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治与法律》
我国提存制度的完善
【英文标题】 Suggestion on Improvement of Escrow System
【作者】 崔建远【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债权
【中文关键词】 提存;提存原因;取回;提存物所有权;风险;转移
【英文关键词】 Escrow Reasons for Escrow Take Back Ownership of Escrowed Subject Matter Risk Transfer
【文章编码】 1005-9512(2019)08-0106-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8
【页码】 106
【摘要】 提存涉及提存人(债务人)、提存部门和债务人三方当事人,就提存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而言,其为私法上的保管合同关系,并具有第三人利益合同关系的性质。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由债务内容的实现以债权人的受领或其他协助为必要、债务人依债务本旨提供履行、债权人无理由地拒绝受领三项元素构成。债权人下落不明可被分为六个类型,并非每个类型都是提存原因,需要逐项甄别,并且不宜笼而统之地说其“是否基于债权人的意思,在所不问”。债权人下落不明与债权人死亡未确定继承人、遗产管理人或者丧失行为能力未确定监护人两大类提存原因,相当于德国等国家和地区的民法上的受领不能之一种情形。中国法规定的提存原因,尚不包括“债权多次让与使得债务人不能履行或不能有把握地履行其债务”以及“债务人因善意对债权的准占有人为清偿的,固可发生清偿的效力,若稍有疑虞,当可提存其给付,以消灭其债务”等情形,有必要在我国民法典编纂中加以吸收。提存人可以凭法院生效的判决、裁定或提存之债已经清偿的公证证明取回提存物。提存物为动产时,依我国《物权法》第23条关于交付为所有权转移的生效要件的规定,提存物所有权转移的时间为提存部门占有该物之时。债务人于提存原因存在时却不予提存,至少违反了不真正义务,有的是违反真正义务。
【英文摘要】 The escrow involves three parties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depositor and the obligee is a kind of storage contract in civil law involving a third party's interest. The fact that the obligee refuses to accept the subject matter without justified reasons is composed of three elements i.e. the necessity of the obligee's receipt or other assistance for the discharge of the debt the performance of the obligor in accordance with the nature of the debt the refusal of the obigee to accept the subject matter without reason. The circumstances that the whereabouts of the obligee are unknown can be divided into six types and not every type is a suitable reason for escrow so they need to be distinguished item by item and it is not suitable to totally ignore the fact whether they are based on the mind of the obligee. The two types of major reasons that the whereabouts of the obligee are unknown and the obligee is deceased and the successor or administrator has not been determined or the obligee has lost civil capacity and a guardian has not been appointed are equivalent to the inability to accept the subject matter in other countries and regions such as Germany. The reasons for escrow in Chinese laws do not include circumstances that the obligor is unable to perform obligation or cannot perform obligation with certainty as the obligee has assigned its rights many times and the obligor is uncertain of the effect of discharge of obligation if he performs the obligation to the quasi-possessor in good faith however it is necessary to recognize them. The obligee may take back the subject matter in escrow by the judgment ruling or notarized certificate that the obligation has been discharged. If the escrowed subject matter is movable property according to Article 23 of the Property Law on that the delivery is the element for the effectiveness of transfer of ownership the time of the transfer of the ownership of the escrowed subject matter is the time when the escrow institution occupies the subject matter. The obligor will be regarded as violating the non-real obligation at least and sometimes violating the real obligation if the obligor fails to escrow the subject matter when there is a reason to do so.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43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101条至第104条规定了提存制度,过于简要,存在法律漏洞,适用时确有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以下简称:《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第360条至第364条对此有所改进,但仍有提升的空间。笔者于本文中拟结合这两个法律文本以及司法部出台的《提存公证规则》,讨论提存制度完善的问题,就教于大家。
  一、提存的法律性质之辨
  关于提存的法律性质或法律理论构成,意见极为分歧。虽然清偿提存无疑是清偿的代用制度,但是提存部门大多系公共机构,由此便产生了提存是公法关系还是私法关系的问题。另外,清偿提存何以与清偿一样成为债务消灭的原因,债权人因提存而处于何种地位,以及在允许取回已经提存的提存物场合,提存的效力是否处于不确定状态、取回是否为解除条件、取回权的消灭是否为停止条件,等等,产生各种各样的疑问。在德国,提存成立的要件、提存的法律效力由《德国民法典》调整,如何提存则由德国《提存法》规制。根据德国《提存法》,提存被设定为公法关系。有管辖权者为初级法院和(在金钱情形为)司法金库(德国《提存法》第1条)。[1]日本民法通说认为,清偿提存为第三人(债权人)的寄托(中国法称之为保管)制度。清偿提存并非单纯的预约清偿提供代用制度,而是清偿本身的代用制度,但在形式上则与为第三人的寄托形式相同。所谓为第三人的寄托只是形式而已,清偿提存的实质应该是清偿。只是在债权人、担保义务人、债务人中,以哪一方的利益为保护重点,以及提存物受取权的性质、效力的构成原因等问题上意见不一。[2]
  我国台湾地区的通说主张,提存系私法上的寄托合同,并具有第三人利益合同的性质。[3]换句话说,提存为清偿人以给付物交付提存部门,经提存部门允为保管而成立的寄托合同。还有,因清偿人为提存后,债权人即可直接向提存部门请求给付,所以,提存有为第三人利益的寄托合同的性质。[4]然而,与此不同的是,提存制度原非仅为债务人消灭债务为目的而设,尚有担保提存以及“政府机关”为发放征收土地的补偿款等办理的提存类型,可见提存制度具有各种不同的机能。因此,探究提存部门与提存人之间的关系,不宜局限于由债务人所为清偿提存的类型和性质。如果从提存制度的整体观察,毋宁认为提存实质上具有公法上的关系,因为提存所受领提存物系基于公法上的义务,如果未向提存部门合法办理手续,就不发生应有的提存效果。虽然债权人因清偿人的提存可以随时受取提存物,但申请领取的程序确是公法设置的,不得认为债权人有请求发还提存物的私法上的请求权,即不得以之为诉讼标的,对于提存所提起民事诉讼。[5]
  在我国法上,既有为消灭债务为目的而设置的提存(《合同法》101条至104条),也有担保提存(我国《物权法》191条第1款前段,我国《担保法》49条第3款)。关于前者,有学说认为,提存涉及三方当事人,即提存人(债务人)、提存部门和债权人,因而发生提存人与提存部门、提存部门与债权人、提存人与债权人的三方法律关系。提存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关系为私法上的法律关系,且提存的目的也在于消灭既存于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的债的关系,因而提存具有私法关系的因素。然而,提存部门为国家所设机关,接受提存标的物并为保管以及将提存物发还债权人,系公法上的义务,而且债权人与提存人之间的法律关系,系以提存部门的行为为中介,始生消灭效果,故提存又具有公法上的法律关系的因素。这两种法律关系在提存中因当事人之间的不同关系而分别存在,提存人与债权人的关系为私法关系,他们与提存部门的关系为公法关系。[6]此处所谓私法上的法律关系,再具体些说,就是私法上的保管合同,并具有第三人利益合同的性质。提存人相当于寄存人,提存部门为保管人,债权人为享受该合同上利益的第三人。不过,提存毕竟由三方关系紧密结合而成,因公法关系的存在使得私法关系有所变形,此处所谓保管合同项下的权利义务有别于典型的保管合同关系,如提存一经完成,提存人便退出法律关系,合同义务消失。由此决定,提存制度中的私法规则为特别法,合同法保管合同规则和第三人利益合同规则系一般法,提存关系中的私法关系首先适用提存规则,提存制度就保管关系和第三人利益关系尚未规定的才适用关于保管合同(如《合同法》365条以下)、第三人利益合同(如《合同法》64条)的法律规定。
  二、关于提存原因的含义澄清与类型完善
  关于提存的原因,我国《合同法》规定有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债权人下落不明、债权人死亡未确定继承人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未确定监护人三大类,外加“其他情形”这个“兜底性原因”101条)。《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基本如此,只是第三项原因多出“债权人死亡未确定……遗产管理人”这个因素(第360条第1款)。其中第一项原因“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需要三项构成要件,一是债务内容的实现以债权人的受领或其他协助为必要,二是债务人依债务本旨提供了履行,三是债权人受领拒绝或受领不能。
  (一)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的构成与意义
  1.债务内容的实现以债权人的受领或其他协助为必要
  债务的履行,因作为债务内容的给付的性质不同,有时可以毋须债权人的协助配合,仅债务人单方即可以完成,例如,不作为债务。此类债务的履行基本上不发生债权人迟延,因而提存制度大多派不上用场。不过,这种情形占比不大,更多的情形则是需要债权人的积极配合,债务人才能够完成债务的履行。例如,某居室装潢合同约定,债权人(被装潢居室的主人)提供装潢材料,债务人(承揽人)的义务是实施装潢作业。如此,在居室装潢作业期间,债权人应容许债务人进入其居室。又如,在诊疗合同的场合,患者应配合医生的医疗检查并按医生的指示行为。再如,依买卖或承揽合同,债务人交付标的物或完成作业时,买受人或定作人应予受领。在债务的履行需要债权人协助或配合而债权人不予协助或配合时,债务人的履行就未能终结,因此如果债务人仍受债务约束、承担由迟延履行产生的责任以及损失,则显然是不公正的。[7]于此场合,应为债务人提供某种债务解放的途径,使得债务人免去迟延履行所发生的负担或不利益,于是提存制度应运而生。提存构成的要件之一便是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
  2.债务人依债务本旨提供履行
  债务人依债务本旨提供履行,这既可以表现为债务人现实地提出了给付,在个别情况下也可以表现为以言词提出给付。如果债务人未提出给付,则不构成提存原因。
  有的理论认为,提出给付含有标的物被实际提出的意思,也包括以言词方式提出给付的类型。所谓以言词提出给付,应当伴有经证明的实现给付的现实能力,较为适当。不然,债务人本无履行能力也不拟实际履行,却“装模作样”地告知债权人将于某日实际履行,以达阻却迟延履行之目的。这是背离诚信原则的。为了不让背信的债务人逃脱迟延履行的责任,有必要严格言词提出给付的构成要件。在这方面,美国《合同法重述》(第2版)的评注解释是,当事人无须实际提出其应当交付的东西,只要“以言词方式提出给付……并且伴有经证明的实现给付的现实能力”,那就足够了(第238条的评注第b条)。[8]当事人可以用什么样的言词来提出,要取决于具体情况。对此,美国《统一商法典》第2-503条的评注第1条的解释是,在此背景下,“‘适当的提出’(due tender)……指的是言词提出(offer),加上提出实现其所负担的全部条件的现实能力”。[9]美国《统一商法典》第2-503条第1款规定要求出卖人“将符合合同要求的货物置于可供买受人处置的状态,并且以合理和必要的方式通知买受人以使其可以受领货物”,但买受人可能享有在付款之前进行检验的权利。[10]
  提出给付的后果虽然从给付提出之时起免除因不履行的一切责任(《日本民法典》第492条),但这不外乎是针对债权人可主张的迟延责任(《日本民法典》第413条)。与此不同的意见是,由于给付提出,从提出之时起,因不履行而产生的损害赔偿、迟延利息或违约金的请求或强制履行等,均告失效,[11]并且也不实行担保权。进行给付提出后债权人如不受领,从给付提出之时起债权人负迟延责任,因此减轻债务人的注意义务,所增加的费用也由债权人负担,风险亦转归债权人。
  另外,债务人虽然可以进行提存,但提存并非一定要以给付提出为前提。双务合同的当事人一方已经进行提供时,另一方不得提出同时履行的抗辩。[12]
  3.债权人无理由地拒绝受领
  所谓债权人无理由地拒绝受领,顾名思义,就是债权人有义务也有能力受领债务人已经提供的给付,却有意识地予以拒绝。单就这一点来说,该项构成要件暗含着可归责于债权人。不过,若从提存制度设置的初衷以及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利益衡平角度着眼,则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作为提存的原因之一,实无必要以可归责于债权人为要件。
  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使债务人无法履行,为保护其合法权益,尽早摆脱不合理的拘束,《合同法》允许债务人提存(101条第1款第1项)。因此,笔者不赞同某些日本民法学者关于“提存原因与受领迟延没有任何关系”、“没有必要将提存作为受领迟延的后果”的看法,《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沿用《合同法》第101条第1款第1项的规定(第360条第1款第1项),是适当的,应予坚持。
  (二)债权人下落不明的含义澄清与类型划分
  《合同法》101条第1款第1项规定的第二种提存原因是债权人下落不明,《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予以沿用(第360条第1款第2项)。这有其道理,有必要坚持,因为债权人下落不明使债务人无法履行,即使履行也达不到合同目的,故允许债务人提存,以保护其合法权益。当然,对此项提存原因,仍有工作要做:一是需要澄清其含义;二是明确其类型;三是通过比较法的分析找准完善的方向。本文第二部分结尾处论述。
  债权人下落不明包括债权人不清、地址不详,债权人失踪又无代管人等情况。其情形之一是,债权人下落不明可归责于债权人,如债权人故意藏匿,使得债务人乃至众多之人均不知晓债权人之所在类型Ⅰ)。其情形之二是债权人下落不明不可归责于债权人,如债权人于家中熟睡之际被他人绑架(类型Ⅱ)。这是以有无可归责于债权人的事由为标准所作的分类,其中的类型Ⅰ属于债权人无正当理由拒绝受领。
  如果把债权人下落不明与债务清偿联系起来观察,债权人下落不明可分为如下两种类型:一是债权人下落不明致使债务人暂时无法履行,按照债务不履行类型归类可叫作债权人下落不明致使债权人暂时不能受领(类型Ⅲ);二是债权人下落不明致使债务人终局性地无法履行,按照债务不履行类型归类可叫作债权人下落不明致使债权人终局性地不能受领(类型Ⅳ)。类型Ⅲ是否为提存原因,必须结合履行期才能确定。如果此种暂时不能受领的状态持续至履行期届满,就构成提存原因;如果尚未持续至履行期届满,因为于此阶段债务人不为清偿并不构成违约,那么,它就不构成提存原因。类型Ⅳ属于德国、日本、民法上的所谓受领不能,至于其可归责于债权人与否,在所不问。
  如果以债务人是否知晓债权人的音讯为标准,则有如下分类:债权人下落不明分为债权人音讯皆无,债务人不能履行(类型Ⅴ);债务人虽知债权人的一些音讯但难为给付,如债务人知晓债权人生活在与中国无外交关系的区域或无司法协助的区域,难以向债权人实际清偿(类型Ⅵ)。类型Ⅵ只可作为提存的原因,但不可作为宣告失踪、宣告死亡的原因。因为宣告失踪导致被宣告失踪者的财产要由他人代管(我国《民法通则》20条,我国《民法总则》42条),被宣告死亡者的婚姻关系消灭、财产由他人继承(我国《民法通则》23条,我国《民法总则》51条前段,我国《继承法》2条等),这些均利害攸关,非同小可,故必须严格其要件。至于提存,对债权人无实质伤害,重在解脱债务人的法锁拘束,故其构成要件可适当放宽。
  (三)债权人死亡未确定继承人、遗产管理人或者丧失行为能力未确定监护人
  《合同法》101条第1款第3项规定的第三项提存原因为“债权人死亡未确定继承人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未确定监护人”,《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对此有所完善,改用“债权人死亡未确定继承人、遗产管理人或者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未确定监护人”的表述。显然,“债权人死亡未确定…遗产管理人”的确使得债务人履行其债务时失去给付受领人,形成受领不能的状态,故《合同编(草案)(二次审议稿)》增补“债权人死亡未确定……遗产管理人”,确有道理,应予肯定。在债权人死亡或丧失行为能力,又未确定继承人或监护人的情况下,债务人失去给付受领人,或者即使履行也达不到合同目的,法律有必要设置相应的制度,以便债务人可从这一困境中解脱出来,于是提存制度应运而生(《合同法》101条第1款第3项)。
  (四)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
  我国《担保法》49条第3款规定,抵押人转让抵押物所得的价款,应当向抵押权人提前清偿所担保的债权或向与抵押权人约定的第三人提存。我国《物权法》191条第1款前段承继了该种规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