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比较法视野下的近代宪法汇编
【作者】 李富鹏【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
【分类】 宪法学
【中文关键词】 宪法汇编;宪法世界;知识媒介;宪法类型;比较宪法
【英文关键词】 Collections of National Constitutions; Imaginary Worlds of Constitutions; Knowledge Media; Types of Constitutions; Comparative Constitutional Law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6
【页码】 20
【摘要】

从帝制晚期到共和时期,每到转型与制宪时刻,中国与德国都会编订具有代表性的“宪法汇编”。作为比较宪法(史)与比较制宪的知识工具,“宪法汇编”在勾勒世界宪法格局的同时,亦再现着编订者的意义世界。本文以比较视野,试图呈现中国与德国在不同时期的宪法汇编所再现的多重“宪法世界”。一方面,依赖认知前见与认知边界,宪法汇编如何塑造出差异性的世界想象:中国从复古到趋向最新潮流的进化式“宪法世界”,德国逐渐回归欧洲近代宪法传统,却始终固守着二元空间的对立式“宪法世界”。另一方面,通过宪法类型学,将想象的“宪法世界“进行实定法转化,实现政治诉求的规范性表达。在“宪法世界”的重叠景观中,在认知与规范的双重世界里,中国与德国分别代表了两种“宪法世界”的构造方式,两种进入“宪法世界”的典型路径,仍影响着当下的宪法观念。

【英文摘要】

As the knowledge media for comparative constitutional research, the collections of national constitutions can not only outline the constitutional structure of the world, but also represent the editors’ meaning system and portray an understandable, comparable and reliable world of normativity used as a reference frame for defining its current position and orientation in the future. From the end of Empire to the beginning of Republic, certain representative collections of national constitutions were published respectively in China and Germany, especially at transition points. From a comparative perspective, I attempt to demonstrate the multi-world of constitutions between China and Germany during different periods, discuss the cognitive preconception and boundary of editors, scholars and legislators,and argue how the collections of national constitutions constitute variant imaginations of the world, how the constitutional typology transforms them into the paradigm of legal dogmatics and finally how China and Germany encounter each other through the overlapping landscape of the imaginary worlds of constitution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81295    
  
  

一、宪法汇编:从世界宪法到宪法世界

作为比较宪法(史)与比较制宪的知识工具,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宪法汇编”在勾勒世界宪法格局的同时,亦再现着编订者的意义体系,即一种容纳了自身处境与未来决断的“宪法世界”。在德国的威斯特伐利亚,这个欧洲地缘政治的交界点,1648年诞生了欧洲近代国际法体系;1809年,仍在这里,出版了世界第一部宪法汇编《宪法与行政规则的历史汇编》,标志着欧洲民族国家之宪法比较的起点。[1]这一切都似乎透露着“宪法汇编”的一些不能被忽视的特质:诞生于交界的地域、交替的时代,形成一种自身与世界的交互关联。

纵观世界宪法汇编的出版史,每到变革时代,作为独特知识载体的宪法汇编都会受到特别关注。作为最晚统一的欧洲大国,德国尤其热衷于汇编各国宪法,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中国。帝国晚期,五大臣考察归来,1907年编订晚清第一部官方宪法汇编《列国政要》,通过“春秋”这个历史世界,勾勒出现实的世界格局。1909年,德国学者Paul Posenner编订的《地球各国宪法》,则展开了全球地理空间的殖民想象,呈现出帝国最后的野心。共和时期,“中华民国”为起草1923年宪法与1947年宪法,分别于1922年与1933年掀起汇编宪法的高潮,宪法汇编勾勒出进化的世界,趋向最新的潮流。同样的,德国在步入魏玛共和与波恩共和的制宪时刻,分别于1919年与1949年所编订的代表性宪法汇编则呈现出一个东西对抗的宪法世界,德国选择复归欧洲的近代传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中国与德国之宪法汇编的形成逻辑,代表了两种“宪法世界”的构造方式,两种进入“宪法世界”的典型路径,一直延续到今日。

可见,宪法汇编作为一种文献集合形态,既是“世界宪法”的物质载体(materiality),又具有“宪法世界”的构造功能(function),从而充分透露着编订者的主观视角与认知状态,影响着现实的政治变革与宪法选择。[2]因此,汇编不是简单的信息整理(collection),而是代表性要素的构成性汇聚(assembly)。[3]如果说“宪法汇编”是比较制宪的知识前提,那么“宪法汇编”所再现的“宪法世界”则框定着汇编行为的认知前见,潜在地指引着编订者、阅读者,甚至立法者,如何理解自己,如何观察世界。因此,由“世界宪法”所汇聚的“宪法世界”,构成了一个可理解、可比较、可依凭的规范世界,一个可以锚定自身位置、选择潜在路向的参考系统。无论中国还是德国,宪法汇编就是制宪实践的一部分,实定法的知识前提。

二、帝制晚期的宪法世界

(一)晚清的历史世界:1907年《列国政要》

1905年,清廷派遣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分为两团,先后考察日本、欧美等十五个国家。[4]第一组为端方、戴鸿慈,正式递交“钦颁国书”的考察对象为美国、德国、奥地利、俄国与意大利等五国,其他国家多属游历或过境之参访。[5]其中,德国停留时间最长,先后两次入境,共计67天。[6]第二组由载泽率领,以日本、英国与法国为考察重点。1906年夏秋,考察团先后归国,支持预备立宪,主张德日立宪君主制。1908年颁布的“钦定宪法大纲”,近取日本明治经验,而远劭德国。[7]五大臣除了上表奏折与考察报告,还出版了戴鸿慈的《出使九国日记》和载泽的《考察政治日记》。另外,端方、戴鸿慈主持采译各国资料,编纂《列国政要》凡32册132卷,并提炼为《欧美政治要义》一册。《列国政要》不仅用于官方参考,并且于1907年由商务印书馆公开,其中的“宪法汇编”是今天理解晚清如何观察西方宪政的关键素材:

端方在《列国政要》序言中,如同很多晚清士大夫的精神世界一样,将晚清变局比作春秋乱世。一方面,端方将五大臣出洋考察各国政治,视为管仲周知天下而匡扶天下的作为:“春秋之时,诸侯委而无归,管仲佐齐桓,起而收之,其为言云:不遍知天下不能正天下。仲之所以能合诸侯,匡天下者,以其智先周乎天下也。”另一方面,端方又将归来后的编译、修订文献的工作,视为孔子作《春秋》的历史大业:“孔子悯周之衰,谋振孱鲁,国事多故,邦交日亟,益治列国史记,以明世用。”[8]可见,五大臣通过一种历史视角而认知世界,借助“春秋”的历史记忆,唤起帝国上下关于世界的认识想象:秩序崩裂、自我危机与匡扶使命。换言之,此时的世界已不复为天下,“天运少迁,列强复重其难”,但是“疏通知远之教,或犹庶几欤”。因此,采译各国法政文献,汇编一册的行为,正如同孔子“复取百二十国之宝书以作《春秋》”。[9]《春秋》不仅是史学,也被公羊家视为万世立法。孔子以春秋笔法,笔削增减之间,框定了天下秩序的基本原则。晚清出洋考察大臣以孔子自喻,即便是虚掩的说辞,也透露着文化的自尊。观察主体的文化语境,以及面对危机的自觉自尊,都属于认知前见,影响着“宪法世界”的主观再现,决定着《列国政要》“宪法汇编”及续编中各国宪法的篇章结构。

《列国政要》及其续编“宪法汇编”中各国篇章结构[10]

┌────┬────┬────┬────┬────┬────┬────┬────┐
│    │意大利 │德国  │普鲁士 │美利坚 │奥地利 │意大利等│俄罗斯 │
│    │    │    │    │    │    │十国国宪│    │
│    │    │    │    │    │    │比较  │    │
├────┼────┼────┼────┼────┼────┼────┼────┤
│《列国政│卷1-3  │    │卷4   │卷5   │卷6   │卷7   │卷8-10 │
│要》  │    │    │    │    │    │    │    │
├────┼────┼────┼────┼────┼────┼────┼────┤
│《列国政│    │卷1   │卷2,3 │    │卷4,5 │    │    │
│要》续编│    │    │    │    │    │    │    │
├────┼────┼────┼────┼────┼────┼────┼────┤
│总卷数 │3    │4    │1    │3    │1    │3    │    │
└────┴────┴────┴────┴────┴────┴────┴────┘

从各国宪法的篇章结构,我们可以发现三个显著特点:第一,欧美世界与俄罗斯的地域区分,欧美各国宪法之逐一介绍与十国比较自成一体,俄罗斯被编列于最后。第二,《列国政要》本编完全以意大利为核心,不仅以意大利开篇,独占三卷,而且十国比较完全围绕意大利展开,将意大利分别与其他九国分别比较。第三,《列国政要》续编只增补了德语区(德国、普鲁士、奥地利)的宪法资料,从而使德语世界的宪法占有最大篇幅,凸显了对德语知识的重视。其中,意大利等十国宪法的比较顺序,最能透露编订者的认知预设:第一,法国、比利时排在最前,只是为了说明这两个国家是意大利宪法的源头,其实“法意两国政体不同,故其宪法亦若各有殊秉,颇难比拟”。[11]第二,英国、德国分列三四位,因为它们同属君主立宪政体。“欧洲君主宪法国与意大利体制相似者,尚有其一曰英吉利”。[12]德国的重点则是君主立宪政体的“中央之权限”。[13]第三,瑞士、美国与奥匈帝国分列其后,因为瑞士与美国属于联邦制,奥匈之“公共宪法”虽不属于联邦制,但能体现庞大帝国的多层治理。[14]第四,奥地利、西班牙排在最后,主要参考王位继承问题。对此,我们不免追问,意大利既非欧陆宪法之发源国(如法国),又非当时的欧洲强国(如普鲁士),为何会被晚晴视为欧美宪法世界的核心。实际上,意大利亦不是五大臣的考察重点,它是整个行程的最后一站,戴鸿慈日记的意大利部分多是观光之事。但是,登船临别之际,戴鸿慈写下了欧洲之行的最后一段按语,若与《列国政要》对意大利宪法的介绍两相对读,仍可照见五大臣对意大利的复杂心态:

義大利为古罗马之地,雄视天下。中古渐衰,分为诸小国,强国乘而陵之。千八百六十一年,国中志士力求脱强国之制,合为一国,以求自强,定立宪法。……罗马一隅,古迹最多,而街道之整洁、衣服之丽都,比之各国似有不如也。義大利宗教最盛,迷信最深。[15](戴鸿慈,《出使九国日记》)

義大利为欧洲文明最早之古国,而于千八百五十年之顷,东北一带,为法与西班牙所蚕食,国境有日蹙之势。即千八百七十年之前,罗马亦尚为各国屯兵之地,列强环视,外交至为棘手,卒以立宪之故,统一全意。二十年间,陆军常备至二十七万余人之多,铁甲军舰五十七艘合二十四万九千余吨之盛,每年出款预算表数目增至一亿八百六十一兆,其魄力之雄厚,与列强并肩矣。[16](《列国政要》,卷一)

请你喝茶

由此,我们大致可以体会到五大臣,乃至整个晚清的迟暮心境,而这种帝国晚景似乎也出现在意大利:它曾代表文明,却为列强蚕食,陷入四分五裂,立宪之后逐渐恢复富强。质言之,意大利正是欧洲的中国,意大利的现状也似乎预示着晚清的转机。因此,意大利等十国宪法比较,不吝是假借意大利的身份,完成晚清与欧美九个强国的比较。至于比较的议题,诸如君主政体、中央权限、联邦分治与皇位继承,也都是晚清预备立宪的关切所在。《列国政要》续编所凸显的另一个参考点是德语国家,尤其是普鲁士,它代表了欧洲当时的军国崛起。戴鸿慈日记,几次谈及日本仿习德国宪政:“日本自政治、法律、风俗习惯,无一不描摹德派。”[17]五大臣“东至扶桑,西穷罗马,经十有五国”,[18]欧美各国不同于俄国,欧美各国之中又以意大利与德国为基本参照点。如果说意大利是晚清的对镜自拟,协助中国完成步入世界的身份替换,那么德国则代表了晚清的改革方向,日本明治宪法就是模仿德国的绝佳范本。面对异质的文化传统,晚清通过唤起“春秋”这个历史世界,而走入现实中大国争霸的“宪法世界”。

(二)全球的殖民竞赛:1909年《地球各国宪法》

1909年,在地球的另一边,德国学者Paul Posenner主编了一部欧洲视角的宪法汇编《地球各国宪法》,它几乎涵盖了当时已知的所有地方。不同于《列国政要》潜在的历史意识,《地球各国宪法》呈现了全球空间的殖民竞争。如果说《列国政要》的认知前见是“春秋”的历史世界,那么《地球各国宪法》则通过国际法的精密概念,将地球上各国宪法全部纳入国际秩序,凸显了一种将殖民地纳入本国宪法体系的概念尝试。从这本书对欧洲与亚洲的介绍中,我们可以发现殖民者与殖民地之间,那个相互套嵌的“宪法世界”:

欧洲包含25个主权国家(souver?ne Staaten);其中,两个(德意志与瑞士)联邦国家(Bundessstaaten),含有25个邦(Einzelsstaaten);一个奥地利与匈牙利组成的君合国(Personalunion),奥匈与德意志都是帝国(Reichsland)。丹麦有一个自主的附属国(Nebenland):冰岛;同样情况有,俄国的芬兰,土耳其的克里特岛与萨索斯岛。英国在欧洲有两块殖民地(Kolonien):直布罗陀与马其他。

北极地区的岛屿,Jan Mayen,B?reninsel,Spitzbergen,Franz-Joseph-Land,属于无主状态(Herrenlos)。[19]

亚洲有12块独立国土(unabh?ngige Staatsgebiete):阿富汗,阿拉伯,中国,日本,韩国,尼泊尔,阿曼,波斯,俄国(亚洲部分),暹罗,土耳其(亚洲部分)与萨默斯岛(Samos)。一大部分之前的自主国家(selbst?ndige Staaten),如今从属于殖民政权(Kolonialmacht)。此外,尚有部分亚洲属于领地(Besitzung),殖民地(Kolonien),保护地(Schutzgebiete)与租借地(Pachtgebiete)。[20]

上述两段描述了欧洲与亚洲的国家概况,概念使用存在非常微妙的差异。欧洲内部的国家类型非常复杂,包括单一国与联邦国、君合国与帝国,甚至存在附属国与殖民地,但是这一切都被纳入主权国范畴。相反,亚洲的独立国家被归入面目模糊的独立国土,作者不仅刻意回避了对于亚洲国家之主权身份的承认,也暗示了这些目前尚存的独立国土,将从自主国家的状态,逐渐依附于殖民政权。因此,承认亚洲国家的主权地位,将造成欧洲推进殖民的障碍,故不单纯是一个概念涵摄问题。另一方面,亚洲从属于殖民政权的部分则被不断细化,诸如领地、殖民地、保护地与租借地等等。亚洲从属地与欧洲殖民国之间,介由不同的国际法概念所表达的不同依附属关系,相互套嵌,形成了复杂多样的殖民体系。

《地球各国宪法》的全书体例,完全贯彻了国际法概念与欧洲殖民体系。首先,全书按照大洲分为五章,欧洲列于首位,其他四章按照各洲名称首字母,依次排列为亚洲、非洲、美洲与澳洲,形成以欧洲为中心而统摄其他四洲的格局。其次,每章之内,享有该洲领地的欧洲殖民国与本洲独立国家,同等独立编目,按照名称排序。因此,欧洲殖民国的身影可以遍布其他四大洲。仅就亚洲部分而言,单独编目的欧洲殖民国家包括:德国、法国、英国、荷兰、葡萄牙、俄国与美国。这些几乎都涉及到中国:胶州是德国租借地,广州湾是法国租借地,英国拥有香港主权,葡萄牙拥有澳门主权,满洲被视为俄国的附庸国(Vasallenstaat)。根据《地球各国宪法》,仅就欧洲之德国及其海外领地(Gebiet),亚洲之中国及其租借、割让之领土,列表如下。[21]

┌────────┬───────┬───────┬───────┬───────┐
│欧洲      │亚洲     │非洲     │美洲     │澳洲     │
├────────┼───────┼───────┼───────┼───────┤
│        │编号90:中国,│       │       │       │
│        │介绍《钦定宪法│       │       │       │
│        │大纲》    │       │       │       │
│        │编号91-94:中 │       │       │       │
│        │国附属国(Nebe│       │       │       │
│        │nland),分别 │       │       │       │
│        │为满洲,西藏,│       │       │       │
│        │新疆,蒙古  │       │       │       │
├────────┼───────┼───────┼───────┼───────┤
│编号6-32:德意志│编号95:德国领│编号146:德国 │       │编号248:德国 │
│帝国,其中编号8-│地(胶澳),附│领地(多哥,喀│       │领地(威廉皇帝│
│32为德意志帝国的│《胶州租借条约│麦隆,德属南非│       │领地,俾斯麦群│
│25个邦(Einzelst│》全文    │,德属东非) │       │岛,加罗林群岛│
│aat)      │       │       │       │,马里亚纳群岛│
│        │       │       │       │,马绍尔群岛,│
│        │       │       │       │德属所罗门群岛│
│        │       │       │       │,吉尔伯特群岛│
│        │       │       │       │,瑙鲁,德属萨│
│        │       │       │       │摩亚)    │
├────────┼───────┤       │       │       │
│        │编号96-98:法 │       │       │       │
│        │国领地(编号98│       │       │       │
│        │,广州湾)  │       │       │       │
│        │编号104-132: │       │       │       │
│        │英国领地(编号│       │       │       │
│        │130,香港)  │       │       │       │
│        │编号139:葡萄 │       │       │       │
│        │牙领地(澳门)│       │       │       │
│        │编号140:俄国 │       │       │       │
│        │领地(满洲) │       │       │       │
└────────┴───────┴───────┴───────┴───────┘

如上表所示,欧洲殖民国(如德国)在全球范围内持续横向开拓,非殖民国(如中国)的领土则被不断区分与切割,二者彼此交错,连接点就是双方签订的不平等条约。Paul Posenner介绍了1908年钦定宪法大纲的基本情况,未收录正文。但是,德国领地的胶州部分(编号95),则收录了1898年《胶澳租借条约》全文。因此,如何理解“宪法汇编”中的国际法“条约”,成为我们进入《地球各国宪法》所再现的“宪法世界”的关键。从德国而言,1886年帝国国会(Reichstag)通过《保护领法》(Schutzgebietsgesetz),第一条规定德意志皇帝得以帝国名义,对德意志保护领行使监管权(Schutzgewalt),这几乎相当于主权。1871年,普法战争之后,德意志才完成内部领土统一,并由帝国国会通过《德意志帝国宪法》,第一条就规定了联邦领土(Bundesgebiet)的范围。通过国会立法,帝国宪法所辖“帝国领土”(Reichsgebeit)与《保护领法》所调整的“殖民地”(Kolonien laut Schutzgebietgesetz)构成了二元领土空间,统摄于德意志皇帝。另一方面,就中国而言,《地球各国宪法》将中国内地十八省与满洲、西藏、新疆与内蒙相区别,将后者视为中国的附属国(Nebenland)。此外,通过不平等条约,进一步租借、割让中国领土,使中国领土空间趋向二元化分裂。以《胶澳租借条约》为例,它既承认中国对地区享有主权(Souver?nit?t),又确认其属于德国租借地(Pachtgebiet),租期内完全由德国管辖。因此,德国通过帝国宪法、《保护领法》与条约(如《胶澳租借条约》),形成了欧洲殖民的完整规范链条。换言之,殖民地经由“条约”而成为《保护领法》的调整对象,纳入国内法体系,进入帝国秩序空间。如果殖民地是帝国的空间延伸,那么“条约”就是帝国宪法的规范延伸。

《地球各国宪法》将本属于国际法的“条约”纳入“宪法汇编”,凸显着德国人对“宪法世界”的竞争性想象,一种将殖民地纳入本国宪法体系的概念尝试。一方面,欧洲主要殖民国家,以及俄国、美国与日本,构成了德国的竞争对手。老牌如英国备受重视,《地球各国宪法》以大量篇幅介绍英国殖民体系,各洲相应殖民地被单独编号排列。[22]新兴如日本,以短短几十年的改革抛弃了数百年的孤立,拥抱全新文化,获得近代民族的巨大成就。这个“新”日本是一个年轻的强国,它是亚洲唯一拥有殖民地的国家。[23]另一方面,世界上其他的独立国土则是德国的殖民对象,潜在的领土目标。因此,《地球各国宪法》是德国参与全球殖民竞赛的资料参考,将宪法纳入国际法的复杂概念体系,维系着殖民者与殖民地之二元交错的“宪法世界”。

三、共和时代的宪法世界(1911-1949)

(一)趋新的中国:进化的宪法世界

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中华民国一举成为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立意欲“驾诸世界共和国之上”,[24]现实却始终徘徊在帝制与共和,党国与民主,革命制宪与毁宪革命之徘徊。中国之内,各种势力交替掌控政权,以重新制宪来确立法统;中国之外,两次世界大战,强力改写了世界版图与世界格局,战败国与新兴国家往往会选择制宪,以重整秩序。因此,民国时期的历次制宪都牵连着国际影响,吸纳着不断产生的世界各国的宪法经验。尤其是两部正式公布的宪法,二三宪法与四七宪法,分别诞生于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并不是时机的偶然。围绕这两部宪法的制定,民间与官方分别于1922年与1933年掀起了两次“宪法汇编”的编译高潮。虽然时局略有不同,但两次“宪法汇编”运动分享着趋向最新潮流的心态,共同勾勒出了一个进化的“宪法世界”。

1.北京政府:1922年《欧战后各国新宪法》

1922年之前,宪法汇编只有三部:《法美宪法正文》(1911年)、《世界现行宪法》(1913年)和《世界现行宪法续编》(1913年),全部由商务印书馆编译所编译。一方面,《法美宪法正文》旨在追溯近代成文宪法的源头。另一方面,《世界现行宪法》初编、续编,全面介绍世界各国现行宪法,共收录63个国家的宪法文件,编订顺序以公布时间先后为准。1922年8月,民元国会第二次复会,恢复制宪。同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另一本代表性的宪法汇编《世界新宪法》,作为之前《世界现行宪法》之初编、续编的补编。例言指出“本书采集战后产生之新宪法七种,以备学者、政治家检阅之用”。[25]但是,这部《世界新宪法》在两个方面不同于之前两编:其一,译述者由留日学生陈锡符、萨孟武担任,而不是商务印书馆编译所集体完成;其二,编订顺序,打乱了既往的时间顺序。值得注意,1922年出版的另外两部宪法汇编《世界最新宪法》、《欧战后各国新宪法》,分别由早年留日的王揖唐、邓毓怡编译。这三部宪法汇编的知识源头都是美浓部达吉于1922年1月出版的《欧洲诸国战后新宪法》,却又一致地呈现出不同于日本观察的中国眼光,列表对比如下。

┌─────┬─────┬─────┬─────┬─────┬─────┬─────┐
│出版时间 │1922年1月 │1922年5月 │1922年8月 │1922年11月│1923年12月│1926年4月 │
├─────┼─────┼─────┼─────┼─────┼─────┼─────┤
│书名   │欧洲诸国战│世界最新之│世界新宪法│欧战后各国│欧战后各国│欧战后各国│
│     │后新宪法 │宪法   │     │新宪法  │新宪法二编│新宪法三编│
├─────┼─────┼─────┼─────┼─────┼─────┼─────┤
│编译者  │美浓部达吉│王揖唐译 │陈锡符、萨│邓毓怡译编│邓毓怡译编│邓毓怡译编│
│     │译    │     │孟武译述 │     │     │     │
├─────┼─────┼─────┼─────┼─────┼─────┼─────┤
│出版社  │有斐阁书房│译者刊  │商务印书馆│宪法学会 │宪法学会 │译编者刊 │
├─────┼─────┼─────┼─────┼─────┼─────┼─────┤
│各国宪法排│德意志  │德意志  │德意志  │德意志(19│中华民国(│芬兰(1919│
│列顺序  │普鲁士  │普鲁士  │普鲁士  │19)   │1923)  │)    │
│     │捷克斯洛伐│奥地利  │奥地利  │捷克斯洛伐│苏联(1922│爱沙尼亚(│
│     │克    │波兰   │波兰   │克(1920)│)    │1920)  │
│     │波兰   │捷克斯洛伐│捷克斯洛伐│奥地利(19│罗马尼亚(│但泽自由市│
│     │奥地利  │克    │克    │20)   │1923)  │(1920) │
│     │     │     │苏俄   │普鲁士(19│爱尔兰(19│法国(1919│
│     │     │     │     │20)   │22)   │)    │
│     │     │     │     │波兰(1921│南斯拉夫(│比利时(19│
│     │     │     │     │)    │1921)  │21)   │
│     │     │     │     │远东共和国│土耳其(19│荷兰(1922│
│     │     │     │     │(1920) │20)   │)    │
│     │     │     │     │苏俄(1918│匈牙利(19│     │
│     │     │     │     │)    │19)   │     │
│     │     │     │     │     │立陶宛(19│     │
│     │     │     │     │     │22)   │     │
│     │     │     │     │     │拉脱维亚(│     │
│     │     │     │     │     │1922)  │     │
└─────┴─────┴─────┴─────┴─────┴─────┴─────┘

中国的三部宪法汇编,基本接受了美浓部达吉的宪法观察:一方面,美浓部达吉将“中欧”作为“宪法世界”的焦点,关注一战对欧洲中部之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的深刻影响。另一方面,五部宪法不以时间为序,而更接近以德国为中心,从北至南的空间排列,暗示出美浓部达吉对德国魏玛宪法的关切。其实,早在1920年,张君劢、李剑农就分别从德语与英文版本,翻译出版了魏玛宪法的中文译本。但是,关于一战后欧洲宪法的整体演变,中国知识界仍依赖着日本学者的观察视角,依赖着德日宪法知识的一脉相承。

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发现不同于日本视角的中国眼光。第一,《世界最新之宪法》(王揖唐)与《世界新宪法》(陈锡符、萨孟武),不约而同地将奥地利的位置提前,将德语国家编订一处,进一步凸显了中国学者对德语宪法知识的青睐。王揖唐版的序言中提到,当时联省自治运动中,“湖南省长地位似采德国制度,浙江省长地位又似取普鲁士”。[26]虽然各省制宪思路相互抵牾,但是“德普奥三国宪法,尤足为主张联省自治者所借鉴。”[27]第二,《世界新宪法》(陈锡符、萨孟武)超出美浓部达吉的空间视域,收录了1918年苏俄宪法,编列最末,暗示地缘与渊源之不同。以此为继,邓毓怡以《欧战后各国新宪法》三册篇幅,先后收录远东共和国宪法(1920)、苏俄宪法(1918)、苏联宪法(1922)、立陶宛宪法(1922)、拉脱维亚宪法(1922)与爱沙尼宪法(1920),照见了一个以苏俄为中心的东欧宪法版图。一战期间,俄国内战之独立运动,同样解体了庞大的俄罗斯帝国,复而合并为苏联体系。第三,邓毓怡的《欧战后各国新宪法》三编,简单介绍了西欧(战胜)国家的战后宪法变化,仅收录了法国、比利时与荷兰对该国宪法的部分修订。

不同于日本视角对德国的侧重,1922年中华民国的三部“宪法汇编”,尤其是邓毓怡的《欧战后各国新宪法》三册,勾勒出一战后中欧、东欧与西欧的全景。除去对君主制小修小补的西欧,德国魏玛共和与苏维埃俄国被锚定为中欧与东欧的两个典范。并且,中国“宪法汇编”将帝国解体而转向共和政体,视为一种崭新的世界潮流。一方面,一战中各帝国纷纷解体,君主制变为共和制,中华民国亦不必徘徊于帝制与共和、复辟与革命之间,应该顺应世界趋势。《欧战后各国新宪法》初编“所收凡七国,均在战前为君主制,或并附于君主国者,而战后新造或光复,则概易共和制焉,此岂偶然而已哉。世界趋势,不适者不复得存。”[28]另一方面,”欧战后为世界进一步之时代,各国新宪亦应此运而生”。[29]这里所谓的进步性主要体现为社会革命:“现代人类之精神,大著于战后之新宪。余窃以为有两潮流焉:一曰民治主义之趋向,……一曰社会主义之趋向”。[30]张君劢进而将宪法史分为三个阶段,1787年美国宪法代表十八世纪盎格鲁萨克逊民族之个人主义,1875年法国宪法代表着十九世纪民权自由之精神,而1919年德国魏玛宪法代表着二十世纪社会革命之潮流。[31]因此,德国魏玛共和与苏维埃俄国不仅代表了从帝制走向共和的趋势,还支撑起宪法之社会革命的新阶段。虽然时人洞察了德国魏玛与苏维埃俄国之显著不同,[32]但是二者共同构成了中国判断自身前途的两个关键参照点,成为中华民国与世界趋势“相见于二十世纪之今日”的认知预设,奠定了1922年宪法汇编所构想的进化的“宪法世界”。

2.南京政府:1933年《各国宪法汇编》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2年“一二八事变”,日本侵华日益深重。1932年12月,国民

  ······
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8129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