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论非政府组织在国际经济法中的法律地位
【英文标题】 On the Legal Status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i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Laws
【作者】 王花【作者单位】 甘肃政法学院法学院
【分类】 国际经济法【中文关键词】 非政府组织;法律地位;国际经济法
【英文关键词】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NGO),legal status
【文章编码】 1007—788X(2006)05—012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5
【页码】 124
【摘要】

非政府组织(NGO)近年来蓬勃发展,特别是对国际经济法律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并事实上形成了一套在民间行之有效的具有一定法律效力的制度和规则。认定这些制度和规则的合法性的基础,是在国际经济法律关系中确定NGO的独立主体资格。

【英文摘要】

The great development of the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in recent years has resulted in long —term affection in international economy laws and formed a set of system and rule with a certain of legal effective that prevails in civil society.The legality of these rules based on the independent legal personality of NGO.This article analyses the function and background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and presented a set of thinking about legal status of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in theory and in practic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4702    
  
  非政府组织(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简称NGO)是19世纪以来随着全球市民化运动的发展而产生并壮大起来的一种新的社会力量,在社会经济结构中形成了区别与政府和经济个体(主要包括自然人与企业法人)、并与之相抗衡的“第三力量”,有人将其称之为社会结构的“社团革命”。它对全球国际关系与社会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非政府组织代表了市民社会或者说公民社会的生成与发展,代表了现代社会格局变迁的新动向,为法律制度和法学研究提出了崭新的课题。国际经济法作为一种调整国际经济关系的法律规范,也因NGO的影响而在诸多方面发生变化,其中最为突出的表现就是:基于NGO的努力所产生的民间性质的行为规范在国际经济往来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从而对目前以“国家中心”所形成的国际经济法律体系产生了有力的冲击,{1}一套不可忽视的全球市民化经济法律秩序正在悄然形成。然而要想确立这种民间法律秩序的合法性,就首先要在国际经济法中确认NGO的独立的主体资格,这是目前在国际经济法领域中必须予以关注的现实问题。
  一、NGO对国际经济法的重要作用
  (一)促进了国际经济法在某些领域内相关规范的编撰和生成
  应该说在此方面NGO的作用已经充分的体现在一些国际商事私人交易规则中了,如国际商会、国际海带委员会、国际法律协会等等,自它们成立以后在各自的专业领域内先后编撰和修订了大量的在国际社会得到普遍的认可的国际惯例。这些国际惯例基于当事人的选择适用而具有了一定的法律效力,甚至在某些国家成为其法律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当然地发生法律效力。此外,在政府间的国际经济条约的产生过程中,NGO也充分利用其专业技能与咨商地位,从开始确定问题、提出有关规则、提供专家意见和有关信息、进行游说等等方面一直到缔结条约始终都能发挥重大的作用。所以国际NGO最起码间接地参加了一些国际习惯法规则的形成过程。在实践中,目前一些贸易大国所实行的与货物贸易有关的技术性措施,大多来自于民间,其制定者或建议者都是NGO。
  (二)监督某些国际经济法律规范的实施
  无论是针对某一政府的经济管制行为、某一内国法和实施,还是针对一些特定的国际经济条约的实施,NGO都以其显著的民意性进行严格的社会监督。特别是世界银行,在1993年所通过的建立世界银行检查小组的决议中明确规定:有权向检查小组提出申诉的应是借款方领土内受到影响的非个体当事人,如组织、协会、团体或者其他个体的集群,因此实际上申诉当事人评分是在NGO和其他的民间团体。世界银行的这种作法已被一些其他的金融组织所借鉴。它使得NGO在行使其监督职能时有了一个正式的申诉程序。
  (三)参加国际经济争端的诉讼程序
  NGO基于其宗旨,往往支持参与国际经济争端的一方当事人,给予所支持对象一定的专业扶助和经济扶持。此外,在政府间国际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中,NGO也经常作为法律顾问参加有关争端解决过程。这在WTO的相关规范中(如《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议》、《装船前检验协议》等)都有体现。特别是一些行业协会,在对外贸易的诉讼中具有决定性的地位。从决定应诉、确定应诉企业的名单及决定律师人选、筹集诉讼费用等诉讼准备阶段,到诉中相关取证的协作、对政府部门的游说、与诉讼对手协商和相关信息的提供等等方面,它们都发挥着重大作用。
  二、NGO发挥其职能并确定其法律地位的现实背景
  NGO作为一种新生社会力量,也有其独特的生存基础,这是它之所以产生影响力的根本所在,也使得它与其他的社会主体相区别,从而在国际经济法中获得准确定位的现实基础。
  (一)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给NGO的产生留下了生存空间市场经济体制是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广为推进的一种基本经济体制,近年来在我国也被承认并建立。其关键之处即在于把市场机制看作是经济领域内资源配置的主要手段。然而市场机制也不是万能的,在经济生活领域,由于市场自身的局限性会出现市场失灵,亦即存在市场缺陷。目前解决市场缺陷的主要途径是发挥另一种资源配置手段的优势,即推行政干预,或称政府管制。政府干预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市场缺陷,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是,政府干预同样不是万能的,政府在发挥其资源配置功能的同时,也暴露了自身的缺陷,用沃尔夫的话概括为“非市场缺陷”。{2}当社会无法在市场机制与政府规制中形成利益协调时,人们会自发地向市场和政府之外寻求出路时,NGO便应运而生。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NGO的民间性,使其本身成为各种社会利益的协调者,从而也当然地成为政府与社会的中介,是政府与企业的协调者。一些政府管不了或者管不好的、而以本身利益为终极追求目标的私法人又不可能管的事情,由NGO来行使相应的管理职能便取得了良好效果。特别是部分社会公共事务,政府的管理一直处于缺位状态,NGO渐次进入到这些领域,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同时,与政府机构经常受到机构庞杂、手续繁琐、文牍主义、效率低下的指责形成鲜明对比,NGO在公共事务管理方面被认为具有多样性、灵活性、创新性和参与性等优点,这使之在发挥某些管理职能时更富有效率。尤其是在经济领域,NGO的利益集合性与专业职能性,使之比政府机构更在特定行业内更熟悉业务,更便于以平等的身份进行交涉与利益对抗。
  因此,市场失灵和政府失灵是各国非政府组织求得生存和发展的重要背景。“非政府组织的生存空间是以市场缺陷和非市场缺陷的存在为前提,并在一定程度上成了社会生活中资源配置过程中的制度严格意义上的NGO,其资金来源不可能依赖政府的财政拨款,而多是来自会员的会费和志愿者的捐赠。所以只有当民间经济繁荣发展时,NGO的资金来源才会有保障。财产所有制的多样化、各经济主体的内部财政自主权的确定化、财产流转制度的规范化,是NGO可能拥有其独立财产的基本法律基础。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确立、随着全球和平与发展主题的深入,自二战后,整个世界的生产力水平有了显著提高,这既表现为多数国家的财政收入增加,也体现为各种民间主体可能拥有并独立支配的财产增多,从而有更多的自由资金可以用于NGO,以便通过NGO来表达某种价值观念或谋取特定的利益。大型的NGO,诸如大赦国际和绿色和平组织的年预算接近40亿美元。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它们的开销有时甚至超过小国家或国际组织的预算。{4}以此基础所形成的NGO,其影响力自然不可小视。特别是依据其章程具有一定管理监督职能的NGO,在传统的社会结构中形成了区别与政府和经济主体的第三方力量,它即受国家的管理,也可能自己就是管理者,并在传统的双层社会结构中构筑了一个相互沟通的桥梁。
  (二)私主体势力的壮大为NGO的产生提供了社会组织基础
  目前存在的各类NGO就其宗旨、规模、影响力等等各项标准来看,形态各异,复杂多样。根据一个初步统计,仅在发展中国家,服务于各种目的的NGO就有3.5万个;而跨国性NGO在20世纪的后十年已从6000个增加到26000个,其规模既有达500万个成员的超大性NGO,如世界野生自然基金,也有微乎其微的网络组织。如果再加上各国的NGO,全球NGO的数量可能达到数十万。其数量是当今世界国家的数百倍。根据我国民政部的统计,截止2002年底,全国经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团体已达133万个,基金会1268个,民办非企业单位111万个,涉及教育、卫生、体育、社会福利等多个领域。另外,中国还有一些非政府组织因找不到业务主管单位,或不愿受业务主管单位的管理而采取了工商注册的形式,名义上是公司、企业,实质上是非政府组织,如果将这些“草根组织”也计算在内的话,我国非政府组织的数量是相当庞大的。{5}多样灵活的组织形式、复杂多变的内部职能、数量巨大的存在现实,使得NGO有了存在与推动其发展的强劲社会基础力量。
  (三)经济全球化为NGO在国际社会发挥其作用提供了契机
  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经济全球化浪潮,将市场经济体制在全世界范围内广为推广,尤其使各国主权在经济领域内出现弱化,国家的经济职能的发挥必须局限于世界的所公认的制度框架。大量的经济问题突破了特定国家的地域与法域,成为区域性或全球性的问题,这为各类国际组织扩大职权提供了充分可能,NGO也当然地在此领域内发挥着巨大作用。同时,伴随着经济的全球化,科学技术也出现了信息化、数字化的发展特征,这也为NGO的兴起注入了新的推动力量,并为NGO参与国际事务提供了技术条件。经济制度的趋同、信息交流的迅捷,必然导致文化价值观念的相互融合,这同时也为来自不同国家的志愿者为相同的追求而集合为NGO提供了共同的思想基础。
  三、NGO法律地位问题的理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彦志.非政府组织的兴起与国际经济法的合法性危机(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2(2).

{2}查尔斯·沃尔夫.市场或政府(M).北京:中国发展出版社,1994.

{3}刘银喜.非政府组织:资源配置领域的制度创新—析非政府组织对市场缺陷和非市场缺陷的补充(J).内蒙古社会科学(汉文版),2002(3).

{4}谭晓梅.全球化对公共行政的冲击(J).上海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2001(1).

{5}覃爱玲.访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副局长李勇(N).21世纪经济报道,2003—06—14(8).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6}应松年.非政府组织的若干法律问题(J).北京联合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1).

{7}曾华群.国际经济法导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7.

{8}郭寿康,赵秀文.国际经济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

{9}(英)劳特派特.奥本海国际法(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470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