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知识产权》
美国专利审查中的“最宽合理解释”
【作者】 闫文军白静文
【作者单位】 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教授}中国科学院大学{硕士研究生}
【分类】 专利法【中文关键词】 专利审查;权利要求解释;最宽合理解释
【英文关键词】 patent exam;claim interpretation;broadest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期刊年份】 2014年【期号】 7
【页码】 84
【摘要】

专利审查过程中,美国专利商标局对专利申请中的权利要求进行解释时采纳“最宽合理解释”。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专利复审案件进行司法审查时,仍适用这一解释规则。最宽合理解释方便专利审查,并促使专利申请人使用准确的语言。但是,由于审查过程中的权利要求解释方法与侵权诉讼中的权利要求解释方法不同,有时会导致不公平的后果。由于我国的专利审查制度与美国有较大的差距,而最宽合理解释方法本身也存在问题,我国不应借鉴和模仿这种解释方法。

【英文摘要】

Broadest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is used to determine the claim during prosecution of a patent by USPTO, and in judicial review on patent examination cases by the 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 This standard can help patent office examiners to review an application to determine the scope of the claim, and ask for applications which are more accurate in expression. However, it may lead to unfair consequences due to the difference between broadest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and the interpretation rules in Infringement litigation.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diversity in patent examination between China and the USA and the problem of broadest 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 it is not suggested to use such experience for reference in China.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89869    
  在专利审查和侵权诉讼过程中,都可能需要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在美国,专利侵权案件中,法院限制性地解释权利要求以确定其含义。而在专利审查过程中,则适用不同于侵权诉讼中的解释方法—最宽合理解释(broadestreasonable interpretation)。[1]
  一、美国专利审查指南中权利要求解释
  美国专利法中并没有关于专利保护范围的规定,关于权利要求解释的规则是通过判例确定下来的。美国“专利审查指南”(Manual of PatentExamining Procedure)在总结判例的基础上规定了专利审查中的最宽合理解释方法。
  根据美国《专利审查指南》第2111节的规定,在专利审查过程中,待审专利权利要求应给出与说明书一致的最宽合理解释。专利商标局确定申请中专利权利要求的范围时,不只是看权利要求的用语,还基于该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根据说明书所给出的最宽合理解释。例如,在In re Yamamoto[2]、In re Zletz[3]案和In re Crish[4]中,法院指出,在专利审查过程中,待审专利的权利要求应尽量解释得在可能的范围内越宽越好。在Inre Prater案中[5],权利要求保护的是对气体进行质谱分析所得出的数据进行分析的方法,这种方法包括通过将数据进行数学变换选择进行分析的数据的步骤,审查员驳回了申请,认为使用笔和纸做记号的手工方法使这种方法没有新颖性。法院支持了这种意见,认为权利要求并没有限于机器的方式,权利要求的范围包括了使用笔和纸做记号的手工方法。
  另一方面,最宽合理解释应与该领域技术人员所可能得出的解释一致。否则,就是不“合理”的。例如,In re Cortright案中,[6]权利要求中有一用中“restore hair growth”(恢复头发生长”),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7]按照最宽合理解释,将其理解为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而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上述解释是不合理的,说明书只是要求头发有一些增长,但不必长到满头头发的状态。
  二、美国适用最宽合理解释的案例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在审查过程中,美国专利商标局采用最宽合理解释方法,在复审无效程序中,审查员仍采用这样的标准。如果对审查决定不服,上诉到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院仍采用这一标准。[8]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对专利商标局解释的“合理性”进行审查。
  在提及最宽合理解释方法的大多数案件中,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意见与专利商标局的意见是相同的,即大部分案件都维持了专利商标局对权利要求所做的最宽解释。例如,在In rePaulsen[9]案中,专利商标局和联邦巡回上诉法院都认为,权利要求中的“电脑”指的是其普通含义。说明书只是描述了笔记本电脑的某些特点和性能。这种描述,与确立特别的界定,从而限制发明的范围,使之具有与通常电脑不同的特点和性能还离得很远。在In re Avid IdentificationSystems, Inc.[10]案中,美国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员会认为,由于专利说明书没有明确定义不可改变的数据(unalterable data),这一术语应定义为“不容易改变的数据”。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说明书本身在定义“不可改变的数据”时使用了不同的术语。说明书中描述“不可改变的数据”永远不需要改变的,有时描述为通常不能改变的,没有连续的、明确的定义,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员会对“不可改变的数据”给出了与说明书一致的最宽合理解释,对权利要求的解释没有错误。在In re Michael C. Scroggie[11]案中,对于权利要求中的“个人电脑”,专利商标局认为,根据字典的解释,个人电脑的平常和普通含义指的是基于中央处理器构建的供个人使用的电脑。说明书没有对个人电脑进行重新界定,权利要求中的含义就是其平常和普通含义。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权利要求中只使用了个人电脑一词,说明书中没有进行界定,也没有解释其含义,在审查过程中也没有修订进行界定。虽然说明书中提到了使用网络和邮件,但没有将这些限制写在权利要求中。因此,不能将权利要求中的个人电脑理解为在网络环境中使用的电脑。在Inre David T. Pelz[12]案中,涉案专利申请指向练习击球的高尔夫球训练垫,训练垫的击球表面上印有脚和球的位置标记。对比文件中的训练垫的击球表面有纵线和横线,形成网格,可以用来确定脚和球的位置。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认为申请的专利没有新颖性。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同意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的认定,认为权利要求1并没有界定高尔夫训练垫上的标记实质上包括第一、第二、第三脚标记和球位标记,而权利要求1只是记载实质上包括“包括标记的表面”,而标记包括第一、第二、第三脚标记和球位标记。权利要求使用这种开放式的用语,应解释为表面上除了列举的标记外,还可以有其他的。在In re Henry Gleizer13案中,涉案专利涉及电子付款和实物交易的自动交易系统和方法,包括5个步骤,但权利要求没有限定顺序。专利权人主张,对比文件没有披露5个步骤的顺序,而其交易系统是有顺序的。专利商标局认为,权利要求应进行最宽合理解释,将说明书中的顺序读入权利要求是不正确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步骤顺序除非实际引述或暗示是不可缺少的,否则通常不能解释为技术方案所必需。因此,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支持了专利商标局的解释。在In re Trans Tex.Holdings Corp[14]案中,涉案专利为“在通货膨胀时调整存贷款帐目方法的投资管理系统”。争议的权利要求中一个术语“responsive to the rateof inflation”(响应通货膨胀率)。专利权人主张,专利要求存贷款数额“连续地”一对一地与通货膨胀率对应,指的是只要有通货膨胀率产生,就会做出相应的调整。专利商标局和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权利要求只是要求“直接响应”,说明书和审查档案也没有要求,只要每次出现通货膨胀率,就立即做出调整。法院根据字典对“直接”解释,认为根据最宽的合理解释原则,它不限于在每次通货膨胀率报告就立即做出调整,还包括在通货膨胀率报告后“稍后”调整。在In re Shoner[15]案中,争议专利涉及蜂窝轮胎内衬层和充气轮胎的气室系统。权利要求有一个术语“密封和增压的(“sealed and pressurized”)。专利申请人主张,其专利申请中的气室与其他轮胎腔体是独立密封的,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与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说明书描述了有密封气室的发明,该密封气室在结构上独立于轮胎腔体的其他部分。但专利权利要求书并没有将发明限制为气室通过内胎或类似结构密封,而只是要求气室“密封和增压”,因此,法院认为权利要求中的用语没有限制“密封”为一特定结构,而说明书也没有明确限定气室为一特定结构。在In re Pond[16]案中,权利要求书要求牙科冲洗头“单一的一块”(unitary one piece),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支持了专利商标局的认定,说明书并没有对“单一的一块”进行明确的界定。说明书没有给出用语的定义,也没有使专利商标局的解释不合理。说明书一个实施例披露了夹物模压制造牙科冲洗头的方式。因此,按照最大范围的合理解释,包括通过夹物模压制造的产品也属于“单一的一块”。
  在有些案件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专利商标局的解释太宽,是不合理的。例如,在In re Suitco Surface, Inc.[17]案中,涉案专利涉及地板饰面材料,可以使用在运动场、保龄球道等由木板、油毡、水磨石或混凝土制成的地板的表面。该发明实质上是通过帖粘层将薄塑料纸贴在地板表面。权利要求称这种材料为“装饰(finishing)地板顶表面的改进材料”。在双方复审程序中,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认为,权利要求中的“装饰地板顶表面的材料”为在结构上适合放置在地板表面的材料。按照这种解释,“装饰地板顶表面的材料”可以指地板上的任何层,不管是不是最顶层或最后一层。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权利要求中明示用语要求装饰地板顶表面的材料,除非是在表面的最后一层,否则不能装饰顶表面。如果按照专利商标局的解释,在木板、瓷砖、混凝土、薄塑料粘层等之上的地毯,都会使权利要求显而易见,因为塑料粘层是其中的一层。这种解释没有合理地反映专利的用语和披露的内容。确定最大范围的合理解释,“装饰地板顶表面的材料”,指的是“在地板顶表面的清晰的、均匀的一层,是地板表面的最终处理部分或最终覆盖层。而不是中间层、临时层或过渡层。再如,In re Abbott Diabetes Care Inc.[18]案中,专利保护的是使用电化学传感器提供血管中分析物含量信息的装置和方法。对于权利要求中的“电化学传感器”是否包括电线和电缆,专利申请人与专利商标局有不同意见。专利商标局认为,虽然说明书中批评了现有技术中的外部电线和电缆,说明书的实施例也不包括电线和电缆连接感应控制单元,但没有明确的限制性描述,说明现有技术中描述的电线和电缆也能实现权利要求中所说的电化学感应的功能。因此,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对电化学传感器给予了最宽合理解释,认为包括电线和电缆。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对电化学传感器的解释是不合理的,与权利要求书及说明书的用语不符。权利要求本身提示了不包括电线和电缆的连接性,说明书中提到的带有电缆和电线的传感器,是在批判现有技术时而发明的主要目的是提供“一种小巧、压缩的操控传感器的装置,可以提供信息给分析器,而不必实质性限制患者的活动或运动”。按照最宽合理解释的原则,电化学传感器应正确解释为不使用电线和电缆连接传感器控制单元的分立式电化传感器。再如,在In re Ntp[19]案中,涉案专利涉及利用射频接收机等从原始处理器到目标处理器发送电子信息的系统。权利要求1描述了从电子信箱系统的原始处理器向多个目标处理器中的一个发送原始信息的系统。权利要求中涉及的用语包括电子邮件信息(electronic mail message)和电子邮件系统(electronic mail system)。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将上述电子邮件信息解释为格式化的文本信息,只要具有收件地址以确定收件人、地址或信息指向的目标就可以。而专利权人主张,电子邮件除了收件地址外,还包括发件人的身份识别信息、邮件主题、正文。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该领域普通技术人员会认为电子邮件信息必须能够识别发件人以及主题。虽然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可以给出最宽合理解释,但这种解释不能与说明书和其他证据割裂。根据证据,对“电子邮件信息”的最宽合理解释是在地址、能进入信息内容、有来源标识、有主题的信息。因此,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的解释宽得不合理。最后,撤销了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的决定,发回重审。
  还有个别的案件,虽然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多数法官支持专利商标局的认定,但少数法官持不同意见。例如,在In re Graves[20]案中,涉案专利是关于电子监测系统和方法的,其中权利要求涉及到“同时监测选定的多个连接点”。专利申诉和抵触委员会员会认为,其含义是可以监测输入端和输出端,但并不必同时监测一个输入端和多个输出端。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多数法官同意这种解释,认为它是最宽的解释,并且并没有与专利披露内容不一致。而持不同意见的法官Neis提出了更窄一些的解释,认为争议的内容可以解释为“同时监测多个连接点或线中的每一个”,否则“同时”就是多余的。按照这一解释,专利就是有效的。再如,在In re Robert Skvorecz[21]案中,涉案权利要求中要求保护的技术方案“包括”“横向设置缩进的钢筋腿”等。尽管现有技术中的钢筋腿没有横向设置的缩进,专利商标局仍认为由于权利要求中使用“包括”一词,按照最宽合理解释就包括现有技术的方案。联邦巡回上诉法院认为,最宽合理解释的并不包括给出法律上不正确的解释。专利商标局的解释是不正确的。虽然权利要求中使用了“包括”一词,但权利要求已经记载钢筋腿具有横向设置的缩进,不能解释为包括没有缩进的钢筋腿。
  还有个别案件中,合议庭成员多数改变了专利商标局的意见,但个别法官持不同意见。In re Buszard[22]案,案中专利涉及包含聚氨酯软泡的阻燃剂组合物。权利要求中使用了“柔性聚氨酯泡沫体的反应混合物”。现有技术披露了刚性聚氨酯泡沫。专利商标局按照最宽合理解释,认为“柔性聚氨酯泡沫体”包括“刚性聚氨酯泡沫”。联邦巡回上诉法院的多数人意见认为专利商标局的解释过宽,“柔性聚氨酯泡沫体”不包括“刚性聚氨酯泡沫”。但少数法官认为,多数人意见没有正确地适用最宽合理解释方法。专利申请人没有对“柔性聚氨酯泡沫体”作出定义,专利商标局的解释是宽的,并且也不是不合理的。
  三、美国最宽合理解释方法的适用及评价
  (一)专利审查和侵权诉讼中适用不同的解释
  美国专利审查中的最宽合理解释方法由来已久。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及其前身(关税与专利法院)以及专利商标局一直使用这一方法对审查中的专利权利要求进行解释。[23]关税与专利法院在1953年的判决中指出:通过长时间以来的一系列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此人家庭地位极低)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898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