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黑龙江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
关于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认定
【英文标题】 Judging of Behaviors that Invade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作者】 潘芳芳【作者单位】 苏州大学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网络传播行为;交互式传播;直接侵权;间接侵权
【英文关键词】 Network dissemination behaviors; Interactive dissemination; Direct infringement; Indirect infringement
【文章编码】 1008-7966(2013)06-0086-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3年【期号】 6
【页码】 86
【摘要】

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理解,要结合其立法的背景、目的以及有关的国际条约,重点要理解哪些是受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行为,即“通过网络传播作品的行为”,简称“网络传播行为”。实践中,对于“一种行为是否侵犯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往往难以认定。而认定一种行为是否侵犯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对于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乃至著作权,无疑都有着极大的意义。通过对“网络传播行为”的准确界定,可以实现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权认定。

【英文摘要】

To understand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the background and destination of legislation and regarding international treaties are related. And the key is to know what behaviors are regulated by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namely “behaviors of disseminating works through networks”, which is short for “network dissemination behaviors”. In practice ,to identify whether or not an act is a violation of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which is often difficult , undoubtedly has great significance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and copyright. The recognition of the right to network dissemination of information infringement is realized by accurately defining“network dissemination behavior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3542    
  2006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颁布,无疑将信息网络传播权推向了一个更突出的位置(相比复制、发行等著作权的权利内容)。这主要就是因为网络技术的发展,使得利用网络侵犯著作权的行为频繁发生,实践中,一种行为是否侵犯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往往难以认定。而认定一种行为是否侵犯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对于保护信息网络传播权乃至著作权无疑都有着极大的意义。
  一项特定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关键在于这项行为是否受到专有权利的控制,以及是否存在特定的免责事由。要认定一项行为是否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就要看这项行为是否受到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控制。对此,首先要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权利内容有个清楚的认识,即符合哪些条件构成由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网络传播行为”。
  一、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理解
  (一)国际条约关于“向公众传播权”的规定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伯尔尼公约》关于著作权人专有权利的规定难以实现在网络环境下对著作权人的保护,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8条中规定了“向公众的传播权”,向公众传播的权利,是指“文学和艺术作品的作者应享有专有权,以授权将其作品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传播,包括将其作品向公众提供,使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可获得这些作品”[1]。
  我国《著作权法》10条第1款12项规定了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无线的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取作品的权利。可以看出,我国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定,明显来自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WCT),内容与8条包括之后的内容完全相同。参与立法者也指出,“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定义,直接来自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8条的表述”{1}。
  《伯尔尼公约》于1925年已赋予作者传播权,包括“公开表演权”、“公开朗诵权”、“公开放映权”和“广播权”这4项权利,但这4项权利控制的都是通过传统的方式对作品进行传播的行为,即对戏剧作品、音乐作品的公开表演和对表演的公开传播、对文字作品的公开朗诵和对朗诵的公开传播、对电影作品的公开放映和有线传播、以及对各种戏剧、音乐和电影作品的无线广播、有线转播和对广播的公开传播{2}。“表演”、“无线广播”、“有线广播”和“传播”这些用语在当时都有特定的技术背景,都是使观众或听众在指定的时间或地点被动地接受作品传播的“单向”行为。
  这些传统的传播方式都已经基本规定在了各国广播权的范围之内,所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缔结的WCT, 特别是《规定》的第8条,自然不是针对这种传统的传播方式。而是将新技术带来的新型传播行为,特别是通过互联网进行的“交互式”传播行为,纳入著作权的权利内容之中{3}。缔结WCT的专家委员会在对WCT草案的说明中也指出:缔结条约的目的之一是对有关新技术影响作者权利的特定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如对作品向公众进行的交互式的按需传播,使公众直接在其家中或办公室中获得{4}3.03。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我国《著作权法》只用了8条的后半句,第8条采用的是“技术中立”的立法方式,即对作品的传播,不管用的是什么手段,有线或无线的,都应受到专有权利的控制,其后半句强调了交互式传播也不例外,也要受专有权利的控制。我国只用了后半句,使信息网络传播权只能控制交互式传播行为,不控制非交互式的传播行为。所以看起来我国规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范围明显是小于WCT第8条规定的“向公众传播权”。但正如上面所说,由于《伯尔尼公约》已经足以保护传统的传播方式对作品进行非法传播的行为,WCT规定既是对伯尔尼公约规定权利的强化,更是对新型传播方式,即交互式传播的规定。交互式传播又被称为按需传播,是由受众而非传播者的行为直接触发的,受众可以自主选择信息内容,以及选择接受传播的时间和地点。
  (二)信息网络传播权不是通过网络传播作品的权利
  上文指出,我国规定的信息网络传播权针对的只是交互式传播,因此,信息网络传播权不能被理解为通过信息网络传播作品的权利,而只能是通过信息网络对作品进行交互式传播的权利。而且,我国著作权法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规定,是一种技术中立的立法方式,技术本身无所谓合法与否,创造该项技术的发明行为本身也无所谓合法与否,只有利用该项技术进行违反活动时才构成侵权。网络作为一项新兴的技术,不能认为凡是利用该技术传播作品就构成侵权,而只有利用该技术将作品以交互式传播才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使公众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取作品”正是对交互式传播的描述。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专家委员会在对WCT“基础提案”所作的说明就指出:“该条(草案中为第10条,通过后即成为WCT第8条)后半句的主要目标是澄清:交互式的按需传播行为是该条规制的范围。实现这一目标的方法是确认相关的传播行为包括能使公众中的成员从不同的地点和在不同的时间获得作品的行为。个性化选择的要件暗示了获得作品行为的交互式性质”{4}10.11。
  欧盟研究WCT的学者们进一步指出,这种个人选择的要件是指按需传播的情况,排除了在指定时间,按照预先定好的节目时间表向一般公众提供作品的情况,其中包括:网播,同步传播,即时广播,互联网电台等{5}。
  显然,中国网络电视台的“网络传播”以及所有类似的非“交互式”的网络传播都不可能是“信息网络传播权”控制的传播行为,不可能构成对“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还需要指出的是:《著作权法》37条和第41条在规定表演者和录制者的专有权利时,均只规定二者享有“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并获得报酬的权利”,并未将“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方式明确限定为“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一种观点据此认为,表演者和录制者享有的“通过信息网络传播的权利”在范围上大于作者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因为其既可以控制交互式传播,也可以控制非交互式传播。
  这一观点并不成立。首先,从著作权法的原理来看,作品涉及的智力创造高度要高于表演与录音制品,因此对作品的保护力度自然要强于表演和录音制品。著作权法不可能在赋予作者和表演者、录音制作者一项专有权利的情况下,规定表演者和录制者有着更广的权利范围。其次,《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8条规定:“文学和艺术作品的作者应享有专有权,以授权将其作品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传播,包括将其作品向公众提供,使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可获得这些作品”。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表演和录音制品条约》10条和第14条则仅规定:“表演者和录音制品制作者应享有专有权,以授权通过有线或无线的方式向公众提供其表演和录音制品,使该表演进而该录音制品可为公众中的成员在其个人选定的地点和时间获得。”两相对比,可以清楚地发现:条约只要求缔约国赋予表演者和录制者以交互式手段提供其表演和录音制品的权利,但却要求缔约国赋予作者以一项广义的向公众传播权,其中包括以交互式手段提供作品的权利。考虑到我国著作权法对作者、表演者和录制者网络传播的规定皆借鉴自两个互联网条约,著作权法不可能超越两条约的要求,将表演者和录制者享有的网络传播权的范围规定得比作者享有的相同权利还广。最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快醒醒开学了;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胡康生.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义[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2:56;张建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释义[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6:92.

{2}Berne Convention, Article 11,11bis, Article 14.

{3}Andrew Christie, The New Right of Communication in Aus-tralia[J].The Sydney Law Review, 2005,(27):237.

{4}WIPO. Basic Proposal for the substantive Provisions of the Treaty on Certain Questions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to be Considered by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1996),prepared by the Chairman of the Committees of Experts on a Possible Protocol to the Berne Conventionandona Possible Instrumentforthe Protectionofthe Rights of Performersand Producersof Phonograms.

{5}Jorg Reinbothe, Silke von Lewinski. The WIPO Treaties 1996:The WIPO Copyright Treaty and the WIPO Performances and Phonograms Treaty: Commentary and Legal Analysis[M]. Butterworths, 2002:10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354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