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交通事故责任书不能直接确认交通肇事罪
【副标题】 以交通事故当事人逃逸刑事责任认定为切入
【英文标题】 Road Accident Responsibility BookCan not Directly Determine Traffic Accident Crime
【英文副标题】 On View of the Confirmation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Escaping Party during the Traffic Accident
【作者】 王立志【作者单位】 河南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
【分类】 刑法分则
【中文关键词】 交通事故责任书;交通肇事罪;司法推定;因果关系;刑事责任
【英文关键词】 road accident responsibility book ; traffic accident crime; the judiciary deduce; causal relationship;crim-inal liability
【文章编码】 1008-6951(2008)01-0181-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8年【期号】 1
【页码】 181
【摘要】 在交通事故处理中,公安交警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责任书对事故当事人的刑事责任的认定具有重大的影响意义。但是由于在交通事故责任书中存在着一定程度的司法推定,刑事法官不能将其作为确认交通肇事罪的直接依据,当事人的违章和事故之间有无因果关系必须查清,这一点对于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刑事责任的认定来讲尤为如此。
【英文摘要】 For the handling of road accident,the road responsibility book made by traffic police branch of public se-curity department has important effect to confirmation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of accident interested party. Butthere exists certain degree judiciary deduce in the road accident responsibility, the criminal judge can not look on itas the direct basis affirming traffic accident crime. Causal relationship between personnel’s breaking rules and regu-lations and accident must be made clear by investigation, which is especially important to the determination of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for the escaping par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48636    
  
  人类对于过失犯罪之重视,可谓始于交通过失犯罪{1}。交通肇事犯罪是一种典型、常见而又多发的过失犯罪,一直为刑事法理论所关注。司法实践中公安交警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责任书事实上几乎就成了法官认定交通肇事罪成立的唯一直接适用依据。然而,与行政民事责任而言,刑事责任具有绝然不同的惩罚的严厉性和适用的严格性。同时,刑法还具有相对独立性,不是部门法的附属品,不必唯部门法马首是瞻。在刑法中只有在行为人的行为和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实际存在时,才有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可能。交通违章行为多种多样,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如果当事人虽然存在交通违章行为,但其违章行为并不是导致交通事故发生的原因,不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更不能因此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如在交通事故逃逸案中,能够确定逃逸者具有酒后驾驶、无证驾驶等一般性违章行为,但因肇事后的逃逸行为致使事故责任难以划分而被交警部门认定负全部责任时,决然不可依据这些“违章行为”和“全部责任”对逃逸者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否则,无异于客观归罪,不符合刑法主客观相一致原则的要求。
  一、交通事故责任书的性质
  就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政责任而言,交通事故责任书属于交通行政责任认定书。实践中,发生交通事故之后,首先要由公安交警部门对事故现场的情况分析之后出具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国务院颁布的《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四条规定:“公安部是国务院处理交通事故的主管机关。县级以上地方各级公安机关是同级人民政府处理本行政区域内交通事故的主管机关。”《办法》第五条规定:“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的责任是:处理交通事故现场、认定交通事故责任、处罚交通事故责任者、对损害赔偿进行调解。”第二十四条规定了具体的行政处罚标准,如对造成重大事故,负次要责任的,或者造成一般事故,负主要责任或全部责任的,处10日以下拘留或者50元以上150元以下罚款。第二十二条也规定:“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15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重新认定。”即对该具体行政行为不服者,可依该条之规定,向上级行政机关寻得行政救济。由此可见,认定交通事故责任是公安机关处理交通事故范围内的职责。公安交警部门对交通事故划分责任,性质上是一种行政执法行为,因此,责任认定书是公安交警部门作为道路交通管理的行政机关,对交通事故责任人之间或者责任人与受害人之间的行政违法行为所作出的行政责任认定书。
  同时,就交通事故当事人的刑事及民事责任而言,交通事故责任书又是一种特殊的鉴定结论。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证明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都是证据”,根据现行交通事故处理法律的规定,公安交警部门所作出的交通事故责任的认定,实际上是由依据交通事故现场所存在的相关事实进行的一种综合鉴定行为,主要起一个事实认定、事故成因分析的作用,用于证明交通事故发生的真实情况,因而交通事故责任书本质上是一种鉴定结论。然而,同其他鉴定结论相比,交通事故责任书又有其独特之处。
  1.作出鉴定结论主体的特殊性
  在一般鉴定中,鉴定人是具有专门知识的专业技术人员或依法聘请的其他专业人士,这种鉴定在证据形式上一般表现为一种鉴定人的个人行为,它不属于任何机关或部门,而是鉴定人根据自己的知识和经验对特定的对象所作出的具有法律意义的结论和评价,在同一鉴定部门,不同鉴定人可以出具意义差异较大甚至是完全相反的鉴定结论;在交通事故中,鉴定主体则是公安机关的交警部门及其工作人员。鉴定行为直接表现为一种政府行为,是公安机关交警部门根据案件情况分析后,所作出的确定当事人双方责任大小的一种行政行为。
  2.程序上的特殊性
  其他鉴定在当事人不服时,可以要求重新鉴定或补充鉴定,如对人身伤害案件中伤情鉴定有争议时,由省政府指定的医院最后作出权威性的鉴定结论。而就交通事故责任认定而言,当事人不服时,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对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不服的,可以在接到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后15日内,向上一级公安机关申请重新认定;上一级公安机关在接到重新认定申请书后30日内,应当作出维持、变更或者撤销的决定”,只能向上级公安交警部门提起行政复议。
  3.鉴定效力上的特殊性
  一般鉴定只是相关诉讼中证据之一,从诉讼角度讲,其作用即是证明案件的真实情况;而交通事故责任书除具备证明作用外,还具有行政强制性特征,对此当事人应承担履行相关义务的行政责任。
  4.鉴定内容真实方面的特殊性
  一般的鉴定结论中,鉴定人根据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经验对于鉴定对象作出准确而客观的描述;而在交通事故责任书中,由于存在着事实上的推定行为,鉴定人作出的结论可能与案件的真实情况大相径庭,因而具有一定程度的不真实性。
  由上可知,交通事故责任书事实上同时兼有行政责任认定书及特殊的鉴定结论的性质[1]。正如下文所论及,就行政责任而言不必推及刑事责任的有无;就特殊的鉴定结论而言,由于其本身存在一定程度上与客观真实的背离,刑事法官当然也就有了取舍的可能。
  二、交通事故责任书中推定的存在
  《道路交通事故处理办法》第十七条规定:公安机关在查明交通事故原因后,应当根据当事人的违章行为与交通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以及违章行为在交通事故中的作用,认定当事人的交通事故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当事人的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所起的作用以及过错的严重程度,确定当事人的责任。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执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因抢救受伤人员变动现场的,应当标明位置。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而《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则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
  因此,交通事故责任认定有两种情况,一是在查清事故事实后,依据各方当事人有无交通违法行为及违法行为与事故发生的因果关系和过错的严重程度,将责任分为全部责任、主要责任、同等责任、次要责任,这一般称为认定责任。二是由于发生了特定的情况,事故事实无法查清,当事人的违法行为及行为与事故之间的因果关系无法查清,而依法推定事故责任。《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在此情况下,事故责任不是根据当事人事故发生时的违法行为及因果关系认定的,而是由于当事人在事故发生后违反报案、保护现场等行政义务,致事故事实无法查清而推定事故责任的,因此,一般称为推定事故责任。对于认定责任而言,由行政责任推及刑事责任并无实质问题,或者说当事人行政责任的确定也就决定了其刑事责任的最终确定。然而,这种行政管理意义上的推定却不能直接适用于刑事责任的确定。
  “所谓推定,就是根据查明的已经存在的基础事实和人们在大量社会实践基础上总结出来的行为规律或经验法则,来作出某种判断。判断的内容是某事物的存在、不存在或该事物的状态,允许当事人提出反证予以推翻”{2}。推定和假定是不同的。推定只有推翻才无效,假定只有证实才有效;推定无需证明其真,假定无需证明其假;推定使证明责任转移,假定不存在证明责任问题{3}。
  中国刑法中也存在着一定范围的推定,对非法集资罪中的推定,如明知没有归还能力而大量骗取资金的;非法获取资金后逃跑的;肆意挥霍被骗资金的即可推定行为人具有“非法占有目的”。又如有关持有枪支的规定,据以生活中的经验规则,行为人持有的枪支,即使难以证明其为制造所得、出卖之用或是作为从事其他犯罪的工具,仍然可以断定这些枪支不具正当所来或不是正当用途,持有者绝大多数都与涉枪犯罪有关。因此,立法特别设定了持有枪支罪,使查不清来龙去脉的枪支,成为其持有者获罪的根据。
  然而,推定带来效率,带来便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廖正豪.过失犯论[M].台北:三民书局,1982.194.
{2}邓子滨.刑事法中的推定[M].北京: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2003.2.
{3}裴苍龄.论推定[J].政法论坛,1998, (4) :52.
{4}邓子滨.推定的理由—公正与功利.http : //www. iolaw. org. en/shownews. asp? id=1155,访问日期:2007 - 02-12.
{5}黎宏.论交通肇事罪的若干问题—以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为中心[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学院学报),2003,(4): 124.
{6}陈兴良,周光权.刑法学的现代展开[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461.
{7}王立.交通肇事罪研究—以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为视角[A].刑事法判解(第7卷)[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3.
{8}[法]卢梭.社会契约论[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70.
{9}{10}{12}张明楷.诈骗罪与金融诈骗罪研究[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 211 - 212,641-642,642.
{11}[日]大谷实.新版刑法讲义总论(追补版)[M].东京:成文堂,2004.256 -25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4863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