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法律与科学技术
【英文标题】 An Introduction of“Technology Law”【作者】 赵震江
【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法律学系【分类】 科技法学
【期刊年份】 1991年【期号】 2
【页码】 59
【摘要】 由北京大学法律学系赵震江教授主编的《科技法学》教材以及相应的教学参考资料,即将由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现征得作者同意,本刊选登其中《法律与科学技术》和《技术市场的政策与法制》,以■读者。本刊发表时,对原作略有删节。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0305    
  一、什么是科学技术
  一般传统的观点认为,科学是人类所积累起来的关于自然、社会和思维的各种知识体系,科学可分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两大门类。在这里,我们所要说的“科学”,仅指研究自然现象及其规律的自然科学,“技术”,也只是泛指根据自然科学原理和生产实践经验发展成的各种工艺操作方法与技能。
  自然科学是人类在生产活动中长期积累的、对自然界各种现象的观察和认识的总结。它的目的就是揭示各种自然现象的客观规律和说明各种自然现象的本质,并利用这些客观规律和科学理论来指导人们的实践活动。
  生产对于自然科学的推动作用,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其一,社会生产不断提出新的要求,经济上的需要是自然科学产生和发展的主要动力;其二,生产的发展不断给自然科学提供新的实验手段,没有各种实验手段的进步,自然科学本身也无法发展;其三,生产不断给自然科学开辟新的领域,提出新的研究对象。以上所述生产对自然科学的各种推动作用,又总是彼此相关和交互作用的。总起来说,生产是科学和技术的开端和归宿。
  自然科学的产生和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它是源于生产的各种推动作用,是生产发展的产物。但是,反过来,自然科学的产生和发展,又推动了生产的发展。马克思曾指出:“生产力的这种发展,归根到底总是源于发挥着作用的劳动的社会性质,来源于社会内部的分工,来源于智力劳动特别是自然科学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第97页)
  在中世纪以前,自然科学的发展尚处于萌芽状态,有关的自然科学知识往往包含在哲学体系之中,科学和技术一般也是分离的,科学知识属于贵族哲学家,技术则由平民工匠掌握。
  在中世纪,黑暗笼罩着欧洲大陆。腐朽的封建制度阻碍着科技的进步与发展。作为封建制度堡垒的教会,不仅把科学看成是“神学的婢女”,并且肆意迫害自然科学家。尽管那个时代也出现了布鲁诺、伽里略、维萨里等一代天才的科学家、发明家,但却在反动法律制度下身陷囹圄,受迫害致死。他们的发现和发明直至工业革命之后才得到传播和应用。
  但是,由于社会发展的规律所决定,科学技术是不会被泯灭的。在14、15世纪,地中海沿岸的一些城市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的最初萌芽。经济和商业的发展,推动了科学和技术的进步。1543年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面世,揭开了近代自然科学的序幕。恩格斯指出:“如果说,在中世纪的黑夜之后,科学以意想不到的力量一下子重新兴起,并且以神奇的速度发展起来,那末,我们再次把这个奇迹归功于生产。”“从此自然科学便开始从神学中解放出来,……科学的发展从此便大踏步的前进。”(《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第524、363页:
  不过,自然科学广泛应用于生产,则发端于英国工业革命。因为科学技术的产生和发展,都需要一定的社会条件和适应一定的社会需要。18世纪工业革命为什么能首先在英国,而不是首先在科学技术水平相接近的法国和德国发生呢?其原因就在于“只有在那里,经济关系才发展到使资本有可能利用科学进步的程度。”(同上,第47卷,第598页)
  马克思虽然生活在近代科学刚刚大规模应用于生产的时代,但他看到了机器、电力、化学等科学技术成果在工农业生产中的应用所创造的庞大的财富以及为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巨大影响。他以敏锐的洞察力预见到人类文明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新的时代。马克思认为,由于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劳动生产率的普遍提高,有可能使社会不再把大部分人力用于生产维持社会生存的资料的部门中去;同时,由于科学的进步和机器的出现,在技术上使生产部门的劳动者有可能不再亲身参预到生产过程中去,传统的劳动方式将会改变,直接劳动本身不再是生产的基础。在传统的劳动方式中,劳动就是人们直接使用工具,对生产对象发生作用。在科学技术进步的条件下,处于劳动者和劳动对象之间的是综合了多种科学技术知识的自动动机体系,驱使它们运转的是为人们所控制的象蒸汽、电力这样的巨大能量。这样,体力劳动者必然向智力劳动者方向转变,否则就不能适应新的生产方式。“真正的财富就是所有的个人的发达的生产力”,而不是直接劳动或被加工过的自然资源。“自然界没有制造出任何机器,没有制造出机车、铁路、电报、走绽精纺机等等。……它们是人类的手创造出来的人类头脑的器官;是物化的知识力量。”马克思预言,科学技术知识将成为社会财富的主要源泉,智力给予社会的影响将越来越大。他写道:“随着大工业的发展,现实财富的创造较少地取决于劳动时间和已消耗的劳动量,较多地取决于在劳动时间内所运用的动因的力量,而这种动因自身……取决于一般的科学水平和技术进步,或者说取决于科学在生产上的应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第222、219、217页)
  由此可以说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过程,实际上就是这种“物化的知识力量”在生产活动中不断代替人们的体力的发展过程。
  鉴于近代科学技术的进步,有力地促进了资本主义的机器工业和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马克思明确地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光辉思想。他说:“生产力里面也包括科学在内。”还说:“生产力是由多种情况决定的,其中包括:工人的平均熟练程度,科学的发展水平和它在工业上应用的程度,生产过程的社会结合,生产资料的规模和效能,以及自然条件。”(《资本论》,第1卷,第53页)这一结论,既说明了生产力的构成,也说明了科学对生产的作用。按照马克思的观点,当科学以一般的知识形态存在、尚未潜化为劳动者的技能和尚未物化为劳动工具时,它是以知识形态为特征的“一般社会生产力”;而当科学一旦潜化为劳动者的技能和物化为具体的劳动工具时,它即随同劳动力和劳动工具一道直接进入生产过程,转化为“直接生产力”。所以说,科学技术就是人们认识、征服和改造自然进而从自然界获得物质生活资料的一种手段和能力,就是生产力。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科学技术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强大推动力。正如恩格斯所说:“在马克思看来,科学技术是一种在历史上起推动作用的、革命的力量。”(《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9卷,第375页)但马克思主义同时也认为,科学技术并不是凌驾于社会之上的一种超然的力量,它要受社会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制约,它不具有独立支配人类命运的能力,并且,科学技术革命不能代替社会革命。然而马克思又一再辩证地指出,科学技术的发展,在一定条件下就会引起生产关系的变革。他说:“随着一旦已经发生的、表现为工艺革命的生产力革命,还实现着生产关系的变革。”(《机器、自然力量和科学的立用》第111页)又说;“随着生产力的获得,人们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随着生产方式即保证自己生活的方式的改变,人们也就会改变自己的一切社会关系。手工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机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第144页)当然,生产关系的变革和社会的革命,是通过代表新的生产力发展的阶级的能动作用来实现的,它不是自发的。以蒸汽机的诞生为标志的18世纪的那场技术革命,不仅形成了大工业生产,同时推动了农业、交通运输业、商业的发展;不仅改变了人与自然的关系,而且改变了人们的社会关系,从此,社会上出现了两个新的阶级——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和一无所有的雇佣劳动者无产阶级,形成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这种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统一,构成了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
  在资本主义社会,由于资本家追逐高额利润,而采用新的先进技术,加深了对工人的剥削,从而激化了阶级矛盾,促使无产阶级起来反对资本主义制度。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说道:“资本的生存条件是雇佣劳动。雇佣劳动是完全建立在工人的自相竞争之上的。资产阶级无意中造成而又无法抵抗的工业进步,使工人通过联合而达到的革命团结代替了他们由于竞争而造成的分散状态。于是,随着大工业的发展,资产阶级赖以生产和占有产品的基础本身也就从它的脚下被挖掉了。它首先生产的是它自身的掘墓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263页)以上所述充分表明,生产关系适合生产力的发展需要和发展水平时,这种经济制度及其相应的上层建筑、包括政治法律制度在内,就会促进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反之,就会制约和阻碍科技的发展和进步。以上所述表明,技术革命会引起社会变革,而科学技术发展本身,又取决于一定的社会条件,这两个方面是互相联系和互相制约的。
  总起来看,马克思主义对于科学技术是从这样三个方面认识的:(1)就产生和发展过程而言,科学技术是一种社会活动,是由生产决定的;(2)就内容属性而言,科学技术是一种生产实践经验和社会意识的结晶;(3)就实际功能而言,科学技术是以知识形态为特征的“一般社会生产力”和“直接生产力”。同时,科学技术作为一种智力成果和知识形态,还具有巨大的文化功能,它可以提高人们的精神文明和思维能力。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关于科学技术的一系列论述,是马克思主义理论宝库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仍不失其光辉。
  二、什么是法律
  法律是一种历史现象。从人类社会的整个发展历程来看,原始社会尽管有某些习惯、礼仪等社会规范,但并没有我们在这里所说的法律。到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社会生产力和社会分工的发展以及商品、货币关系的出现,产生了私有制,社会分裂为阶级,从而根本改变了原始社会的经济结构和社会结构。人类社会开始进入了阶级社会。为了适应新的经济关系、社会关系以及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的需要,一种新的社会组织——国家和一种新的行为规范——法律,便应运而生。恩格斯曾指出:“在社会发展的某个很早的阶段,产生了这样的一种需要:把每天重复着的生产、分配和交换产品的行为用一个共同的规则概括起来,设法使个人服从生产和交换的一般条件,这个规则首先表现为习惯,后来便成了法律。随着法律的产生,就必须产生以维护法律为职责的机关——公共权力,即国家。在社会进一步发展的进程中,法律便发展成或多或少广泛的立法。”(《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2卷,第539页)
  在阶级对立的社会里,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或者说它是体现统治阶级意志的一种行为规则。统治阶级是指掌握国家政权的阶级。统治阶级既可以把自己的意志表现为国家意志的形式,如法律,也可以表现为非国家意志的形式,如统治阶级政党的纲领、政策等等。所谓统治阶级的意志,是指代表统治阶级作为一个整体的和根本利益的意志,而不是统治者个别人的意志。我们说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是指统治阶级使自己的意志通过法律表现出来和贯彻下去,但决不意味法律是以这种意志为基础的,更不意味这种意志可以创造和支配社会经济关系。统治阶级意志的最终决定因素是其赖以存在的物质生活条件。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批判资产阶级观念时曾经指出过:“你们的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所有制关系的产物,正象你们的法不过是被奉为法律的你们这个阶级的意志一样,而这种意志的内容是由你们这个阶级的物质生活条件来决定的。”(《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8卷,第377—378页)所谓物质生活条件,主要就是指同社会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适应的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包含着三方面的内容:(1)生产资料的所有制形式;(2)由此产生的各种不同社会集团在生产中所处的地位和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3)由前面两种情况所决定的产品分配形式。上述生产关系的各个方面的总和构成一定社会的经济基础。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政治、法律制度和意识形态就是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什么性质的经济基础,就有什么性质的政治法律制度。经济基础的发展变化,也将引起法律和其他上层建筑的发展变化。上层建筑对于自己的经济基础具有能动的反作用,服务于自己的经济基础。作为上层建筑组成部分的法律当然也不例外。
  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一种行为规范。这是法律区别于社会意识形态以及国家、政党等上层建筑的一个特征。所谓社会关系,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社会规范,泛指在人类社会生活中调整彼此行为的准则。其中包括政治规范、法律规范、道德规范、宗教规范、礼仪习惯、乡规民约等。法律规范又不同于其他社会规范。法律作为一种社会规范,明确而具体地规定人们在一定的社会关系中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从逻辑上讲,每一个法律规范由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两部分构成。行为模式即大体分为以上所说的可以这样行为(称为“授权性规范”)、应该这样行为(称为“命令性规范”)、不应该这样行为(称为“禁止性规范”)等三类。第一类规范,一般是规定人们所享有的权利,后两类规范合称为义务性规范,规定人们所应尽的义务。法律后果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肯定性后果,即所有守法、护法的行为,包括积极履行法定义务以及同违法活动作斗争的行为,受到法律的肯定、支持或奖励;另一类是否定性后果,即对侵犯他人权利、不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以及其他违法行为法律上不予承认或加以制止和惩罚。法律作为一种行为规范,具有普遍的约束力,是人人所必须遵守的,任何违法行为都将受到禁止,并引起相应的法律后果。
  法律作为一种社会规范,还具有概括性、连续性的属性。这表明法律规范是一种抽象的概括的规定,它适用的对象是一般的人,而不是特定的人,它反复适用,而不仅适用一次。
  法律正是通过以上方式,将人们的行为纳入一定的轨道,限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并对人们的社会关系加以调整,建立并维护有利于统治阶级的社会秩序。
  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行为规范。这是法律区别于其他社会规范的显著特征之一。制定或认可,是国家创制法律的两种形式。国家制定的法律是成文法律,由有制定法律权限的国家机关依照一定的程序,以条文形式创立和公布。当然,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政治制度下,法律的制定方式有所不同。国家认可的法律,一般是指习惯法,通常是由国家赋予某些习惯以法律效力,使之成为审理案件和裁决纠纷的根据。
  由于法律的效力不同以及制定的机关不同,法律有宪法、法律(狭义)、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等等之分。一个国家的法律,作为一个整体来说,在该国主权所及的范围内是普遍有效的。同时,法律由国家制定或认可,表明它具有权威性。
  法律是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行为规范。这是法律区别于其他社会规范的又一特征。一般说来,其他社会规范也具有某种强制力保证实现的特性,例如,政党、团体的规则、章程,是由该组织的纪律保证实施的,道德规范是由社会舆论、人们内心的驱使、习惯和传统的力量来保证遵守的,但是这些社会规范都不具有国家强制力的属性。法律规定了人们的行为所应遵循的准则,规定了人们的权利和义务,它在现实中得以实施,使人们一体遵行,离不开国家强制力的保证,否则,它就成了一纸空文。当然,在私有制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这种强制力的性质、目的和范围是不同的。由于社会主义法律代表了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意志,它的实施会得到人民的支持,并得到广大人民的自觉遵守,对于守法者来说,往往感觉不到法律的强制性。社会主义法律对于阶级敌对分子是无情的铁腕;对于违法犯罪者来说,是压力和束缚,对于广大人民来说,则是自觉遵守的行为规则。  综上所述,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法律观归纳起来说,法律是由国家制定或认可的、并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行为规则,是一定经济基础之上的上层建筑,反映统治阶级的利益和意志,其目的在于建立和维护有利于统治阶级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实现统治阶级的统治。
  三、法律与科学技术之间的关系概述
  科学技术是人类的一种社会实践活动和劳动改造世界的产物,是社会文明的主要内容,属生产力的范畴。因此,科学技术同语法相类似,是不容许进行政党的或阶级的解释的,即科学技术作为知识体系,其本身不具有阶级性。这与法律不同。法律制度和法律规范为一定社会的统治阶级所控制和利用,法律关系和法律意识充满了政治色彩。但是,法律与科学技术又是息息相通的。在有阶级的社会里,科技在为谁服务,向哪个方向发展以及对科技的哲学分析等方面,都是具有阶级性和受其他政治因素影响的。同时,任何社会的法律规范,就其作用来说,都可以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执行政治职能,另一方面执行社会职能。前者直接表现为实现阶级专政,调整各阶级的关系,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秩序等等;后者主要表现为管理社会生产、公共事务、公共秩序等等。法律在执行社会职能时,它所调整的对象,包含有人和自然的关系和有关技术规范的内容。技术规范是关于使用设备工序、执行工艺过程以及产品、劳动服务的质量等方面的准则和标准。以技术规范为依据所制定的技术法规,就是以法律形式规定人们在生产劳动和科技活动中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应该怎样做和不应该怎样做。它同其他法律规范一样,具有强制性和普遍性的特点。它的作用在于把人们的活动严格地限制在技术规范所允许的范围内,以便人们能够合理地、科学地利用和改造自然;违背了技术法规将受到大自然的惩罚,也会引起一定的法律后果。
  统治阶级制定上述技术法规,不仅出于维护其统治的需要,也出于顾及全社会的需要,这些法律规范实施的结果,不仅有利于统治阶级,在客观上也有利于全社会。由于这些法律规范所包含的技术规范,反映了人们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和运用,凝聚了人类的共同智慧,具有客观性和无阶级性的特点,它较之执行政治职能的法律规范,具有更大的相对独立性。既然法律关系是通过国家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意志关系,因此,法律所调整的对象和法律关系的主体,便取决于国家意志。当然,只有在这种意志反映了一定社会的需要和客观规律的要求时,才是正确的、可行的。随着人们对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关系的认识不断深化,在人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环境遭到损害或在人们利用和改造自然的过程中危及社会或他人的时候,国家不仅可以把科技活动中所产生的各种社会关系作为科技法律规范所调整的对象,同时也可以把大自然作为保护对象加以保护,这种法律,对全社会、全人类最终都是有利的。
  法律的社会性是科学技术与法律互相渗透、互相联系的内在动力。而使这种相互联系和相互渗透得以扩展的现实条件:第一,是科学技术的社会性的增强。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研究,要求越来越复杂的仪器设备和其他物质条件,要求许多学科和许多人进行协作,所以科技研制工作日益成为大规模的社会实践活动,需要法律调整其中所形成的各种社会关系,进而制定种种科技法律规范。第二,本质与现象、必然与偶然、原因与结果等关系,尤其是因果关系问题,是法律实践中特别重要的问题。各种行为、事件的因果关系,不仅是在制定各种法律时所要考虑的,而且是适用法律的逻辑基础。这在法律规范的逻辑结构和法院判决的逻辑推理中表现得十分明显。法律作为行为规范而适用的基础是人事关系的因果性。如果根据因果性追究法律责任,必然使表现主观意志的法律要受到客观规律(包括自然规律、社会规律和思维规律)的制约,从而使法律同研究发现、利用客观规律的科学技术发生密切联系,特别是植根于科技领域之中的科技法,可以说是自然规律的法律表现。由于科学技术的发展既有其社会运动的规律,又有其自然规律,因此对于现代社会的广泛的科技活动,需要以法律规范的形式,特别是以科技法律规范的形式予以保障,使这两种规律都得到尊重。
  自然科学和技术同社会科学的联系和结合,不限于法律,而是涉及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在当今,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正日益把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紧密地结合起来,两者互相渗透和交叉的结果,又出现了一种人们称之为“软科学”的新学科。它是利用现代自然科学和技术以及社会科学的某些原理和方法,采用电子计算机等先进的运算和测试手段,把定量分析同定性分析结合起来,对社会现象及种种相关因素进行综合研究、测算和推导,提供可供选择的合理方案,从而把对政治、经济、社会生活等各方面的重大决策,建立在慎密的科学论证的基础上。由科学技术和法律相联系和相结合所产生的科技法和科技法学,也可以说是属于软科学的一种。
  四、科学技术发展对法律的影响以及科技法的产生和发展
  科学技术对法律的影响(包括对立法、执法、司法和法学理论方面的影响)是十分广泛而深刻的。这种影响主要表现在物质影响、观念影响、方法论影响等方面。
  第一,科学技术对法律的物质影响。这种影响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科技的发展促进了许多法律、法规的产生,促进了新的法律部门的出现以及整个法律体系的发展。科技成果一旦开始应用于生产领域,种种新的社会关系就相继出现,法律问题也就接踵而来。例如,以瓦特于1768年革新成功蒸汽机为标志,揭开了资产阶级工业革命的序幕以后,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科技成果比较广泛地应用于生产实践,在资本主义商品经济条件下,出现了有关保护发明创造和著作的知识产权法律制度。1474年威尼斯共和国颁布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专利法,开创了以法律保护技术发明的先河。到工业革命开始后,美国、德国、法国、俄国、日本等国家都相继颁布了专利法,成立了专利机构。这是科技法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从此,许多国家开始通过立法来干预科技活动,调整科技领域中新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特别是现代化科学技术的发展,导致了象海上交通法、航空法、原子能法等法律部门的出现,许多新的法律纷纷登上法制的舞台。自从1957年苏联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到太空,1969年美国“哥伦比亚”号宇宙飞船试航成功,为了确立宇宙空间的法律秩序,宇宙空间法的立法研究方兴未艾。
  随着现代科技立法的大量涌现,使科技法发展到一个新的阶段,科技法有了自己的结构和体系,它从原有的法律体系中脱颍而出,构成了一个新的部门法;与此同时,关于科技法的研究工作也随之广泛开展起来,科技法学作为一个新的独立的学科,也被广泛承认。
  2、科技知识及其研究成果被大量运用到立法过程中,使法律的内容日趋科学化,科技成果成为许多法律规范的依据。例如,我国婚姻法二条关于禁止“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的旁系血亲”结婚的规定,关于禁止“患麻风病未经治愈和患其他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的人结婚的规定,就是以医学、遗传学和其他生物科学原理为根据的。刑事诉讼证据更要涉及到物理学、化学、机械学、材料学、电子学等极为广泛的科学技术知识和需要各种精密的仪器设备。当今,犯罪分子利用先进的科学技术从事犯罪活动,如利用计算机、机器人作案,在一些国家已屡见不鲜。这更增加了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改进侦查手段和进而取得刑事诉讼证据的急迫性。司法部门如果把各种现代化的先进技术广泛地应用于司法实践,可以大大提高破案率和办案质量,有力地打击各种犯罪活动,使“法治机器”得到有效地运转。
  3、科学技术的发展,影响法律体制和立法工作方式。当立法涉及到科学技术方面的专门知识时,国家立法机构的一般成员往往感到无能为力,不得不把这类立法工作委托给专门的机构或人员进行,这样就促进了“委任立法”(或称“授权立法”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03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