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保护作品完整权的重构
【副标题】 对我国著作权法相关条款的质疑
【英文标题】 Reconstruction of the Right of Integrity of Copyrighted Works
【作者】 李雨峰王玫黎【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著作权法【中文关键词】 作品完整权;比较研究;重构
【英文关键词】 right of integrity of copyrighted works;comparative study;reconstruction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3年
【期号】 2【页码】 63
【摘要】

我国著作权法上有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规范同日本、德国一样,都来源于《伯尔尼公约》。但后者却将其内容划分为作品本身遭受改动和作品本身没有遭受改动两种情形并规定了不同的构成要件。我国著作权法中有关作品完整权的规定在法律构造、保护水平上都失之偏颇。通过比较法上的分析,笔者对我国著作权法中有关作品完整权的规定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英文摘要】

Although the right of integrity of copyrighted works in the Copyright Act of China as well as that in Germany and Japan originates from Berne Convention,the latter divides it into two aspects——one is the alteration of works,the other is the unalteration of works——and prescribes different requirements respectively.There are some defects in the legal requirements and the protection degree of the former.The writer makes a comparative study and then puts forward some suggestions on i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2    
  一、一则判例引发的思考
  1998年8月,武汉工艺美术师张敏耀创作了旨在抗洪救灾、以各种肤色的人援手捐款为内容的公益广告宣传画——《让世界充满爱》。作者与《长江日报》广告部约定,由广告部以公益广告形式免费予以发布,并在作品下部注明“公益广告”、“创意人张敏耀”字样。后《长江日报》将该美术作品用作商业广告并从中获得了一定报酬。原告张敏耀向法院起诉,状告《长江日报》社侵犯了其保护作品完整权。目前,我国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规范体现在著作权法10条第3和4项、第33条、第46条第4项当中。不过,法院在判案时却未能绕开“找法”的工作。[1]因为,作为解决案件的法律规范必须是同时具备法律要件和法律效果的请求权规范,意即必须是完全性法条。而不完全性法条和准用、拟制性法条只是用来补充完全性法条或者用来简化条文。{1}显然,本案的请求权基础应为《民法通则》第106条第2款,而著作权法10条有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定义性规定乃在于补充、解释该请求权的范围。于是,在找到法律之后本案的核心便转移到了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界定上。
  我国著作权法10条第4项规定,保护作品完整权是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它是作者精神权利的一种,具有不能转移、不能放弃、不能继承的专属性质。一般认为,保护作品完整权关涉两个方面的内容,其一是作品本身遭受了改动;其二是作品本身并没有遭受改动,但对作品进行了其他利用,从而损害了作者的精神利益。与此相关,关于保护作品完整权的立法例,目前世界上存在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将上述两种情形严格分开,而规定在不同的条款里,如日本著作权法。该法第20条第1款是作品本身被改动情况下有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一般性规定,第113条第2款第3项则是对作品本身没有被改动,只是由于对作品的使用而影响作者名声的规定。{2}另一种模式是将上述两种情形规范在一个条款里,但加入弹性词汇,借以补充第二种侵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行为,如德国著作权法。该法第14条规定,作者有权禁止他人因对自己作品的改动或者其他侵害而有可能损害其对作品享有正当的精神或者人格利益的行为。这里的“其他侵害”便是指作品本身没有被改动的情况。《伯尔尼公约》第6条之二规定,不依赖于作者的精神权利,乃至在经济权利转让之后,作者均有权声称自己系作品的原作者,并有权反对任何有损作者声誉的歪曲、篡改或者其他改动或者贬抑其作品的行为。日本学者加户守行认为,这里的“其他改变或者贬抑”系针对作品本身未加改动的情形而言。{3}果真如此,则可反推《伯尔尼公约》中的“歪曲、篡改”乃是针对作品本身遭受改动的情形。从文理上解释,如果“歪曲、篡改”包括了作品本身未加改动和作品本身遭受改动两种情况,显然没有必要再加“其他改动或者贬抑”这一弹性规定。假如这一理解正确,那么以《伯尔尼公约》为基础的我国著作权法10条有关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规定便是特指作品本身遭受改动这一情形而言。与此相应,法院就不应当判定被告侵权,而法院恰恰认定被告侵犯了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或许法院在处理此案时运用了扩大解释的方法。
  二、日本法上的作品完整权
  1997年的日本著作权法在第20条法宝第1款对作品完整权作了规定,同时该条第2款对第1款的规定作了原则性限制。该款规定了不视为侵害作品完整权的四种情况,即:(1)将作品刊登在教科书上,或者将作品用于学校教育目的节目之播发,或者为学校教育目的被认为不得已而为之的对作品用词、用字的改变;(2)因建筑物的增建、改建、修改或者改变建筑物之外观而引起的改变;(3)因排除障碍或者版本升级而对程序引起的改变;(4)根据作品的性质及利用目的和样态被认为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改变。从这一规定我们可以得知,单从文义上看,作者的保护作品完整权并非绝对。然而在日本,之前的判例和通说都认为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启动这一条款,特别是对于该款中第4项的一般性规定更认为应作特别严格的解释。{2}原因在于,在立法之初,作者一方认为如果过分扩大该条款,无疑将会抽去作者人格权的根基,因此他们强烈反对引入这一条款。在这种强大的压力面前,立法者为确保这一款项的存在,便强调要对这一条款作严格解释。{4—5}因此,有学者认为,在立法者的解释里包含了“保护作者是第一位的”精神。由于第2款基本处于冻结状态,按照第1款之规定就自然而然地得出这样的结论:所有的有违作者原意的改变都构成对作品完整权的侵犯。而判断是否违反其意思,又要依据作者的一家之言,因此所有的对作品的改变都有可能侵害作品的完整权。{6}
  日本法上有关作品完整权的规定有两个来源,一是1898年的著作权法,二是《伯尔尼公约》。1898年的日本著作权法18条规定,发行或者上演他人作品时,在作者有生之年不管作者当时是否享有著作权,只要没有作者的同意,就不能改变或者隐匿作者的姓名、名称或者篡改作品,或者加入其他改变。按照文义解释,一切的篡改及其他改动都要经过作者的许可。这一绝对的规定遭到利用人的强烈反对,因此在1930年修改著作权法时,有人提出应附加“有损作者名誉或者声望”的要件。但是,这一建议又因遭到作者群的强烈抗议而流产。{7}《伯尔尼公约》中有关著作人格权的规定最早出现在1928年的罗马文本中。日本于1899年加入《伯尔尼公约》,在之后的修法过程中它主要参照了布鲁塞尔文本(1948年)和巴黎文本(1975年)。按照《伯尔尼公约》第6条之二(一)的规定,“有损作者名誉或者声望”是歪曲、篡改或者其他改动的共同要件,但在日本法中,“有损作者声誉”仅构成了作品本身未加改动但侵害了作品完整权的要件。日本著作权法20条第1款规定,在作品本身遭受改动的情形下,不以损害作者的名誉或者声望为要件;但在第113条关于作品本身没有被改动的情况下的使用若要构成对作品完整权的侵害,则必须以损害名誉或者声威为要件。{8—9}就此而言,日本法上有关第20条和第113条第2款第3项的双重构造比《伯尔尼公约》第6条之二规定的保护水平要高。{10}
  对于日本法上第20条第2款第4项的规定,存在着重大争议。当时,著作权制度审议会在公布的报告中指出,按照作品的性质或者利用目的,并按照一般习惯可容忍的改动,即使未经作者的许可也可进行。也就是说,立法机关当时已经意识到应当给保护作品完整权划定一个必要的界限。以此为据,很多利益集团都向立法部门提交了自己的法案。尽管这些法案的内容殊有差别,但都认为允许依照作品的性质、利用目的以及样态进行的不得已而为之的改动是合理的。但是,这一一般性规定由于其范围的不明确性而遭到了作者群的反对。于是,立法者作出解释,应以著作权法1条规定的原则为基准,以保护作者为目的来解释这一范围。{11}这样,便开始了对第20条第4项的适用进行严格解释的历程。正如有的起草委员们所说:应当把不得已而为之的改动限制在最小的范围,对本款之各项规定应作特别严格的解释,切勿作扩大之利用。{3}在最近的一则判决中,东京地方法院认为对假名的改变、顿号的删除等认为属于不得已而为之的改动,不应当认定为侵权。而东京高级法院却以构成了对作品完整性的侵害为由否定了下级法院的判决。但是在实践中,如果贯彻一有改动即判侵权的原则是不可能的,如将买回的书籍在家中进行批注、从外观上改变作品等,尽管这些都是改动,作者却不能适用第20条诉对方侵害了其对作品的完整权。事实上,日本部分立法委员也认为,获得作者的许可而对作品进行的翻译等改动不侵害作品的完整权,而且即使是模仿,在一定的情况下也不产生侵害作品完整权的问题。在判例中,出现了一些否定侵害作品完整权的个案,不过其依据多半是依照习惯、默示之同意和禁止权利滥用这样的理由。由此可以看出,保护作品完整权一方面在通说、判例和立法精神上占有绝对权威,另一方面也有判例在否定这种权威,只不过这样的否定出现较晚而且不占主流而已。{2}然而,这种否定的侵权判断在日本法上是不明确的,在司法实务中往往出现大相径庭的结果。
  三、德国法上的作品完整权
  德国著作权法对保护作品完整权的规范体现在第14条、第39条、第62条等条款中。第14条规定:“如果作品予以改动,著作人有权禁止因对其作品的改动或者其他侵害而侵害其关于作品的正当的精神和人格利益。”第39条规定:“(1)如无相反约定,利用人不可改动作品及其标题或作者的名称。(2)作者根据诚实信用原则无法拒绝的,则允许对作品及标题的改动。”第62条规定:“(1)根据本节规定允许使用作品的,不可对作品加以改动。第39条亦适用。(2)根据使用目的的要求允许对作品进行翻译、节选或者转换成其他声调或音区的改动。(3)对于美术作品和摄影作品允许改变作品的尺寸和因复制手段而带来的改动。(4)对于为教堂、学校或教学使用的汇编物,除了允许第1款至第3款规定的改动外,还允许对文字作品根据教堂、学校或教学使用的需要加以改动。然而这种改动须取得作者的同意,在其死后须取得作者家属或者取得根据作者遗嘱获得著作权的继承人的同意。自通知要进行改动并指明法律效果起1个月内作者或者继承人未提出异议的,视为已经表示同意。”在德国法上,存在争议的是这些规范群之间的关系。一种意见认为,第39条也是关于著作人格权的规定,无非它是对第14条的限制而已。另一种意见则以第39条规定在利用权之中、而第62条规定在著作权的限制一章之中为理由持相反的态度。他们认为第39条、第62条都没有著作人格权的一般性规定,只是继承了把著作权当作财产权的旧著作权法上的观念。{12}因此,传统的并存说把这些规定作为独立并存的规范来把握。不过近年来多数学者认为,这样的区别是没有必要的,应把包括第14条在内的所有规定作为一个整体来把握,在这个体系中,第14条为主干,而第39条、第62条、第93条是第14条的具体解释。{13}基于此,可以认为,尽管围绕着这些规范的关系还存有争议,由于现行德国著作权法持有一种一元论的立场(即认为著作权系由人格权能和财产权能共同构建的,这两个部分不可分割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王泽鉴.法律思维与民法实例(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1.58—59.

{2}(日)上野达弘.著作物の改变と著作者人格权をめぐる一考察(J).民商法杂志,120—4、5.

{3}(日)加户守行.著作权逐条讲义(M).东京:著作权情报センタ—,1994.140.爱法律,有未来

{4}(日)小泉直树.著作者人格权(J).民商法杂志,116—45.

{5}(日)中山信弘.マルチメディアと著作权(M).岩波新书,1996.39.

{6}(日)田村善之.写真の改变(A).藤博,纹谷畅男.著作权判例百选(C).有斐阁,1994.141.

{7}(日)三岛诚也.著作权法改正の大纲(J).警察研究,(2—4).

{8}(日)齐藤博.新著作权法(M).一粒社,1994.106.

{9}(日)半田正夫,纹谷畅男.著作权のノゥハゥ(M).有斐阁,1995.140.

{10}(日)齐藤博.新著作权法と人格权の保护(J).著作权研究,1971,(4).

{11}(日)小佃真一.著作者人格权ぉょび一般人格权につぃての实质的一考察(J),著作权研究,(16)

{12}(日)齐藤博.人格权法の研究(M).一粒社,1979.163.

{13}Haimo Schack.Urheber—und Urhebervertragsrecht,1997,Rn,351.

{14}Eugen Ulmer.Urheber—und Verlagsrecht,3Aufl.1980,S.116.

{15}Theresia Schilcher,Der Schutsdes Urhebers gegen Werkanderungen,1988,S.59.

{16}Schricher—Dietz.Urherrecht:Kommentar,2Aufl.1999,14Rn.8.

{17}梁慧星.民法总论(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293.

{18}徐国栋.民法基本原则解释(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2.49.

{19}(德)迪茨.关于修改中国著作权法的报告草案(A).唐广良.知识产权研究(第10辑)(C).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0.2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18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