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从无罪推定看免予起诉的存废
【作者】 高洪宾【作者单位】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1996年
【期号】 2【页码】 3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31224    
  (一)
  无罪推定,是指刑事诉讼中的被告人在未被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判定有罪之前,应假定其无罪。这种推定,是一种法律上的假定。它是刑事诉讼的一项原则和制度。其含义:(1)有权确定被告人有罪的机关唯有法院,即在法院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判定被告人有罪之前,应假定被告人无罪。(2)证明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由控诉一方承担,被告人没有证明自己无罪的义务,被告人在诉讼中享有沉默权,任何人不能强迫被告人证明自己有罪,禁止司法机关刑讯逼供。(3)任何时候不能将举证责任倒置,当对被告人有罪的证据存有合理怀疑时,应作有利于被告人的解释,要充分保护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尊重被告人的辩护权。(4)“疑罪从无”,即不能证明被告人罪重,应为轻罪;不能证明被告人有罪,应假定为无罪。
  无罪推定原则,起源于古罗马法的“有疑,为被告人的利益”原则,而最早用法律形式予以确认的是1789年的法国《人权宣言》,该宣言第9条规定“任何人在其未被宣告为犯罪以前,应当被假定为无罪,即使认为必须予以逮捕,但为扣留其人身所不需要的各种残酷行为都应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19世纪中叶以来,不少国家的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理论及实践也都先后确立了这一原则,大致有以下四种情况:一是视为说,如前苏联最高法院全体会议1978年5月15日的决议指出“被告人(受审人)在其罪责未依法定程序被证明并被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所确定前,被视为无罪”。二是推定说,如1982年的加拿大宪法11条规定“被指控犯罪的人,在独立的不偏视的法庭举行公平的公开审判中,根据法律证明有罪之前,应推定无罪”。三是不认为说,如南斯拉夫联邦诉讼法第3条规定“刑事被告人在其罪行未为具有法律效力的判决确定之前,不认为是刑事犯罪人”。四是假定说,如法国的《人权宣言》等。以上可见,无罪推定一词,并不直接见诸于法律,而是对各国刑诉法有关规定及刑诉实践的概括,它较完整地体现了国家刑罚权和保障人权的统一,有效地实现了刑事诉讼对秩序、公正的价值追求。
  (二)
  几十年来,在我国,无罪推定一直被视为法律的“禁区”,始终处于适用与不适用的争论之中,有时甚至将正常的学术争鸣,也扣上政治帽子,以致影响了对无罪推定原则的公正评价。其实,无罪推定原则在我国的刑事诉讼制度中已经得到体现。这里,笔者认为应弄清以下几个问题:
  1.无罪推定与我国刑事诉讼的任务是否相悖。
  一些主张摒弃无罪推定原则的人认为“无罪推定违背了我国刑诉法确定的诉讼任务,它只强调了民主的一面,忽视了专政的一面。只强调了保障无罪者不受刑事追究的一面,忽视了惩罚犯罪的一面。”
  这种观点将刑诉法关于“保障”、“惩罚”的两大任务割裂开来,显然曲解了立法的本意。笔者认为,刑诉规定的“惩罚”与“保障”的两大任务是并行不悖的,是同一诉讼目的的两个方面。只有准确惩罚犯罪分子,即百分之百的准确,才算保障了无辜者不受刑事惩罚;也只有百分之百地保障无辜者不受刑事追究,才称其为准确地惩罚了犯罪分子。有人认为,刑事案件是经过公安机关和检察机关审查后,才向法院起诉的,实践证明法院对绝大多数被告人都作出了有罪判决,宣告无罪的只是极少数,故提出无罪推定原则,没有客观基础和实际需要。笔者认为这种观点也是有失偏颇的。作为一项诉讼原则和制度的确立,是为了实现其全部诉讼任务,它要求刑事诉讼的每个环节、每个证据都能经得起检验,确保办案质量,达到“保障”与“惩罚”的一致性。
  2.无罪推定原则与实事求是原则是否相悖。
  众所周知,实事求是是辩证唯物主义的根本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科学态度和作风。无疑,它应该是也必须是刑事诉讼的指导原则。那么主张无罪推定原则,是否就不讲实事求是呢?回答是否定的。因为:(1)无罪推定原则的核心问题是证据问题,它要求在刑事诉讼中必须重证据,而证据是事实的表现,是完全依赖于事实的。只有证据使法庭对被告人的罪责不致产生丝毫怀疑的时候,才可给被告人定罪科刑,这正是实事求是的表现。(2)无罪推定原则规定证明被告人有罪的举证责任应由控诉一方承担,这与刑事诉讼法35条好饿但是不想动“对一切案件的判决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的规定是一致的,这也是实事求是的体现。(3)无罪推定原则规定被告人在诉讼中可以沉默。任何人不能强迫被告人证明自己有罪,这与刑事诉讼法32条“审判人员、检察人员、侦查人员必须依照法定程序、收集能够证实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犯罪情节轻重的各种证据。”总之,笔者认为,在刑事诉讼中运用无罪推定原则,就是坚持诉讼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确凿性,坚持认定事实的准确性、无疑性,坚持评判被告人行为的公正性、合理性,这些都是与实事求是原则相一致的。
  3.无罪推定与刑诉中的强制措施是否相悖。
  有人认为,按照无罪推定原则,在法院判决生效前只能推定被告人无罪,那么又为什么将其进行逮捕,这不是矛盾吗?其实不然。因为:(1)从目的性质看,无罪推定原则和强制措施虽然都是为了诉讼正常进行,以准确实施刑法为目的,但两者的性质是不同的,前者主要是划分举证责任的诉讼原则,后者是基于特定原因,为保证诉讼正常进行的强制方法,有罪无罪的最终决定权只能是法院,而强制措施可由公安、检察、法院在不同阶段作出,两者并不存在矛盾。(2)从称谓看,根据刑诉规定在法院生效判决前。无论采取什么强制措施,他们只能称人犯、被告人,而不是罪犯,他们是否有罪还有待于法院的判决,所以两者也并不矛盾。(3)从认识论看,侦查(包括拘留、逮捕)—起诉一一审判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有罪无罪的肯定、否定、肯定的认识过程,强制措施是保证这种认识过程正常进行的防范措施,而无罪推定是保证这种认识过程准确的思维方法,一旦对被告人定罪就是对无罪推定的否定,是适用无罪的极限。可见,两者也无矛盾可言。(4)从法律后果看,在侦查、起诉阶段,虽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不是有罪的肯定,也并非是对被告人行为的惩罚,而仅仅是防范的一种措施。一旦无罪,被逮捕的事实可依据国家赔偿法提起索赔。
  综上,无罪推定是一项重要的刑事诉讼制度,它也见之于我国的立法。1990年4月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87条已明确规定“任何人在被合法逮捕后,享有尽快接受司法机关公正审判的权利,未经司法机关判罪之前,均假定无罪”。1993年3月全国人大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再次确认了无罪推定原则,该法第29条第二款规定“澳门居民在被指控犯罪时,享有尽早接受法院审判的权利,在法院判罪之前,均假定无罪”。对照上述两个法条,后者又迈进了一大步。一是香港基本法规定的无罪推定原则是放在第4章司法机关一节,而澳门基本法是将无罪推定原则放在第3章关于居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之中;二是香港基本法是规定“未经司法机关判罪之前”,而澳门基本法规定是“法院判罪之前”,这里明确只有法院才有权判罪,显然更符合宪法精神和国际惯例。
  (三)
  无罪推定,作为一项诉讼制度,是人类走向法治、走向文明的必然,它不仅有利于准确打击犯罪分子,保障无辜者不受刑事追究,而且更有利维护宪法原则,维护审判权的唯一性、独立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请你喝茶;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3122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