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小额诉讼与社会环境的关系研究
【副标题】 基于上世纪中叶美国的小额诉讼
【英文标题】 On the Interplay between Small Lawsuits and Its Social Environment
【英文副标题】 Based on the Case of US Small Lawsuits in the Middle of the Last Century
【作者】 和芫马峰
【作者单位】 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中文关键词】 争议;实践;社会环境
【英文关键词】 dispute; practice; social environment【文章编码】 1672-769X(2019)04-0102-08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4【页码】 102
【摘要】

在我国民事诉讼立法或者司法实践中,小额诉讼程序并非新生物,围绕小额诉讼有不少争议。饱受争议表明它备受关注,争议本身引导人们不断认识该诉讼程序。受比较法研究的启发,借鉴美国中小额诉讼的经验教训,分析相关争议和社会环境之间的联系,以及小额诉讼和社会环境的相互影响。

【英文摘要】

In China's civil litigation legislation or judicial practice, small litigation is not a new creature, and there is much controversy around small litigation. The controversy is a sign of concern, and the controversy itself leads to attention and awareness of the proceedings. Inspired by comparative law research,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situation of small lawsuits of the United States. This paper focuses on analyz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related disputes and the social environment, describi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small litigation and the social environmen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5    
  一、问题和研究情况
  (一)问题的产生
  司法实践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下运行,作为具体司法实践的小额诉讼程序也是如此。无论司法诉讼纠纷解决机制是否满足社会需求,社会环境对司法实践的影响毋庸置疑。据此思考,本文讨论:作为司法实践的小额诉讼与社会环境之间的关系如何?
  笔者讨论这一问题的原因在于:第一,小额诉讼程序是我国法律实践的一项内容,研究小额诉讼对认识该程序、佐证相关法律观点、理解我国司法纠纷解决机制有意义。作为一项法律实践,小额诉讼程序在我国基层法院司法实践中并不少见,例如,早在2011年,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法院成立了小额速裁组,试点运行小额速裁审判方式并受理了上千案件[1]。河南省漯河市召陵区人民法院则将小额诉讼程序适用于处理劳务纠纷等等[2]。在制度设计上,2012年的民事诉讼法修改在立法上确认了小额诉讼制度。根据相关法律,小额诉讼是基层法院以及其派出法庭对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的、标的额较小的简单的民事案件适用的一种简易审判程序。制度确认和小额诉讼的现实意义使得近年来在司法实践中该程序逐渐受到关注,民事诉讼法修改之后,2013年在《人民法院报》上刊载的以“小额诉讼”为标题的研究不时出现,关于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的文献和围绕小额诉讼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将2012年民事诉讼法的修改作为分界,以中国知网为统计范围分析相关的研究文献,从2013年到2016年4月——也就是第二次民诉法修改后约三年间,以“小额诉讼”为题的文献报刊达到386篇,而1979年到2013年间以小额诉讼为题的报刊文章却只有304篇[3]。
  第二,围绕小额诉讼有很多的争议,不同观点和主张为研究注入活力,启发思考。现有的研究提供诸多思考,联系我国的小额诉讼实践可知,它对我国基层司法有积极影响,在便民和案件速决等层面有其意义和功效。然而无论是将小额诉讼纳入立法的行为或者参照国外的审判制度、司法实践[4],都存在争议。争议来自各个方面,例如,民事诉讼法修订之后,学界对小额诉讼程序的制度独立性有不同的看法:根据民事诉讼相关规定,小额诉讼程序不是一项独立的诉讼制度,而是简易程序的分支;而民事诉讼法理论界和实务界则有将小额诉讼独立于简易程序的倾向,认为赋予速裁机制独立性有助于更好的发挥其功效[5]。同时,对于小额诉讼程序在诉讼理论和制度理念层面的问题,法学研究者在比较域外司法制度的基础上进行了冷静思考:该程序在定纷止争层面有意义,但暗示着对这一部分案件的“歧视”使程序不够公平,而且无法解决滥诉的问题,并且需要对法官职权进行制约[6]。尽管小额诉讼实践不失为司法资源有效利用的一种方式,在基层法院有减轻诉累的意义,但法学家呼吁将小额诉讼的立足点放置在方便群众而非司法减负层面[7]。而相比较于学界的争议,法律实践中的争议对小额诉讼更具冲击力,实践在不断消化原有的问题产生新的争议,同时不断促进研究者对程序进行思考,在法律实践中不断重新定义小额诉讼,从而纾解争议,解决问题。
  第三,社会环境为本文“再认识”小额诉讼提供探讨角度。一方面,从研究司法制度的角度看,讨论社会环境,能够更好地认识司法制度的制度成因、内在规律等等[8],并将小额诉讼相关的争议与司法实践关联,将问题思考扩展到司法活动和法律实践的层面,从而在讨论中阐释、衍生司法相关的知识。另一方面,小额诉讼作为一项司法活动,其面向社会问题,而社会问题并不以法律条文的规定或者法律制度实践为限,围绕小额诉讼的争议本身和社会问题难以分割。例如,联系社会经济状况和诉讼成本,需担心小额诉讼会诱发滥诉;司法资源、司法效率和社会公平之间的价值排序则要求从司法为民的角度而非减轻法院诉累的层面认识该诉讼程序。联系社会环境分析争议问题,对争议有更具社会实践性的理解,对小额诉讼也具有更弹性的再认识。
  因此,结合社会环境分析能够丰富对小额诉讼甚至司法实践的研究。需补充说明的是,本文在讨论中使用“社会环境”一词指的是小额诉讼程序(制度)所处的社会状况,对此,在不同的研究中可能有不同的表达方式,例如,在英国学者戴雪的译著中,也用“社会环境”表达[9]。但它是一个抽象而宽泛的概念,较浅显地看,其时间和空间都很难确定,事实上,对社会环境做全面而宽泛的讨论也不可能,因此,笔者选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小额诉讼的情况进行介绍分析。本文讨论这一内容主要考虑到我国对小额诉讼程序的研究概况,以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小额诉讼的实践情况,文中笔者将对这两方面内容分别说明,进而探讨小额诉讼与社会环境的关系,文章的基本观点是:作为司法实践,小额诉讼和社会环境之间相互影响,小额诉讼的争议打着社会环境的烙印。打遮阳伞就显得很娘
  (二)小额诉讼的研究概况
  本文的问题和研究建立在现有的研究基础上,目前我国的小额诉讼程序研究在民事诉讼、司法理论等层面都有涉及,从研究方式看:有的研究围绕个案或者司法数据等经验材料展开[10]。除了通过经验材料描述司法实践,研究还对司法实践做理论分析[11]。不少研究者依据司法现状分析讨论,关注在现有的诉讼制度基础上我国的小额诉讼制度如何构建[12]。从研究者的立场观点看,法学作为一门实践性研究,法学研究对法律实践的倚重不可否认。以立法实践为参考,国内小额诉讼程序研究可分为民事诉讼法修改前和民事诉讼法修改后两个研究阶段。在民事诉讼法修改之前,不少文献讨论小额诉讼程序入法的必要性,有的研究者对小额诉讼程序持有保守态度[13],有的则提倡和鼓励小额诉讼[14]。在民事诉讼修改之后,讨论小额诉讼程序必要性的趋势减弱,更多转入分析如何完善该程序。其实对小额诉讼制度的规范研究和小额诉讼研究相伴相随,例如,早在2001年,我国的法学研究者就指出,小额诉讼作为纠纷解决机制要注意法院职权和程序保障、制约机制和审级保障等问题。这些文献讨论小额诉讼制度设计或者司法实践中的利弊,立体化呈现小额诉讼的同时,也为后续研究在认识论层面提供启发。
  需指出,我国的小额诉讼程序虽然早在民事诉讼法修订之前就已经存在,但国外将这一诉讼程序纳入正式纠纷解决方案中的时间较早,因此,有不少研究文献从比较法的角度讨论小额诉讼,分析和讨论域外小额诉讼制度以及实践,以资我国相关实践和研究参考[15]。从内容看这些研究主要有但不限于这几类:第一,引介外国的小额诉讼程序,这类研究除了翻译梳理国外的法律知识,在制度规范层面为我国小额诉讼程序提供参考和借鉴之外[16],也涉及国外的诉讼语境等内容,分析我国实施小额诉讼制度的可行性和利弊[17]。第二,对不同国家的小额诉讼程序做比较研究,在比较分析的基础上思考我国相关问题。第三,对国外小额诉讼程序某一具体操作进行介绍说明,以期在我国制度的具体制定和实施层面提供借鉴[18]。现有的比较研究从域外制度的社会背景到具体制度措施都有所涉及,提供了诸多研究线索和参考资料。这些研究一般把小额诉讼程序定位于诉讼程序和非讼程序之间,以有效率的解决纠纷为其要点。
  尽管对小额诉讼程序存在共识,尤其在民事诉讼法修改之后,研究者在进行比较法层面的研究时,自觉地将完善小额诉讼程序为研究目的,以期在研究领域对我国司法实践有所助益。正如比较法学研究者认为:很难将历史研究和比较法区分开来,必须考虑有关法律制度和法律秩序的历史基础,阐明法律内在的以及外在的推动力和背景,而不能仅关切当前诉诸文字的法律[19],研究小额诉讼制度也难以忽略“纵向”研究和“横向”研究的结合,因而,介绍美国历史时期的小额诉讼程序,以便在比较研究的基础上有益于我国小额诉讼制度的完善。
  二、小额诉讼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
  (一)小额诉讼与争议
  选取美国的小额诉讼作为本文研究的对象,主要考虑到美国小额诉讼的借鉴意义:第一,美国的小额诉讼制度不仅影响其国内的司法实践,也对其他国家有参考意义,以日本为例,在二战之后,日本的民事诉讼程序就是借鉴了美国的小额诉讼制度,建立了简易法庭。除了日本之外,英国、法国、德国的小额诉讼制度都借鉴了美国的制度[20];第二,小额诉讼在美国司法实践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发生着变革以应对司法诉讼[21],其在司法实践中极具活跃度和分量。因此,笔者根据相关研究结合历史发展对美国小额诉讼进行梳理。
  美国小额诉讼适用于涉及一定金额的、简单的经济纠纷案件,小额诉讼的程序简单,对当事人的上诉权有所限制,律师并不参与诉讼[22]。这些诉讼由设置在各地的基层法院内的小额法庭或者处理小额诉讼的法庭分支机构受理,案件的受理标准除了参照涉案数额、还要参照案件类型和诉讼主体[23]。基于法律实践需求,美国各个州设有小额诉讼法庭,在美国国内很火的法庭秀节目“朱迪法官(Judge Judy)”呈现的就是小额诉讼法庭,这一法庭注重妥协和和解,其诉讼较为迅速、费用较低、带有非正式的色彩,其实践功能在于:1)公平的处理诉讼纠纷;2)防止争议双方自我解决争议的时候产生暴力行为;3)识别在社会上一再发生的,可能成为立法议案或者行政行为客体的社会问题[24]。根据材料,小额诉讼发端于1912年,堪萨斯州根据法律成立了小额诉讼法庭,1913年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建立了小额诉讼法庭[25]。1936年起,美国的小额诉讼审判运动开始盛行。小额诉讼程序在美国的司法纠纷解决机制中有一定的影响力,例如,1961年到1962年度的加州司法委员会年度报告中指出,在市政和司法法院(Municipal and Justice Courts)案件中,有一半多的案件属于小额诉讼案件[26]。本文选取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情况研究,主要是因为这一时期的特殊性,它是美国法律改革运动时期[27]。在美国,与小额诉讼有关的法律改革有三个时期:第一个时期是1830年到1850年期间,这一时期的民事司法审判在司法平等问题的引导下,倾向于在处理小额诉讼时排除律师、简化法律,让每个人都清楚法律并能处理自己的问题。第二个时期是上世纪20年代,当时的工业化、城市化飞速发展,移民人数增加,社会阶层之间的政治和经济差距增大,在当时福利社会语境下,除了早期承载的人人知法用法、维护权利的理念之外,小额诉讼还包含了对贫困者进行社会救助的意思。第三次改革期是本文讨论的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次法律改革中小额诉讼面临着围绕司法公平和公正的争议。选取第三次改革时期分析小额诉讼,一方面,探讨争议中的小额诉讼可以为思考目前我们对这一诉讼程序的争议提供参考,同时,可以通过争议来理解小额诉讼;另一方面,法律改革离不开其社会环境,从回应社会需求的角度看[28],法律改革可视为是社会环境和法律制度之间的缓冲带,分析法律改革时期小额诉讼的情况离不开相关的社会环境,这为本研究的“社会环境”提供了很好的限定,所以,本文选取法律改革时期进行分析。当然,在笔者对研究内容仔细考量的同时,并不否定较稳定时期小额诉讼制度的实践和研究意义。下文从小额诉讼实践情况、争议以及相关的社会因素三方面展开探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国的小额诉讼。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它的小额诉讼在司法实践中占有一定的分量,这一点可以从该程序进入立法和小额诉讼法庭的独立性两方面看出。与我国小额诉讼程序入民事诉讼法一样,当时美国各个州都在进行小额诉讼立法,例如,俄克拉荷马州的小额诉讼程序法和密歇根州的小额诉讼法律等都颁布于这一时期[29]。从小额诉讼法庭的兴盛看,这一时期小额诉讼法庭的独立性凸显,例如,俄亥俄州在1967年有处理该诉讼程序的司法部门[30]。尽管各个州的具体操作大同小异,但根据讨论这一时期小额诉讼的研究文献,可依照司法诉讼的流程了解这一时期小额诉讼程序的内容[31]。
  在审理前,小额诉讼程序的特点有:1)简化索赔程序,使用简洁明了的语言提出索赔,对被告的答辩程序不做硬性规定,以便诉讼快速效率;2)书记员参与协助当事人起诉和法律文书填写;3)诉讼费较低或者减免费用,缩短通知的期限;4)在自愿的基础上有仲裁或者调解程序。在审判过程中,小额诉讼的特点是:1)免去一些审判的技术性程序或者被告提交抗辩书的期间等,来加快审判进程,例如,在小额诉讼审判中,很少允许延缓动议或者法庭演示存在;2)简单、非正式和快速的做出审判程序,在不选择仲裁或调解,或者这两者未果的情况下,法官享有很大的权利对小额诉讼进行审判,3)审判时间灵活,甚至为了节约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不少州对夜间开庭等有所规定;4)诉讼过程没有律师参与。经小额诉讼程序处理的判决特点是:1)判决书规定的数额可以分期支付,这对被告人有利,但利好并不绝对,对于工资索赔诉讼,法庭会勒令公司或者集团立即全额支付;2)小额诉讼对实施财产扣押有不同程度的保留,有的州在小额诉讼中排除适用财产扣押,有的州则简化了扣押程序。当然,小额诉讼程序的具体内容在美国各州有出入,相比较于内容的差别,六七十年代美国社会对小额诉讼的争议更瞩目些。
  这一时期对小额诉讼的争议主要来源于小额诉讼实践,争议的焦点认为:该程序丧失了它通过司法活动保障社会弱势群体的诉讼权利并维护其合法权利的初衷。从经济地位角度看,因为在司法实践中律师等带有专业性因素的介入、法庭组织的非正式性等,使得商贾大户、集团公司等在小额诉讼中显然比个体当事人更有优势,诉讼程序被商业利益所操控,成为公司等收款的工具,而个体在其中获益甚少。例如,商业集团作为诉讼当事人,其经济实力雄厚,在聘请律师顾问等专业人士层面占有优势,加上诉讼审判的便捷性和非正式性使得诉讼往往向律师等专业人士倾斜,这样,诉讼的成功率和当事人经济力量趋同,对经济弱势者显然不利。从社会群体身份看,小额诉讼程序并没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开弓没有回头箭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