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山东法官培训学院学报(山东审判)》
从诉论代理人裁判文书受送达权说开去
【作者】 郭毅【作者单位】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1【页码】 1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7505    
  一、抱怨出来的问题
  偶然听一位律师抱怨说,无端遭受了委托人的一番质疑和奚落。原因是这位律师代理当事人进行二审民事诉讼,但法院仅把终审判决邮寄送达给了远在外地的当事人,当收到判决书后的当事人打电话相询时,他竟然一无所知,当事人便认为他收了钱却不出力,没有尽到代理人的责任,搞得他非常郁闷。事后,律师打电话给承办法官,以人卷归档的名义索要一份判决书,法官倒也爽快,叫他有空来法院找书记员复印就是。“这样说,总比有的法官让我去找委托人复印要厚道多啦。”在感慨之余,这位律师也坦承,曾经查阅过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确没有哪一个条文明确要求法院把诉讼代理人作为裁判文书的独立受送达人,似乎裁判文书的法定受送达人只能是当事人,而送达给律师的情形也不过是基于律师的诉讼代理人身份,由律师代当事人签收罢了。
  我不禁愕然,回想起自己曾经工作过的民一庭是向所有诉讼参与人送达裁判文书的,但是,为什么还要同时向诉讼代理人送达却没有人议论过。难道我们长期以来坚持的做法只不过是一种下意识的习惯?莫非法院真的不必,抑或不应该向律师等诉讼代理人独立地送达裁判文书吗?为解疑惑,笔者也去查阅了相关立法和司法解释,果然,正如那位律师所言,我国民事诉讼法及司法解释均未涉及受送达人的概念和范围问题,更无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明确规定。私下里把这一问题提出来与同仁探讨,亦发现法官们的看法竟截然相对,并且主张不必向诉讼代理人另行送达裁判文书的观点占了上风。考察部分地方法院的做法,也是各不相同,甚至同一法院的不同审判业务部门之间做法也不一致。显然,这无疑是为审判管理机制所忽略的又一个细节问题,而其可能给司法造成的负面影响则不能不令我们对其重视起来。
  二、分歧与弥合
  从现有法律规范来看,我国三类诉讼程序中的送达制度均以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为准则。但是,《民事诉讼法》78条[1]仅确认了诉讼代理人代当事人签收诉讼文书的权利以及作为指定代收人时的代收义务,并没有从文义上赋予代理人以独立的裁判文书受送达权,相关民事司法解释中也未涉及这一问题。由此,一些法官认为,既然法律和司法解释没有明文规定裁判文书应当专门向代理人送达,如果法院已将裁判文书送达给了当事人的话,则完成了送达程序,无需另行向代理人送达。即便是首先向律师等代理人送达的,也仅是基于其代理人的特定身份,而令其履行代为签收的义务罢了。然而,也有法官认为,即便法律并未明确规定,诉讼代理人仍应独立地享有裁判文书的受送达权。因为,诉讼代理人裁判文书受送达权的来源,最根本的并不在于其本人的诉讼地位和诉讼权利,而是源于当事人的程序以及实体权利。向代理人独立送达裁判文书,是法律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必然要求,也是诉讼代理制度的应有之义,作为法院的义务和代理人的权利,它不待法律的明示而存在,更不因缺少法律的明确规定而丧失。
  由此看来,产生分歧的主要原因似乎是由于立法没有对应否向诉讼代理人独立送达裁判文书作出明确规定,这似乎又可以归结到我国立法向来粗疏简约的老毛病上来。那么,同样的问题,国外立法中是否有所涉及呢?一番有限的查询之后,也找到了几处与此相关的规范,譬如,《英国民事诉讼规则》第40.5条规定:法院有权要求向当事人以及当事人的律师送达判决或命令—如果判决或命令受送达当事人有律师代理的,法院可责令既向当事人送达判决或命令,亦向当事人的律师送达判决或命令。[2]在奉行当事人送达主义的英国,送达主体不仅限于法院,还包括当事人。对于判决由当事人送达的情形,并且受送达当事人有律师代理时,立法赋予了法院责令送达人同时向(对方)当事人及其律师送达的职权。
  与之相较,法国法的规定则考虑了不同代理形式下的送达效力问题。《法国新民事诉讼法典》第677条规定:判决向当事人本人通知。继之第678条第一款又规定:在代理诉讼具有强制性时,判决还应当首先按照律师间通知之形式,向诉讼代理人进行通知,非如此,向当事人进行的通知无效。在向当事人通知的文书中应当写明已完成此项手续。[3]显然,法国民事诉讼中首先将判决的受送达人确定为当事人,但是,“大审法院(审理民事案件的第一审法院—笔者注)作出的判决,其判决书应当首先送达给当事人的律师。在将判决书送达给双方律师之后,再送达给双方当事人,因为大审法院进行的诉讼实行的是律师强制代理制度,如果仅将判决书送达给当事人而没有送达给律师,则该送达无效。”[4]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但在同为大陆法系国家的日本,在此方面的立法则较为简单,除《日本新民事诉讼法》第255条第一款规定“判决书和本法前条第二款规定的笔录(指特定情形下可以代替判决书的宣判笔录—笔者注),应当向当事人送达”[5]之外,亦无有关向代理人送达判决书的特别规定。
  显然,除了在一些特定而必要的情形,如律师强制代理诉讼时,国外立法中也没有特别就“应不应当单独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作出明确规定,这似乎表明该问题原本就无足轻重,应当是不待立法明示而章法自存吧。然而,恰恰是在这样的细枝末节上,中国的律师却对法院表达了不满,那么,造成这一龃龉的原因究竟是立法之失呢,还是司法之误?
  事实上,中国律师们的抱怨并不仅限于民事诉讼之中。2008年5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和司法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充分保障律师依法履行辩护职责确保死刑案件办理质量的若干规定》(法发[2008]14号),其中15条第2款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将裁判文书送达律师。”而条文中的“有关规定”,无疑是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82条的规定,即“当庭宣告判决的,应当宣布判决结果,并在五日内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定期宣告判决的,合议庭应当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时间和地点,传唤当事人并通知公诉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和辩护人;判决宣告后应当立即将判决书送达当事人、法定代理人、诉讼代理人、提起公诉的人民检察院、辩护人和被告人的近亲属。……”这意味着,早在1998年,最高人民法院就已在刑事诉讼程序中关注并规范这一问题了。但是,也可以想见,该项规定恐怕在刑事司法实践中执行得并不理想,否则,也不至于要在十年之后再通过新规加以重申了。
  2009年8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并公开发布了一项旨在加强和完善人民法院审判管理工作的规范性文件—《关于向诉讼代理人送达裁判文书的规定》,明确认可诉讼代理人享有独立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750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