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刑事诉讼中的心理测试
【英文标题】 On the Psychology Test in Criminal Procedure
【作者】 罗海敏【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专业{博士研究生}
【分类】 法律心理学【中文关键词】 心理测试;刑事司法;刑事程序
【英文关键词】 psychology test;criminal justice;criminal procedure
【文章编码】 1004-9428(2006)05-0110-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6年【期号】 5
【页码】 110
【摘要】

由于缺乏立法,我国心理测试检查技术的实践应用呈现出混乱局面。有必要明确心理测试检查适用的必要性、可行性,明确科学培训测试人员的重要意义以及心理测试检查的有限适用性。应当明确心理测试的适用条件和程序,规定心理测试结果的证据能力以及限定其证据运用。

【英文摘要】

Without definite legislative provisions, the application of psychology test technique presents a state of confusion. It is important to confirm the necessity and feasibility of the psychology test, the significance of scientific training of the testing personnel, and limited applicability of psychology test. Conditions and procedure of the psychology test should be regulated, and the result’s weight of evidence and its limitative admissibility as evidence should be prescribed as wel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00    
  一、心理测试检查的原理及发展沿革
  心理测试检查,俗称测谎,是指运用心理学、神经心理学、生物电子学以及实验心理技术等科学成果,以测试仪器记录被测试者各种生理、心理反映指标,从而对被测试者是否具有对违法犯罪事实或特定事件的心理痕迹进行鉴定与判断的一种活动。心理测试检查的实质是运用科学技术的手段,对特定的个体心理生物痕迹与作案人或相关人进行同一性认定。[1]
  心理测试检查这项技术实际上是一个人机系统,[2]测谎仪器只是系统的一个部分,如果缺少人的正确运用、科学分析与判断,任何测谎仪都无法发挥作用。正如被誉为“现代测谎仪之父”的列奥那多·基勒所言:从一开始就没有“测谎器”这样的东西。没有任何一个能测量身体变化,诸如血压、脉搏、呼吸或皮肤电反应的仪器配得上称作“测谎器”,就像听诊器、医用体温计或者血压计和显微镜不能称作“阑尾炎探测器”一样。[3]
  早在19世纪,西方的一些科学家就开始探索人在说谎时伴生的生理现象,并试图通过记录人体生理变化的情况来识别谎言。[4]最先在司法实践中利用科学证据识别谎言的是19世纪意大利著名的犯罪学家龙勃罗梭,他利用自己研制的“水力脉搏记录仪”来记录犯罪嫌疑人的脉搏和血压,并根据其变化情况来判断嫌疑人是否与案件有关。[5]20世纪初期,美国学者加强了对识别谎言的科学方法的研究。1921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伯克利市警察局长奥古斯特·沃尔默的领导下,约翰·拉森和利奥那多·基勒等人经过数年努力,研制出了一台可以同时记录被测人回答问题时的脉搏、血压、呼吸等生理变化状况的测谎仪。这是现代测谎仪的雏形。[6]虽然美国在1923年费赖伊诉合众国案件中,审判法院驳回了有关被告的测试结果的专家证据及被告在陪审团前提出的测验要求,但在之后的一些判例中,审判法院改变了对心理测试结果的态度,开始接受测试证据。[7]随着心理测试技术的不断发展,测试手段和方法的日趋完善,心理测试技术的应用领域不断扩大,最初心理测试技术仅用于犯罪侦查之中,后来逐渐推广到民事纠纷的调查、机关企业的雇前审查、重要保密部门和岗位的人员审查等领域。[8]
  二、心理测试检查的可靠性争议
  随着心理测试检查技术本身的不断进步,心理测试检查结果的准确性不断提高,人们对它的信任度也不断增长。据统计,1990年至1991年,罗马尼亚使用测谎仪测谎1833例,准确率达到95%。[9]日本有关统计资料表明,其测谎准确率达86%。[l0]在美国,早在1971年,公布的研究成果表明,有经验的测验人员仅查验图表结果(检验中记录不同生理反应的图表)就可以达到相当于86.2%的准确度。[11]而美国证据心理测试领域首席权威约翰. E.雷特在法院主持的一次有关心理测试仪器可靠与否的听证会上作证说,对35,000个人的测试鉴定及测试监督表明,有经验的测试鉴定员的测试准确率超过91%。[12]美国学者进行的一项对1909起真实测谎案例的调查表明,检测结果认定被测人“说真话”的结论的准确率为97%,认定被测人“说谎话”的结论的准确率为98%。[13]1997年美国测谎协会(APA)在其专业杂志《多道心理测试》上,公布了一项调查80项测谎研究的综合结果,这80篇研究论文是从美国、加拿大、以色列和日本等国家的50多个不同的科学杂志上收集而来的,并从实践和实验室两个方面考察了测谎程序的有效性和可靠性。该结果表明,在实践中使用测谎程序的平均准确率达到98%,在实验室进行的测谎准确率达到80%。[14]美国全国科学委员会也曾作出评价,认为“测谎”是有科学依据的,不反对使用心理测试检查。[15]
  不过,在心理测试技术的科学性及其结论的准确性日益被人们所承认的同时,即使在认可心理测试技术的国家,就使用该项证据的法律和政策问题也不乏争论。在美国,对测谎证据持批评意见者认为,测谎结果的可靠性和准确性值得商榷,例如,乔恩·R·华尔兹教授在《刑事证据大全》一书中指出:“实际上,即使有99%的准确率(在独立的基础上),但错误结果标准(如被测人被错误诊断为说谎)与说谎者的‘实际’数量相比的准确指数远远低于测谎支持者研究调查的结果”;“测谎器最强硬的支持人也认为测谎器是一种结论多变的诊断工具。据称25%的测谎试验可以判断出真话或是假话;65%的测验结论十分微妙,由于被测验人极为特殊的生理或心理状态,或因其它特殊因素部位测验人员控制,完全不能下结论。”[16]另外,也有观点认为,允许采纳测谎证据有违传闻证据规则,同时也侵害了被测试者的供述自愿性。
  在实践中,美国目前仍然有一半以上的州法院和部分联邦法院不允许采纳测谎证据。在U.S. V.Scheffer一案中,联邦最高法院判决也指出,因为目前在测谎证据的可靠性问题上并没有形成一致的观点,在绝大多数州排除非协议基础上的测谎结果的证据资格,并且有些州和联邦法院继续反对采纳测谎证据的现实情况下,排除适用测谎证据这一规则本身并不违反宪法第五、第六修正案。[17]不过,即便如此,正如乔恩·R·华尔兹教授所言,“测谎证据的自身发展会在不久的将来消除其不可靠性和不准确性。辩护律师们将不得不转向其他问题,如那些在宪法范围(第五修正案)内的问题或涉及解释的问题等。”[18]
  三、心理测试检查在外国司法实践中的应用爬数据可耻
  (一)有关心理测试检查技术的应用状况
  目前,美国、日本、印度、加拿大、以色列、俄罗斯、韩国、土耳其、波兰、罗马尼亚等50多个国家都在不同程度地使用着心理测试检查技术,其应用领域包括国防、保险、商贸乃至企业招聘雇员等,其中,刑事司法领域是心理测试检查技术最主要、最受关注的应用领域。
  在美国,目前有20个州的州法院明确允许将心理测试检查结果作为证据使用。[19]不过,这种容许一般建立在当事人双方签有协议的基础上,并且这种协议应有一系列保证条款,如应有被告和他的律师签字的书面文字;如测验人员不称职和试验条件恶劣审判法院可以拒绝接受测谎证据;可以就测验条件、测验人员的培训情况、可能出现的技术错误等有关问题询问测验人员;可建议法官帮助确定证据价值,等等。[20]在联邦法院系统,除第四巡回区和华盛顿特区以外,其他十个上诉法院都承认心理测试检查结果的证据能力,同时认为是否采信心理测试检查结果是审判法官自由裁量的事项。[21]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也承认心理测试检查结果的证据能力。在1993年的达伯特诉麦热里·杜药品公司(Daubert v.Merrell Dow Pharmaceuticals, Inc)案件中,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第九巡回区法院根据弗赖伊判例[22]所作的判决。在该判决中,联邦最高法院确立了更为宽松的“综合观察”标准以取代弗赖伊判例中所确立的严苛的“普遍接受”标准。“综合观察”标准要求法庭在采信科技证据时,必须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具体包括四项内容:新科技是否得到了检验;科技原理是否已经公开出版或者已经由相关同行进行过评论;新科技的错误率是否已经知晓,并且该科技方法是否有规范的操作标准;新科技是否已经被普遍接受。[23]从此以后,过去70年来一直为大多数法院所援引的弗赖伊判例被推翻,达伯特判例中的“综合观察”标准成为大多数法院采信包括测谎结论在内的各种科技证据的标准。
  除美国外,日本、以色列、加拿大等国家对心理测试检查技术的运用也较为广泛。在日本,自1968年2月8日最高法院判决(刑集22卷2号55页)认定测谎结果具有证据效力以来,原则上对测谎器检测结果的证据能力持肯定的态度。[24]日本现在开发了POT方式和CQT方式,根据具体案情,有时两者一起使用,有时分开使用。[25]在以色列的刑事审判中,测谎结果还不能作为法庭证据被接受,但检察官可能会受到测谎结果的影响。在民事审判中,测谎结果在规定条件下,是可以被采纳作为法庭证据的。以色列还是为数不多的测谎员有受正式训练权利的国家之一。在加拿大,所有司法部门的测谎员都毕业于渥太华的警察学院,许多来自美国司法部门的测谎员也在此接受过培训。虽然测谎结果在加拿大不能被用作法庭证据,但它们在调查中却能起到重大作用。在印度,自从1948年一名上尉警官完成了在美国为期六周的测谎技术培训后,印度便开始了测谎技术的应用。不过,从1974年起警察部门的测谎工作便中止了,这是因为警察所做出的测谎结果不能被法庭普遍接受。[26]
  (二)有关心理测试检查技术应用的要求
  心理测试检查是人机结合的一种活动,测试仪器的先进与否只是影响心理测试检查结果可靠性的因素之一,测试者、测试对象、测试方法、测试环境以及测试程序等因素都对测试结果的准确性高低有着重要影响。从目前广泛使用心理测试检查技术的美国、日本等国家来看,有关该项技术应用的具体要求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对测试人员的要求。在美国,联邦和各州对心理测试检查人员的要求不尽相同。若干州法院特别要求测谎检查人员应具备以下条件:检查人员应具有高学历(大学毕业);应受六个月以上的特殊训练,训练者必须是具有足够经验的专家;检查报告须经具有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专家签署意见;检查者在法庭上作证时,必须出示所依据的测谎记录图,并对其予以必要的解释。[27]在日本,法庭接受测试人员的证词作为证据已经有一段历史,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测试人员所具有的教育程度和所接受的严格培训决定的。在日本,很少有警官是测试人员,原因是成为测试人员的前提是至少具有心理学硕士学位,然后候选人要接受心理测试检查的强化培训和一段时间的实习,方可成为一名测试人员,并被允许在法庭上提供证言。[28]
  第二,对测试对象的要求。受心理测试检查的对象在刑事司法上可分为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证人。但因为个体身心状况存在的差异,并不是所有的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或证人都适合接受心理测试检查。美国测谎协会制定的心理测试检查实践标准中专门规定:[29]测试人员应当依照法律规定,事先对被测试者是否适宜接受测试进行判断;应对被测试者的医疗、心理状况以及最近的用药情况进行基本的调查;应当在测试前对观察到的被测试者的精神、肉体或生理状况进行评估;在合法的测试结果不被合理预见的情况下,不能实施心理测试检查。[30]另外,为了提高心理测试结果的可信度,同时考虑到任何人不受强迫自证其罪的基本要求,在心理测试检查中也要求被测试者具有自愿性。例如,美国多数允许采信心理测试检查结果的州都要求测试应有由控方和被告及其律师签字的书面协议。日本最高法院判例认为,已有《日本刑事诉讼法》第326条第1项同意的测试结果回答书具有证据能力。所谓第326条第项的同意,即检察官和被告人双方同意。[31]
  第三,对测试环境的要求。美国测谎协会发布的测谎实践标准中就进行测试的环境、地点有如下要求:进行测试的环境应当不受打扰,以保证被测试者的注意力能很好地集中于被问的问题上;测试地点应当相对独立于外界的嘈杂和干扰。[32]
  第四,对测试程序的要求。在美国,心理测试检查程序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个阶段:[33](1)准备阶段:在该阶段,测试人员应当事先充分了解争议问题以及特定测试领域可能出现的问题。(2)测试前阶段:在该阶段,测试人员应当与被测试者进行持续一个半小时以上的测前谈话,通过谈话充分掌握被测试者的相关信息,获得被测试者对测试检查的同意,保证被测试者对测试过程及所要作出的配合有足够的认识,保证被测试者完全理解每一个测试问题,并和被测试者充分讨论被测问题并听取其回答、解释。在该阶段,测试人员不得以任何方式表现出对被测试者可靠性的偏见。(3)测试阶段:在该阶段,使用测谎仪记录被测试者回答测试问题时的生理数据,测试人员应当清晰而明确地依次提出测试问题,每个问题在长度、冲击性方面应当有所平衡,两个问题之间应当至少有20秒的间隔。此外,在测前阶段和测试阶段,都需要依照州或联邦法律的要求,使用录音或录音录像设备记录测试过程。(4)分析阶段:在该阶段,测试人员需要进行大量的图谱分析工作并最后得出结论。测试人员对图谱所做的分析、评估应当足够清晰和准确,以保证其他测试人员也能够读懂;在充足的分析工作完成之前,测试人员不得透露测试结果;除非获得委托人的同意,测试人员应当始终对其测试工作保守秘密。
  第五,测试结果作为证据使用的要求。在美国、日本等国家,虽然允许采纳心理测试检查结果为诉讼证据,但对其作为证据使用也有相应的要求和限制。一般来说,心理测试检查结果在诉讼中只能用来判断言词证据的可靠性,而不能直接用来证明案件事实。具体而言,测试结果只能用来证明诉讼中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当事人以及证人的陈述是否真实可靠,而不能直接用来证明被告人是否有罪、当事人是否应承担责任。[34]另外,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卧槽不见了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90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