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司法案例》
汽车消费“维权难”的原因探析及制度完善
【副标题】 从“奔驰车主维权案”说起【作者】 蔡韵陈爽
【作者单位】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助理,法学硕士}山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讲师,法学硕士}
【分类】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与产品质量法
【中文关键词】 合同目的无法实现;不符合质量要求;法律冲突;退换车条件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2
【页码】 87
【摘要】 对于汽车消费维权案件,尽管《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以下简称《消法》)《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以下简称《汽车三包法》)中有相关条款规定,但相关规定不够细化,缺乏统一解释标准,且《汽车三包法》作为下位法与上位法规定存在相冲突之处,有关条款应进一步修改和完善。笔者认为,通过制定汽车消费领域专门法规、对《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中争议的条款统一解释标准、修改《汽车三包法》中退换车条款等方式,可对规范汽车行业销售行为、有效化解汽车销售纠纷、保护消费者权益起到积极作用。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0095    
  
  近年来全国汽车投诉情况和近期发生的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凸显了当前汽车消费领域维权难的现状。经笔者调研,实践中援引《汽车三包法》成功退换车的案例几乎凤毛麟角。并非因车主购车顺利,而是因《汽车三包法》退换车的条件过于苛刻,而4S店又熟知如何架空这些条款。另外,最主要的原因是现行法律规定确实存在不够清晰明确之处。消费者往往在与4S店协商不成、投诉消协及市场监管部门均无果的情况下,寄最后希望于司法。而高昂的诉讼时间、金钱、举证成本,以及缺乏明确、操作性强、可直接援引的法律规定,已足以让消费者“望讼生畏”。本文试图梳理现行法律规定及不足,并抛砖引玉提出了几点意见。
  一、基本案情
  (一)案例一: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车主维权案
  消费者A在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购买一辆奔驰CLS300,新车刚开出4S店,就发现车辆发动机故障灯报警,4S店先告知该车辆需要系统升级,但升级后故障并未解除,4S店又告知是发动机漏油,需要消费者A授权后拆开发动机做检测以便查找漏点。此后,该奔驰车在4S店内停了15天。这期间,消费者A和4S店交涉了三次,从退款到换车最后改为补偿。随后,4S店却再一次推翻之前的解决办法,拒绝退款,也不能换车,表示按照《汽车三包法》的有关规定,4S店只能更换发动机。并称如要换车,必须要换两次发动机才满足换车的条件。[1]
  (二)案例二:江苏盐城鹏龙森风奔驰4S店车主维权案
  消费者B在江苏省盐城鹏龙森风奔驰4S店购买一辆奔驰GLC260,一个月后,发动机故障灯报警,此后的两年时间里,发动机先后发生了六次故障灯报警,至今仍未排除故障。前三次故障4S店均采取系统升级的方式维修;第四次维修更换了发动机节温器等零部件;第五次维修更换了发动机冷却系统等配件若干,此次维修后第二天发动机故障灯又第六次报警。[2]消费者B要求根据《汽车三包法》第21条规定的“因同一产品质量问题累计修理超过5次的”而退换车,但4S店称前三次系统升级不算维修,只有更换了零部件等的维修才算维修,因此消费者B所购买的车辆4S店坚持认为只维修了两次,不符合《汽车三包法》中“因同一产品质量问题累计修理超过5次的”退换车条件。针对消费者B的车辆情况,4S店只能提供再次维修发动机的解决方案。自此,消费者B开启了艰难维权路,至今无果。[3]
  二、案例评析
  (一)案例一:4S店以“三包”规定为由拒绝退换车缺乏法律依据
  案例一中,新车刚开出4S店,就发现车辆发动机漏油现象。首先,根据《消法》第24条的规定:“经营者出售不合格产品,依法经有关行政部门认定为不合格的商品,消费者要求退货的,经营者应当负责退货。如果经营者存在欺诈行为的,还应承担相应赔偿责任。交付产品六个月内发现瑕疵的,经营者还负有举证责任”。据此,交付合格产品是经营者的合同义务,故买卖双方签订买卖合同后,消费者A履行了付款义务,4S店则应向消费者A交付质量合格的产品。案例中发动机作为汽车核心部件在交付后即出现漏油故障,消费者A完全有理由依据《消法》主张退换车;其次,《汽车三包法》所规范的阶段是在产品交付后,即如果产品交付完毕后至三包期限内期间出现质量问题方为《汽车三包法》规定的范畴,《汽车三包法》规定的是后合同义。而案例一中的情形尚属经营者履行交付的合同义务阶段,不涉及《汽车三包法》规定的后合同义务;最后,《汽车三包法》系由原国家质检总局颁布的部门规章,其效力等级低于由全国人大制定的《合同法》、《消法》等上位法,在其与上位法冲突时,原则上应适用上位法。综上,4S店以“三包”规定为由拒绝退换车缺乏法律依据。
  (二)案例二:《汽车三包法》第二十一条应做有利于消费者的解释
  汽车由数万零部件组成,整车分为发动机、底盘、车身、电气设备四大部分,仅发动机就有两大结构五大系组成,结构复杂。相较于普通消费者,经销商具有专业检测、判断能力,故应对其苛以更严格的义务。案例中,因发动机故障灯报警六次维修后仍得不到有效解决,而对于何为“维修”,4S店和消费者的理解存在分歧,属于法律条款规定不够细化、明确,导致该条款有至少两种解释,即4S店认为对汽车故障灯报警采用系统升级的方式解决不算一次维修,而消费者则认为发动机出现故障,4S店无论以何种方式进行的维修均应理解为一次维修。此时,对于处于技术弱势地位的普通消费者而言,无论4S店是以系统升级方式维修,还是更换零部件方式维修,笔者认为,应做有利于处于技术弱势方消费者的解释,即均应理解为是对发动机本身的维修。因此,经销商以系统升级不算维修从而拒绝换车的抗辩依据不足。
  三、现行法律规定的不足之处
  目前,消费者在汽车消费维权案件中可援引的法律规定主要有《合同法》第94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24条、《产品质量法》第40条,以及一部由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颁布的部门规章《家用汽车产品修理、更换、退货责任规定》第17条、第20条、第21条、第36条等规定。然而,在汽车消费维权案件的司法实践中,上述法律规定及部门规章的理解与适用仍存在一些不足之处。
  (一)缺乏实施细则,不利于统一裁判尺度
  《合同法》第94条[4]规定了解除合同的标准,一方违约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该合同就具备解除条件,合同解除后商家应退款给消费者。而在司法实践中,对于各主体“合同目的”诉求的争议,不仅当事人据理力争、各执一词,甚至在不同法院或者同一法院的不同法官之间对于《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理解也存在巨大差异,造成了司法统一裁判尺度难以实现,亦给消费者维权带来实质障碍;在理论上,关于“合同目的”主体差异诉求的解释与处理路径也是莫衷一是、众说纷纭。重新审视《合同法》第94条第(四)项中“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应然释义,合理框定“合同目的”的价值指向,成为民法基础理论上迫切的需要。
  根据《消法》第24条[5]的规定,7天之内对有质量缺陷的产品可以退货,而7天之后,则适用《合同法》第94条的规定。按照这种规定,即使超过7天,消费者仍然可以依照《合同法》第94条的规定,要求修理或者更换。这一规定固然很好,但汽车消费实践中,由于汽车领域涉及技术复杂,且缺乏相关行业标准,故对于何为“不符合质量要求”,司法实践中的理解和解释也千差万别,不利于统一裁判尺度。同样,对于《产品质量法》第40条[6]中的“不具备产品应当具备的使用性能”、“不符合以产品说明、实物样品等方式表明的质量状况的”等的理解,也缺乏具体的、统一的、符合行业特性的解释标准。
  (二)《汽车三包法》与《合同法》、《消法》、《产品质量法》规定相冲突
  《汽车三包法》法律位阶属于部门规章,其制定的法律依据是《产品质量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三包”责任在性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00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