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计算机字库中单字的著作权保护
【副标题】 兼评“方正诉宝洁”案【作者】 芮松艳
【作者单位】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字库;单字;独创性;美术作品;默示许可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10
【页码】 44
【摘要】

在我国现行著作权法框架下,如果字库中每个单字并非按照一定标准设计而成,且其字形的表现具有“显著的特点”并“明显不同于已有字形”,则可认定其可以构成作品。但如果用户购买了正版的字库产品,则除非权利人事先进行了明确合理的限制,否则用户对字库中单字的使用构成默示许可,不应认定构成侵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20    
  
  广受关注的方正诉宝洁倩体字库案已终审审结,该案涉及“最终用户复制、发行计算机字库中的单字是否构成侵犯著作权行为”这一问题的认定。二审法院本着谨慎的态度,在判决中对“字库中的具体单字是否构成作品”这一业界最为关心、争议亦最大的问题并未表明态度,而是从“默示许可”角度尝试对这一纠纷予以解决,终审判决的这一作法引起广泛争议。为使公众更好地了解本案的审理思路,笔者作为二审主审法官,将在本文中对于在审理中已考虑但并未在本案判决中体现出来的一些考虑因素予以说明,并对计算机字库中单字的著作权保护问题简要阐明观点。
  一、计算机字库中的单字是否构成作品
  对于字库中的具体单字是否构成作品,现有观点大体分为两类,即认为单字构成、或不构成作品。但通过本案的审理,本文认为在我国现有著作权法框架下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应视“字库的具体形成方式”而定,而不能一概而论。在未搞清楚特定字库形成方式的情况下,任何对这一问题的回答都是武断且缺少事实依据的。
  (一)不构成作品的情形
  如果字库中的每个单字并非由书写者逐一书写而成,而是先由书写者书写部分例字,再由字库制作者对例字的笔画、部首、位置关系及书写风格等予以分析以确定标准,并在此标准指导下,设计字库中的全部单字,则此类字库中的单字不属于具有独创性的智力成果,并非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不可能构成作品。
  本文之所以持上述观点,是因为此种字库中的每个单字都是由“模块化的点、撇、捺等笔画部件构成制成品,如同是利用同一批标准构件组装而成的产品”。[1]这一类型的字库产品,其创造性劳动体现在标准的提取及制定上,而非具体单字的最终形成上。在具体单字的最终形成环节,完成者只需按照标准予以执行即可,即便由不同的人完成,其最终形成的单字在表现形式上亦无不同。因这类字库中的具体单字已无法体现独创性所要求的不同作者智力成果的差异性、个性化,因此,完成者依据特定标准完成具体单字的过程并非著作权法要求的独创性劳动,最终形成的具体单字不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范畴。
  (二)构成作品的情形
  如果字库中的单字虽具有同一风格,但其中每个字均是由设计师单独设计修改而成,则此类字库中的单字属于具有独创性的智力成果,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如果此类客体在字形的表现上具有“显著的特点”并“明显不同于已有字形”,则可以认定其达到了基本的独创性高度,可以认定构成作品。
  此类字库中的单字之所以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是因为对于设计师而言,即便其按照同一风格书写或设计,其得到的每个具体单字亦不可能完全一致,且不同的单字中即便含有相同的组成部分,该组成部分的设计亦不会完全相同,因此,无论其是使用传统的书写工具手写而成(如方正公司的静蕾体完全由徐静蕾使用签字笔逐一手写而成[2]),还是使用工具软件设计而成,其中每个具体单字的设计均体现了设计师智力活动的个性化及差异性,因此其属于设计师独创性劳动的成果。在此基础上,因著作权法明确规定书法作品属于美术作品的范畴,因此,此类字库中的每个具体单字属于著作权法保护客体中的美术作品。
  在此基础上,字库中的单字之所以只有在字形上具有“显著的特点”并“明显不同于已有字形”时,才达到基本上的独创性高度,系考虑到如下因素:
  首先,这一要求符合立法者的立法本意。立法机关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释解》中明确指出“书法一般指用毛笔字书写汉字的艺术”。众所周知,相对于钢笔等书写工具而言,用毛笔书写的汉字,更讲究笔墨的运用、书写的力度、浓淡等,这些都使其毛笔字具有更高的艺术性亦有更高的创作空间。尽管在现行著作权法立法时,毛笔已非汉字的主要书写工具,但立法机关却仍将书法作品主要限于毛笔书法,这一作法可以合理地理解为书法作品应达到更高的创造性高度。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其次,这一要求符合作品独创性的本质要求。独创性要求作品系由作者独立创作而成。所谓独立创作,意味着其在创作作品之前“未接触到”与该作品的表达构成“实质性近似”的作品。对于由汉字作为构成要素的书法作品而言,汉字固有的沟通功能使得此类作品的创作人员及使用人数之多、时间之长是其他作品所无法比拟的,这一情形的存在必定使得此类作品的创作者“接触”到他人作品的机率较之其他类作品极大增加,而这一点凭借社会大众的一般认知即可意识到,法官作为社会大众的一员当然也可以认识到这一点,而并不需要当事人另行举证。同时,因汉字被长期大量的使用,亦使得其可创作空间已不多,因此,在在先已有海量汉字字形存在的情况下,亦只有当字形的表现上具有“显著的特点”并“明显不同于已有字形”的情况下才可以认定其与现有字形未构成“实质性近似”。
  再次,这一作法符合利益平衡原则。著作权虽为私权,但著作权人的利益不能因此而受到绝对保护。汉字作为人们日常生活交流的工具,如果不对其设定合理的独创性要求,则势必会影响公众对汉字的使用。举例而言,如果对字库中单字的独创性要求过低,则大量字库中的单字均可以被认定构成作品,这将会导致对于多数字库而言,使用者不仅需要购买正版字库软件,而且再次使用时仍应再次取得著作权人的许可。这一情况显然会极大影响汉字的使用,阻碍人们的正常交流,有悖于著作权法促进文化发展之立法目的。
  (三)涉案倩体字库中的“飘柔”二字未构成作品
  将上述分析适用到本案可以看出,判断涉案“飘柔”二字是否构成作品,首先应考虑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即倩体字库是否属于按照一定标准设计而成的字库产品。对于这一问题的判断应建立在扎实的事实基础上,只有对倩体字库中的6763个字一一进行核实并进行相互比对的情况下才可能确定每个字是否均系单独设计而成,并进而得出其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保护客体的结论。尽管这一作法可以对其是否属于著作权保护客体作出确切的判断,但不可否认的是,对这一事实的认定要耗费大量时间。而从诉讼经济的角度考虑,法院的任务在于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最有效率地解决纠纷,在本案纠纷可以从其他角度有效解决的情况下,对如此复杂的事实予以核实显然并非明智之举。因此,法院虽对倩体字库的形成过程进行了较为系统的了解,且从上述了解过程中基本可以确认倩体字库并非按照一定标准组装而成,但法院毕竟并未对字库中每个字的形成过程均予以逐一勘验,故法院最终本着严谨的态度,未对其是否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予以认定。
  但本文认为,即便倩体字库能够构成著作权法保护的客体,其亦未达到字库中单字所应达到的基本的独创性高度。本文中已指出,只有字库中的具体单字的字形具有“显著的特点”并“明显不同于已有字形”时,才能够认定达到作品所要求的基本的独创性高度。但由涉案“飘柔”二字可以看出,其仅为常规的美术字体,与已有字形相比并无显著不同,其显然未达到基本的独创性高度,不构成作品。
  二审判决宣判后,有观点认为判决中既然采取了默示许可的理由,则其暗含之义为法院已默认“飘柔”二字构成作品,这一理解实为对判决的一种误解,该判决中并无此意。本案判决中已清楚写明,在侵权判定中只要不符合任一侵权要件,均不可能认定其构成侵权。在认定被告的使用行为系经过默示许可的情况下,该行为显然未符合“未经许可”这一侵权构成要件,因此,无论原告主张的权利客体是否构成作品,其均不可能构成侵权。
  (四)判决中未从作品角度予以认定的考虑因素
  在本案审理中,笔者一直密切关注业界及学界对本案的看法及观点,亦清楚地看到外界对此问题的迫切期待,但法院最终之所以未从作品认定角度解决本案纠纷,主要是希望这一判决能够在解决本案纠纷的发生的同时,亦能够最大限度地预防此类纠纷的发生并兼顾诉讼经济原则。由本文的分析可知,如果从是否属于著作权保护客体角度解决本案纠纷,则势必意味着本案及以后的此类案件中均需首先对字库中全部单字的形成过程进行认定,这势必会导致在每个案件中都要进行繁琐的勘验工作,不利于诉讼经济。在此基础上,即便能够认定特定字库中的单字属于著作权法保护客体,接下来亦不可避免地要考虑其是否达到基本的独创性高度。但众所周知,独创性的判断具有极强的个案性,法院在本案中认定涉案“飘柔”二字未达到独创性高度,并不意味着其他字库中的单字亦未达到独创性高度。这意味着,在将来可能出现的其他类似案件中均要逐一进行独创性判断,这说明本案判决对于此后的案件将具有较低的指导价值。在此情况下,在法院可以采用默示许可这一对此后案件更具有指导价值的作法的情况下,法院未予涉及作品的认定问题,也是法院权衡的结果。
  二、正版字库产品购买者默示许可行为的认定
  (一)知识产权默示许可的认定原则
  在现有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极少出现默示许可的认定,或许正因如此,使得本案对于默示许可原则的采用引起如此之大的争论。本案判决指出,如果权利人的销售行为会使购买者客观上认为权利人不禁止购买者对其承载的知识产权客体进行特定方式的使用,从而对这一权利行使方式产生合理期待,则上述使用方式应视为经过该知识产权的默示许可,购买者不需在购买行为之外另行获得许可。
  本文认为,本案中对于默示许可完全符合现代民法的基本原则(即意思表示的认定原则及公平原则)。默示许可的认定,其实质是对权利人意思表示的认定。在现代民法中,对于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的认定,原则上以该意思表示人实施的表示行为为判断基础,从一般公众的角度,对该表示行为进行客观分析,以推断出其真实的意思表示内容,而非绝对以意思表示人内心的意思为判断标准。[3]具体到知识产权案件,则主要取决于一般公众从权利人的销售行为中所推断出的意思表示,而非权利人内心的意思。如果权利人的销售行为会使购买者客观上认为权利人不禁止购买者对其承载的知识产权客体进行特定方式的使用(即对权利人表示上的效果意思的判断,而非内心效果意思的判断),从而对这一权利行使方式产生合理期待,则上述期待行为即为权利人的表示行为所表现出的意思表示内容。
  上述观点在符合意思表示认定原则的同时,亦符合民法基本的公平原则。实践中,任何购买者之所以会支付对价购买某一产品,通常是因为这一对价会为其换取购买时所合理期待的该产品的使用价值。而购买者所产生的合理期待亦即是基于其对销售者行为而表现出的意思表示的合理理解。此种情况下,如果要求购买者对该产品实施合理期待的使用行为亦要经产品权利人的许可,并另行支付对价,则购买者对这一产品的购买行为将不具有实质意义,这既不符合市场基本规则,亦不符合公平原则,从而极大损害交易相对人的利益。
  (二)汉字字库类产品默示许可的一般认定原则
  结合考虑汉字字库类产品的特点,本文认为,如下行为属于字库产品购买者合理期待的使用行为,应视为经过著作权人的默示许可:一是调用字库中具体单字在电脑屏幕中显示的行为。二是购买者对屏幕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画风不对,如何相爱;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2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