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刑警学院学报》
从犯情负面清单管理看监狱安防新路径
【作者】 陈加养周荣瑾
【作者单位】 浙江警官职业学院刑事司法系{讲师}浙江警官职业学院刑事司法系浙江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研究所
【分类】 监狱学【中文关键词】 犯情负面清单;监狱安防;科学疏导机制
【文章编码】 2095-7939(2019)06-0039-06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14060/j.issn.2095-7939.2019.06.005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39
【摘要】

犯情负面清单是记录关联或影响罪犯正常与积极改造各种消极因素的新载体。对犯情负面清单进行全方位、广视角、多切面的聚焦和分析,有助于为监狱的安全管理提供更好的思路启示和实务指导。在负面信息采集上,主要可依托罪犯档案、个别谈话、监控视频、专项诊断等路径。要提升改造质量,必须将犯情负面清单纳入常态化管理范畴,注重从犯罪源、个人源、家庭源、改造源等方面着手,努力构建一套行之有效的犯情负面清单消减与化解机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128    
  
  

1引言

当前,监狱安全目标诉求,已从单一安全向整体安全、器物安全向机制安全、执法安全向政治安全维度转变{1}。押犯构成的复杂态、执法工作的高标准,使得民警执法技能面临多重考验,监管层防脱逃、防自杀、防行凶、防对抗、防疾病等任务十分艰巨。如何精准获取各类狱情、犯情,透过现象研判罪犯行为走向,从而将各种监管隐患遏制、消除在萌芽或初始状态,值得理论与实务界深入探究。

2犯情负面清单的涵义与特征

2.1犯情负面清单的涵义

负面清单管理原指在经济领域的禁区以清单方式予以列明的一种管理模式{2},现已广泛引用至行政学、管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等范畴。本文所指的犯情负面清单,主要指各种关联或影响罪犯正常服刑与积极改造的因子与信息的排列组合{3}。

2.2犯情负面清单的特征

2.2.1信息分布的零碎性

诱发罪犯思想波动与行为偏差的因素很多,既有监外的,也有监内的;既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既有个体的,也有集体的;既有静态的,也有动态的。这需要管教民警用心去捕捉、采集和记录,从各种犯因性因素、改造“心电图”中筛选、提炼出关联罪犯的消极改造因子。

2.2.2信息收集的多维性

犯情负面信息很多时候是以隐性的方式存在于罪犯改造的过程中,需要民警通过查询、谈话、观察、调查、论证、测试等方式去提取、分析和归纳。在采集过程中,民警需要具备一定的犯情预见性、敏感性和鉴别性,善于从各个角度去发现异常,并对各种关联因子进行组合式分析和系统性研判。

2.2.3信息评判的因人性

同样的负面犯情信息,在不同罪犯、不同时期、不同环境下,其危害程度与影响等级会有一些差异。如关于会驾驶车辆这一项信息,对大部分罪犯而言可标注为一般负面清单信息,对涉危、涉黑、涉毒等特定罪犯则可列为重要负面清单信息;又如对于犯罪前科问题,次数在3次以下的可视为一般负面清单信息,次数在6次以上的,可视为重大负面清单信息。

2.2.4信息管控的分级性

每一名罪犯都有其独特的心理学特征,都有其区别于他人的成长史、交友史、犯罪史和家庭史。针对各类负面犯情信息,民警在充分收集、记录、研判基础上,有必要按潜在危害、影响程度与管理要求,进行相应的隐患预警、管控措施、应急响应方面的分级管理。

2.2.5信息应对的灵动性

罪犯负面清单信息来源广、数量多,有常规的,也有非常规的。针对一些常规的负面清单信息,短刑犯与长刑犯在应对措施上应有所差异;针对一些非常规的负面清单信息(如罪犯与组员关系紧张),监狱民警必须第一时间介入调查和应急处置,否则,就会出现犯情掌控上的被动。

3犯情负面清单的信息采集

现代监狱随着分工的日趋细化,民警了解、获取、掌控犯情的能力较以往有了一些新变化。收集、整理、记录各类犯情负面信息,能让民警第一时间对重点与突发犯情了然于胸,不断增强工作的主动性与先导性,不断提高监狱对复杂事态的管控与处置技能。光宗耀祖支撑着我去教室

3.1从罪犯档案中检索既往讯息

罪犯档案是记载犯罪案情、家庭状况、生理特征、改造过程的主要执法文书。从罪犯档案中可以摘录到很多第一手客观真实的犯情负面清单信息。如从罪犯的判决书中,可浏览罪犯的主体属性、作案动机、作案规律、危害程度、罚金与民赔数额等信息,可了解到其是否有一些独特的既往史与职业技能;从罪犯的入监登记表中,可检索罪犯是否具有不寻常的个人简历与家庭构成信息;从入监体检表及心理测试表中,可掌握罪犯的一些异常生理表征及心理健康指标信息;从罪犯自传书中,可得知罪犯的一些独特成长历程与特别记忆信息;从看守所羁押史及监狱前期改造史中,可查阅罪犯以往有无重大违规违纪方面的信息。

3.2从个别谈话中获取负面印记

想提取更多的犯情负面信息,一味依赖罪犯档案是远远不够的,很多时候需要民警通过深入细致的个别谈话才能获取有价值的信息。如罪犯捕前的一些特殊经历(流窜生活史、特种部队服役史等),从事的一些特殊职业(从事空调安装、户外高空作业等),具备的一些特殊技能(会武术、会攀岩等)。这些特殊经历和技能,是对防脱逃人员对象排摸的重要参鉴,只有通过高频度的谈心教育才能有实质性的收获;又如关于罪犯的家庭状况,从管教实践看,影响罪犯正常改造的负面因子特别多,诸如家庭结构不全、情感联结受挫、家庭生活困难、财产矛盾纠纷、子女成长不顺等,这类信息借助民警将心比心式的谈话教育,往往会有比较大的收获,有助于为罪犯个性化矫正方案的制订奠定基石。

3.3从监控视频中排摸问题线索

近年来,监控视频作为监狱技防的一大有效手段,在犯情搜索、证据固定、应急处置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作为一种全方位、全流程、全时空监控的管理手段,运用监控视频可以获取以下一些负面犯情信息:

一是通过对重点部位罪犯活动轨迹图像回放,获取罪犯异常行为信息,这些部位主要有监内厕所、储藏室、会见室、劳动仓库等;

二是通过对重点列控人员的点对点图像回放分析,筛选出一些反常行为,如列控罪犯晚上睡觉后的不寻常举动,从事与学习、劳动无关的行为,某一时期与人交往情况等;

三是通过对重点时段的整体图像甄别分析,筛选出一些可疑信息,如传统节假日罪犯表情检索,就寝时段罪犯小组犯情扫描,装车时段罪犯言行走向分析等。通过监控回放与固定,有助于采集一些独特的罪犯肢体语言与行为标记,为推进监狱预测、预警、预防工作提供依据。

3.4从特殊人群中收集异常信息

负面犯情信息,有些是显性的,可以直接读取和记录;有些则是隐性的,需要通过一定的手段和技术进行收集。管教实践中,民警从第三人中获取负面犯情信息的主要渠道有:

一是通过在监内设置各类信箱,发动罪犯检举、揭发,让各类藏在暗处的负面犯情浮出水面;

二是通过物色一些耳目,获取特定人、特定时段、特定场地的一些狱情信息;

三是通过和家属、会见人员的沟通,了解罪犯个性特点及成长历程上的一些负面信息;

四是通过和罪犯户籍地有关部门的沟通,及和一些帮教志愿者的交谈,掌握一些关联罪犯消极改造的重要信息。

3.5从专项诊断中提取反常因子

关联罪犯改造的信息,有些凭民警的感官或谈话不一定能正确掌握其深层次的诱因,故需要通过一些专业的测评才能揭其表象后面的真相。如针对罪犯的各类疑难杂症病情,需要通过医学专家或心理专家的会诊,才能排查出是真实性患病、扩大性装病还是纯粹性诈病;针对罪犯的一些异常言行,需要通过格式塔、房树人测试及个别、团体心理咨询与辅导,才能筛选出各类有心理病症,特别是有精神病倾向的罪犯。

3.6从常规管理中起获可疑表象

罪犯的负面犯情常体现在其日常改造的方方面面。除了上述一些手段和路径,还得在常规管理中下功夫。如通过会见、来信、通话管理,能第一时间了解对其改造有负能量的各种家庭信息;通过日常清监、收工身体检查与“两违一危”品清查,能获取一些看似孤立、寻常但却隐藏着罪犯不可告人的秘密信息;通过学习、劳动、生活等三大现场的仔细巡查,能发现一些罪犯的诡异举动,继而在综合分析中找到背后的可能企图;通过对出收工队列个别罪犯行为变化,有助于民警获取罪犯与同案、老乡联系的线索,及时阻断可能发生的违规行为。

4犯情负面清单的信息研判

对各种犯情负面清单信息进行收集后,应及时进行信息梳理与分析评判,分辨、筛选出各类对监管安全有影响、需干预的负面信息,便于民警更有针对性地开展监管和矫正工作。

4.1从甄别方式看,可分为感知类、辨析类、诊断类负面信息

管教实践中,有些负面信息,民警通过观察、浏览、检查等方式便可作出是非判断和信息预警,如罪犯属于限制减刑犯、罪犯家庭不健全、罪犯身体有残疾等;有些负面信息,由于来自罪犯一方陈述或他人的汇报、反馈,其真实性、可靠性有待查证,需要民警作进一步核实、辨别、分析才能识别,如罪犯属于“自报名”、罪犯有装疯卖傻行为、罪犯有余罪等;有些负面信息,需要通过专门的工具、仪器、量表或技术才能得出有关结论,如罪犯有间歇性精神病、罪犯有严重心理障碍、罪犯有心脏类疾病等。

4.2从存在样态看,可分为潜在态、固化态、权变态负面信息

潜在态负面信息主要指那些因罪犯具有某种生活技能或改造便利,或者长期处于某种改造状态,从而隐藏着监管改造风险的各类信息,如罪犯掌握着突破监内某道防线的技能(会驾驶、攀爬等),劳动岗位有从事某种违规的便利(从事质检、大账管理等)等;固化态负面信息,指那些短期内不能也无法改变但是会影响罪犯积极改造的一些因素或信息,如罪犯被判处终身监禁、有先天性疾病等;权变态负面信息指那些随环境、条件的变化,关联罪犯的某种消极因素在属性或症状上可以有所改变的信息,如罪犯捕前和家属关系很差(有改善空间)、有财产型判项未履行(存在偿还可能性)等。

4.3从过程响应看,可分为常规标注类、重点关注类、应急处置类负面信息

常规标注类信息,主要指那些在罪犯身上比较常见、在短期内不大会发生严重后果,只需予以一般性关注和处理的负面信息,如罪犯有多次犯罪前科,罪犯对劳动岗位不适应,罪犯与他犯不合群等;重点关注类信息,主要指那些在监管改造工作中需民警经常过问、认真排摸和精细管理的特定人、敏感事及一些非常规信息,如罪犯属于特定类罪犯(如死缓限减犯、外国籍犯等),罪犯有拉帮结伙行为或迹象等;应急处置类信息,主要指那些需要民警立即采取心理干预、行为管控和技术处理的负面信息,如罪犯有私藏违禁品嫌疑,罪犯和个别组员关系很紧张,罪犯在记事本中多次流露厌世情绪等。

4.4从预警程度看,可分为一级防控类、二级管控类、三级掌控类负面信息

一级防控类信息,主要指信源来自自身、家人或改造环境,有可能对罪犯改造产生消极影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政府法制信息网.新时代监狱工作构建“五大改造”新格局的思考[EB/OL].[2019-01-22][2019-06-06].http://www.moj.gov.cn/organization/content/2019-01/22/zgjygzxhxwdt_227356. html.

{2}葛顺奇.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8:12.

{3}陈卓生,韩布新.罪犯改造积极性的影响因素研究[J].犯罪与改造研究,2008(8):33-38.

{4}董邦俊,王振.风险社会中刑法人权保障机能之危机[J].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2010(1):56-62.

{5}马忠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实证分析[J].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8(6):28-32.

{6}戴相英.智能化向度下监狱人防运作机理与路径创新研究[J].中国监狱学刊,2017(2):33-45.

{7}山东省监狱管理局课题组.罪犯矫正社会支持系统研究(上)[J].中国监狱学刊,2015(6):66-7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12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