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法官作用的实证研究
【作者】 宋善铭【作者单位】 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讲师,法学博士}
【分类】 法院
【中文关键词】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模式选择;策略型司法;司法审查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3
【页码】 24
【摘要】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为刑诉法所确立,但法官是否参与认罪协商、对协商如何进行司法审查等,诸多理论分歧与实践困惑依然存在。通过调研发现,法官不仅控制着速裁程序的适用,而且对认罪协商还进行实质性的司法审查,并主宰着事实的认定和法律的适用。这与我国策略型司法的指引及司法对社会效果的追求撇不开关系,也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模式选择及法官在认罪协商中的定位密切相关。在今后的制度推广中,既要明确法官的角色定位,强化其司法审查的作用,也要规范对制度的解释,解决法官举棋难定的困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083    
  
  随着2018年《刑事诉讼法》的修订,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已然确立。然而,许多理论分歧并未得到充分辨析,不少技术问题还有待细化处理,试点工作的得失还需要进一步总结与反思。试点推行以来法官在办案中遇到了诸多困惑并未得以消解。例如,认罪案件中的庭审简化是否与审判中心主义相抵牾?法官是否参与认罪案件的审前协商?如何对认罪认罚从宽协议进行有效的司法审查?适用速裁程序几分钟便可结案,公检人员忙忙碌碌是否是为法官做了嫁衣?等等。因此,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运行机制尤其是法官作用进行持续的深入的研究,仍然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本文拟通过实证研究方法,对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法官的角色与作用进行全面揭示和梳理,对制度背后蕴含的理论进行理性阐释,并对司法实践中的相应问题进行总结与反思,以期对今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发展完善有所裨益。
  一、实证研究的样本选取与数据来源
  对认罪认罚从宽案件中法官作用的实证研究,笔者以定性研究与量化分析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调研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分别在河南郑州、江苏无锡、南通、浙江杭州等地做前期调研,通过对一线法官进行座谈、访谈等形式,对不同试点地区以及试点与非试点地区法院处理认罪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深入了解。发现,非试点地区的法官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内涵与精神并不十分了解,即便在试点地区法院,不少未专门从事刑事审判业务的法官也表示自己是外行,对此改革深意不太理解。第二阶段,在浙江、江苏、四川、广东、北京、河南等地,发放“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实施及相关问题研究的调查问卷”400份,回收383份,其中有效问卷361份。之所以在上述地方开展问卷调查,一方面因为涵盖了我国东西南北中不同地域;另一方面上述区域在经济、社会与法治发展方面存在一定的层次性,通过综合对比研究,可以总结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在司法实践中存在的共性与差异。
  从SPSS软件统计情况看,受访法官总数为361人,其中130人在试点工作单位,占受访法官人数的36%,231人在非试点工作单位,占64%;259人专业是法学或与法学相关的犯罪学、侦查学等,占71.7%,其余102人专业与法学无关,占28.3%;110人有刑事审判经验,251人没有从事过刑事审判业务,二者大致比例为3:7。从年龄情况来看,75.1%的受访对象属于39岁以下的青年法官,40-49岁的中年法官73人,占20.2%,50-59岁的资深法官17人,占4.7%。从学历层次来看,92.8%的受访法官具有本科以上学历,专科及以下学历26人,占7.2%。
  二、法官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认知与态度
  (一)制度定位不明导致司法实务中法官的理解不同
  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定位,存在着“定位不明,理解不同”的问题。它是一种引入控辩协商的制度创新?是既有简化审程序的整合?抑或只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重申?还是多数学者赞成“三合一”学说?通过361位受访法官对“您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一种认罪协商程序吗”的回答发现,大部分人对该制度说不清道不明。有26.6%的受访法官选择“是,它包含有认罪协商的因素”,34.9%的法官选择“不是,它只是坦白从宽等刑事政策的制度化”,另有38.5%的法官选择“不是,它是速裁程序、简易程序、刑事和解等现有制度的系统整合”(见表1)。说明实务界和理论界一样对该制度的定位存在困惑。
  表1受访法官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否属于认罪协商的理解

┌───────────────┬────┬─────┬─────┬─────┐
│选项             │频率  │百分比  │有效百分比│累积百分比│
├───────────────┼────┼─────┼─────┼─────┤
│(1)是,它包含有认罪协商的因素 │96   │26.6   │26.6   │26.6   │
├───────────────┼────┼─────┼─────┼─────┤
│(2)不是,它只是宽严相济等刑事 │126   │34.9   │34.9   │61.5   │
│政策的制度化         │    │     │     │     │
├───────────────┼────┼─────┼─────┼─────┤
│(3)不是,它是速裁程序、简易程 │139   │38.5   │38.5   │100.0   │
│序、刑事和解等现有制度的系统整│    │     │     │     │
│合              │    │     │     │     │
├───────────────┼────┼─────┼─────┼─────┤
│合计             │361   │100.0   │100.0   │     │
└───────────────┴────┴─────┴─────┴─────┘

  (二)受访法官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积极支持却又谨慎实施
  对于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绝大多数受访法官(占比91.2%)是认可的,其中70.4%的受访法官表示积极支持,有20.8%的法官认为该制度可以接受(见表2)。司法实践中,各地法院联合侦控部门积极探索认罪认罚从宽的快捷模式,大幅提高了认罪案件的诉讼效率。例如,青岛市南区建立的“刑拘直诉”快车道办案机制、还有昆明官渡区建立“侦诉配合联动、控辩对等协作、证据直达法庭、即诉即审即判”的“官渡模式”等,一起简单的刑事案件,从受案到结案只用了短短几个小时,极大地优化了司法资源配置,有效地缓解了审判压力。[1]
  表2是否从事过刑事审判业务&对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态度(交叉制表)

┌─────────────────┬──────────────────┬────┐
│                 │对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态度    │合计  │
│                 ├──────┬──────┬────┤    │
│                 │(1)有必要, │(2)没必要, │(3)可接 │    │
│                 │积极支持  │增加工作负担│受,当作│    │
│                 │      │      │任务去执│    │
│                 │      │      │行   │    │
├──────┬────┬─────┼──────┼──────┼────┼────┤
│是否从事过刑│(1)有  │计数   │85     │9      │16   │110   │
│事审判业务 │    │     │      │      │    │    │
│      │    ├─────┼──────┼──────┼────┼────┤
│      │    │百分比  │77.3%    │8.2%    │14.5%  │100.0% │
│      ├────┼─────┼──────┼──────┼────┼────┤
│      │(2)没有 │计数   │169     │23     │59   │251   │
│      │    ├─────┼──────┼──────┼────┼────┤
│      │    │百分比  │67.3%    │9.2%    │23.5%  │100.0% │
├──────┴────┼─────┼──────┼──────┼────┼────┤
│合计         │计数   │254     │32     │75   │361   │
│           ├─────┼──────┼──────┼────┼────┤
│           │百分比  │70.4%    │8.9%    │20.8%  │100.0% │
└───────────┴─────┴──────┴──────┴────┴────┘

  大多数受访法官积极支持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推行,不过,职业理性与审判经验使他们在司法实践中表现得相当谨慎。虽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办法》及新《刑事诉讼法》并未对案件的适用范围作出明确的限制,但是有一半以上的受访法官(52.1%)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只适用于“可能处3年有期徒刑以下的案件”, 20.5%的受访法官认为只适用于“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下的案件”,也就是说,大多数法官认为可能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的严重犯罪不宜适用该认罪认罚从宽。
  此外,大部分受访法官对可以协商的内容和范围也比较保守,认为协商的内容只能是量刑上的从宽和减让。关于“罪名和罪数是否可以协商”的问题,有78.9%的受访法官认为“罪数和罪名都不可以协商”(见表3)。随后,笔者对受访法官“是否有刑事审判经验”和“关于罪数和罪名可否协商的观点”进行了相关性分析。结果如下:相关系数r=0.137,显著性水平P=0.009,此双
  表3是否有刑事审判经验&关于罪数和罪名可否协商的观点(交叉制表)

┌─────────┬───────────────────────────┬──┐
│         │罪数和罪名是否可以协商?               │合计│
│         ├──────┬──────┬──────┬──────┤  │
│         │(1)罪数可以 │(2)罪名可以 │(3)罪数罪名 │(4)罪数罪名 │  │
│         │协商    │协商    │都可以协商 │都不可以协商│  │
├─────┬───┼──────┼──────┼──────┼──────┼──┤
│是否从事过│(1)有 │17     │7      │9      │77     │110 │
│刑事审判业│   │      │      │      │      │  │
│务?   │   │      │      │      │      │  │
│     │   ├──────┼──────┼──────┼──────┼──┤
│     │   │15.5%    │6.4%    │8.2%    │70.0%    │100.│
│     │   │      │      │      │      │0% │
│     ├───┼──────┼──────┼──────┼──────┼──┤
│     │(2)没 │22     │8      │13     │208     │251 │
│     │有  │      │      │      │      │  │
│     │   ├──────┼──────┼──────┼──────┼──┤
│     │   │8.8%    │3.2%    │5.2%    │82.9%    │100.│
│     │   │      │      │      │      │0% │
├─────┴───┼──────┼──────┼──────┼──────┼──┤
│合计       │39     │15     │22     │285     │361 │
│         ├──────┼──────┼──────┼──────┼──┤
│         │10.8%    │4.2%    │6.1%    │78.9%    │100.│
│         │      │      │      │      │0% │
└─────────┴──────┴──────┴──────┴──────┴──┘

  表4是否有刑事审判经验&关于罪数和罪名可否协商的观点(相关性分析)

┌─────────────────┬─────────┬─────────┐
│                 │您是否从事过刑事审│您认为罪名和罪数可│
│                 │判业务?     │以协商吗?    │
├───────┬─────────┼─────────┼─────────┤
│您是否从事过刑│Pearson相关性   │1         │.137**      │
│事审判业务? │         │         │         │
│       ├─────────┼─────────┼─────────┤
│       │显著性(双侧)   │         │.009       │
│       ├─────────┼─────────┼─────────┤
│       │N         │361        │361        │
├───────┼─────────┼─────────┼─────────┤
│您认为罪名和罪│Pearson相关性   │.137**      │1         │
│数可以协商吗?│         │         │         │
│       ├─────────┼─────────┼─────────┤
│       │显著性(双侧)   │.009       │         │
│       ├─────────┼─────────┼─────────┤
│       │N         │361        │361        │
└───────┴─────────┴─────────┴─────────┘

  **.在.01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变量关系的显著性水平P值小于0.01(见表4)。这说明,有过刑事案件审判经验的法官更能接受认罪协商的理念。
  (三)试点与非试点地区的法官对制度的认知有明显的区别
  调查结果显示,70.8%的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和70.1%的非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认为推行该制度“有必要,积极支持”,受访法官对该制度的接受程度是基本相同的(见表5)。不过,对数据作进一步分析发现,对“罪数与罪名是否可以协商”的问题,非试点地区有83.1%的受访法官认为“都不可以”,试点地区有71.5%的受访法官选择“都不可以”,在SPSS相关性分析中, P=0.005,在0.05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见表6);对于“真诚悔罪是否为从宽处罚的必要条件”的问题,有81.4的非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选择“是”,69.2%的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选择“是”, P=0.041,在0.05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见表7)。
  表5是否试点单位&对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态度(交叉制表)

┌────────────────┬────────────────────┬───┐
│                │对推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态度      │合计 │
│                ├─────┬──────┬───────┤   │
│                │(1)有必要 │(2)没必要, │(3)可接受,当 │   │
│                │,积极支持│增加工作负担│作任务去执行 │   │
│                │     │      │       │   │
│                │     │      │       │   │
├───────┬───┬────┼─────┼──────┼───────┼───┤
│工作单位是否属│⑴是 │计数  │92    │9      │29      │130  │
│于认罪认罚从宽│   │    │     │      │       │   │
│制度试点单位?│   │    │     │      │       │   │
│       │   ├────┼─────┼──────┼───────┼───┤
│       │   │百分比 │70.8%   │6.9%    │22.3%     │100.0%│
│       ├───┼────┼─────┼──────┼───────┼───┤
│       │(2)不 │计数  │162    │23     │46      │231  │
│       │是  │    │     │      │       │   │
│       │   ├────┼─────┼──────┼───────┼───┤
│       │   │百分比 │70.1%   │10.0%    │19.9%     │100.0%│
├───────┴───┼────┼─────┼──────┼───────┼───┤
│合计         │计数  │254    │32     │75      │361  │
│           ├────┼─────┼──────┼───────┼───┤
│           │百分比 │70.4%   │8.9%    │20.8%     │100.0%│
└───────────┴────┴─────┴──────┴───────┴───┘

  表6是否试点单位&对罪名和罪数可否协商的看法(相关性分析)

┌────────────────────┬─────────┬───────┐
│                    │是否属于认罪认罚从│罪名和罪数是否│
│                    │宽制度试点单位? │可以协商?  │
├────────────┬───────┼─────────┼───────┤
│是否属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Pearson相关性 │1         │.147**    │
│试点单位?       │       │         │       │
│            ├───────┼─────────┼───────┤
│            │显著性(双侧) │         │.005     │
│            ├───────┼─────────┼───────┤
│            │N       │361        │361      │
├────────────┼───────┼─────────┼───────┤
│罪名和罪数是否可以协商?│Pearson相关性 │.147**      │1       │
│            ├───────┼─────────┼───────┤
│            │显著性(双侧) │.005       │       │
│            ├───────┼─────────┼───────┤
│            │N       │361        │361      │
└────────────┴───────┴─────────┴───────┘

  *.在.05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表7是否试点单位&对真诚悔罪是否为从宽处罚的必要条件的意见(相关性分析)

┌─────────────────┬────────┬───────────┐
│                 │是否属于认罪认罚│对真诚悔罪是否为从宽处│
│                 │从宽制度试点单位│罚的必要条件的意见? │
│                 │?       │           │
├─────────┬───────┼────────┼───────────┤
│是否属于认罪认罚从│Pearson相关性 │1        │.107*         │
│宽制度试点单位? │       │        │           │
│         ├───────┼────────┼───────────┤
│         │显著性(双侧) │        │.041         │
│         ├───────┼────────┼───────────┤
│         │N       │361       │361          │
├─────────┼───────┼────────┼───────────┤
│对真诚悔罪是否为从│Pearson相关性 │.107*      │1           │
│宽处罚的必要条件的│       │        │           │
│意见?      │       │        │           │
│         ├───────┼────────┼───────────┤
│         │显著性(双侧) │.041      │           │
│         ├───────┼────────┼───────────┤
│         │N       │361       │361          │
└─────────┴───────┴────────┴───────────┘

  *.在.05水平(双侧)上显著相关。
  通过对上述几个问题的相关性分析结果来看,虽然不同地区的受访法官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整体上都是积极支持的,但在一些具体问题的认识上,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和非试点地区的受访法官之间还存在明显的区别。在对认罪协商的内容、从宽处罚的前提条件等问题上,非试点地区受访法官的态度表现得更为保守。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如何具体操作都是在摸石头过河,部分非试点地区就连法官、检察官、律师等法律职业群体对制度内涵也不甚了解,抱着旁观者的态度,没有对制度进行积极研究和探索。因此,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发展完善并不是一个瓜熟蒂落的自然过程,前瞻性的顶层设计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三、法官对认罪协商的参与
  美国辩诉交易中,中立的法官基本是不参与控辩协商的,对交易内容一般不做实质性审查;[2]德国认罪协商稈序中,法官负有事实查明义务和控制审判讲程的权力,甚至可以直接和被告人进行协商。[3]那么,我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的法官选择什么样的立场呢?关于“您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中法官可以参与协商吗”这一问题,47.4%的法官选择“法官不应当参与协商”,37.4%的法官选择“法官可以与被告人协商,但需要检察官参与或在场”,有15.2%的受访法官认为“法官可以参与协商”(见表8)。可见,职业法官对其是否应当参与认罪协商的问题上存在着导向迷惘。多数法官在认罪协商中选择中立、被动的立场,认为这是与法官独立、公正、无偏倚的本质属性是相符的;还有一部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08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