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财法律评论》
国际间宏观审慎监管法律机制研究
【作者】 杨益东
【作者单位】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2010级经济法学硕士研究生}
【分类】 国际法学
【中文关键词】 宏观审慎监管;国际性文件;法律机制;国际监管合作与协调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1(第四卷)
【页码】 291
【摘要】

此次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金融组织、国际经济组织和区域性组织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在各自相关的领域内就洞察危机根源、防范系统性风险、重塑监管理念和改革监管体系等多个方面提出指导意见和政策建议。本文通过对国际组织、国际金融组织和区域性组织进行的按时间顺序的梳理,主要分析了国际间宏观审慎法律机制的主体、工具和协调机制,指出国际间宏观审慎监管法律机制于监管框架上已初步构成,但各个国际组织、国际金融组织间的协调仍存在问题。最后,本文建议应当建立国际间宏观审慎监管协调的实现机制并明确国际间宏观审慎监管的法律责任。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20189    
  一、已有研究成果综述
  (一)此次金融危机前的文献综述[1]
  1.国际性文件
  (1)国际清算银行(The 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
  1997年国际清算银行第67期年报中指出,“从微观审慎和宏观审慎层面采取措施”,此次年报还指出“在宏观审慎层面采取的数个政策的支柱性原则就是及时清算。实时全额清算、多边净额清算检测系统、价值交割结算、外汇交易同步交收都是在这一原则下的措施”。[2]
  2000年的国际清算组织国际银行监管会议从目标和概念两个方面区分了宏观审慎监管和微观审慎监管,并说明宏观审慎监管与系统性风险具有相关性。[3]
  (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2000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建立了宏观审慎监管指标(MPI)这一指标的设立是对微观审慎指标的汇总,并加入了宏观经济政策如国际收支平衡、经济增长等的变化对系统性风险影响的关注,[4]后更名为金融稳健指标(FSIs)
  2003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金融稳健指标做了整合分析,指出了宏观审慎分析的重要性,内容为压力测试、资产负债表分析和宏观金融关联度分析。[5]
  (3)金融稳定论坛[6](Financial Stability Forum)
  在维护金融稳定,减少系统性风险方面,金融稳定论坛主要作出了如下贡献。
  2000年,该论坛发布了《高杠杆机构工作组的报告》(Report ofthe Working Group on Highly Leveraged Institutions)。该报告建议从金融中介的高杠杆率暴露的风险管理、关注对冲基金的风险管理、信息报告和信息披露的透明度要求、市场动态和市场信用等角度做好工作来保障金融稳定。[7]
  (4)欧盟
  1995年欧洲货币理事会的工作报告《关于衡量市场规模和衍生产品市场宏观审慎风险的相关问题》提出,对金融机构与市场之间联系进行宏观审慎分析,以增强金融体系整体的稳定性。[8]
  欧盟于2001年启动了“莱姆法路西框架”(Lamfalussy Framework),并于框架的第三层级分别设立了欧洲银行监督官委员会(CEBS)、欧洲证券监管当局委员会(CESR)和欧洲保险和职业养老金监管委员会(CEIOPS),这三个委员会通过向欧盟委员会提出政策方面的建议、促进监管合作和信息交流等方式实现审慎监管的目的。[9]
  2.学者观点
  此次危机前,对于宏观审慎监管,不少学者也积极跟进。总体来看,其中尤其以2003年Claudio Borio向国际清算银行提交的工作报告、2004年William R. White在荷兰银行的一篇演讲以及2006年Malcolm D. Knight的一篇报告有代表性。这三篇学术文献体现了危机前学者就这一问题认识和研究的高度。
  (1) Claudio Borio:《为金融监管构建宏观审慎框架》[10]
  Borio认为,宏观审慎监管主要监控特定时间点系统性风险在金融体系如何分布以及风险如何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应对特定时间点风险分布的关键是如何处理好金融机构面临的共同风险敞口。在这方面的主要政策问题是如何设计审慎监管框架,限制整个金融体系中大多数机构遭受损失的风险。
  (2) William R. White:《宏观审慎监管的运行》[11]
  2004年,William R. White在本篇演讲中设了专门章节“宏观审慎监管框架的核心要素”。其中,他提到了宏观审慎监管框架中还应该包括对货币、财政政策的使用。他指出,“在避免连续性债务危机的问题上,需要更多的有对称性的财政政策的帮助”。他认为,这样一个广泛的政策框架可以提供金融稳定需要的信息,还可以促进政策协调,限制金融体系过度行为。
  (3) Malcolm D. Knight:《金融稳定中微观审慎和宏观审慎监管维度的结合:六年以来》[12]此人家庭地位极低
  2006年,Malcolm D. Knight在他的报告中指出,宏观审慎监管的两个关键要素是关注整个金融体系和关注系统性风险。从关注整个金融体系的角度讲,宏观审慎监管强调金融体系危机造成的宏观经济成本。从关注系统性风险的角度讲,他强调金融机构的集体行为很容易影响到资产价格和宏观经济本身。
  (二)此次金融危机后关于宏观审慎监管的文献综述
  1.国际性文件
  (1)G20
  金融危机后,G20在如何应对危机和进行金融改革的问题上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集中体现在了危机后G20召开的数次峰会上。
  2009年4月2日召开的伦敦峰会在其《加强金融系统宣言》(Strengthening the Financial System)中明确提出要对金融监管体系进行改革,以便各国政府鉴别和应对宏观审慎监管的风险。同时,扩大监管措施的应用范围,将所有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金融工具和金融市场纳入其中。此次峰会创立了金融稳定理事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并以此取代了金融稳定论坛,峰会还决定加强向该委员会所委派的任务。
  2010年6月G20多伦多峰会最终达成的《20国集团多伦多峰会宣言》将宏观审慎监管放到“金融监管改革”的部分予以声明。同时,该宣言确立了金融监管改革的四个支柱,包括建立全球性的银行资本和流动性新机制以搭建强有力的金融监管框架,做好早期风险预警工作以实现更高效的金融监管,建立金融机构的重组体系以解决系统性机构问题,执行透明的国际评估和同行审议。
  2010年11月《G20首尔峰会宣言》关于宏观审慎监管的内容主要通过建设全球金融安全网,帮助各国避免发生金融波动和构建新的金融监管框架核心元素(流动性标准和银行资本)体现出来。[13]
  (2)国际清算银行
  此次危机后,国际清算银行围绕宏观审慎监管,对宏观审慎从定义、特征和内涵角度给予了系统分析。这些分别在国际清算银行发布的2008年、2009年和2010年的年报中得到了体现。
  国际清算银行2008年年报指出,“从政策角度来看,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之间的相互依赖决定了在设计监管框架和监管工具时,加强宏观审慎元素是有利的。‘贷款并证券化’的缺陷主要归因于单个金融机构过于关注自己的狭隘个体利益,不能从整个系统的视角关注风险。危机时刻压力测试的管理经验表明,有效的政策需要在缓和市场压力和帮助金融机构应对危机方面作出反应”。[14]
  2009年年报指出:“通过构造设计,微观审慎监管关注个体机构的风险,而不关注共同风险敞口的外部性和周期性。这也就是为什么多年以来,国际清算银行一直强调监管者需要宏观审慎监管政策,这是与控制系统性风险相适应的。这意味着资本要求、准备金、杠杆比率以及类似工具,需要被用来关注共同风险敞口和集合风险以及周期性”。[15]在此份年报中,国际清算银行还以表格的形式对比了在强资本系统(违约概率为0.1%)和弱资本系统(违约概率为0.3%)下小银行和大银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见表1)。
  表1 单个金融机构的系统性风险违约概率为0.1%分布

┌─────────────┬────────┬────────┐
  │             │ 强资本系统  │ 弱资本系统  │
  │             │违约概率为0.1% │违约概率为0.3% │
  ├─────────────┼────────┼────────┤
  │   两家小银行     │3.1%      │3.9%      │
  │每个银行占有20%的市场  │        │        │
  ├─────────────┼────────┼────────┤
  │   两家大银行     │5.8%      │7.1%      │
  │每个银行占有30%的市场  │        │        │
  ├─────────────┼────────┼────────┤
  │系统性风险(四家银行相加)│17.8%     │22.0%     │
  └─────────────┴────────┴────────┘

  资料来源:BIS: 79th Annual Report。
  国际清算银行2010年年报中特别指出,宏观审慎监管政策目标不应过于遥远,宏观审慎监管不应将管理经济周期或抑制信贷和资产价格过快增长作为目标,这超出了政策制定者目前的认识水平和能力范围。明确、切实地减少系统性风险,加强金融体系的抗风险能力,才是宏观审慎监管最为实际的目标。[16]年报以表格的形式指出了解决政策制定过程中产生周期性的目标和干预措施(见表2)。
  表2 减少决策过程中造成周期性的相关措施

┌──────────────┬──────────────────────┐
  │目的            │干预措施                  │
  ├──────────────┼──────────────────────┤
  │提高银行风险计提      │要求使用综合风险评级            │
  │提高对系统性风险的关注   │定期公布官方脆弱性评估           │
  │降低财政报告中的周期性   │使用综合估值方法              │
  │加强市场的纪律       │要求做到风险披露,包括对风险不确定性的披露 │
  │降低薪酬激励以承担更多的风险│需要调整员工绩效评价办法并予以长期关注   │
  └──────────────┴──────────────────────┘

  资料来源:BIS: 80th Annual Report,
  (3)巴塞尔委员会(The Basel Committee on Banking Supervision)危机后,巴塞尔委员会于2010年12月16日发布了《关于构建更稳健银行体系的国际监管框架》(A Global Regulatory Frameworkfor More Resilient Banks and Banking Systems)和《关于流动性风险计量、标准及检测的国际框架》(International Framework forLiquidity Risk Measurement, Standards and Monitoring),这两份文件构成了巴塞尔协议Ⅲ的核心(上述两份文件以下统称为巴塞尔协议Ⅲ)。该协议包括了宏观审慎监管的要素,其核心内容有:增强银行资本的质量,优化风险管理覆盖范围,引入非风险杠杆率的监管要求,规定了关于全球流动性监管的标准(流动性覆盖率与净稳定资本比率)。[17]
  (4)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危机爆发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这场危机在金融监管上的成因进行了分析,其主要成果有如下几点。
  2009年2月公布的《金融危机留给未来监管金融机构和市场以及流动性管理的教训》(Lessons of the Financial Crisis for Future Regulation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d Markets and for Liquidity Management)强调:对监管实行宏观审慎的方法并对负责金融体系稳定的监管者给予明确授权;扩大金融监管的范围以确保没有受到监管的金融领域的系统性风险得到处置;解决现有资本要求和其他审慎监管规范的顺周期性等。[18]
  2009年2月公布的《危机留给全球体系和IMF的初步教训》(Initial Lessons of the Crisis for the Global Architecture and the IMF)则指出了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严重缺陷,提出对此应当进行有针对性的改革,包括监督系统性风险以及系统性风险宏观审慎应对的国际协调。[19]
  2010年9月21日,有鉴于一国的金融危机可能对全球经济造成破坏性的经济后果,基金组织执行董事会作出决定,将自愿性金融部门评估规划(FSAP)组成部分中的金融稳定评估转变为基金组织对全世界最重要的25个金融部门的强制性监督内容。全球金融稳定影响最大的金融部门所在经济体今后将每五年接受一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其金融健康状况的深入检查。[20]
  2011年1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提到了宏观审慎决策旨在维护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同时,面临资本流入吸收能力约束的新兴市场经济体也需要制定宏观审慎政策。这些政策是传统宏观经济政策的补充,而不是替代。不过,在采取宏观经济政策的同时,可能需要加强宏观审慎措施(例如,提高贷款一价值比率,实行融资结构限制)来作为补充。[21]
  2011年4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则对巴塞尔协议Ⅲ执行后将发挥何种作用做了分析。该分析表明,巴塞尔协议Ⅲ虽然有助于增加流动性缓冲,但是无法完全解决流动性风险的系统性特征。该章举例介绍了一些系统性流动性风险和机构对系统性流动性风险贡献度的测量方法,并提出了一些相应的宏观审慎工具。[22]
  (5)金融稳定理事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
  2009年,金融稳定理事会根据G20峰会的要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国际清算银行共同制定并发布的《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市场和工具的评估指引》(Guidance to Assess the Systemic Importance of Financial Institutions, Markets and Instruments: Initial Considerations)提出从规模大小、替代性、关联性三个方面评估金融机构等的系统重要性。[23]该指引中明确指出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和市场需要引入宏观审慎监管工具。
  2010年11月,金融稳定理事会发布《降低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IFIs)的道德风险》(Reducing the Moral Hazard Posed by SystemicallyImportant Financial Institutions)提出了四项建议。一是要求在国家层面确保所有破产金融机构能够安全迅速地得到清算。二是要求系统重要性机构,特别是全球风险重要性金融机构(G-SIFIs)具有高于巴塞尔协议Ⅲ最低水平的损失吸收能力。三是要求对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的金融机构采取更强有力的监管措施,保证关系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的各项规则能获得支持。这些规则就包括了巴塞尔协议Ⅲ的新规定。四是建立同业互查委员会(Peer Review Council),检查有关全球风险重要性金融机构的政策措施。根据安排,同业互查委员会将于2012年年底前对各国的G-SIFIs政策进行首次评估检查。[24]
  (6)欧盟
  欧盟自危机之后,认识到分散的监管体系不利于金融体系的稳定,与欧盟金融一体化也不相匹配,因此加强监管和协调成为欧盟的改革主题。
  2009年6月,欧盟理事会通过了《欧盟金融监管体系改革》(Reform of EU’s Supervisory Framework for Financial Services),成立了欧盟系统风险委员会(EU Systemic Risk Board)和欧洲金融监管系统,两者分别负责欧盟的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监管,如此形成了新的欧盟监管体系(见图1)。
  欧盟系统风险委员会作为宏观审慎监管部门,监控和评估在宏观经济发展以及整个金融体系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威胁金融稳定的各种风险,出现重大风险时发出预警并在必要时向政策制定者提供包括法律方面在内的各种建议和措施。按照制度设计,该委员会定期(半年一次)向欧盟财经理事会(EU Finance Council)报告。
  2010年9月,欧洲议会通过了《泛欧金融监管改革法案》(Pan-European Financial Supervision Architecture)。根据这一法案,欧洲银行监管局、欧洲保险与职业养老金监管局和欧洲证券与市场监管局将取代原有的咨询委员会。新成立的监管机构在特定情况下甚至可以行使超国家权力,如对具有风险的金融产品和业务采取临时禁止措施以控制系统性风险。加上原有确立的负责宏观审慎监管的欧盟系统风险委员会,该法案将欧盟层面的直接监管权限扩展至包括银行、保险、职业养老金在内的整个金融服务领域。[25]
  2.学者观点
  危机后学术界对于宏观审慎监管的讨论主要是将宏观审慎监管与微观审慎监管予以界分,进而讨论如何构建宏观审慎监管框架。
  对于如何开展宏观审慎监管,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应该从两方面来设计宏观审慎监管框架:一是时间序列维度(time dimension),要求重视风险的动态变化,即金融体系的内在风险如何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从这一维度出发,宏观审慎监管侧重于在顺周期下设立逆周期缓冲政策。二是跨行业维度(cross-sectional dimension),即在某一给定的时点上,单个金融机构的风险是如何在金融体系内分布的。从这一维度出发,宏观审慎监管侧重于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ystemically imp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201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