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入世10年的成就与挑战
【作者】 刘春田【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
【分类】 其他【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10【页码】 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08    
  
  回顾我国加入世贸组织10周年,使我想起去年我们纪念中国建立著作权制度100年。回顾10年与回顾100年,我发现情况类似,我们这10年实际上是在继续走着我们百多年来那些清代杰出的思想家所指出的五千年未有之变局的改革之路,这种巨变,虽然过去了100年,但并没有完结,至今仍然感同身受。感受什么呢?感受我们国家正在告别数千年的农牧业社会,开始走进工业经济时代。这种变革,天翻地覆、脱胎换骨、令人惊心动魄。改革开放的30年,中国至少在很大程度上进入了工业经济社会。据统计,中国农业人口与城市人口的比例基本持平,所差不到1%,农村人口稍微多一点。按照这种比例,中国完全的工业化,也就是当初提出的四个现代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一段路怎么走,大有学问。延续前30年的路径,甚至克隆前10年的路径,平心而论,都无路可走。因此,未来之路的走法,没有现成的经验,而是大有思考的余地。今天回顾与反思的价值,正在于此。回顾成绩,是为了树立信心,反思问题,是为了正视现实,迎接挑战。对此,本文谈四点想法。
  一、肯定成绩,树立信心
  面对着改革开放30年的成就,以及加入世贸10年的发展,成就令人振奋。从具体数字看10年期间我国国民经济总产值提高了近5倍,对外贸易从1978年到2010年增长了100多倍,从占世界贸易总额的不足1%,到超过10%,成就的确骄人。美国曾经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这几十年当中经济高速发展,并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是与中国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的30年相比,中国的发展更是史无前例,这么大的经济体、这么高的增长速度,在世界经济史上是空前的。如今,基本国情是:我们已经具备了相当雄厚的经济基础,更重要的是我们在世界经济贸易的海洋中逐渐学会了游泳,逐步开始掌握了国际经济贸易的游戏规则,并开始走向世界。30年,我们积累了家底,丰富了经验,树立了信心。这有助于我们展望前途的时候,敢于面对新的挑战。否则,我们对未来所发生的新问题、新矛盾,就会乱了方寸、就会回避、就会胆怯、就会吃亏。目前确实发生了很多新问题、新挑战,在世界贸易组织这个体系历经近20年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为保持在国际经济秩序中的优势地位,试图建立新的经济贸易体系。而这些东西一定是我们所不熟悉的,一定会给我们造成不利与被动。西方一向善于利用规则的制定者与规则的学习者之间对规则熟悉上的“时差”,更多的时候居于规则的解释者的地位,获取经济上的好处。今后这种情况仍会层出不穷,怎样对待这种情况?我觉得有30年经济进步与10年WTO的经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树立起迎接新挑战的信心。
  二、头脑冷静,树立忧患意识
  在树立信心的同时,必须头脑冷静,防止膨胀,正视我们的不足,理性地、客观地评价现状。唯有如此,才能找到我们的未来之路。首先,要理性看待所谓“第二大经济体”。GDP反映的金钱数量,与一国的强弱无必然因果关系。近代以前的中国,有超过1000年GDP遥遥领先于世界各国的历史,1840年则占到世界的33%。但是由于中国的GDP主要是丝绸、茶叶、瓷器和粮食,GDP远不及中国的资本主义的英国,借助于坚船利炮,以4000士卒之兵力,长途跋涉,在中国的土地上战胜了拥有100万军队的大清国。因此,GDP的结构、质量比数量更为重要,今天同样是这个道理。其次,还有一个误区。近年来,国人常常以“中国是世界工厂”自居。我质疑这种提法,与当初美国曾经担当的世界工厂相比,中国现在所扮演的角色远称不上是世界工厂,尤其不是高新技术产品的工厂,充其量是世界中低端技术产品的“加工厂”,“加工厂”不等于严格意义上的工厂。地道的工厂是指拥有独立的工业体系,从科学研究,到技术开发、工业设计,到企业管理,再到产品制造,直到市场体系,可以不必借助于外部的力量,独立完成经济循环。我们只有做到既有“中国制造”,也有“中国创造”,方能称作世界的工厂。一直以来,中国之所以在生产制造环节有相对优势,很大程度上是源于我们的劳动力成本低、土地价格低、税收优惠等造成了低生产成本。发达国家的企业为了获取更多的利润,把生产制造环节,把车间放在你这里,以相对本国低廉的生产成本完成了产品,同样价格的产品,可以获得超高利润。比如,美国波音飞机配件的制造分别在70多个国家完成,并非他们有意为各国提供就业机会,而是因为这样做公司可以获得最大限度的利润。在这场游戏中,发达国家占尽了先机。我们没有研发,没有优良的设计优势,无法占据上游,只好付出劳动和资源,付出环境、土地、税收的代价。我们的财富就是靠这么多并不情愿的付出,靠我们吃苦耐劳的农民、工人,坚忍不拔、一针一线、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所以中国还不具备世界工厂的资格。我们面临的是上游发达国家和下游更为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的双重挤压,一旦发达国家把生产转移到制造成本更为低廉的地方去,我们的“加工厂”将会停工,工人只好下岗,设备将变成废料,厂房将成为废墟。也就是说,我们连出卖苦力的工作机会都掌握在别人手里。因此,中国作为世界的“加工厂”的地位也是脆弱的,岌岌可危的。况且,在用以支撑工业、农业、国防现代化建设的科学技术方面,我们基本上处处落后于人,支柱产业的核心技术几乎都掌握在外国手里,在国际竞争中处于非常被动的地位。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的、严峻的、具有战略性的挑战。中央提出要建设创新型国家,就是要力争上游,扭转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成为可以主导自己发展方向和道路的经济体。30年前,如果说不开放改革是死路一条,那么,今天的中国不走创新型发展的道路也是死路一条。自主发展,谈何容易!这不是凭口号就可以喊出来的,而是更为艰巨的挑战。
  三、正视知识产权制度的合理性、正当性
  近年来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最引人注目的动向是发达国家主导的《反假冒贸易协议》(ACTA)的出现,这意味着发达国家在另起炉灶,世贸组织的TRIPS体系正在受到挑战。对此,发展中国家的第一反应是“阴谋论”,印度等国家的天然反应是反对。我们该如何对待呢,我认为要实事求是,正视现实,积极对待。1986年开始的乌拉圭回合,发达国家极力坚持把知识产权问题放进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中谈判,我们很多人不理解,一直耿耿于怀。事实证明,知识产权问题不但与贸易息息相关,而且知识产权的价格占据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的主要份额,即便是技术含量低的贸易也是如此。今天,ACTA的出现与当年TRIPS的产生在逻辑上是一致的。我们不妨换位思考,试着从西方的角度看一看,说到底,西方今天所做的,不过是在知识产权问题上跟我们“较真儿”。表面上看,我们与西方一样,同样建立了知识产权制度。但是“言”与“信”之间,制度表达与法律实践之间都是有距离的。在潜意识中,我们把自己放在一个弱者,一个模仿者的地位,既没有理由挺直腰板对知识产权制度“叫板”,又不甘心就范,按照西方规定的市场价格买单。而是一直有侥幸心理,希望别人不要太“较真儿”,不要逼我们太紧。常常是别人推一推,我们动一动。毛主席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对待任何问题,关键在于是否有诚意,唯有诚意,才会认真。不“较真儿”既是对自己的放纵,又是对非分行为的姑息,其结果,让我们顾及了局部和眼前,失掉了大局与长远,推迟了我们整个社会进入到近现代社会的进程。另外,对传统文化也要理性对待。“文革”全盘否定传统是错的,但是在提倡继承和发扬传统的同时,也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20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