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法学教育研究》
论法哲学与法理学的关系
【副标题】 以法理学课教学改革为视角【作者】 王渊
【作者单位】 西安理工大学【分类】 法律教育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3
【页码】 7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1174    
  法哲学与法理学在我国一直处于混用状态。学者对两者关系持不同的看法。两者究竟有无区别,这关系到我国法理学学科的定位、课程教学内容设置及教学方法等,同时,也影响法学学术研究的空间,故笔者以为它有研究的必要。
  国内外法学界对法哲学与法理学的关系有两类观点,一类是法哲学独立论,[1]法哲学独立论又有分支。有的学者认为法哲学是哲学的一支,如黑格尔;有的学者认为法哲学既属于哲学、又属于法学,是交叉性学科,严格地说,它与法理学和法社会学等一起共属于理论法学。[2]持此观点的学者大都从两者研究对象、学术传统、研究方法等方面分析了法理学与法哲学的不同。另一类是法哲学就是法理学。持此观点的学者并没有系统地阐述理由。[3]笔者从法哲学与法理学的词源考证开始,从五方面分析后认为法哲学应属于法理学。
  一、“法哲学”与“法理学”的词源与发展
  “法哲学”源自德国近代哲学。德国近代哲学是无所不包的知识体系,尤其是一部分唯心主义哲学家力图把哲学建构成“科学的科学”,由此法哲学就出现了,它是关于法律的哲学。17世纪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首次使用了“法哲学”。后来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的导论部分就明确地指出:“法哲学这一门科学以法的理念,即法的概念及其实现为对象。”[4]至此,黑格尔的这一用法,后来被许多学者,特别是欧洲大陆的学者所采用。到了20世纪20年代,德国的法哲学家们确立了20世纪法哲学基本体系,其中以施塔姆勒的《法哲学教程》(1921年)为代表,该书剔除了19世纪法哲学体系中研究公法与私法具体制度的内容,让法哲学专注于共同适用公法与私法的一般理论,使之成为一门独立的法学学科。
  德国的法哲学家们认为,法哲学作为“正义的学说”,总是对“法应当是什么”或“正当法”的问题讨论和追问。例如,为什么有法根本上的存在,而这种正当法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人必须受惩罚等等。这些问题大体可简化为两个最基本的问题,(1)什么是正义?(2)我们如何才能认识并实现正当法?这两个问题共同构成法哲学的任务。[5]但是,不容我们忽视的是,19世纪实证主义哲学的兴起,对德语法学上的影响主要表现为所谓的“一般法理论”的形成。在19世纪,这一法学倾向作为另一种法学家的法哲学,实际是对康德认识批判的回应,其代表人物为阿道夫·默克尔。在较为宽泛的意义上,一般法理论也包括汉斯·凯尔森的纯粹法学。[6]
  19世纪之前,“法学”著作者大都是哲学家,他们研究的侧重点是自然法,而不是实在法。17世纪以来,自然科学的发展和机器生产深深地改变了人类的社会结构,使人类对自己在自然环境方面的能力有了一种新的概念,针对思想、政治、经济的传统体系,在哲学和政治上出现了深层次的反抗,引起了对向来被看成是颠扑不破的许多信念和制度的攻击。在这种背景下,引起了实证主义哲学思潮,该思潮按物理学模式所倡导的“通过观察、比较、实验分析和归类过程进行科学研究”的风气。[7]边沁、奥斯丁等运用这种实证方法考察了实在法。奥斯丁受实证主义哲学的影响,讨论法律问题时将伦理问题置于其外,认为法律只能是实在法,除此而外再无其他内容可以是法律,尤其是不承认自然法的存在。故法理学研究的法律也只能是实在法,只能以实在法为研究对象。他的《法理学范围之确定》一书很明确地阐述了他的上述思想。其核心内容是注重对法律概念的讨论,这些概念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与法律相关但又非本义的法律概念”,如出生、死亡、物、能力等等,另一类是“法的基本概念和本义的法律概念,如法律、法律规范、法律渊源、法律事实、法律关系、法律体系等等。”[8]“法理学”一词包括有多种含义。第一,作为“法律知识”或“法律科学”,在最为广泛的意义上使用,包括法律的研究与知识,与广义理解的法律科学一词同义。第二,作为最一般地研究法律科学的一个分支,有别于某一特定法律制度的制定、阐述、解释、评价和应用,是对法律的一般性研究,着重于考察法律中最普遍、最抽象、最基本的理论问题。[9]
  二、法哲学应属于法理学
  首先,通过以上考察,笔者以为,德国法哲学家们的“法哲学”侧重研究“应然法”,“法理学”侧重研究“实然法”,这与他们的法律观是紧密相连的。综观西方各种法律思想流派,不同的思想家由于对“法律是什么”的看法不一致,形成不同的流派,“法哲学”论者认为法律是二元的,存在着自然法和实在法,但自然法是决定和支配实在法的法,是根本的,既然自然法相对于实在法是根本的,那么,在该流派看来,自然法当然值得研究,也应该研究实在法背后的法,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认识,所以他们认为法哲学研究应侧重研究支配实在法的应然法,只有研究应然法,才有实际的意义,当然,他们并不排除对实在法的研究。“法哲学这一门科学以法的理念,即法的概念及其现实化为对象。”[10]如果我们再仔细考察黑格尔的理论,国家与法、国家与道德理性是融为一体的,若顺着黑格尔的思维,可以看出,黑格尔仍然也研究实在法。当时的实证哲学认为哲学只能研究实在的确定的有用的经验事实,一切知识都应建立在可观察的基础之上。“法理学”论者属于实证主义法学派,他们强调,法律就是一种实在法,如奥斯丁认为法律就是主权者的命令,若不服从就会受到制裁。除此而外,再无所谓的法。
  分析法学的先驱曾讥讽自然法理论为“高烧时的胡说八道”。正由于此,实证主义法哲学反对思辨法哲学的法律观,将自然法所探讨的法的价值以及应然的问题作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117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