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美国法院建立调解制度的历史尝试
【英文标题】 A Historical Try of American Court to Establishing the System of Mediation
【作者】 李道刚【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院【中文关键词】 法院;调解;调解员;诉讼;替代机制
【英文关键词】 court;mediation;mediate;judicial process;ADR
【文章编码】 1007—788X(2006)04—0008—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4
【页码】 8
【摘要】

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美国的三个法院启动了建立调解制度的尝试。试验性的法院调解制度仅仅适用于民事案件。凡符合法院调解管辖前提的申诉会被很快送往调解委员会。调解委员会经过非正式的取证,最后作出裁决。如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不服裁决,则启动正式的司法程序。之前的调解和裁决均归于无效。美国联邦和各州的宪法都载入当事人寻求公正司法救济的权利。若当事方对调解结果没有正式提出任何异议,调解员作出的裁决具有法律拘束力。

【英文摘要】

Middle 70th of the last century three courts in USA tried to establish the ADR system.The Pilot —Project was applicable only for civil cases.All appeals that accorded with the mediate precondition should be directly sent to the Peace Commission.The mediator has to make decision after collecting evidence.If one or both parties are not satisfied with the decision,the formal judicial process would be started and the mediation before must be no avail.The right of the citizen for fair judicial remedies is already written in the US—Constitution and the Constitutions of all American States.If there are no objections from the parties,the decision made by the mediator will be equally authentic as a judicial judg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4744    
  研究资料显示,美国是系统建立当代调解制度,即所谓的ADR最早的西方国家之一{1},始于70年代。而其他西方国家,如德国和欧盟则要晚大约十年左右。以德国而言,虽然战后诉讼案逐年攀升,但似乎并未出现美式的“ADR现象”。原因主要是民事诉讼制度相对的有利于当事人进行诉讼;德国法官在任何阶段都有促成当事人和解的义务;德国又是成文法的国家,由职业法官进行审判,审判结果的可预测性程度较高等等。{2}因此,德国的法院调解制度远不如美国发达。
  众所周知,仅就“非诉讼”这种形式而言,调解并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苏力教授就为我们描绘了诸多中国当代“赤脚法官”的群像。{3}事实上,中国的调解制度是颇有传统的,或可说业已成为中国法文化的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理念,似乎将调解定位在“群众参与”方面。在无法无天的“文化大革命”中,各种各样的另类“调解”就曾大行其道,方兴未艾。在过度强化对敌专政的文革期间,“群众参与”也依然是“民主专政”的重要方面。
  西方当代调解制度的建立似乎出于另外的动因,如面对申诉暴增压力的无奈和避免作为双面刃的法律判决对公民社会关系的损伤等等。而传统调解制度则有诸多不合现代人权理念和法治要求的内容。加以创造性地整合,是当下中国法律学人的一项任务和挑战。
  一、美国法院调解制度产生的历史背景
  自60年代末以来美国联邦和州的各级法院承办的诉讼案猛增。仅以中西部大州加利福尼亚为例,从1968年到1979年,州内法院收到的申诉就从468000增加到740542起,增长率为58%;而同一时期,美国联邦法院所收到的申诉从127 280增加到192 257起,增长率为51%。当时的司法政策是以增加法官就业岗位来应对这一日渐爆满的“诉讼灾难”的。当时,加利福尼亚州全州的法官人数上升了40%;联邦法院的法官人数则上升了30%。{4}尽管如此,办案压力并未因此得到减缓。结果是,等待受理的申诉数量持续攀升,造成诉讼积压和费用加大,给法院和当事人都带来沉重的负担。为了降低申诉率和诉讼费用,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的三所法院启动了建立调解制度的尝试。试验性的法院调解制度仅仅适用于民事案件。凡符合法院调解管辖前提的申诉会被很快送往调解人(委员会)。调解人(委员会)经过非正式的取证,最后作出裁决。如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不服裁决,则启动正式的司法程序。之前的调解和裁决均归于无效。美国联邦和各州的宪法都载入当事人寻求公正司法救济的权利。若当事方对调解结果没有正式提出任何异议,调解员则会作出具有法律拘束力的裁判。
  二、州法院的调解机制
  1.调解管辖。197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颁布的相关法规规定:诉讼请求价值在7500美元以下的,当事人达成共识之后,可以自由选择调解的方式。1978年后这一程序转为义务调解程序,规定诉讼价值在15000美元以下的,由调解结案。{5}法定调解管辖有诸多例外,如若申诉案件主体部分有关人身伤害、财产侵害或违反契约,并且通过调解也不能使当事人得到便捷的救济,则可不适用法院调解。这类案件将普通民事程序改为调解,能否节省时间和费用由合议庭的首席法官决定。
  2.调解员设置。上述调解案件只需一位调解员。可以由退休法官担任,也可由在职法官兼任(但对其调解工作不付报酬),又可由律师兼任(必须为州律师协会会员)。在取得当事方同意的情形下,还可由非职业法律工作者充当。县级法院有权任命基层专职调解员。调解员必须在相关案件所涉及的专业领域内具有足够的知识和经验。调解员每人每日可获150美元的补偿。对一项调解必须随机选择三位调解员。为公平、公正、公开起见,每一当事方均可以拒绝三位调解员中的一位,也可以在认可调解员时不考虑其实际专业能力的大小。同时,对调解员也适用回避制度。如准备担任调解员的律师事务所在最近的两年之内曾为某一方的当事人就本案或另一案件提供过咨询,那么,他(她)就会像普通法官一样被要求回避。
  3.调解程序。法院调解程序可于下述三种情况下启动:当事各方可以不考虑诉讼价值的多寡,选择调解程序;原告可以就其诉讼请求价值以内的申诉,自由选择提交法院调解;或者法官将符合调解管辖的案件移交调解程序。确定调解员的时间期限为25日。调解员一经指定,必须于60日内安排听证。经调解员和当事各方的一致同意,听证可延期举行。调解所适用的证据规则比合议庭所使用的证据规则更加宽松。调解可使用专家的书面鉴定、书面证词等,证人可不必到庭。在简化举证的情形下,当事人须及时像对方提供证据的复印件,以备双方在交叉询问时要求证人到庭。证人可在最后的调解阶段出庭作证,并对藐视调解员的言行可不负法律责任。不过,调解员有权向一审法院提出建议,由法官出面为“藐视法庭”的问题定性。调解纪要务必由调解员为调解之需要作出,不能用于他图。调解员必须于调解结束后10日内作出裁决。对于案情较复杂的,一审法院可批准调解员30日内完成。{6}裁决书形式上与普通判决书大致相同。
  4.恢复启动司法程序。为了既不违宪,又要更有效地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加利福尼亚试点的规则是:在调解书下达后20日之内,当事方可提出恢复启动司法程序的申请。申请提出后,恢复该案原来等待法庭审理的排序日程。如在规定时间内,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则调解书生效。恢复启动司法程序申请有一定的风险:如果调解结果未被法庭推翻,则提出申请的一方必须承担诉讼费用。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三、联邦法院的调解机制
  据70年代末的统计,美国全国当时共有95所联邦一审法院,共516名法官。{7}联邦法院的调解机制在加利福尼亚州的三所联邦法院中试点。联邦调解机制与州法院调解机制大体相同。
  1.调解管辖。诉讼价值在10万美元以下的案件适用义务调解制度。联邦法院受理的申诉案通常为(主体部分)有关人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范愉.当代中国的ADR的发展.“法律与社会”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理论与方法研究中心、社会学系2002年10月10—13日举办,第116页。

{2}{9}(德)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司法部编.民事司法中的替代机制——报告、分析、展望.联邦总汇出版社,1982:9—12,214.

{3}苏力.送法下乡——中国基层司法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4}D.Hensler,A.Lipson,E.Rolph:Judicial Arbitration in California,The Institute for Civil Justice,Rand Corporation,1981;以及E.Lind and J.Shapard:Evaluation of Court—Annexed Arbitration in Three Federal District Courts,Federal Judicial Center,1981.

{5}{6}D.Hensler,A.Lipson,E.Rolph:Judicial Arbitration in California,The Institute for Civil Justice,Rand Corporation,1981.

{7}{8}{11}{12}E.Lind and J.Shapard:Evaluation of Court—Annexed Arbitration in Three Federal District Courts,Federal Judicial Center,1981.

{10}E.Lind and J.Shapard:Evaluation of Court—Annexed Arbitration in Three Federal District Courts,Federal Judicial Center,1981.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13}(美)唐·布莱克.社会学视野中的司法(M).郭星华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8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474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