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时代法学》
侵害环境人格权精神损害赔偿适用问题探讨
【英文标题】 Discussion on the Application of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of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Right
【作者】 杨芃宁清同【作者单位】 海南大学法学院海南大学法学院
【分类】 侵权法
【中文关键词】 环境人格权;环境人格利益;精神损害赔偿;司法适用
【英文关键词】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right;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interest; mental damage compensation; judicial application
【文章编码】 1672-769X(2019)04-0093-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93
【摘要】

侵害环境人格权的行为会使受害人遭受一定程度的精神痛苦,其纠纷中有必要适用精神损害赔偿,这有助于减缓或者消除受害人的精神痛苦、抑制侵害环境人格权的行为等。然而,司法实践中法院对于侵害环境人格权的诉讼并无明确的法律条文可依,一般均直接参照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导致不同法院类似案件的判决不一。因此,我国相关法律规范应明确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及精神损害的类型,细化认定精神损害“严重”程度的标准,确定精神损害证明责任倒置的规则,明确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和标准,最终实现对受害人环境人格利益的有效维护。

【英文摘要】

The act of infringing the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right will cause the victims to suffer a certain degree of mental pain, and it's necessary to apply the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in the disputes, which will help alleviate or eliminatemental pain of the victims and restrain the act of infringing the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right. However, in judicial practice, the court doesn't have clear legal provisions for the litigation of infringement on the right of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Generally, the court directly refers to the provisions on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caused by civil infringement, resulting in different judgments of similar cases in different courts. Therefore, China's relevant legal norms should clarify the application of mental damage compensation and types of mental damage, specify the criteria for determining the “serious” degree of mental damage, determine the rule for the inversion of the burden of proof of mental damage, determine the range and standardsof compensation for mental damage, and finally realize an effective protection of the environmental personality interests of the victim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2    
  一、问题的提出
  2001年,浙江省发生了我国首例公司因环境污染而承担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件。同年4月4日,浙江省某化工公司发生苯乙烯泄漏事故,以致相距不远的某小学400多名学生相继出现头痛、头昏、恶心、腹痛、咳嗽等症状。这些症状是因苯乙烯泄漏而产生的过敏性刺激反应,但诊断结果显示并未中毒,且有检测数据证明该公司排放的工业废水达标。400多名学生认为该公司苯乙烯泄漏严重侵害其人身权利且造成了精神损害,并于6月1日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该公司赔偿精神损失费610.5万元。12月24日,该院主要根据《民法通则》《环境保护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的有关规定,判决该化工公司赔偿精神抚慰金20.35万元[1]。
  学界和实务界对该案的最终处理结果褒贬不一,法院首次支持原告精神损害赔偿请求的理由是虽然该化工公司污染环境的行为并未对原告身体健康造成严重损害,但在一定程度上给原告正常的学习、生活秩序带来了困扰,故其侵权行为对原告心理已造成严重损害,应当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那么,该案中原告的身体健康尚未受到严重侵害,法院判决赔偿精神损害究竟是否基于环境人格权受侵?法院判决中的侵权的“权”意指何种权利?是否因环境人格权被侵害且超出正常生活所能容忍的限度而造成的精神损害?这些问题在判决中均未明确说明,仅是简单地指出该侵权行为影响了原告的正常生活秩序。这类处理方法容易造成法官混淆适用,不利于解决纠纷。因此,我国亟需突破环境问题的诸多限制,创建“环境人格权”这一新型民事权利,以保护我国生态环境、实现公民的环境权益。并且,环境污染由于自身的特点对受害人造成的精神痛苦更大,精神损害赔偿适用于侵害环境人格权领域也是必要的。
  二、环境人格权的内涵与种类
  环境人格权既是一项重要的人格权,也是一种环境权利。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学者就开始对环境权理论进行研究,就环境权的性质而言,主要存在人格权说、环境财产权说、物权说等不同观点[2]。因环境问题愈演愈烈,环境权未具体化,导致环境利益保护不足,环境人格权就是将环境权私权化加以保护。
  (一)环境人格权的内涵
  就环境人格权的概念而言,学界观点不一。有学者认为,环境人格权是自然人依法享有的以环境人格利益为客体、维护其完整人格的必备权利[3]。同时,它也是以环境资源为媒介、具有生态与美学价值的身心健康权[4]。另有学者进一步指出,环境人格权是自然人依法所固有的、以环境美学价值为基础的健康心理权,且该权利赋予自然人环境精神性利益以合法性[5]。综上观点,学者大都承认环境人格权是自然人依法具有享受环境的生态与美学功能的非财产性权利。
  就环境人格权的特征而言,首先,其是自然人所固有的权利。环境问题总是伴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而日益恶化,人们也随之开始注重绿色健康的生存环境,其与每一个个体生存发展息息相关。因此,环境人格权是自然人享有的始于出生终于死亡的精神性权利,且完整的民事权利体系须包括环境人格权。除此之外,环境人格权与财产性权利不同,其客体是环境人格利益,目的是保护人的身心健康不受侵害。最后,环境人格权具有公益性。环境人格利益与一般法益不同,当污染环境的行为作出时,公共利益及个人利益都可能会遭受损害。总的来说,环境人格权是一项既维护个体私益,又保障社会公共利益的精神性权利。
  (二)环境人格权的种类
  根据当前的环境保护实践和司法实践,可将环境人格权概括为以下几类:(1)清洁空气权。自然人享有在干净且无污染的空气中生活、学习及工作的权利。(2)清洁水权。自然人享有在优质的水环境中生活的权利,其内容包括两方面:一是水污染的排除权。自然人在发现水污染可能或者已经出现的情形下,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损害赔偿。二是达滨权,即接近和欣赏自然水体、人工水体,获得身心享受的权利[6]。(3)阳光权。自然人享有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获得充足阳光照射的权利。该项权利早在古罗马时期就有相关记载:“禁止妨碍采光役权,指需役地的所有者要求邻居不要采取任何遮挡自然光线行为的权利。”[7] (4)宁静权。自然人享有在适当安静的环境中工作、学习和生活,免受噪声干扰的权利。(5)通风权。房屋的所有人或者使用人有保证其居所空气流动性的权利。(6)自然景观权。自然人对自然景观享有的参观、欣赏的权利。该项权利在古罗马时期被称作“禁止妨碍观望役权”,是指“需役地的所有者要求邻居不要采取遮挡从自己土地上向外观望的视线的行为的权利。” [8]
  当然,环境人格权本身就是一项不断发展、调整的新型民事权利。随着经济的持续发展及人类对环境资源的迫切需求,环境人格权将会对传统人格权体系进一步丰富和完善[9]。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三、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的正当性
  伴随着经济高速发展、人们环境权利意识增强,大量侵害环境人格权致精神损害的纠纷发生。精神损害赔偿是侵害环境人格权民事责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有助于减缓或消除受害人的精神痛苦、惩罚侵害环境人格权的行为等。因此,无论是从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特殊性还是从精神损害赔偿的功能来说,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都具有充分的正当性。
  (一)现行法律规范的支撑
  我国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问题首次规定在《民法通则》第120条[10],但该条仅规定了精神性人格权被侵害的才能获得赔偿,并未涉及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其他国家对“环境人格权”有具体的法律规定。例如,日本在《东京都公害防治条例》中确立了市民健康、安全、舒适的生活权利。美国1969年《国家环境政策法》规定:“每一个人都应当享受健康的环境,同时每一个人也有责任对维护和改善环境做出贡献。”[11]《乌克兰民法典》第二编“自然人的非财产性权利”规定了非人格权的权利,第293条规定了“获得安全环境权”[12]。本文认为,我国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的依据主要有民事和环境保护两方面法律规范,具体如下:
  第一,民事法律规范。《侵权责任法》第22条规定侵害自然人人身权益且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须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该条规定笼统地将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概括为“人身权益”,对于这样的原则性界定可以作必要的扩张解释。理论上,人身权益包括人格权益和身份权益,人格权益又包括人格权利和人格利益,此处可将人身权益中的人格利益作扩张解释,使环境人格利益同人格利益一样由《侵权责任法》进行规制与保护,环境人格利益受侵害时可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同时,该法第65条规定污染者应当对其污染环境造成的损害承担侵权责任。此处侵权究竟侵害的是何种权利?可对其作扩张解释,认为包含环境人格权。《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规定自然人可以人格权利及其他人格利益受侵为由要求精神损害赔偿。因此,在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纠纷中,污染、破坏环境的行为明显侵犯了自然人的环境人格利益,并且该条规定的“其他人格利益”完全可以涵盖环境人格利益。即受害人可依据该条规定要求侵权人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以保护自身环境人格权益。
  第二,环境保护法律规范。《环境保护法》第6条规定:“一切单位和个人都有保护环境的义务。”该一般性规定体现了人人参与环保的理念,这也是民事主体的法定义务之一。尤其在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纠纷中,该条规定可作为总领性的裁判依据,要求违反法定环保义务的侵权人对受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的同时,也要求其增强绿色发展的意识,节约资源,保护生态环境,自觉履行法定义务。除此之外,《噪声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大气污染防治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规范性法律文件均对法定环保义务作了具体的规定,违反环保义务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即使未造成实际损失或未检测出受害人身体的损害程度,但由于违反保护环境这一法定义务,污染者应当对受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13]。
  (二)保护受害人环境人格权益的需要
  环境污染的危害性极大,对人的精神状态会造成较大的影响,如“世界八大公害”之一的日本水俣病事件中,水俣病患者大多会精神失常而悲惨死去。再如,严重的噪声污染会使受害人长期失眠、烦躁痛苦,甚至导致受害人长期抑郁乃至自杀。因此,对于已经形成的损害和潜在的危害,借助精神损害赔偿给予受害人精神上的补偿是必要的,其主要目的是消除或者减缓受害人的精神痛苦。例如,在日本大阪国际机场一案中,法院依据人格权的具体规定支持了原告禁止飞机在夜间起飞、降落的诉讼请求。该判决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该案系属环境人格权侵权诉讼,严重的夜间噪音势必会影响人的身心健康尤其是心理健康,是对公民环境人格利益的侵害。又如,1970年的“数据处理服务团体联合会诉坎普案”中,美国最高法院认定原告所遭受的“实际损失”包括经济的或其他的损失,而“其他的损失”不仅包括人身伤害,还应包括美学上的损失。后来,经过“塞尔拉俱乐部诉莫顿案”“鲁坚诉全国野生动物联合会案”等案例的确认和发展,美国法院可以因原告受到“美学上的损失”“实质上的可能性”或“特定和可察觉的损害”而确认其环境人格利益遭受侵害。再如,美国地球之友诉兰得洛环境服务公司一案,兰得洛公司于1986年购得一套有毒废物焚烧装置,并且获得该州健康与环境控制署发放的“国家污染物排放清除系统”许可证,允许它向北泰格河排放经过处理的废水,并对其特定的污染物实行排放限制。在1987至1995年间,兰得洛公司超过限制向该河流排放了大量的污染物,尤其是汞。1992年,地球之友等环境团体根据《清洁水法》第505(a)条的公民诉讼条款对兰得洛公司反复违反许可证的行为提起了环境公民诉讼,法院认为兰得洛公司的排放行为直接影响了周围居民的娱乐、美学和经济利益[14]。由此可以看出,虽然以上案例并未明确指出侵权人对受害人予以精神损害赔偿,但却是对环境人格权的一种承认以及对受害人环境人格利益的一种维护。
  然而,我国民事和环境保护法律规范中都没有明确的关于侵害环境人格权精神损害赔偿的规定,导致各地法院对类似案件的处理结果不能达成一致。如丹东某公司与李全有噪声污染责任纠纷一案中[15],法院虽然判决赔偿原告精神损害,但主要适用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条中有关“其他人格利益”的规定,并未明确说明该公司侵害了原告的环境人格权。并且,该条中因“其他人格利益”受侵害而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前提条件是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类似于此种模糊性规定不利于司法实践的顺利进行,极易出现同案不同判的情况,不利于保护受害人的环境权益。又如徐韩良与嘉兴某影视文化传播公司、影视基地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16],由于目前尚无关于光污染的法律规范,法院最终参照噪声污染防治的有关规定,因原告未能证明其精神损害的严重程度而对其精神损害赔偿的诉求不予支持。由此可以看出,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带来了新的环境污染类型,而正因为我国相关法律规范未明确环境人格权及其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导致纠纷中是否赔偿受害人精神损害完全取决于法官的自由裁量及对相关条文的主观理解,这不利于保护受害人权益。因此,我国相关法律规范应明确规定侵害环境人格权须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这有助于进一步完善关于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的规定,保护受害人的环境人格权益。
  (三)惩罚侵权人侵害环境人格权行为的需要
  在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纠纷中,该侵权行为影响受害人的正常生活且具有相当大的社会危害性。同时,修复生态环境的工程量大且耗时长,受害人长期处于精神痛苦之中,若不明确侵害环境人格权须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由受害人自己承受因环境污染造成的精神损害,将会进一步激化社会矛盾,最终导致该问题难以解决。但精神损害赔偿具有一定的惩罚性功能,侵权人进行赔偿本质上不是对被侵权人实际经济损失的填补,因而对侵权人来说具有惩罚性[17]。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是污染环境的行为人侵犯受害人环境人格利益应当承担的不利后果,即通过强制手段要求侵权人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以弥补受害人的精神损失。除此之外,侵权人承担民事责任是因其违反了法定义务而须接受惩罚。那么,侵害环境人格权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就是对侵权人的一种惩罚,该责任承担方式不仅对侵害环境人格权的行为作出了负面评价,还可以起到教育他人的作用。简言之,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有助于遏止侵权人的不法行为,最终实现对环境人格权益全面保护的目的。
  综上,因环境人格权受侵而带来的精神痛苦和其他不良情绪相较于人身损害更难以弥补。因此,在侵害环境人格权的案件中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具有可行性。我国可依据现行相关法律规范明确侵害环境人格权须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这对于保护受害人、惩罚侵权人等问题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
  四、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实践
  近些年来,我国环境污染纠纷呈直线上升趋势,而侵害环境人格权精神损害赔偿则是从受害人的精神利益损失出发,来维护受害人最细微的利益诉求,以最大限度地实现环境正义。我国侵害环境人格权精神损害赔偿适用的司法案例也日益增多,但也表现出一些问题。
  (一)多数判决对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
  我国大多数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纠纷中,法院判决支持对受害人进行精神损害赔偿,尽管受害人并无证据证明精神损害的存在。如蒋启凤与某水泥公司、环保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噪声侵扰对人体产生一定精神损害。根据两公司作业产生的噪声的时间与大小、距离的远近,法院判决两公司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尽管原告无证据证明其精神损害[18]。又如黄宽与南京某公司噪声污染责任纠纷案[19]、陈兆生等与长春某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20]、李俊辉等与湖南某高速公路公司噪声污染责任纠纷案[21]、重庆某环保工程公司与曾凡兴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22]、陈加汉与南京某物业管理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23]、房梅玉与檀亦农等相邻污染侵害纠纷案[24]等这几例案件中,法院判决均支持原告提出的精神损害赔偿请求,即便该侵权行为未造成严重后果或者原告无证据证明精神损害的存在。本文认为,法院的这一做法是值得肯定的,因为“严重”程度的标准不明确且精神损害的证明难度较大,免除受害人就其精神损害的证明责任,以社会一般人的感知判断侵权行为是否会造成受害人精神痛苦,这有利于保护受害人的环境人格利益,在一定程度上严惩侵权人,促进纠纷有效解决及被破坏的环境得到及时修复与改善,最终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
  (二)侵害环境人格权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存在的问题
  首先,法院判决极易混淆侵害人身权与侵害环境人格权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如钱邦建与某水泥公司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案[25],法院认为,污染环境造成的人身损害具有潜在性和隐蔽性,需原告证明其因人身权受侵害而遭受的精神损害达到了严重的程度。但该案中原告受噪声侵扰而产生了精神痛苦和其他不良情绪,这是其环境人格权受侵的一种表现。法院最终判决是依据有关侵害人格权益精神损害赔偿的法律规定[26],却认为该案属于侵害人身权益的精神损害赔偿问题。当然,严重的噪声污染确实会给受害人的身体健康带来负面影响,但噪声对人心理的影响更是多方面的,有证据表明,噪声与精神病的发生呈正相关[27]。另外,法院判决会混淆二者的主要原因仍是我国相关法律规范未明确环境人格

  ······

法宝用户,请登录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15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