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司法裁判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研究
【英文标题】 Research on the Application of the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in Judicial Judgment
【作者】 彭中礼王亮【作者单位】 中南大学法学院中共湖南省委党校
【分类】 司法
【中文关键词】 司法裁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价值判断
【英文关键词】 judicial judgment;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value judgment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9)04-0001-1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1
【摘要】

核心价值观是公民价值观念的引领性信念和理想。人类越是发展,对基于国家或者社会而形成的核心价值理念的需要越是强烈。司法裁判应当承载价值理念。通过裁判文书网发现,2012到2017年间,有726份裁判文书涉及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文章首先对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裁判文书的类型、运用法院的层级、年份以及省级地域的分布等整体情况进行了分析,发现不同年份、不同类型的案件当中均有不同地区的法院对于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司法裁判并不排斥和拒绝。然后,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司法的程序和方法进行经验分析,发现不同的主体对待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司法的态度差异较大。这说明,核心价值观作为核心价值理念通过司法融入制度,有一个长期的沉淀、砥砺和浸润过程。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既要遵循政治格局,也要讲究法律程序和法律方法。

【英文摘要】

Core values are the leading beliefs and ideals of civic values. The more human beings develop, the stronger their need for core values based on the state or society. Values should be embodied in judicial adjudication. Through the China Judgement Online website, it is found that 726 judicial documents was related to the application of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between 2012 and 2017. Firstly, this paper makes an analysis of the judicial documents found to have used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according to the type of them, the year of them, the distribution of them, and the level of courts. It is found that in different years, different types of cases, and in courts of different regions, judges do not reject the use of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in judicial documents. Then, through the analysis of the procedures and methods of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entering the judicial activities, it is found that there is obvious correlation between the types of subjects and the attitudes to these issues. This shows that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as the core value concepts, have a long-term and gradual process of integration into the legal system through judicial activities. In the use of core values of Chinese socialism in judicial activities, we should consider not only the political pattern, but also the legal procedures and method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3    
  一、问题的由来
  从古今中外来看,任何一个有着宏伟目标、坚持健康发展的国家都会有自己的时代使命。如果能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担负时代使命,顺应时代潮流,国家就能长治久安,人民就能安居乐业;如果未能完成使命,就会违背历史规律,国家也可能会四分五裂,人民就会颠沛流离。一个国家所面临的时代使命,是它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所决定的,既不能虚设,也不能视而不见,更不能站在使命的对立面,成为时代的敌人。保持一个国家长治久安最重要的不仅仅是有发达的经济实力,而且需要有核心凝聚力,这就是核心价值观的重要作用。从社会来看,人类社会的生活,既有个人的任性抉择,也有理性的价值衡量。从人类的思想层面来看,价值多元一直是任何社会既存的事实。“承认每一具体价值的个体性或独特性,就必然进一步承认社会总体上的价值多元性。由于价值具有主体的个体性特点,所以我们看到,在社会生活中,价值的标准、评定和表现是极其复杂的,是多层、异向、异质的。”[1]对于社会治理而言,允许个人多元价值的存在是前提,但是基于个人多元价值而形成的核心价值则是社会治理实现的基础。从路径和价值选择来说,核心价值观凝练社会大众的多元价值,是价值的价值,也是价值的核心,并引导人民形成价值共识,从而形成终极价值规范。核心价值观,是公民多元价值的引领性信念和理想。人类越是发展,对基于国家或者社会而形成的核心价值观的需要越是强烈。近代以来现代政治国家的实践表明,基于核心价值观而形成共同的民族意识,进而建立了数量较多的民族国家。特别是在一些比较先进的发达国家,都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他们或将核心价值观写入宪法,或将核心价值观融入到制度中去,从而为国家的团结和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比如英国《大宪章》中的限制皇权理念,法国《人权宣言》中的自由平等理念,美国《联邦宪法》中的权力制约理念等等,都是核心价值观进入宪法和进入制度的典型案例。因此,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建立核心价值观就应当在主体尊重、制度建构和制度实践等方面着手,实现核心价值观与行为规范的统一,实现核心价值观理论发展与逻辑建构的统一。
  虽然不同的国家都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但是在实践路径上,各个国家的核心价值观的追求大体还是相同的,即通过凝练社会核心价值,凝聚社会共识。试想一下近代以来西方的资产阶级大革命,无非就是把人们团结在核心价值的周围,并不断地为其所认可的核心价值,如自由、平等、法治等,不断进行顽强拼搏,从而实现了西方社会的现代化。综合言之,西方社会的现代化,是人的现代化,也是观念的现代化,更是核心价值理念的现代化。基于此,我们党不仅认识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体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根本性质和基本特征,反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丰富内涵和实践要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高度凝练和集中表达”,也认识到“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彻到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实践中,落实到立法、执法、司法、普法和依法治理各个方面,用法律的权威来增强人们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自觉性”。[2]当代中国要实现民族复兴大业,建立不朽功勋,就要坚持、宣扬、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是要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进程中,全方位保护公民权利并在制度设计上按照核心价值观的总体要求将一切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按照法治的要求实现制度化、体系化、科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2016年12月25日,中办国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的指导意见》,对核心价值观与法治的关系进行了阐述。[3]2018年5月7日,中共中央印发《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立法修法规划》,强调在立法和修法当中要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根本上说,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需要国家坚持法治的,坚持法治思维,深蕴法治精神,按照法治方式,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才能够完成时代使命,夺取社会主义事业建设的伟大成功;需要社会坚持法治精神,按照核心价值观的要求,做到平等友爱;需要个人严格要求自己,恪尽职守。如果说,将核心价值观融入制度建设的重点在于立法的话,那么引领和塑造核心价值观的重要契机就是司法。2015年10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关于在人民法院工作中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若干意见》,此后,最高人民法院又分别于2016年3月10日和2016年8月23日公布10起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案例和关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案例。从法治层面来看,最高人民法院要求核心价值观应当成为司法的考评、衡量对象,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司法过程当中要能够自觉地贯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而另一方面,司法过程也需要塑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即法院的司法裁决不能违背核心价值观的总体要求并以司法裁判引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此,引出本文所要讨论的问题是,如何通过司法引领和塑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或者说,司法机关应当如何在司法过程当中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之既不单纯为对政治正确的贯彻,又能够真正成为法治发展的推手和动力?
  通过司法塑造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重要的是法院要积极发挥司法职能,从国家的和谐稳定、社会的公平正义和个人的诚信友善着眼,以司法裁判为杠杆,发挥司法裁判塑造核心价值观的作用。因此,通过已有的司法裁判文书来观察司法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和塑造作用,是实现本课题研究的一个“捷径”。虽然司法裁判是一个过程,但是,司法的职能和司法引领和塑造价值观念的作用集中体现在司法裁判文书上。为了更能深入考察司法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引领作用,本文主要考察司法判决文书中核心价值观的运用方式。目前,中国裁判文书网作为法定的司法判决文书公布网,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初具规模,有裁判文书41290525份(截止于2018年1月2日下午15:00),可以说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裁判文书网,但是中国裁判文书网存在查询极为不便的缺陷;为此,笔者选择使用另一个裁判文书网把手案例网。把手案例网自认为是“中文世界最好用的法律文书检索平台”,拥有33809733份裁判文书(截止于2018年1月2日下午15:30),比中国裁判文书网少900多万份裁判文书,但是其查询功能确实比较方便。因此,本文采用了把手案例网,以“核心价值观”为关键词搜索[4],共得726份裁判文书。
  本文的基本目标是,通过对这726份司法裁判文书进行分析,观察核心价值观是如何进入司法裁判文书的,其程序和方法具有何种特点,然后从法理上对此进行反思,从而为司法判决如何更有效地发挥引领和塑造作用提供更为深厚的理论基础。
  二、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总体概况
  通过司法裁判文书来解释和反映时代的主流价值观,应当说具有可行性和必要性。我们知道,司法裁判是对权利义务的再分配,对人们的行为具有相当重要的指引作用,是对未来生活的引领。如果说法律是个体行为的“航向”,而司法裁判则是个体行为的真正“坐标”。人们可以通过司法裁判,预测文本中的法律与实施中的法律的距离。从这个层面来理解司法裁判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有利于把握司法裁判运用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性。
  图1对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件类型进行了统计分析。从中可以看出,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多的案由是民事案件、行政案件和刑事案件,执行案件和赔偿案件只能说是“偶有涉及”。而且,在民事案件中运用核心价值观的比率高达90.9%。从SPSS卡方统计来看,不同案由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运用的卡方值=0.403,渐进Sig.(双侧)=0.982(>0.05),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982。这说明,不同案由裁判的案例,在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上没有显著差异。纵观目前的所有样本案件,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件绝对数量不仅相对于庞大的裁判文书来说显得非常少,并且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裁判文书也很少。这说明,在我国司法实践中,至少是截止到目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没有完全的融入到司法领域。当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有融入到司法领域的原因却是多方面的,后文将对此展开讨论和分析。
  (图略)
  图1 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件类型分布
  图2对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院层级进行统计。从图2可以看出,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最多的法院是中级人民法院、基层人民法院,其在样本裁判文书中的运用比率分别为49.04%和48.07%,而高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运用核心价值观的样本裁判文书却比较少。主要原因在于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特别是基层人民法院和中级人民法院)是裁判的主体,因而产生的裁判文书最多,自然也有更多的机会去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然,最高人民法院本身就应当是“政策法院”,其核心功能应当是制定公共政策来引导司法,而不仅仅只是审理案例。比如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23日颁布10件关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典型案例,就是制定公共政策的重要表现。
  (图略)
  图2 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院层级分布谨防骗子
  图3对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院的地域进行了分析。从图3来看,我国除了青海和西藏暂未发现有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院之外(原因有多方面的,比如有可能数据库暂没有收录到运用核心价值观的案例),其他各个省级地域法院均有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除了最高人民法院有3起案例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外,其他723件样本案例都分散在各个省级地域,最突出的省份当属广东省,以153个样本案例独占鳌头,比率达到了21.3%;排第二名和第三名的省份分别为湖南和江苏,其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例和所占比率分别为92份(12.7%)和84份(11.62%)。由此可以说明的问题是:第一,从某种意义上说,通过司法引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得到了各级法院的认可,因而核心价值观融入司法裁判的制度进路是可行的。第二,广东作为全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之一,在运用核心价值观引领社会风气方面,也不甘落后,试图保持既发展经济,又能贡献精神文明的领先地位,值得期许。
  (图略)
  图3 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法院地域分布
  图4对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年份分布进行了统计分析。根据SPSS的卡方统计可以知,其卡方值=0.490,渐进Sig.(双侧)≈0.783(>0.05)。可见,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783,大于0.05的标准。从图4可以看出,自2012年至2017年,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司法裁判文书存在一个逐年上升的趋势,虽然2017年有所回落,但是这种整体趋势不受影响。其中2016年是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高峰期,其样本数占到了样本总数的51.1%;其次是2017年,比率为24.1%;排第三位的是2015年,比率为19.42%。这意味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与年份并不存在显著相关性。我国虽然在2006年就提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概念,但是其核心内容概括的完成却是在2013年的党的十八报告当中首次提出。特别是直到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才印发《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明确提出要“以‘三个倡导’为基本内容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相契合,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人类文明优秀成果相承接”,并要求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融入法治建设。也就是说,2014年才是我国真正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运用到司法裁判的关键性年头。虽然将核心价值观融入制度是世界各国的通行做法,也是法治建设的重要理念基础,但是在我国毕竟尚属首次,因而进展比较缓慢情有可原。虽然将价值理念融入司法裁判并非新鲜事务,在中国古代就有了将情理入法或者将春秋大义入法的裁判。但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毕竟是新时代的产物,因而在运用上还存在认知障碍或者其他难题。
  (图略)
  图4 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年份分布
  三、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程序考察
  核心价值观虽然在社会的发展过程当中能够起到融合凝聚力的作用,但是它毕竟不是法律,欠缺法律意义上的规范性。而且,核心价值观是一种理念和精神追求,并非每个人在理解核心价值观方面都能够达成共识。特别是在司法程序当中,当事人要运用核心价值观,必然存在一个程序问题,即诉讼当事人、参与人等会不会运用核心价值观,在什么条件下会运用核心价值观,其目的又是什么?最终引起法官运用核心价值观的因素是什么?回答这些问题,需要对核心价值观如何进入司法裁判的程序进行经验分析。
  首先,笔者对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司法裁判程序的分布进行了统计分析。根据表1的统计结果表明,基于SPSS的卡方统计可以知,其卡方值=221.717,渐进Sig.(双侧)≈0.000(<0.05)。可见,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001,小于0.05的标准。这意味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与年份存在显著相关性。同时,表1告诉我们,一审案件和二审案件依然是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要程序,其比率占到了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案例的72.7%。当然,其他程序如再审程序、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程序以及其他程序也有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例,但是数量相对较少。由此可以说明的问题是:第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不存在程序阶段的限制,各个司法阶段都有可以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或者说,作为一种精神文化指引,其在司法中的作用是比较广泛的,能够被各个司法程序所容纳,因而具有较强的包容力和适应性。第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作为实质性的、原则性的柔性规范,并不排斥法律程序,因而能够在各个法律程序和阶段运用。第三,最重要的一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既符合当代主流趋势,而且也容易成为行为性质的评价标准,因而在司法程序的各阶段容易被运用。
  表1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审理程序上的运用

┌───────────────┬───────────────────────────┬───┐
│               │审理程序                       │合计 │
│               ├───┬───┬───┬───┬───┬───┬───┤   │
│               │一审程│二审终│再审程│申诉程│执行程│特别程│赔偿程│   │
│               │序  │审  │序  │序  │序  │序  │序  │   │
├──┬─────┬──────┼───┼───┼───┼───┼───┼───┼───┼───┤
│作用│运用社会主│计数    │162  │178  │6   │0   │4   │3   │2   │355  │
│方式│义核心价值│      │   │   │   │   │   │   │   │   │
│  │观    │      │   │   │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45.6% │50.1% │1.7% │0.0% │1.1% │0.8% │0.6% │100.0%│
│  │     │%     │   │   │   │   │   │   │   │   │
│  │     ├──────┼───┼───┼───┼───┼───┼───┼───┼───┤
│  │     │审理程序中的│64.3% │64.5% │66.7% │0.0% │100.0%│1.1% │100.0%│48.9% │
│  │     │%     │   │   │   │   │   │   │   │   │
│  │     ├──────┼───┼───┼───┼───┼───┼───┼───┼───┤
│  │     │总数的%  │22.3% │24.5% │0.8% │0.0% │0.6% │0.4% │0.3% │48.9% │
│  ├─────┼──────┼───┼───┼───┼───┼───┼───┼───┼───┤
│  │不运用社会│计数    │90  │98  │3   │5   │0   │175  │0   │371  │
│  │主义核心价│      │   │   │   │   │   │   │   │   │
│  │值观   │      │   │   │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24.3% │26.4% │0.8% │1.3% │0.0% │41.2% │0.0% │100.0%│
│  │     │%     │   │   │   │   │   │   │   │   │
│  │     ├──────┼───┼───┼───┼───┼───┼───┼───┼───┤
│  │     │审理程序中的│35.7% │35.5% │33.3% │100.0%│0.0% │98.3% │0.0% │51.1% │
│  │     │%     │   │   │   │   │   │   │   │   │
│  │     ├──────┼───┼───┼───┼───┼───┼───┼───┼───┤
│  │     │总数的%  │12.4% │13.5% │0.4% │0.7% │0.0% │24.1% │0.0% │51.1% │
├──┼─────┼──────┼───┼───┼───┼───┼───┼───┼───┼───┤
│  │合计   │计数    │252  │276  │9   │5   │4   │178  │2   │726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34.7% │38.0% │1.2% │0.7% │0.6% │24.5% │0.3% │100.0%│
│  │     │%     │   │   │   │   │   │   │   │   │
│  │     ├──────┼───┼───┼───┼───┼───┼───┼───┼───┤
│  │     │审理程序中的│100.0%│100.0%│100.0%│100.0%│100.0%│100.0%│100.0%│100.0%│
│  │     │%     │   │   │   │   │   │   │   │   │
│  │     ├──────┼───┼───┼───┼───┼───┼───┼───┼───┤
│  │     │总数的%  │34.7% │38.0% │1.2% │0.7% │0.6% │24.5% │0.3% │100.0%│
├──┴─────┴──────┴───┴───┴───┴───┴───┴───┴───┴───┤
│卡方值=221.717,渐进Sig.(双侧)≈0.000(<0.05)                         │
└───────────────────────────────────────────────┘

  通过表2可以发现,基于SPSS的卡方统计可知,其卡方值=689.524,渐进Sig.(双侧)≈0.000(<0.05)。可见,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000,小于0.05的标准。这意味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不同提供主体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法院运用有显著相关性。换句话说,是谁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影响司法裁判的结果。从表2可以发现:第一,在诉讼阶段,当事人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样本文书数达到372份,占整个样本数的51.2%,这说明当事人都希望能够通过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影响法官,因而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当事人数量比较高,这也说明当事人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功能和作用抱有较高期望。第二,法官经常主动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347份),并且被采纳运用的比率非常高(100%),这说明当前我国的政治大环境对司法有十分重要的影响。正如一些学者所言:“无论如何标榜法官裁判的非政治性和中立性,均不能否认,司法从来不是政治中立性地,从来都具有明确的政治导向。”[5]第三,也有案件当事人和法官同时提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因而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主体的“混合型”,这说明在某个问题上或者某个案例当中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比较合适。由上可以说明的问题是,诉讼当事人和法院都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发现主体,只是各种发现主体之间能够推动法官采纳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作用有较大差别。
  表2 司法裁判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提供主体

┌────────────────┬───────────────────┬────┐
│                │提供主体               │合计  │
│                ├────┬────┬────┬────┤    │
│                │当事人提│第三人提│法院提供│混合型提│    │
│                │供   │供   │    │供   │    │
├──┬─────┬───────┼────┼────┼────┼────┼────┤
│作用│运用社会主│计数     │7    │0    │347   │5    │359   │
│方式│义核心价值│       │    │    │    │    │    │
│  │观    │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2.0%  │0.0%  │96.6%  │1.4%  │100.0% │
│  │     ├───────┼────┼────┼────┼────┼────┤
│  │     │提供主体中的%│1.9%  │0.0%  │98.8%  │100.0% │48.9%  │
│  │     ├───────┼────┼────┼────┼────┼────┤
│  │     │总数的%   │1.0%  │0.0%  │47.2%  │0.1%  │48.9%  │
│  ├─────┼───────┼────┼────┼────┼────┼────┤
│  │不运用社会│计数     │365   │2    │0    │0    │367   │
│  │主义核心价│       │    │    │    │    │    │
│  │值观   │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98.4%  │0.5%  │0%   │0.0%  │100.0% │
│  │     ├───────┼────┼────┼────┼────┼────┤
│  │     │提供主体中的%│98.1%  │100.0% │0%   │0.0%  │51.1%  │
│  │     ├───────┼────┼────┼────┼────┼────┤
│  │     │总数的%   │50.3%  │0.3%  │0.6%  │0.0%  │51.1%  │
├──┴─────┼───────┼────┼────┼────┼────┼────┤
│合计      │计数     │372   │2    │347   │5    │726   │
│        ├───────┼────┼────┼────┼────┼────┤
│        │作用方式中的%│51.2%  │0.3%  │47.8%  │0.7%  │100.0% │
│        ├───────┼────┼────┼────┼────┼────┤
│        │提供主体中的%│100.0% │100.0% │100.0% │100.0% │100.0% │
│        ├───────┼────┼────┼────┼────┼────┤
│        │总数的%   │51.2%  │0.3%  │47.8%  │0.7%  │100.0% │
├────────┴───────┴────┴────┴────┴────┴────┤
│卡方值=689.524,渐进Sig.(双侧)≈0.000(<0.05)                   │
└─────────────────────────────────────────┘

  从表2来看,在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件当中,当事人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案件并不少,占到总样本的51.2%。这是不是可以说,我国普通民众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十分熟悉?或者说,虽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刚颁布不久,但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已经深入人心了?当然,这个问题的验证比较复杂。不过我们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考察这个问题。即通过案件有无代理律师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系(见表3)来反映当事人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认识程序。律师是当事人的委托代理人,一方面,绝大多数律师会忠实的行使职责来履行当事人委托的事务,另一方面,律师会有较强的主观能动性来运用他们的所学知识。特别是在运用知识方面,如何运用与诉讼相关的知识,运用何种知识,这都是律师自身能够决定的事项。所以,有律师代理的案件,其诉讼事宜基本都由律师完成;而如果没有律师代理的案件,诉讼事宜均由自己完成(不考虑没有请律师代理案件的当事人请律师撰写诉讼文书的情况),其诉讼文书都由当事人自己完成。表3表明,通过SPSS的数据统计得卡方值=52.261,渐进Sig.(双侧)≈0.000(<0.05)。可见,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000,小于0.05的标准,这意味着代理律师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有显著相关性。事实上,从表2也可以明确反映出来,有代理律师的案件(516份,71.1%)其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频次远远高于没有代理律师的案件(210份,28.9%)。当然,也值得注意,并非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能够被法院运用。从表3可以看出来,有代理律师的案件,其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频率虽然多,但是其被法院采纳运用的频率不仅没有高于没有代理律师的案件,反而还低于没有代理律师的案件。这间接说明,律师作为一种职业,虽然有比当事人更高的法律素养,但是在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种党中央强调的主流价值方面,其认识高度并非就比普通人更高。
  表3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与代理律师的关系

┌────────────────┬───────────────┬───────┐
│                │代理律师           │合计     │
│                ├───────┬───────┤       │
│                │有代理律师  │无代理律师  │       │
├──┬─────┬───────┼───────┼───────┼───────┤
│作用│法院运用社│计数     │211      │148      │359      │
│方式│会主义核心│       │       │       │       │
│  │价值观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58.8%     │41.2%     │100.0%    │
│  │     ├───────┼───────┼───────┼───────┤
│  │     │代理律师中的%│40.9%     │70.5%     │49.4%     │
│  │     ├───────┼───────┼───────┼───────┤
│  │     │总数的%   │29.1%     │20.4%     │49.4%     │
│  ├─────┼───────┼───────┼───────┼───────┤
│  │法院不运用│计数     │305      │62      │367      │
│  │社会主义核│       │       │       │       │
│  │心价值观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83.1%     │16.9%     │100.0%    │
│  │     ├───────┼───────┼───────┼───────┤
│  │     │代理律师中的%│59.1%     │29.5%     │50.6%     │
│  │     ├───────┼───────┼───────┼───────┤
│  │     │总数的%   │42.0%     │8.5%     │50.6%     │
├──┴─────┼───────┼───────┼───────┼───────┤
│合计      │计数     │516      │210      │726      │
│        ├───────┼───────┼───────┼───────┤
│        │作用方式中的%│71.1%     │28.9%     │100.0%    │
│        ├───────┼───────┼───────┼───────┤
│        │代理律师中的%│100.0%    │100.0%    │100.0%    │
│        ├───────┼───────┼───────┼───────┤
│        │总数的%   │71.1%     │28.9%     │100.0%    │
├────────┴───────┴───────┴───────┴───────┤
│卡方值=52.261,渐进Sig.(双侧)≈0.000(<0.05)                   │
└────────────────────────────────────────┘

  四、司法裁判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方法考察
  上述分析表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虽然不是法律,也不是法律文本当中的基本法律原则,但是在司法裁判中不仅会获得部分法官的运用,而且当事人有时也自发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从而启动“价值判断”模式。价值判断作为司法当中的常见现象,常常是不同学派的学者们争议的焦点。比如,规范分析法学派和自然法学派就会就司法过程当中是否应当坚持价值分析而争论不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作为新时期我国所要坚持和塑造的主流价值观念,是否或者能否在司法当中运用,是一个理论问题。但是,如果它被当事人自动运用为一种可以支撑其行为的规范,则是一个可以支持的事实问题。因此,司法程序不排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应当成为主流理念。当然,如何在司法程序中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存在一个方法问题,这是整个司法环节的关键。
  表4对当事人提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目的进行了综合总结。通过SPSS数据统计的卡方值=683.275,渐进Sig.(双侧)≈0.000(<0.05)。可见,皮尔森卡方检验的Sig.值为0.000,远远小于0.05的标准,这意味着当事人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方式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有着显著相关性。从表4可以看出,有343份司法判决文书中的当事人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视为行为规范提交,占比47.2%;有35份司法判决文书中的当事人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做诉讼证据提交,占比4.8%。从法院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司法判决文书数量来看,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当做行为规范提交的采纳运用率为2.8%,当做诉讼证据提交的采纳运用率为0.3%。由此可以说明的问题是,虽然当事人十分重视参考或者参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是因为其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本案的因果关系缺乏确切的把握,因而在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带有一定的盲目性,缺乏有针对性地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表4 当事人提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方式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运用

┌─────────────────┬──────────────────┬────┐
│                 │当事人提交方式           │合计  │
│                 ├──────┬──────┬────┤    │
│                 │作为诉讼证据│作为行为规范│没有提交│    │
│                 │提交    │提交    │    │    │
├──┬─────┬────────┼──────┼──────┼────┼────┤
│作用│法院运用社│计数      │1      │10     │348   │359   │
│方式│会主义核心│        │      │      │    │    │
│  │价值观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 │0.3%    │2.8%    │96.9%  │100.0% │
│  │     ├────────┼──────┼──────┼────┼────┤
│  │     │当事人提交方式中│2.9%    │2.9%    │100.0% │49.4%  │
│  │     │的%      │      │      │    │    │
│  │     ├────────┼──────┼──────┼────┼────┤
│  │     │总数的%    │0.1%    │1.4%    │47.9%  │49.4%  │
│  ├─────┼────────┼──────┼──────┼────┼────┤
│  │法院不运用│计数      │34     │333     │0    │367   │
│  │社会主义核│        │      │      │    │    │
│  │心价值观 │        │      │      │    │    │
│  │     ├────────┼──────┼──────┼────┼────┤
│  │     │作用方式中的% │9.3%    │90.1%    │0.0%  │100.0% │
│  │     ├────────┼──────┼──────┼────┼────┤
│  │     │当事人提交方式中│97.1%    │91.1%    │0.0%  │50.6%  │
│  │     │的%      │      │      │    │    │
│  │     ├────────┼──────┼──────┼────┼────┤
│  │     │总数的%    │4.1%    │45.9%    │0.0%  │50.6%  │
└──┴─────┴────────┴──────┴──────┴────┴────┘

  (续表)

┌────────────────┬──────────────────┬────┐
│                │当事人提交方式           │合计  │
│                ├──────┬──────┬────┤    │
│                │作为诉讼证据│作为行为规范│没有提交│    │
│                │提交    │提交    │    │    │
├───────┬────────┼──────┼──────┼────┼────┤
│合计     │计数      │35     │343     │348   │726   │
│       ├────────┼──────┼──────┼────┼────┤
│       │作用方式中的% │4.8%    │47.2%    │47.9%  │100.0% │
│       ├────────┼──────┼──────┼────┼────┤
│       │当事人提交方式中│100.0%   │100.0%   │100.0% │100.0% │
│       │的%      │      │      │    │    │
│       ├────────┼──────┼──────┼────┼────┤
│       │总数的%    │4.8%    │41.2%    │47.9%  │100.0% │
├───────┴────────┴──────┴──────┴────┴────┤
│卡方值=683.275,渐进Sig.(双侧)≈0.000(<0.05)                  │
└────────────────────────────────────────┘

  法官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过程是司法方法和裁判技术实践的过程。从359个法院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司法判决来看,其运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方式主要体现在表5当中。通过SPSS数据统计的卡方值=722.010,渐进Sig.(双侧)≈0.000(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