(3):7.13.

{11}全国政法系统大连会议的12个金句[EB/OL].http://news.cnr.cn/native/gd/20150928/t20150928_519992588.shtml.

{12}陈潭,杨孟著.“互联网+”与“大数据×”驱动下国家治理的权力嬗变[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5):106.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96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