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北法学》
论我国减刑、假释程序的重构
【英文标题】 Analysis of Reconstructing Commutation and Parole in China
【作者】 祁云顺
【作者单位】 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检察院 Grassroots People’S Procuratorate of Beichen District Tianjin City
【分类】 刑法总则【中文关键词】 减刑、假释程序;弊端;重构;公正
【英文关键词】 procedure of commutation and parole;disadvantage;reconstructing;justice
【文章编码】 1002—3933(2008)06—0188—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6
【页码】 188
【摘要】

减刑、假释作为一项重要的行刑制度,是有效调动服刑人员认真接受改造、提高改造质量,使罪犯早日回归社会的重要的手段。但是,在当前运行的减刑、假释程序中存在监狱建议权侵蚀法院审判权、检察机关监督手段疲软、当事人诉讼参与权过少等弊端。针对现行减刑、假释中存在的问题,需要通过对相关法律的修改完善,重新构置减刑、假释程序。扩大减刑、假释运行的公开程度,加强检察机关监督力度,赋予当事人必要的诉讼参与权,来实现减刑、假释的公正。

【英文摘要】

Both commutation and parole are very important system of ution.which makes great influence on accelerating the persons serving sentence tO accept the alteration.improving the quality of alteration and being a useful measures to them come back to the society earlier.Under the current circumstance of commutation and parole.however.there are still involved with following problems.The advisory right hold by prison eats into the jurisdiction owned by the courts.The supervision method handled by the procuratorial departments is really soften.And the parties involved with the case usually holds scare right to participate in the judicial procedure.Based on the issues I have mentioned above,there has been an emergent need for US to realize the justice in the commutation and parole by the means of consummating the legislations,reconstructing the commutation and parole.expanding the degree of publicity in implementing the commutation and parole,strengthening the force of procuratorial departments and endowing the parties essential participating right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3464    
  
  

减刑和假释都是在刑罚执行过程中对特定服刑人员采取的变更执行措施。减刑是指对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罪犯,在执行期间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依法减轻其原判刑罚的一种制度;而假释是对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经过一段时期的劳动改造后,确有悔改表现,不致再危害社会而给予其有条件地提前释放的一种制度。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都对减刑、假释的程序问题作出了明确的规定。其中,对于减刑,我国《刑法》第79条规定:“对于犯罪分子的减刑,由执行机关向中级以上人民法院提出减刑建议书。人民法院应当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对确有悔改或者立功事实的,裁定予以减刑。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减刑。”《刑事诉讼法》第221条第2款则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罪犯,在执行期间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应当依法予以减刑、假释的时候,由执行机关提出建议书,报请人民法院审核裁定。”第22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应当在收到裁定书副本后20日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人民法院应当在收到纠正意见后一个月以内重新组成合议庭进行审理,作出最终裁定。”上述规定为我国对罪犯进行减刑、假释提供了基本的法律依据。这些规定的立法意图在于以人民法院的裁判权为核心,以检察机关监督权为保障,构建了对减刑的司法审查和法律监督机制。但是,因为减刑与假释本身程序的缺陷,司法实践中,减刑与假释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少的问题,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人民群众对于司法公正的信心。

一、当前减刑、假释程序存在的弊端

1.监狱的建议权侵蚀法院的裁定权

司法实践中,对罪犯的减刑、假释,经由监狱提出减刑、假释建议书后,法院仅仅对减刑、假释建议进行书面的和形式上的审查,而并不提审罪犯,也不进行其他实质性审查。因此,法院对减刑、假释的裁定权,沦落为完全形式意义上的“走手续”。也就是说,从立法规定和形式上看,我国的减刑、假释属于法院审判权的范畴,但在行刑实践中和实质意义上看,减刑、假释的权力却被监狱垄断。因为,人民法院对减刑、假释的审理完全依赖于监狱提出的减刑、假释建议中的有关材料。在这样的减刑、假释适用机制中,行刑权的行使固然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效率要求,但行刑权的行使是否建立在公正的基础之上,显然缺乏有力的程序保障。而且,这种监狱主导型的减刑适用机制,极易导致行刑腐败。监狱机关的减刑、假释建议权对法院裁定权的侵蚀导致的后果是可能造成减刑、假释裁定的不公正,即不应当被减刑、假释的罪犯被裁定减刑、假释,从而背离刑罚的报应和预防目的的实现。具体来说,不具备减刑、假释实质条件的罪犯被减刑、假释,使其原生效判决所确定的刑期被不正当地缩短,从而背离了对罪犯的应有惩罚。同时,还会造成应当被减刑、假释的罪犯不能被裁定减刑、假释。这对确有悔改、人身危险性大大降低的罪犯而言,同样是不公正的。

2.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监督程序滞后、手段疲软,监督效果很难实现

司法部制定的《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第15条规定:“监狱在向人民法院提请减刑、假释的同时,应当将提请减刑、假释的建议,书面通报派出人民检察院或派驻检察室。”《刑事诉讼法》第222条规定:“人民检察院认为人民法院减刑、假释……的裁定不当,应当在收到裁定书副本后20日内,向人民法院提出书面纠正意见……”据此,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的监督在环节上明显滞后,执行机关管理环节中的考核、申报过程本身对减刑几乎有着决定意义,却没有规定检察监督;法院裁定环节,只有减刑、假释裁定作出后检察机关才能通过审查裁定结果进行监督,对裁定过程缺乏可操作的监督规定;法院裁定作出后,即送达监狱执行,等到检察机关发现问题,提出纠正意见时,裁定已经生效,纠正意见难以实施。另外,从我国《刑事诉讼法》第222条和第224条的规定来看,我国减刑、假释监督手段显得非常疲软,没有相应的权力来保证监督效果的实现。现行法律仅赋予检察机关在发现违法情况时,可以提出书面纠正意见,但这种纠正意见除了针对不当减刑、假释裁定提出时,法定的可引起人民法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再审,从而具备一定的程序强制力外(但新组成的合议庭作出的裁定是终局性的),其他纠正意见在法律效力上仅止于检察机关的一种建议而已,当被监督者不予采纳时,检察监督即束手无策。

3.没有赋予当事人诉讼参与权

我国《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对减刑、假释程序的规定中,没有赋予罪犯本人参与诉讼的权利,也没有赋予罪犯本人对自己和其他罪犯考核情况的知悉权。这不能不说是我国减刑、假释程序的一大缺憾。因为减刑、假释所引起的刑罚变更与罪犯人身自由密切相关,每个罪犯都应享有获得减刑、假释的权利。在目前我国减刑、假释程序不公开、书面审理、缺乏有效监督的情况下,罪犯获得减刑、假释的权利很难保证得以公正的实现,这与法治国家保障人权的精神是相悖的。

4.当事人在不服减刑、假释裁定时缺少必要的救济途径

我国《刑事诉讼法》只规定了检察机关对减刑、假释裁定不当的,可以提出书面纠正意见,引起再审。而对于与减刑、假释有直接利害关系的罪犯本人却没有规定不服减刑、假释裁定的应该怎么样?英国有句法律谚语“无救济即无权利”。由于法律上的空白,有时造成服刑罪犯在减刑、假释中遭受不公正的待遇,他们只能无奈地接受,没有任何一种渠道可以救济或者提出诉求,这也是造成减刑、假释中司法腐败的因素之一。爬数据可耻

二、减刑、假释程序重构的意义

法律的正义性是司法正义的内在价值。法律的正义性既包括实体法的正义性,也包括程序法的正义性。因为仅有实体法的正义性,而没有程序法的正义性,就不能保证法律的正确适用,从而也不能保证法律正义的实现。因此,针对目前我国减刑、假释程序存在的各种弊端,需要通过对减刑、假释程序中诸环节进行必要的重新构置,以保证在减刑、假释环节上执法的公开、公平、公正,最大程度地维护服刑人员的合法权益,体现宪法保护人权的精神。具体建议为:

1.通过程序的公开促进司法的公正

近代资产阶级革命中,公开审判被作为实行诉讼革命的口号之一得到了倡导。它既是保证诉讼公正的程序要素,同时也被视为司法审判民主化的一个表征。英国有句古老的法律格言:“正义不但要实现,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只有这样,争端各方才能确信自己受到了公正的对待,社会才能肯定法律“给予了每个人应得的权益”。“秘密裁判”、“暗箱操作”是不可能实现程序公正和实体公正的。诉讼程序公开是防止司法专横与擅断,发现和弥补诉讼不公的有效途径。所以,应将我国目前司法实践中减刑、假释案件的书面不公开审理,变为公开开庭审理。法庭通过公开审理,经过法庭调查,充分听取当事人、检察机关、监狱的意见,然后作出减刑、假释的裁定。利用程序公开保证减刑、假释实体上的公正。目前,浙江衢州、辽宁沈阳等地中院已经尝试了减刑案件的公开审理,虽然仅是一种探索、试验,但对减刑制度及其程序的改革和完善,却有着积极而重大的意义{1}。不仅如此,公开审理也有助于刑罚一般预防和特殊预防目的的实现,有助于培养公民对司法的信任和尊重。

2.通过扩大当事人的权利,最大限度地保障人权

减刑、假释程序,可谓是对罪犯本人的“第二次审判”,获得减刑、假释是每一名服刑罪犯应有的权利。现代刑罚要改造的是罪犯的错误犯罪行为,而不是罪犯本身。这就意味着,随着改造程度的进展,罪犯在认罪服法,努力改造的过程中,应享有与之相适应的减刑、假释权利。一些国家把假释已经由原来的恩典性质演变成为受刑人的权利。减刑也是如此。以法国、前苏联法律规定,服刑罪犯都享有依法减刑、假释的权利{2}。减刑、假释作为服刑罪犯的基本权利是有法律依据的,首先,我们在1966年12月16日第21届联合国大会通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我国1998年10月5日签署)中能找到依据。该公约第三部分第6条第1项规定:“任何被判处死刑的人应有权要求赦免或减刑。对一切判处死刑的案件均得给予大赦、特赦或减刑”。该条虽然是对死刑犯的规定,但从法律平等适用、法律公正价值理念去扩大理解,对于被判处自由刑的罪犯也应享有获得减刑、假释的权利。其次,我国《刑法》和《监狱法》赋予了罪犯获得减刑、假释的权利。我国《刑法》第78条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可以减刑;有下列重大立功表现之一的,应当减刑:(一)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的;……”《刑法》第81条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10年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假释后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假释……”我国《监狱法》也作出了同样的规定。我们根据法条中对重大立功“应当”予以减刑这种应然性的规定来看,可以理解有重大立功表现的服刑罪犯有想当然的获得减刑的权利,司法机关不给予减刑应属违法行为;对于一般性的认真接受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罪犯,规定“可以”减刑。我们认为,法律规定“可以”就是一种期待可能性,相对于应当减刑情形的应然权利来讲,这种“可以”获得减刑或假释的情形应是一种“或然”的权利。不管是应然权利还是或然的权利,均是法律赋予服刑罪犯的基本权利。所以,要通过程序重构,赋予罪犯本人减刑、假释的申请权,来有效保障服刑罪犯行使减刑、假释的权利,且能够调动服刑罪犯本人接受改造的自觉性。同时,扩大罪犯本人的知情权、参与权、聘请律师权、上诉和申诉权等权利,扩大救济途径,能有效避免不应当减刑、似释而减刑、假释,或应当减刑、假释而未予减刑、假释情况的发生,最大限度地保障罪犯的合法权益。

3.通过权力制衡,减少或杜绝减刑、假释中的司法腐败

“权力产生腐败,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而防止腐败最有效的方法是用权力制约权力。正如孟德斯鸠所指出的:“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变的经验,有权力的人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3}。由于检察机关在减刑、假释程序中属事后监督,又没有相应的权力制约监狱的错误申请或法院的不当裁定。故在减刑、假释程序重置中,应适当扩大检察机关的权力,变事后监督为事前、事中监督,赋予检察机关对监狱提请减刑、假释申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彭兴庭.“公开审理”减刑案件的程序意义(N).大众日报,2006.10—12.

{2}陈敏.减刑制度比较研究(M).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

{3}(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M).商务印书馆,1993.

{4}宋世杰.等.试论减刑、假释程序的重构(J).社会科学,2004,(3).来自北大法宝

{5}张智辉.刑罚执行监督断想(J).人民检察,2006,(2).

{6}黄妙辉.我国与西方国家刑事审判程序的比较(EB/OL).齐鲁刑事辨护网,WWW.qlbh.net

{7}陈光中.等.刑事诉讼法(M).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346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