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
读者对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问题的意见摘要
【分类】 刑法总则【期刊年份】 1956年
【期号】 3【页码】 64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04891    
  讨论提示 本学报自从第一、第二期刊载了梅泽浚和姜焕宸同志的关于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问题两文以后,读者对文中的若干的若干论点有不同的意见。下面发表的是一部分来稿的摘要。希望读者围绕以下的三个方面,运用实际材料,继续进行讨论:
  1.怎样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因果性、必然性、偶然性的原理运用到刑法科学中来解决社会危险行篇与社会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2.什么是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怎样判明社会危险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3.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有没有偶然的与必然的之分?
  编 者
  什么是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及怎样判明因果关系?
  一
  什么是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怎样判明因果关系?二者是不同的。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是指犯罪主体的行为与危害社会结果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客观存在的。至于如何发现、判明因果关系,那就不属于因果关系概念本身了。我们基本上同意姜同志的见解。的确,梅同志没有将“证实案情事实”与“因果关系”清楚的区别开来。譬如梅同志说:“当我们分析犯罪构成的因果时,就必须从实际出发,周密地了解结果的情况,分析结果的性质,从结果的形成中来找原因。”这似乎是说,在判明因果关系问题时还必须去寻找造成结果的原因。而刑法中所说的造成结果的原因是指人的行为(包括作为与不作为)。这种行为往往是,而月应该是在提起刑事诉讼时就被揭发了的;即使当时还没有全部被揭发,也不是判明因果关系的任务,而是应该补充侦查的问题。所以,我们认为判明因果关系的任务,不是去寻找产生结果的原因,而是去寻找两个现象(某一主体的行为与危害社会的结果)间有没有关系,从对两个现象性质的分析中得出结论:此现象(结果)是不是由彼现象所引起的。如果是它所引起的。便判明两个现象间有因果关系;反之,便利明两个现象间没有因果关系。梅同志的说法显然是扩大了因果关系的研究范围。
  虽然如此,我们也不是完全同意姜同志反驳梅同志的意见。姜同志完全否认了在判明因果关系时对于分析案件性质的必要性。我们认为判明行为与结果间的因果关系,在比较复杂的案件中,应该分二个不同阶段。第一阶段是查对和证实案件事实(包括行为与结果)是否存在。这一阶段不属于因果关系的研究范围。第二阶段是分析行为与结果的性质,它应属于因果关系的研究范围。这里所说的分析应该包括有关方面的技术鉴定(如法医鉴定)。技术鉴定是判明行为与结果间有否因果关系的得力助手。姜同志排斥了法医鉴定在判明因果关系方面的作用,以为判明行为与结果间的因果关系只是由法院宣布而已,用不着深入实际,显然是缩小了如何判明因果关系的范围。
  二
  华东政法学院 元丁、余人、余未
  据姜同志的看法,“刑法科学中因果关系的任务,并不在于如何去查对和证实案情事实,而是在案情事实已被证实的基础上,分析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以判明主体的行为与危害社会后果之间有无可作为刑事责任客观依据的因果关系”。对这一点,我的看法是:案情事实当然不能靠因果关系去证实。要证实案情事实,只有依靠证据。但是在查对案情事实,收集证据的过程中,因果关系理论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从侦查和审判的实际情况来看,一个犯罪案件被揭发时,有时是先揭发了犯罪者的社会危险行为,这时侦查的任务就在于进一步查明这种行为造成了什么样的社会危害结果,而侦查人员就必须运用因果关系的理论来指导其工作。例如有一个私营药厂的资本家为了获取暴利,在制药时故意使用已变质的原料,这一点经该厂工人检举后已经证实。但要查明这种行为的后果,势必要运用因果关系的理论,有目的的通过侦查工作中的一些必要措施(如鉴定、验断等)来分清服用药品的这些患者病情上的不良反映,是由于病情本身的变化呢?还是由于医治护理不当呢?还是由于药质量量不好而引起的呢?这些问题不解决,绝不能说案情事实已查对清楚,那又怎样来分析行为与后果的因果关系呢?从另一方面来说,也常常有些案件是先发现了一些可能是由于犯罪行为而引起的危害后果,然后再由结果倒推上去找原因。姜同志转引梅泽浚同志所举的“黄痧病”的例子也是属于这一情况的。很明显,“黄痧病”这一案件所以错判,正因为侦查人员和审判人员没有从因果关系的理论来分析“黄痧躬”的原因,把两件(施放飞药和“黄痧病”)本来没有内在联系的现象生拉硬凑起来。但是姜同志却认为这一案件的错判“根本不涉及刑法科学上的因果关系”,认为是由于审判人员的“主观臆断”“偏听偏信”及“愚昧无知”。我认为所谓主观臆断等等却正是表现在他没有把因果关系搞清楚。
  按照姜同志的说法,好象查对事实和分析它们之间的内在联系是两回事,必须要案情事实查对得一清二楚以后,因果关系的理论才出马来分析一番;但实际上查对事实和分析其内在联系是统一于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过程中的,很难截然分开,绝不能说在查对事实之中就不要分析其内在联系。如果内在联系未分析清楚,案情事实也就不能称之为“已经查对证实”,而只是一堆没有整理过的现象而已,那又在什么‘基础’上来分析内在联系呢?
  广州市人民检察院 叶景荪
  刑法科学中的因果关系可以有偶然的与必然的之分
  梅泽浚同志反对某些刑法学家把因果关系分为必然因果关系与偶然因果关系的论点,并认为把哲学上的必然性与偶然性“硬套”在犯罪构成的因果关系上来是不恰当的,对实际工作没有意义。对此,我有不同意见。
  首先,哲学上是存在因果关系的,同时也存在必然性与偶然性。把它运用到刑法科学中来,从因果关系的角度去考察,这不是硬套,而是科学的运用。哲学的研究是从自然和社会现象出发,也必然会和人们的实际生活紧密地联系着。在实际生活中当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受到侵害时,就一定要产生因果关系的问题,也就有必然性的因果关系和偶然性的因果关系。事实上偶然的因果关系中其结果只是可能发生,不是必然要发生,所以不能一概归之于必然因果关系,更不能说它是必然的。例如一个小偷偷窃了甲的财产,被甲追到河边时跳入河中淹死。这小偷的被淹死(结果)对于甲的追赶(原因)只能说是偶然的因果关系,因为甲的追赶不是小偷被淹的必然原因。
  在刑法科学中把因果关系分为偶然性与必然性,这对审判实践的定罪具有很大的指导意义。
  1.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是刑事责任的客观依据,必然的因果关系当然没有问题,而偶然的因果关系则不能笼统地说是与不是。因为偶然的因果关系就是在客观上这种现象可能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从客观上看,在有的情况下主体是很难预见其结果的,这就不是刑事责任的客观依据。例如上例中小偷被追赶跳河而死就很难预见。但在有的情况下主体是能够预见的(从客观事物的发展看),则就成为刑事责任的客观依据了。例如运输人员偶尔违反劳动纪律,就可能造成危害社会的结果。梅同志认为这是否认了因果关系的客观性。我认为不要因为有“主体预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0489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