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海关法评论》
展品暂准进境国际法比较及其对我国的立法建议
【英文标题】 Comparison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on Temporary Admission of Exhibits and Related Goods and the Suggestions to China's Corresponding Legislative Suggestion
【作者】 朱秋沅【作者单位】 上海海关学院{法律系教授}
【分类】 国际商法【中文关键词】 暂准进境;展品;ATA;京都公约
【英文关键词】 Temporary Admission; exhibits; ATA; Kyoto Convention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第8卷)
【页码】 50
【摘要】

有关展品暂准进境的国际法,在世界海关组织(以下简称为WCO)框架下的暂准进境公约体系有两个,即ATA单证册公约体系(1963年《ATA公约》体系与《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和《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与ATA公约体系是“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同时,相关的国际法渊源还包括在1972年专门制定的《国际展览会巴黎公约》附件《关于国际展览会参展者进口货物的海关规章》。我国的展品暂准进出境制度是以暂准进境的外国法与国际法为蓝本制定的。国际法与我国相关制度的基本运行原理完全一致,暂准进境货物的通关待遇基本一致。不同之处在于,我国在将有关国际义务进行国内化的过程中,倾向于落实基本义务。因此,在我国的相关制度暂准进境程序的现代化和便利化程度上与国际法之间存在差距。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复合型国际会展新趋势的典型代表,会展的国际化呼吁展品暂准进境制度的便利化,会展构成的复合型呼吁展品暂准进境制度的灵活性。但是,当代产业需求与我国传统暂准进境制度之间存在矛盾,传统的展品暂准进境制度不能适应会展业的新趋势,我国相关研究需要扭正对有关基础概念的长期误解,对暂准进出境制度进行改革与创新。对于ATA公约体系,建议更新我国的国际承诺。对于《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建议将国际法进行国内化时,从而使我国暂准进出境制度进一步从形似走向神似,真正实现国际法中的便利化与灵活性的原则精神与制度设计。

【英文摘要】

In terms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on Temporary Admission(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TA”),there are two systems of conventions under the framework of World Customs Organization (hereinafter referred to as“ WCO”),namely the ATA Carnet Conventions System(which further splits into ATA Camet Convention System of 1963 and the Istanbul Convention System) and the Specific Annex G to Kyoto Convention(revised).The relationship of the Specific Annex G of Kyoto Convention(revised) and the ATA Carnet Conventions System is lik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general law” and“ the special law”.Meanwhile, the other legal resources related to the TA include the Customs Regulations for the Importation of Articles by the Participants in an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which is the annex of the Convention Relating to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s,etc. Based on making reference to the corresponding foreign law and the international law,the legal system of TA in China was produced. Therefore, the basic principles in the international law and China’s legal system of TA are identical,and the treatment to the exhibits and related goods during customs clearance is basically the same. The difference is that China’s system prefers to implement basic obligations in the process of indigenization of the relevant undertakings under the framework of the international law. So there is a gap,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modernization and facilitation of the TA process,between the international law and domestic law of TA. China International Import Expo is a typical representative of the new trend of comprehensiv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The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requires a more convenient TA system for exhibits, and the comprehensive exhibition calls for the flexibility of TA process for exhibits. However, currently there are some inharmoniousness existed between the contemporary industry’s requirements and China’s traditional TA system which can’t adapt to the new trend of exhibition industry. Hence,the relevant research in China is urged to correct long-term misunderstanding of related basic concepts and provides the modernized direction to the future review and amendment of the legal system of TA. Meanwhile,the reform and innovation of the TA legal system are urgently needed. For the ATA convention system, it is suggested to update China’s international commitment. As for the Specific Annex G of the Kyoto Convention (revised) , it is suggested to refine the domestic legal system of TA and to further transplant more detailed provisions with facilitation feature from this convention. These suggested improvement and amendment can make the China’s TA legal system progresses from likeness in appearanc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law to harmonization in spirit with the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and truly realizes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s and the purpose of the system design,which are the facilitation and flexibility,in the international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26    
  一、有关展品暂准进境的国际法体系
  (一)WCO框架下有关暂准进境的国际公约
  在WCO框架下有关暂准进境的公约有两个制度体系,即ATA单证册公约体系和《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
  1. ATA单证册公约体系
  ATA单证册公约体系中可细分为1963年《ATA公约》体系和《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
  (1)1963年《ATA公约》体系
  1963年《货物暂准进境的ATA单证册的海关公约》( CustomsConvention on the ATA Carnet for the Temporary Admission of Goods,以下简称1963年《ATA公约》)以及一系列独立的特殊类型货物的海关公约,如1961年6月8日的《便利进口展示或展览会、交易会、会议或相关活动用的货物的海关公约》,1961年6月8日的《专业设备暂准进口海关公约》,以及1970年6月8日的《教学用品暂准进境海关公约》等。
  (2)《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
  在1950年和1970年之间,出现了许多关于暂准进境的国际公约、建议书、协定和其他文件,对国际商界造成了一定的理解和运用的混乱,并使海关工作复杂化。[1]世界海关组织又于1990年起草通过了《货物暂准进境公约》,即《伊斯坦布尔公约》。该公约于1993年生效。《伊斯坦布尔公约》将1961年《 ATA公约》和13个相关公约纳入其附约,并进一步扩大了ATA单证册适用的货物范围,使ATA单证册制度更臻完善。[2]
  《伊斯坦布尔公约》分为主约和附约两个部分。主约包括:总则(定义)、公约范围、特别规定及程序性条款等。附约共有13个,包括附约A《关于暂准进境单证的附约》,附约B. 1《关于在展览会、交易会、会议以及类似活动中陈列的货物的附约》,附约B. 2《关于专业设备的附约》,附约B. 3《集装箱、托盘、包装物料、样品等与商业活动有关的进口货物的附约》,附约B. 4《与制造业务相关的货物的附约》,附约B. 5《进口的教育、科学或文化用品的附约》,附约B. 6《进口的旅行者跟物品和体育用品的附约》,附约B. 7《旅游宣传资料的附约》,附约B. 8《边境运输进口的货物的附约》,附约B. 9《人道目的进口的货物的附约》,附约C《关于运输工具的附约》,附约D《关于动物的附约》和附约E《部分免除税费的进口货物的附约》。
  对于1963年《ATA公约》体系和《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由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2008年出版的《ATA单证册制度》一书给予了完整的阐述和翻译。同时,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所主办的“ATA单证册”网站[3]也予以了详细的介绍。因此,本文不再复述其基础文本内容。
  图1 ATA单证册制度基本运转流程[4]
  (3)1963年《ATA公约》体系和《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之间的关系
  1963年《ATA公约》体系和《伊斯坦布尔公约》体系建立在同一理论基础之上,两个公约体系下ATA单证册在使用条件、运作流程等方面都是一样的。因此,WCO要求《ATA公约》的缔约方和《伊斯坦布尔公约》的缔约方应相互接受两个公约体系项下的ATA单证册。国际商会世界商会联合会决定ATA国际联保系统也对伊斯坦布尔公约项下的ATA单证册旅行担保责任,因此两个公约体系是在同一联保系统上运作的。[5]《ATA公约》与《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对应关系如表1所示。
  表1 《ATA公约》与《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对应关系[6]
  

┌────────────┬────────────────────┐
  │《伊斯坦布尔公约》的附约│《ATA公约》               │
  ├────────────┼────────────────────┤
  │附约A《关于暂准进境   │《暂准进境货物ATA单证册海关公约》,布鲁 │
  │单证的附约》(ATA单证  │塞尔,1961年12月6日(《ATA公约》)   │
  │册和CPD单证册)     │                    │
  └────────────┴────────────────────┘

  

┌────────────┬─────────────────────┐
  │《伊斯坦布尔公约》的附约│《ATA公约》                │
  ├────────────┼─────────────────────┤
  │附约B.1《关于在展览会、 │《便利进口展示或展览会、交易会、会议或相关│
  │交易会、会议以及类似活动│活动用的货物的海关公约》,布鲁塞尔,1961年│
  │中陈列的货物的附约》  │6月8日                  │
  ├────────────┼─────────────────────┤
  │附约B. 2《关于专业设备 │《专业设备暂准进口海关公约》,布鲁塞尔, │
  │的附约》        │1961年6月8日               │
  ├────────────┼─────────────────────┤
  │附件B. 3《集装箱、托盘、│《集装箱海关公约》,日内瓦,1972年12月2日 │
  │包装物料、样品等与商业 │《国际运输托盘海关待遇欧洲公约》,日内瓦,│
  │活动有关的进口货物的  │1960年12月9日               │
  │附约》         │《包装材料暂准进口海关公约》,布鲁塞尔, │
  │            │1960年10月6日               │
  │            │《便利商业样品和广告品国际公约》,日内瓦,│
  │            │1952年6月11日               │
  ├────────────┼─────────────────────┤
  │附约B.4《与制造业务相  │                     │
  │关的货物的附约》    │                     │
  ├────────────┼─────────────────────┤
  │附约B. 5《进口的教育、 │《教学用品暂准进境海关公约》,布鲁塞尔, │
  │科学或文化用品的附约》 │1970年6月8日               │
  │            │《科研设备暂准进境海关公约》,布鲁塞尔, │
  │            │1968年6月11日               │
  │            │《海员福利物品海关公约》,布鲁塞尔,1964年│
  │            │12月1日                  │
  ├────────────┼─────────────────────┤
  │附约B. 6《进口的旅行者 │《关于旅行海关便利的公约》,纽约,1954年6 │
  │个人物品和体育用品的  │月4日                   │
  │附约》         │                     │
  ├────────────┼─────────────────────┤
  │附约B. 7《旅游宣传资料 │《关于旅游海关便利,旅游宣传品、资料的公约│
  │的附约》        │议定书》,纽约,1954年6月4日       │
  ├────────────┼─────────────────────┤
  │附约B. 8《边境运输进口 │                     │
  │的货物的附约》     │                     │
  ├────────────┼─────────────────────┤
  │附约B.9《人道目的进口  │                     │
  │的货物的附约》     │                     │
  └────────────┴─────────────────────┘

  

┌────────────┬─────────────────────┐
  │《伊斯坦布尔公约》的附约│《ATA公约》                │
  ├────────────┼─────────────────────┤
  │附约C《关于运输工具的  │《私用道路车辆临时进口海关公约》,纽约, │
  │附约》         │1954年6月4日               │
  │            │《商用道路车辆临时进口海关公约》,日内瓦,│
  │            │1956年5月18日               │
  │            │《私人飞行器与游艇临时进口海关公约》,日内│
  │            │瓦,1956年5月18日             │
  ├────────────┼─────────────────────┤
  │附约D《关于动物的附   │                     │
  │约》          │                     │
  ├────────────┼─────────────────────┤
  │附约E《部分免除税费的  │                     │
  │进口货物的附约》    │                     │
  └────────────┴─────────────────────┘

  2.《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暂准进境”
  《京都公约》(修订)是国际上唯一全面规定海关各项业务制度和做法标准的法律文件,[7]是现代国际海关制度方面最综合、最全面的体现,是WCO的四大支柱性公约之一。
  至2018年9月,《京都公约》(修订)共有116个缔约方。[8]缔约方在加入时必须加入主约并接受总附约,同时至少接受一个专项附约中的一章。我国于2000年6月15日签署了该公约的《修正案议定书》,并接受了专项附约D第1章“海关仓库”和专项附约G“暂准进境”。
  (1)《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暂准进境”
  《京都公约》在立法体例和具体内容方面都受到了欧盟海关法的明显影响。将展品暂准进境事项归入一般的暂准进境制度(相对于ATA单证册制度而言)中一并予以规定。西欧自19世纪下半叶以来。在展品、专业设备、商业样品、运输工具等方面所具有的长期的海关监管和便利化措施的经验,通过世界海关组织的造法深度渗入了全球性国际法。因此,《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中规定了可以适用于多种特殊类型用品的暂准进出境的共同原则与规则。
  《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共有23条标准条款或建议做法条款以及一个附件。其条款包括了从定义、原则、所适用制度内容的范围、货物入境、复出境期限、暂准进境程序的转让、程序的终止、所适用的用品范围以及其他情况九个方面。此外,还包括了一个介绍ATA系统的附件。
  专项附约G中每个条款都具有详细的长达数十页的《指南》。《京都公约》(修订)各章《指南》都是一个整体,以阐述条款的背景、内容说明以及与其他公约的关系等。在参阅时不应割裂上下文之间的关系,而应该通读全文了解该章《指南》的全部内容。同时《京都公约》(修订)的某章《指南》中对某条款的解释与另一章《指南》中的解释有关联,这时就需要相互参看。我国国内研究中往往重于对公约条款的研读,常会忽略各章《指南》。实际上。公约正文条款往往较为原则,而如何实现公约精神的具体做法和最佳实践则规定在《指南》中。
  由于《京都公约》(修订)中有关一般暂准进境制度的内容相对集中,而且国内已有2001年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关于简化和协调海关制度的国际公约》[9]和2003年由中国海关出版社出版的《关于简化和协调海关制度的国际公约(京都公约)总附约和专项附约指南》[10]两本中英双语的翻译类工具书,且已在关务领域中被广泛使用。因此,在本文中不再重复每个条款的具体内容。
  (2)《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与总附约的关系
  专项附约G与《京都公约》(修订)中的总附约及其他专项附约的关系是相互援引和关联的。尤其应当牢记专项附约G是以总附约的便利原则为基础的。
  《京都公约》(修订)是总结汇集了各国最佳实践而产生的结构复杂的条约群。《京都公约》(修订)由一项主约(共5章,20条),一项总附约(共10章)和10个专项附约组成;此外,总附约(第2章“定义”除外)与专项附约及其各章均有指南。这个内容全面、机构复杂的海关条约群改变了以往国际海关法领域中针对某一项海关业务达成一项单行条约的立法方式,而是一部几乎涵盖了所有海关业务制度的综合性国际海关法典。
  《京都公约》(修订)各专项附约的内容分别针对某一海关业务领域做出规定。但所有的专项规定都是建立在总附约的基础性规定的基础上。总附约涉及所有制度和做法的核心原则。总附约的规定同样适用于专项附约中的制度和做法。
  同理,专项附约G本身的内容虽然相对完整和自成体系,但对暂准进境制度的理解不能仅依靠或局限于专项附约G的文本。该附约的《指南》多处援引总附约的原则、各条款的内容以说明对本身内容的理解。例如,其《指南》中说明“(总附约中)适用于所有专项附约与专章的核心条款同样全部适用于暂准进境……在实施该章条款时应牢记总附约中的便利原则。特别是,总附约中第1章总则、第3章结关放行和其他海关手续与第五章担保应与本章一起阅读”。[11]
  (3)《京都公约》体系的关系和ATA公约体系的关系
  ①对ATA单证册制度的误解。
  我国有关研究中存在两种误解:第一,将ATA单证册制度等同于暂准进境制度。第二,ATA单证册制度与暂准进境制度分割开来,认为是两种不同的制度。
  但实际上,ATA单证册制度仅是暂准进境制度的一种特殊和具体的表现形式。在运用ATA单证册通关之外,还存在大量无ATA单证册,而仍需要暂准进境的货物。对此,当前也有相应的国际法和国内法依据。但是无论是ATA单证册制度还是一般的暂准进境国际法或国内法,都是建立在相同的暂准进境基础理论之上的。
  ②扭正对ATA单证册制度的理解—《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和ATA公约体系的关系。
  《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的引言、建议做法条款10(与暂准进境有关的国际文件)、建议做法条款22(适用范围),该专项附约的附件以及相应的指南中都非常详细全面地阐述了其与ATA公约体系的关系。
  《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的“引言”中指明:“《京都公约》阐明了所有海关监管制度的原则,也包括了暂准进境制度中的最基本原则。另外,《伊斯坦布尔公约》更进一步规定了该公约取代其他许多公约中涉及的特定货物,以及海关单证和担保协会。……《京都公约》的缔约方无需一定接受《伊斯坦布尔公约》。然而,值得指出的是,《京都公约》和《伊斯坦布尔公约))都是海关合作理事会的公约。所以,世界海关组织推荐成员接受《伊斯坦布尔公约》。《伊斯坦布尔公约》将其他国际公约中关于暂准进境的所有情况汇聚在一起。因此,尽管因种种原因不愿加入《伊斯坦布尔公约》的国家也可从中找到进入、调整暂准进境制度的实务运用的信息。”
  根据上述引言,再结合建议做法条款和指南可知:
  第一,《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与ATA公约体系是“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一是两者建立在相同的暂准进境基础理论上;二是根据《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建议做法条款22,两者所适用的货物范围是一致的;三是《京都公约》体系中的程序简化原则、贸易便利原则等与ATA公约体系中的原则是一致的。不同之处仅在于:ATA公约体系只是制定了一套通过ATA单证册和国际联保系统来运作的暂准进境制度。但其仍然是建立有条件免税进境并在一定期限内原状复出境的基础理论之上的,只是使用了特殊设计的单证与担保。
  第二,广义理解ATA公约体系中的文本与精神。正如《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所指出的那样,“《伊斯坦布尔公约》将其他国际公约中关于暂准进境的所有情况汇聚在一起”。除了所使用的特殊单证和担保之外,其中对于暂准进境所适用的广泛的特定货物范围、简化便利的流程处理都与《京都公约》(修订)的原则精神相一致。因此,我国在国内立法修改时,ATA单证册公约体系中的合理条款也可以借鉴移植到国内法中。
  (二)《国际展览会公约》的《海关规章》体系
  《国际展览会公约》( Convention Relating to InternationalExhibition)于1928年11月22日在巴黎签署生效。因此该公约也称为《国际展览会巴黎公约》。该公约经1948年5月10日、1966年11月16日、1972年11月30日议定书修订及1982年6月24日和1988年5月31日修正案增补。我国于1993年5月3日签署《国际展览会公约》,1993年5月3日交存加入书。《国际展览会公约》于1993年5月3日对我国生效。[12]
  1.《国际展览会公约》附件《海关规章》
  借鉴WCO 1961年《ATA公约》的成果,在1972年专门制定了《关于国际展览会参展者进口货物的海关规章》( Customs Regulationsfor the Importation of Articles by the Participants in an InternationalExhibition)(以下简称《海关规章》),并将其作为《国际展览会巴黎公约》的附件。
  《海关规章》的缔结,使参展的暂准进境货物的海关监管制度成为世博会国际规则中最为详尽、最为明确的领域,成为世博会顺利举办和保护参展国利益的重要制度。[13]《海关规章》共有11条,主要涉及如下六个方面内容:一是暂准进境货物的范围,包括3类;二是暂准进境货物的法律地位;三是对暂准进境货物的监管;四是免税货物的范围及其免税条件;五是海关便利措施;六是《海关规章》的适用。
  2.《海关规章》的本土化—《上海世博会特殊规章第7号:有关货物的通关、运输和处理》
  《上海世博会特殊规章第7号:有关货物的通关、运输和处理》(以下简称《特殊规章》)是根据1928年11月22日在巴黎制定,并经修订和增补的《国际展览会公约》及其附件《海关规章》,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一般规章》第25条、第26条和第34条的规定,参照以往世博会的做法所制订的与世博会货物的通关、运输和处理等事项有关的规则。此规章共有26条,于2008年3月31日经国际展览局第143次全体大会通过。其对于货物进口(包括装卸、仓储服务与现场支持),暂时进境的货物(如禁止携带入境的物品、需要特别批准的货物),税收问题(免税的货物、应纳税的货物、中国境内采购的税收处理),以及世博会结束后暂时进境货物的处理等事项都做出了具体明确的规定。如果今后进博会制定具体的综合性海关规范性文件,则该规章具有很好的参考作用。
  (三)展品暂准进境的国际法与我国相关制度的比较
  1.类似之处
  我国当前的暂准进出境制度是以暂准进境的外国法与国际法为蓝本制定的。我国是《京都公约》(修订)的缔约方,并接受了该公约的专项附约G(暂准进境)。我国也是ATA单证册公约体系的缔约方,并接受了《伊斯坦布尔公约》附约B. 1(展品的暂准进境)并从1992年起对我国生效。20多年后,在借鉴推广2018年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海关有关监管措施的基础上,2019年1月,我国又接受了附约B.2《关于专业设备的附约》和附约B. 3《关于集装箱、托盘、包装物料、样品及其他与商业运营有关的进口货物的附约》。同时,对附约B.3中第2条第2项和第3项作出保留。[14]
  因此,我国基本将必须履行的国际义务予以了国内化。展品暂准进境的国际法与我国相关制度相比,大体内容上是较为一致的。
  (1)基本运行原理是完全一致的
  我国暂准进出境制度的基本运行原理是:入境国减免进口税费准予货物暂时进境的前提条件是具有货物将在一定期限内原状复出口。可见是与暂准进境的国际法[《京都公约》(修订)专项附约G和ATA公约体系]是完全一致的。
  (2)暂准进境货物的通关待遇基本一致
  暂准进境货物的有条件免税、免证以及在检验检疫方面的通关待遇的规定基本一致。
  2.不同之处
  我国在将有关国际义务进行国内化的过程中,倾向于落实基本义务。但《京都公约》(修订)中大量的灵活性和便利化的措施与流程都属于非强制性的条款或者指南。这些条款并未落实在我国的国内法中。因此,我国在暂准进境程序的现代化和便利化程度上存在差距。
  3.深入理解《京都公约》(修订)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为适应当下我国会展业的复合型与多元化发展,我国展品暂准进境制度有必要参考国际法中关于在展品流向与处置方式的灵活性,以及暂准进境制度与其他海关程序之间的无缝衔接等方面的精神与规则,尤其是参考借鉴《京都公约》(修订)的建议做法和《指南》中的非约束性规则。
  《京都公约》(修订)是作为世界海关组织在全球范围内为实现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关制度和做法朝着高度简化、协调和统一方面发展的重要依据,也是各个国家和地区为促进和便利贸易发展而制定本国海关制度的重要标准。该公约实际是一个公约群,是现代海关法的法典化。因此在理解、借鉴之时尤其注意整体、系统和贯穿地理解整个公约群的本质与精神,即力求海关制度的简化与便利化。对于《伊斯坦布尔公约》也应当同样处理。对于上述国际法律文件的研究与国内化,不应是孤立的、字面的落实,而应当注重法律文件的精神,挖掘法律文件的本源,了解文件之间的关联,整体而深入地提炼出国际法律文件实质,贡献于本国法的现代化。
  二、中外制度对比对进博会展品暂准进境制度的启示
  (一)复合型国际会展的发展新趋势需要与其匹配的新型展品暂准进境制度
  当前,会展业是一个高收入、高盈利的行业。各经济体的会展业已经发展成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会展业对于经济的贡献不仅在于其产业内部,而且其也是高联动性行业。有些效益不一定立竿见影,而更多的是潜移默化逐步地发挥作用。按照专家测算,国际上展览业的产业带动系数是1:9,即展览馆的收入如果是1,相关产业的收入则为9。在美国,会展业的联动效应可达到1 : 10。在我国香港地区,会展业的联动效应为1:5.3。据上海市测算,上海会展业的直接投入产出比为1:6,间接的可达到1 :9。[15]同时,会展业的国际化发展以及会展构成或功能的复合型发展成为当前该产业主流发展趋势。因此,各国有关会展业的法律制度也积极进行支持、配套,以支撑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因此,办好进博会不仅是重大的政治任务,[16]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经济价值,需要认识和遵循其中的经济规律,并制定出符合现代会展业经济规律的、能够支撑现代会展业蓬勃发展的海关制度。
  1.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是复合型国际会展新趋势的典型代表
  中国会展虽然起步较晚,但发展迅速。[17]近年来,我国会展以年均20%的增速蓬勃发展。[18]会展的构成在短时间内趋向国际化和复合型发展。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就是这一趋势最典型的代表。国际化会展的发展,不仅可带动我国服务业的发展,也可促进我国经济转型和外贸结构的调整。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进口博览会不是一个一般性展会,而是我们主动开放市场的政策宣示,有关部门要精心筹办好,办成国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2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