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破坏农业合作罪”的犯罪构成
【作者】 李仲成【分类】 刑法分则
【期刊年份】 1956年【期号】 2
【页码】 3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896    
  
  自1955年秋季开始,到目前为止,由于我国农业改造的伟大胜利,广大农民的社会主义觉悟和劳动生产积极性的大大提高,使得在农村的地主、富农分子和反革命分子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大大地肯削弱了;他们可以利用进行活动的空隙,也大大地减少了。这种巨大的变化,使他们清楚地看到,只有劳动守法,放弃剥削,投靠人民,才是自己唯一光明的前途。目前反革命分子的阵营中,已经出现了进一步的分化和瓦解,少数坚持反动立场的反革命分子巳更加孤立起来。这就有利于我们能够更有效地瓦解敌人和最后彻底的消灭敌人,从而使农村的社会治安及秩序,进一步安定和巩固。这是问题的一面。另一面我们还必须看到,虽然反革命分子的确是减少了,他们所走的路也越走越狭,但是也确实还有,还在活动。这说明了少数坚决与人民为敌的反革命分子是不甘心于自己的死亡的。他们将依然进行各种破坏活动。对此,我们抉不能放松警惕。任何麻痹轻敌的思想,都是十分有害的。正如国务院第一办公室主任兼公安部长罗瑞卿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设:“革命同反革命的斗争,目前依然是尖锐的、复杂的。在全国和全世界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的整个历史时期内,反革命总还是有的,革命同反革命的斗争总还是存在着的。如果我们忽视这个客观事实,因为已经取得的胜利而麻痹自满起来,那就是十分有害的了。”[1]此外,我们还必须看到,由于这些合作社大都是新建立的,一切制度和规章还不健全,这些都可能给反革命分子和其它刑事犯罪分子以可乘之隙。处在这样新的形势下,对如何结合合作社吸收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的入社规划工作,注意掌握敌情,研究反革命分子在农村进行活动的规律,这就是我们农村地区的人民法院的重要任务。
  为了准确、有效地打击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保障农业合作化运动和农业生产的顺利发展,就必须划清“妨害农业生产合作社”与“破坏农业合作”的犯罪界限,也就是说,必须明确内外界限。
  为达到上述目的,在审理案件时,必须查明犯罪事实,分清案件性质。只有以反革命为目的,即以推翻人民民主政权、破坏社会主义建设和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事业为目的的破坏活动,才属于破坏农业合作的犯罪。
  那么,什么是破坏农业合作罪呢?根据各地法院的总结材料来看,我们认为凡以反革命为目的的造谣煽惑、挑拨离间、篡夺领导、瓦解组织以及暗杀、纵火、放毒、杀害牲畜、损毁生产数据等足以破坏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一切行为,都能构成这种犯罪。
  从这一概念出发,这种犯罪的最基本的特征,就是以反革命为目的,破坏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事业,否则,不能构成这种犯罪。但有的人认为:“最基本的特征,是社会危险性。”或者说:“社会危险性是犯罪的垃本质、最主要的特征。”我想,这种提法与我所持的观点,两者并没有矛盾。因为我所谈的最基本的特征,是指构成破坏农业合作罪的特征而言,而不是指“犯罪”的特征而言。当然,构成“破坏农业合作罪”,虽然没有直接指出“犯罪”的特征,但在实质上,最基本的特征是意味着犯罪的社会危险性的。因为以反革命为目的而实施犯罪,也是各种刑事犯罪中的社会危险性最严重的一种犯罪。难道说,这种犯罪能没有社会危险性吗?
  总之,我们所谈的特征是指构成破坏农业合作罪而言。因此,两者不能混为一谈,否则,就会失掉研究此种犯罪构成的意义了。
  (一)
  “破坏农业合作罪”所侵犯的客体,就是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事业的正常活动。具体地说,也就是破坏农业生产合作化,严重地阻碍着农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顺利进行。
  关于这种犯罪所侵犯的客体,目前表现在学术研究上,意见并不一致。有人认为,“其侵犯的客体是农村合作化运动”;[2]另一些人认为,“其侵犯的客体是农业合作社组织工作的正常活动”,等等。我以为这两种意见都是不正确的。因为“运动”两字是政治上的术语,它是党和政府在一定的时期内,为着领导群众完成一定任务的一种表现,当然,它不能作为刑事犯罪中所侵犯的客体来理解。至于以“农业合作社组织工作的正常活动”作为客体来说是可以的,但这种客体只能作为“妨害农业生产合作社”犯罪的客体,是属于一般刑事犯罪分子所侵犯的,它不能作为“破坏农业合作罪”所侵犯的客体。这表现在社会危险性上是有不同的,其动机、目的也是有差异的。前者所侵犯的客体,是属于人民内部一般刑事犯罪分子的所为,后者是属于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所侵犯,这是目前农村中阶怨斗争的一种形式。因此,两者应该有所区别,在司法实践中应该划清这一犯罪界限。
  确定案件的性质,必须根据犯罪者的行为所侵犯的客体来确定是属于那一类的犯罪。在农村里,一股的富农、地主和残余反革命分子,根据农业发展纲要草案第五条的规定,先后都要分别地把他们放入合作社作为正式社员、后补社员或者管制生产,进行改造。他们加入了农业合作社以后,多数表现是好的。但是,也有少数分子进入农业生产合作社后仍然进行破坏。如果以反革命为目的进行挑拨离间、篡夺领导或乘机造谣惑众、纵火、放毒等,企图搞垮农业合作,那么,其所侵犯的客体,就是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事业的正常活动。我们应该认为这是属于“破坏农业合作”的犯罪。至于农村里其它犯罪行为,如强奸、伤害、窃盗等等,从现象上来看,的确也造成社员之间的不团结,甚至有权个别的坯会影响合作组织的巩固和发展,但这种行为,仅仅是限于强奸、伤害、窃盗等等。因为其所倭犯的客体,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性、人身健康、国家和公共财产或公民财产,而没有破坏农业合作事业的目的,所以不能作为破坏农业合作的犯罪。
  (二)
  “破坏农业合作罪”的客观方面,就是足以破坏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事业的一切行为。构成这种犯罪,不仅是积极的作为,而且也有消极的不作为。但在学术研究上,有人认为,“构成这种犯罪只能是积极的作为”,不承认有消极的不作为。我认为这是一种片面的、不合乎科学的现点。因为他们只看到问题的一面,未能从刑法理论上来详加分析。其实,从理论上说,“行为”本身就包括着作为和不作为。当然,我并不否认任何犯罪都要具备这两种形式,可是司法实践证明,有些罪行,不作为是永远不能构成的,例如强奸、窃盗等等。
  为什么消极的不作为,也能构成这种犯罪呢?根据各地不法地主、富农破坏农业生产合作的事实来看,有的是通过消极的不作为的形式来实现的。例如故意有田不耕、有肥不施、有草不勘、有虫不治、埂堤破了不补、农具坏了不修等,他们以此来达到荒芜土地,减少生产,从而造成社员不满,引起退社,使社垮台的反革命的目的。这就是以反革命为目的的“消极怠工”的犯罪行为。
  构成这种犯罪,实质上是反革命罪的一个种类。依据各地司法实践关于刑事案件的罪名的总结来看,法院一般地把以反革命为目的的破坏农业生产合作社,列为反革命罪的一项,这是很正确的。因此,构成这种犯罪,我们不应要求有社会危害的结果发生,一般地只要具有某种行为就构成了这种犯罪。当然,对那些犯罪情节,确实显着轻微,又缺乏一定的危害后果(法律不要求有结果)的行为,我们可以从宽处理或免予刑事处分。
  根据不完全的调查,构成“破坏农业合作罪”的犯罪行为表现有下列几个方面:
  (一)造谣惑众。他们煽动社员退社说:“单干吃得好,生产有劲道。”“入社不自由,谁入社谁受穷。”黑龙江省克山反动会道门头子李××向群众说:“二区和七区合作粮食打的太少,巳轻垮掉十来个了。”又说:“今年合作社,来年归大堆,为人不归堆,归堆必吃亏。”河北省献县八区有个反动地主凌××煽动社员说:“你们退社吧!出社后没困难,我借给你们牛用。”由于这种破坏,引起社员不安心生产和引起退社,使有些合作社垮台。目前退社的现象,基本上是没有了,但造谣惑众,仍然时有发生。
  (二)挑拨离间。为了破坏农民与农民、合作社与政府间的团结,他们一面对中农说:“你们样样都有,与穷鬼搞在一起讨不了便宜。”但反过来又对贫农说:“中农对你们一点不照顾,还合作干什么?”当社员的面说社长、委员无能,相反的,当社长、委员的面又说社月不好。在社与社之间,一面对甲社的干部说,“乙社里不民主,赚钱多,产生贪污腐化”等等,反过来又对乙社的干部说甲社怎样怎样,以造成互相猜疑,相互不睦,进而分裂社内外的团结。有的利用某些群众对政策的不够了解,便从中挑拨说:“共产党领导生产有得吃,我们天天忙生产反而没得吃,搞来搞去都搞到政府那里去了。”什么集体化,总是农民吃亏。”以这样的话来挑起某些落后农民群众对政府的政策造成疑虑和不满的情绪。
  (三)篡夺颁导,瓦解耝织。如黑龙江省宾县被斗富农郭××钻入兴光农业社,伪装积极,待篡夺了主任职权以后,即进行各种阴谋恬动(如往外抽责令,鼓动社员退社等),造成社员思想混乱,影响了农业生产的积极性。又如有的利用农具、耕牛、资金、文化、技术等蒙蔽群众而“打进来”;有的是伪装进步,钻入合作社内部,打击领导,破坏社的经营管理,故意混乱账目:有的组织盗窃集团,进行贪污盗窃等等,有的钻入社内,联络混入社内的其它坏分子,组织反革命小集团,进行破坏活动(例如云南省宜良县反革命分子段××钻入张惠英同志最早试办的农业社内,联络七个反革命分子,组织“自卫突击组”);有的是有计划的吸收不纯分子参加,排挤干部和积极分子,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89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