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刑警学院学报》
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研究
【作者】 陈卓郑礼登
【作者单位】 浙江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长兴县公安局交通管理中心
【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卓越警务人才
【文章编码】 2095-7939(2019)06-0100-08
【文献标识码】 A DOI: 10.14060/j.issn.2095-7939.2019.06.013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100
【摘要】

警察院校实习生在公安机关实践锻炼过程中,部分实习生在处理实习工作与学业、生活之间的关系时存在一定问题,在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下,或多或少表现出以自我为中心、行为散漫和缺乏认同感等“佛系生存”现象,从而导致降低工作效率、影响人际关系和阻碍自身发展。产生“佛系生存”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有社会大环境下“佛系”思潮的影响,学校教育的封闭与严格,以及实习管理工作环节存在盲点和偏差。告别“佛系生存”状态,需要深入开展人民警察核心价值观教育,科学合理安排实习工作,通过组织活动增强集体意识,完善落实实习工作考核方案。通过对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的研究,可以把握当前警校学生的思想状况和发展特点,有针对性地提出教育和管理对策,进一步完善卓越警务人才的培养机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4141    
  
  

1引言

“佛系青年”是近几年出现的网络流行词汇,“佛系”体现为一种看破红尘、按自己的方式行为处事的生活状态和人生态度,主张不焦躁不执著,以平和的心态去面对人生百态。“不争不抢,不喜不忧,无牵无挂,无欲无求”是其基本特点。“佛系”之说与“低欲望社会”联系紧密:当今中国社会物质极大丰富,温饱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年轻人追求随缘的人生,没有太大的抱负,这反映出时代转变后价值观的改变。“佛系”的含义与犬儒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有着相同之处,都是因为现实生活中的某些方面与理想不相匹配,从而产生失望、沮丧的心理,并伴随着消极的纵容而非积极的抗争。“犬儒”一词来源于希腊的“狗”,意味着抛弃社会、家庭、金钱等因素而去追求自我的实现。现代社会中的犬儒主义已经不是原本的淡泊处事、追求内心道德的意思。它表现为一种不反抗的清醒、不认同的接受,以及彻底的不相信,尤其表现为甚至不相信还能有什么办法改变它所不相信的那个世界,现代犬儒主义表现出的不仅仅是失望,还是放弃希望,嘲讽希望{1}。从部分警察院校的实习生身上也可以看到“佛系生存”的状态:在公安基层岗位实习期间,实习生如果没有明确的目标、坚定的信念,在社会、学校、实习单位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就可能会表现出茫然的状态,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对于实习产生无所谓的态度。长此以往,部分实习生身上会贴上“佛系”的标签,这与卓越警务人才的培养目标背道而驰。因此,警察院校实习生的“佛系生存”现象需要引起教育工作者和研究者、公安机关管理者及全社会的重视。

2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的特点及其危害

2017年12月,“佛系”一词刷遍网络,“佛系”一词实质表现为一种圈层文化,活跃于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从一种说话方式到自嘲方式,已经发展为社会平台特有的文化模式。“佛系”在一定程度上和“我们是谁”的咆哮体、“身体被掏空”的吐槽、“第一批九零后脱发了”之类的表述有相似之处。不过“佛系”一说在无奈之外,更是多了“不焦躁、不执著、不强求”的态度。从符号功用的角度看,“佛系”一词包含着强大的再生产能力,衍生出很多“佛系产品”,例如“佛系青年”“佛系恋爱”“佛系生活”等。

2.1“佛系生存”现象的特点

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也是“佛系”一词再生产的“佛系产品”,反映着部分警察院校实习生在公安机关实习时的一种新时代特征:以自我为中心,对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漠不关心;行为散漫,得过且过,敷衍塞责;缺乏认同感,对来自他人的肯定与赞扬无动于衷。

第一,以自我为中心。美国心理学家滕格在对20世纪70、80、90年代的人的生活态度和社会行为的比较研究中提出了“我一代”的概念。“我一代”是90后年轻人最显著的特征,是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集合体。滕格在研究中描述“我一代”具有“极具个性,以自我为中心”的特征。“我们一代”已经远去,伴随着“我一代”的到来,社会面充斥着各种“做好自己就行”“你要顺从自己心里的感受”等一系列新型标签{2}。新媒体时代的互联网给年轻人提供了一个为自我代言的平台,在虚拟世界里一切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不需要理会其他事物,自己潇洒自如就好,这种网络心态也被部分警校实习生带到实习工作中{3}。例如有的“佛系”实习生以自我为中心的一个典型表现,即是在做调解和讯问工作时不注重方法和技巧,不能客观理性地看待问题,有较强的主观带入色彩,从而把原本简单的案件复杂化。

与“以自我为中心”相伴生的是“集体意识不强”,它们往往构成一枚硬币的两面。在现代社会中,以反传统、反权威为特征的文化受到年轻人推崇,加之独生子女政策下成长环境的影响,年轻人中奉行一种近似于“唯我独尊”的观念{4}。在实习单位组织的参观红色景点活动、全警健身徒步运动等集体活动中,“佛系”实习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顾自地低头玩手机。他们不积极参与集体活动,更有甚者对于集体的活动表现出抱怨、不耐烦的态度,认为集体活动是浪费自己的时间,没有意义。此外,“佛系”实习生对组织上布置的工作,只要是无关自身利益的就不愿意做。在以自我为中心的心态下,集体利益与个人利益之间的关系被割裂甚至对立起来;抑或有些实习生确实完成了组织布置的任务,但是在接受和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存有推脱、抵触、不服从的心理。

第二,行为散漫。在任何组织中,都不乏因循苟且、丧失目标的成员,他们不知道为何要做、如何去做。“佛系生存”状态下的实习生对于实习工作缺乏自我约束,对自己没有更高的要求,学习和工作的积极性不强,只完成表面任务,缺乏深入思考,常表现为工作敷衍、态度散漫、不追求进步。无所谓实习期间表现如何、组织上布置的任务完成得如何、实习阶段甚至大学时期收获如何,他们不会在“完成任务”之后再仔细地核对修改,不会主动去承担一些力所能及的任务,不会对自己有更好的工作要求,认为只需完成上级规定的实习任务即可。

散漫心态下的实习生关注的是自己的行为,而不是行为的结果好坏。例如,在完成实习单位布置的工作时,“佛系”实习生往往仅以完成任务为目标,整理卷宗和制作笔录时关注于“早点完工”,并不在意质量。这部分实习生在面对行为结果好坏时会产生两种不同的控制点:在事情结果好的时候是内控,认为是自己的能力和努力造就的;在事情结果坏的时候是外控,认为是外在因素(如领导的决策和方案有误等)导致的。换言之,他们不相信自己努力工作能够带来好的实习成果,把生活主要归因于运气,当事情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期发展时,便会去找寻外在原因。

第三,缺乏认同感。从心理学上看,当一个人的行为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就会产生不舒服的感觉。为了缓解这种感觉,必须采取方法去化解,有的人会选择消极的做法,努力说服自己:“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干嘛还去费劲去干呢?做人最重要的是自己开心就好”。这种心态一旦产生,便不可遏制地蔓延开来,缺乏他人认同的心理就变得常态化{5}。缺乏认同感可以说是部分“佛系”实习生对于自己行为的不自信,或者说是逃避现实所产生的一种讽刺心理。

与大部分积极上进的实习生相比较,“佛系生存”状态下的实习生对于自身的认同需求呈现出明显下降的趋势。那种在完成一项工作之后,通过别人的肯定与赞扬而获得的成就感、满足感很少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不希望被批评,也不需要被表扬。例如,部分实习生在完成笔录和卷宗整理并上交给民警后,就认为该项工作已经完结,不需要(也不在意)民警的反馈意见。“佛系”实习生不在意别人对他的工作提出“怎么样做才能提高、怎么样做才能更好”之类的评价。由于缺乏认同感,他人的评价对于“佛系”实习生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并不需要别人给予肯定与赞扬。更有甚者,对社会规则表现出令人吃惊的漠视,他们追求没有任何外在因素约束下所谓的“自由”,渴望躲在自己构建的现实和虚拟的生存空间中获得那份“安全”感。

2.2“佛系生存”现象的危害

以自我为中心,对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漠不关心;行为散漫,得过且过,敷衍塞责;缺乏认同感,漠视他人对自己工作的肯定与赞扬等,这些特征对处于“佛系生存”状态的警察院校实习生有着不容忽视的危害。

以Z省C县公安局为例,其是某警校的紧密型校局合作单位,每年都有30余名警校实习生在C县公安局实习。最近几年,在公安队伍规范化建设过程中,公安局实行了实习生主体责任层级管理,这是全面推进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层级管理在公安机关实习生群体中的延伸。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日常情况上报,要求各实习小组组长每天向大组长上报本组实习生当天的学习、工作、生活情况,由大组长汇总后再上报给公安局政治处分管领导。笔者从实习组每日情况汇报材料中随机选取一个月份,统计A, B, C, D, E五个派出所实习负责人汇报次数,结果如图1所示。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每日情况汇报作为从严治警、加强警校实习生实习管理的重要制度,是公安机关与警察院校及时了解实习生动态的重要途径,实习单位高度重视实习生工作,并有专门的政治处领导负责该项工作。从图1可以看出,除B派出所以外,其他四个派出所都存在较多的未汇报次数——B派出所的实习小组负责人同时也是实习大组长,因而能较好地按照要求每日上报实习工作基本情况。在相关负责人多次提醒、催促的情况下,每日情况汇报的工作效率仍然不高。

(图略)

图1Z省C县公安局实习生某月每日情况汇报次数统计

造成这种“佛系”现象产生的原因,却并非一个“忙”字所能概括的。通过对若干实习生的访谈了解到,之所以存在未按要求汇报的情况,一个重要原因是有的实习生融入工作不足,虽然派出所很忙碌,但实习生却感觉“无事可做”,自然也就无事可以汇报。另外,从实习组每日工作思想情况汇报材料看,实习生在基层从事的业务比较单一(例如,每天只有协助讯问或者安保这一项工作),实习生不善于总结反思,于是似乎没什么内容可以汇报。这与警校的培养方式、实习单位的管理方式有一定关系,但更重要的是,实习生本人缺乏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以“佛系”态度对待实习工作和生活。在笔者的访谈中,部分派出所领导与民警表达了对实习生“佛系生存”这种现象的不满:“有的实习生不愿意吃苦”“有的实习生不懂礼貌”“在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时,存在偷工减料、应对敷衍的情况”。概言之,“佛系生存”的危害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降低工作效率。就像“鸵鸟政策”一样,“佛系生存”作为一种消极的处世态度,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在逃避现实的过程中让人丧失工作的兴趣和能力。“佛系生存”状态下的实习生,工作积极性会减少、工作标准会降低、工作效率也会下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在还没正式进入公安队伍时就形成消极逃避的工作态度。

第二,影响人际关系。“佛系生存”作为一种无可无不可的生活态度,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主体自身在社会之中的角色定位与社会作用,与警察院校及公安队伍的培育宗旨背道而驰。“佛系生存”影响下的实习生很容易忽视积极良性的人际交往,以自我为中心不考虑他人的感受,同时自己也得不到他人的尊重。这对于实习生与基层派出所单位和民警个人之间的关系会产生不良影响,不利于良好人际关系的建立。

第三,阻碍自身发展。“佛系生存”使得实习生自身定位不准,在实习阶段养成“随缘”的态度和懒散的习气之后,整个实习阶段可能收获寥寥。更重要的是,“佛系生存”作为一种病态的生活方式,会消磨实习生在实习期间的激情与斗志,甚至导致其丧失对整个公安工作的信心与勇气,变得消极软弱,无论在生活上还是事业上都很容易被击溃。

3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产生原因分析

相对于大多数警察院校实习生奋发有为、积极向上的主流文化,“佛系生存”现象只是作为一种亚文化存在。为了解释亚文化的形成,美国学者艾伯特·科恩提出了问题理论:当底层青年面临无法实现自身价值的问题,导致产生挫败感,因为无力解决,所以只能采取拒绝、抵抗等心态来面对,这就是一种亚文化的形成过程{6}。亚文化作为非主流的、局部的文化现象属于某一集体特有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亚文化将不同年龄和地区的人聚集在一起,由于自身特色而具有一定的封闭性,将每一个亚文化划分为一个个圈子。“佛系”现象的产生也是如此,它是某一集体或个人对于现实无可奈何而产生的结果。当代青年生活在中国社会急剧变化、经济社会迅速发展的时代,社会转型过程中的诸多矛盾以不同方式在不同程度上影响着年轻人。对于警察院校实习生而言,社会、学校、实习单位等方面的影响是多元的、复杂的,如果自身定位不准确、目标缺失、信念动摇,在实习过程中就可能出现以自我为中心、表现散漫、认同需求下降等现象,很容易贴上“佛系”的标签。具体而言,可以分别从社会、学校和实习单位三个层面分析导致警察院校实习生“佛系生存”现象产生的原因。

3.1社会“佛系”风气成为常态

人的生存和发展离不开社会,也无法离开社会的影响。“佛系生存”是青年在成长过程中迅速社会化所带来的问题,加上互联网传播的广泛影响,微信、微博、知乎等社交媒体的普遍运用,“佛系生存”现象被大大扩散,使得当代青年很容易接受并认可这个概念。警察院校实习生在实习阶段会受到来自社会各方面的影响,如社会媒体对于某种典型事件的批判、社会大众对于某一热点问题的讨论等,这些社会影响为警察院校实习生的“佛系生存”提供了土壤。

第一,社会压力大。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年轻人的生存压力也与日俱增。有人说,改革开放之后成长起来的年轻人缺少一个所谓青年的时代:他们在小学时代忙着进入初中时代,初中时代拼命挤进高中时代,大学时代之后又背负着成家立业买车买房、成为“人生赢家”的重担。在一系列的快节奏之下,当代年轻人就会出现焦虑、害怕、彷徨的情绪与心态。当快节奏与生活压力的平衡被打破,人们感到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实现预期的价值时,他们很容易“释然”,选择用“佛系”来定位自己的心态、行为以至人生。换言之,“佛系”其实击中了现代社会的一个痛点:累。生活节奏快、事业追求高、精神压力大、社会压力大成为常态,部分当代年轻人在解决生存需求之后,就在获得个人存在感和认同感中迷失。“佛系”反映的是价值观的迷失,在“佛系生存”实习生眼里,即使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生活的现实,于是用“佛系”来调侃自己,为自己的不作为寻找借口。

第二,“佛系”标签化。美国犯罪学家和社会学家塔德温·勒默特提出了“标签理论”,这是对越轨行为的独特界定,用以说明“贴标签”与某种行为之间的联系。在经济快速发展、物质成本急剧增长的今天,社会结构定型化导致年轻人难以实现自我期许的价值。这类年轻人对抗生活无果,贴上了“佛系”的标签,在贴上标签之后就会产生一系列和“佛系”相匹配的行为{7}。2017年9月,微博博主“奶骑本骑”发表了一条名为《佛系追星一刚,受教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的微博,在社会上迅速掀起了“佛系”浪潮,衍生出了很多“佛系产品”,如“佛系青年”“佛系学生”“佛系恋爱”等。人们面对现实的无奈而被迫选择妥协之后,接受“佛系”标签便成为自然而然的事。青年在思想和文化上崇尚边缘化,所以经常以一种边缘化的看法与理解,构建一种边缘化的符号体系来抵抗主流文化,追求自己的“标签”,“佛系”的包装可以说是当代青年一种主动接受的文化标签{8}。

3.2学校教育的封闭与严格

作为教育的主体,警察院校实习生必然会受到学校教育的影响。警察院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操奇.启蒙的天敌:犬儒理性论略[J].哲学研究,2015(6):91-96.

{2}王芳.“我一代”典型特征及其社会影响[J].当代青年研究,2017(3):24-29.

{3}征鹏.网络青年文化的“自我空间”论[J].当代青年研究,2014(2):60-65.你怀了我的猴子

{4}张艳斌.当代青年“吐槽”行为透视及其引导[J].当代青年研究,2016(1):41-45.

{5}陈之殷.没有坚守的信条佛系不如称之为懒系[N].中国青年报,2017-12-19(2).

{6}马中红.青年亚文化:文化关系网中的一条鱼[J].青年探索,2016(1):74-83.

{7}黄汀.从标签理论反思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方式[J].云梦学刊,2007(5):89-92.

{8}林峰.后现代主义思潮与我国青年核心价值观塑造[J].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7(1):11-15.

{9}杨启亮.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中的工学矛盾[J].高等教育研究,2008(5):57-61.

{10}张兆端.论弘扬中华民族伟大精神和公安英雄模范精神[J].中国刑警学院学报,2018(6):58-63.

{11}陈卓.理论与实践的融合:当代警察教育的要义[J].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3(2):16-20.

{12}苏霍姆林斯基.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智慧格言[M].肖甦,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4:68.

{13}罗宾斯,库尔特.管理学(第11版)[M].李原,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2:201.

{14}麦影彤.青年人须警惕“被佛系”[N].浙江日报,2018-01-05(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414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