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论当代西方国家的宪法变迁
【英文标题】 On Constitutional Change Resulting from Administrative Reform of Contemporary Western States
【作者】 李海平【作者单位】 深圳大学法学院
【分类】 外国宪法
【中文关键词】 宪法变迁;多重民主制;发展权;双重权力制衡机制
【英文关键词】 constitutional change;multiple demoncracy system;development right;dual system of check and balance
【文章编码】 1003—4781(2006)01—0133—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1
【页码】 133
【摘要】

西方国家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所推行的行政改革导致这些国家的宪法在未经修改的情况下发生了巨大变迁。在民主制度方面,代议民主制转变为代议制民主、行政民主、社会民主并存的多重民主制。在人权制度方面,人权的核心内容由生存权演变为发展权,人权的义务主体从国家扩展到自治的社团。在权力制衡制度方面,国家层面的权力制衡转变为国家层面的权力制衡和国家与社会之间的权力制衡相结合的双重权力制衡机制。

【英文摘要】

Administrative reform inited in Western countries since 1980s results :in great changes of their constitutions. As far as demoncracy system is concerned,the system of representative demoncracy is replaced by multiple demoncracy composed of representative demoneracy,administrative demoncracy and social demoncracy. As human right system,contents of human right evolve from right to life to right to development,rihgt owners expanded from individual to collective,obligation performer expanded from state to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s. As Check and Balance,simple system of Check and Balance at state level is changed to dual system of check and balance integrated by which at state level as well as which between state and societ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1195    
  宪法变迁是一个指称宪法未经法定修改程序而发生无形变化的理论范畴,行政改革则是宪法变迁的重要途径之一。{1}(P27—28)西方国家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几乎同时掀起了一场行政改革浪潮,[1]这必然会导致这些国家的宪法在未经修改的情况下经历实质性变迁。对于这一论题,我国法学界鲜有论及。本文尝试就此进行研讨,以期抛砖引玉,引起学界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民主制度、人权制度、权力制衡制度是宪法的核心内容,[2]本文对当代西方国家宪法变迁的考察主要从这三个制度层面展开。
  一、多重民主制:宪法民主制度的变迁
  民主是现代宪法的一项基本制度,现代世界各国几乎毫无例外地将人民主权的原则明文规定于宪法当中。从理想形态上讲,既然权力属于人民,那么民主的最理想形式应当是直接民主制,即由公民全体共同决定公共事务。但是,直接民主的实施是有条件的,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适用。首先,它受人口数量、地域范围的限制。只有在人口少、地域范围小的情况下才有适用的可能。其次,政事、人际互动简单易处理,可以不需要专业知识即可应付,而在高度复杂分化的社会是难以适用的。最后,并非所有社会成员均为公民,只有具有某种阶级身份或资产者才能成为公民,他们可以不从事实际的生产活动,因而有充裕的时间与资源来参与决策或担任无薪的公职。以现代的社会环境来看,很少有国家符合这三个条件。因此,在如此的环境及条件限制下自然酝酿了现代代议民主制的产生,选出若干代表代替全体公民决定及处理国家政事。代议制民主成为了现代宪法民主制度的主导形式。进人20世纪80年代,西方国家面对全球化、信息化、市场化的挑战掀起一了一场行政改革浪潮,导致民主已经突破了代议制民主的框架,出现了代议制民主、行政民主、社会民主并存的多重民主制现象。
  首先是行政民主制的普遍化。在代议制民主理论下,民主主要体现在选举和立法层面,行政不属于民主的领域。行政意味着政府只是将经民主程序制定的法律予以执行。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由于行政程序立法的兴起,行政权的行使已渗透了民主的因素,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便可以直接参与行政决策、行政立法以及具体行政行为的决定和执行过程。20世纪80年代的行政改革则使行政民主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化和普遍化。行政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是行政职能的契约化,即政府通过合同竞标的形式将其垄断的公共物品的提供转让给社会组织,由这些组织按照合同约定的公共服务的品种、数量和质量等履行义务,政府负责对组织履行合同情况进行监督。于是,西方国家的许多由政府垄断的公共服务几乎都由社会组织来提供,如环境保护、公共设施维护、消防和救护服务、讨还债务、选民登记、政策咨询与政策设计、公共项目的论证与规划、政策效力评估,甚至包括传统上专属于政府的权力如监狱管理等。{2}(P552)正如美国公法学家弗里曼所言:“政府看上去逐渐地通过合同实施他的所有功能。”{3}(P154)行政契约的缔结使非政府的社会组织与行政机关处于“相对平等”的地位,可以就其权利与义务与行政机关协商、谈判,参与公共事务的管理和服务,这无疑是行政民主化的重要体现。与行政契约化相伴随的行政改革措施是公共服务的市场化。在传统行政模式中,行政机关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具体确定服务的数量和质量,公民是被动的接受者,从而造成了需求与服务的隔离。同时,行政机关对公共服务的垄断还造成利益集山对公共服务的操纵,从而更加剧了服务与需求之间的隔离程度。为了克服这一缺陷,许多国家进行了公共服务市场化的改革。行政机关向有资格消费某种公共服务的公民发放“凭单”。公民可以用凭单在多元公共服务供给者之间选择服务者购买服务,尔后,服务者再将凭单从政府那里兑换成现金。通过这种制度,公民从一个公共服务的被动接受者变成积极主动的选择者,公民通过用“脚”投票的方式实现了对公共服务行政的民主参与,从而大大提高公民获得服务的数量和质量,满足公民的对公共服务的个性化需求。显然,公共服务的市场化是行政民主的又一重要体现。此外,西方国家还通过其他各种形式扩大公民直接参与,使传统精英治理的模式向公民参与的合作治理转型,行政向公民公开,通过各种形式让公民表达意见,参与公共事务的讨论,甚至通过全民公决的形式做出行政决定。行政改革使公民通过各种方式和途径直接、普遍地参与日常行政事务的决策和管理,从而在不修改宪法的前提下,民主的内涵得到拓宽和深化,民主突破了代议制民主的框架.行政也纳入了民主的范畴。
  其次,广泛的社会自治体现了社会民主的特征。政府权力向社会的分化是西方国家行政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上述行政职能的契约化、公共服务的市场化以及公民参与范围的扩大化都是权力社会化的具体表现形式。另外一个重要的权力社会化的表现是公民社会的复兴。在20世纪后半期,世界兴起了一场全球性的“社团革命”。{4}(P243)公民社会的复兴既是自下而上自发组织的结果,即“民众决心将事务决定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并组织起来以改善自己的状况或寻求基本的权利”;同时也有政府自上而下的推动,即通过对非政府组织的鼓励、扶持和授权共同克服危机。{4}(P246—249)西方国家在其政府改革过程中,特别强调社会组织的自治,试图通过一定范围内的社区自治、行业自治解决政府的财政危机以及政府自身的合法性危机等问题。社会组织自治是一个公民进行自我组织、自我管理、自我调整的机制。从广义上讲,社会组织自治也属于一种民主形式,但这种民主并非国家层面上的民主,而是社会层面的民主,是公民进行自我组织、自我管理的一种民主方式。
  综上所述,虽然未经修改宪法,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已经彻底突破了宪法所确认的代议民主制,实质上是代议制民主、行政民主和社会民主的综合体。尽管代议制民主、行政民主、社会民主都属于广义的民主形式,但三者在具体表现形式、适用范围方面具有很大差异。代议制民主主要表现为间接民主制,即在承认主权在民原则的前提下,公民通过选出的代表进行统治,而不是直接统治。在代议制民主前提下,权力所有者和权力行使者是分离的。公民作为权力的所有者是主人,但不主事,只能通过其代表代理行使统治权。行政民主表现为参与式民主制,即公民通过参与行政过程来监督政府行为,主张和实现自己的权利,但最终决定权掌握在政府手中。社会民主表现为直接民主,社会成员可以直接参与自治组织的决策和管理,无须通过代理人而由公民个人直接行使公共事务的决定权。在适用范围上,代议制民主适用于立法层面,国家立法机关成员均由公民选举的代表组成,由他们依据“多数决”的原则制定法律、决定国家重大事项。行政民主适用于行政领域,公民通过参与政府的日常管理活动,间接实现自己的权利。尽管代议制民主和参与式民主在适用范围上有所差异,但二者都属于国家层面的民主形式,社会民主则适用于非国家层面的社会领域。代议制民主不能真实全面反映民意的缺陷早已为世人所诟病。卢梭曾尖锐批评英国的代议制民主制度:“英国人民自以为是自由的,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们只是在选举国会议员期间才是自由的;议员一旦选出,他们就是奴隶,他们就等于零了。”{5}(P125)行政民主和社会民主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代议制民主的不足
  二、以发展权为内容的人权体系:宪法人权制度变迁
  人权是宪法最核心的内容。随着社会的发展、时代的演进,人权的内涵会发生变化。在现代社会,人权的内涵经历了由消极人权到积极人权的转变过程。在18,19世纪,受洛克、卢梭等古典自然法学派理论的影响,人权的内容主要以保障“自由权”为核心,人权主要是一种“免于政府干预”的权利。进人20世纪,“夜警国家”逐渐被“福利国家”所取代,生存权广为各国宪法所重视,成为20世纪人权保障的重心。生存权作为宪法人权的确立的确增进了公民福利,缓解了因分配不公造成的社会政治冲突。然而,到了20世纪70年代,由于失业和老龄人口的增加,政府用于福利的支出越来越大,政府的职能和规模日益膨胀,国家的财政不堪重负,其弊端日益显露,最终导致了西方国家的行政改革。行政改革后,原有的许多政府功能由大量的中介组织、行业组织以及社区组织完成,同时,政府提供福利的内容和方式也发生很大变化。这对传统的人权理论和制度规范都提出了挑战。
  首先是人权的内容问题。20世纪80年代之前,除传统的自由权外,西方国家的人权主要体现为生存权,即公民有权要求国家提供最低限度的物质生活保障的权利。行政改革之后,西方国家的人权内容发生了重大变化。一是公民获得了广泛的参与权和自治权(上文已有详细论述,此处不赘),二是生存权的内容和实现方式发生了变化。与生存权的人权内容相适应,西方国家在20世纪逐步建立起了一套社会保障体系,以此来保障所有公民享有最低标准的收入、营养、住房、教育和就业机会。这对改善社会弱者的生存状况、缓和阶级矛盾、维护社会稳定乃至经济增长都起到积极作用。但是,福利制度又是一把双刃剑,它在发挥积极作用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日益暴露出一些严重弊端,如财政开支过大、不利于调动失业者的积极性、严重削弱企业竞争力等。因此,福利改革成为了西方国家行政改革的重要内容。福利改革并不是取消福利,而是变被动福利为主谨防骗子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林纪东.“中华民国”宪法释论(M).台北:大中国图书公司,1984.

{2}Judy Freeman. The Private Role in Public Governance(J).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Review,Vol. 75,2000.

{3}Judy Freeman. The Contracting State(J).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Law Review,Vol. 28,2000.

{4}(美)撒拉蒙.非营利部门的兴起(A).公民社会和第三部门(C).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0.

{5}(法)卢梭.社会契约论(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6}阮宗泽.第三条道路与新英国(M).北京:东方出版社,2001.

{7}(英)吉登斯.第三条道路(M).郑戈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0.

{8}(美)汉密尔顿、杰伊、麦迪逊.联邦党人文集(M).程逢如,在汉,舒逊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0.

{9}(法)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上册)(M).张雁深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7.

{10}郭道辉.权力的多元化与社会化(J).法学研究.2001,(1).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11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