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犯罪研究》
抑制罪犯亚文化的浅思考
【副标题】 以推进文化改造为视角【作者】 于杰
【作者单位】 四川省川东监狱{副主任科员}【分类】 监狱学
【中文关键词】 抑制;罪犯亚文化;文化改造【期刊年份】 2019年
【期号】 4【页码】 33
【摘要】

罪犯亚文化在传播方式和表现形态上具有一定隐秘性,需要监狱看管人员在罪犯管理过程中有深刻的认识,否则就很难积极的引导控制罪犯亚文化的发展。由于社会亚文化的输入和监禁情形下的自发,罪犯想方设法寻求特殊待遇、逃避改造、形成团伙帮派等形式,本文以文化改造的视角,对抑制罪犯亚文化作一定探索。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94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监狱实践,监狱涌现出大量的新经验和新探索,也随之出现了一些新认识。以往的“三大改造手段”解释构架已经无法容纳这些新经验、新认识,也无法解释新实践,因此新的理论框架和解释必然出现。2018年6月,全国监狱工作会提出了“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坚持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的五大改造”。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顺势提出,它不仅仅是“三大改造手段”基础上的表象增加,还是改造罪犯的新模型的实质构建。“五大改造”中明确提出了文化改造,这充分体现出新时代监狱工作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体现出新中国成立以来,监狱工作在依法惩罚和改造罪犯的生动实践中的不断跨越提升。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清醒认识到,随着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深刻变化,监狱在押罪犯的结构、心里特征、行为特征均随着时代的演进而变化,监狱改造罪犯工作势必面临诸多新的挑战。就此,本文拟就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适应文化改造新要求,抑制罪犯改造过程中的亚文化进行如下探讨。

一、罪犯亚文化在当前监狱工作中的表现

罪犯亚文化主要是由罪犯所表现出来的一些与社会主文化不同的价值、伦理道德、人生观念和生活方式等对罪犯行为有指导作用与意义的规范观念,这些观念的表现形式多半以语言、表意性的文身和道德意识来体现。[1]罪犯亚文化作为一种特殊文化现象,产生于监狱在押罪犯,体现在监狱工作的各个方面,反映在罪犯服刑改造的全过程。

(一)寻求特殊处遇。罪犯在监禁中生活范围受限,在这个相对固定的群体中,年龄结构、文化结构、社会阅历、身体状况等方面均存在很多的差异性,在监禁中穿同样的衣服,接受一样的约束,从事一样的劳动,很多罪犯存在心里落差,特别是一些职务犯、家境富裕犯在罪犯群体想法设法找监狱制度漏洞,寻求特殊关照,体现出不一样的“身份地位”。有的罪犯想尽办法与监狱管理者搭建各种联系,寻求管理中的“特殊关照”,有的通过显示之前的社会阅历和特殊技能在罪犯群体中体现出“特殊地位”,有的罪犯使用一些高消费生活品、违禁物品标榜自身“特殊身份”。

(二)形成团伙帮派。在押罪犯中,大部分罪犯只求顺利度过刑期,积极向政府靠拢,少部分是以各种手段消极对抗改造。罪犯团伙的形成,大部分是以区域(老乡)的划分,有的以共同的性格、相似的“三观”构建起来,有的以共同的兴趣爱好,生产劳动中工作协作建立起来。由于罪犯活动区域相对受限,人际关系很容易固化,在长期的监禁生活中,因寻求保护,发展兴趣,交流感情,维护既得利益等方面的原因,常结成各种利益群体和兴趣群体,主流是积极改造,认罪悔罪,同时,也是暗流涌动,团伙林立。罪犯中职务犯、家境富裕罪犯、入狱前有“名气”的罪犯、事务犯是罪犯群体中非正式群体的“核心”。一些罪犯在狱内为寻求保护往往加入这些非正式群体,其活动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对罪犯正常改造会产生一些负面影响。特别是一些临时选用来从事一些辅助性事务的罪犯,在得到监狱机关或干警个人的认可后,掌握一定的“权力”,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有的蜕变成“牢头狱霸”,干扰正常改造秩序。

(三)认为罪罚不相当。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大多数罪犯在谈到自己所犯的错误时,或者戴警戒具外出时都能体验到羞耻感。说到自身的罪行和判处的刑罚时,大多数罪犯的内疚感缺失,就会谈及犯罪时“为民除害”的无奈、“情有可原”的冲动、错判重判的“冤枉”等客观原因。有的罪犯则相反,故意夸大自身所犯罪行,给自己贴上“穷凶极恶”的歹徒标签,当问及为何被判得较轻时,则会鼓吹自己与公检法“有关系”,达到渲染司法不公正的目的,同时以此显示自身有一定的“社会背景”。

(四)存在投机改造心理。为达到缩短刑期、提高处遇、表达不满情绪等目的,许多罪犯在改造中的行为趋向隐蔽性、投机性、功利性,反映出罪犯服刑生态的复杂。有的罪犯与他犯等价交换,以可乐、香烟等物品作为“流通货币”的衡量标准,进行以物换改造分,以物换物,以物换劳动产量等情况,以至于相互监督成了相互包庇,致使干警搜集犯情、狱情的渠道不畅通;有的罪犯采取不正当竞争手段,以达到打击异己的目的,比如,罪犯明知监管场所禁止打架吵架,因此言语行为上故意挑逗、激怒他犯,迫使他犯出手打架,从而同时受到处理,影响其正常的减刑考核。

(五)渴望突破信息封闭的“墙”。罪犯在改造的过程中生活比较枯燥,家庭完整的罪犯担心在外的亲人情况,渴望及时了解他们的信息,有的罪犯在长期的监禁生涯中结识了新的“朋友”,后来由于罪犯调动调整分开了,希望通过一些渠道传递信息,一般在罪犯流动性大的监管场所,比如配餐中心、医院成为信息渠道的集散地。正是由于信息封闭,监狱内的大小“新闻”都会成为罪犯的关注要点,成为枯燥生活的调味剂,特别是一些“负面的”更具有隐蔽性信息消息传播速度更快。不得不提的是,有的偏远山区、生活封闭的罪犯,则是通过监狱这所特殊的“学校”学习了解外面世界的情况,由于罪犯群体集中,信息交流集中使得这类罪犯很容易被负能量影响。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六)罪犯“交叉感染”现象。罪犯“交叉感染”是指在依法监管的条件下,两名或两名以上罪犯彼此交流、评价、体验犯罪方法和内容,强化犯罪心理的互动过程。“交叉感染”具有普遍性、必然性和多样性,是一种有毒的“精神会餐”。[2]一些罪犯无意识的时会聊犯罪行为中的细节,有的惊心动魄、有的血腥暴力、有的儿女情长、有的纵情酒色,潜意识的强化了犯罪的行为的“合理性”,强化了旁听者的“犯罪心理满足”。一些罪犯,通过电视“法制节目”和报刊中的社会热点案件,不反省自身罪行,反而总结“经验”,思考应该怎样做不会被发现,怎样逃脱惩罚,怎样做减轻处罚。一些罪犯,通过对其他类似犯案情的处理情况,来进行对比分析,已达到“总结经验”的目的、达到质疑法律公正,制造不满情绪等目的。

(七)对本性满足的极度渴望。《孟子》记载:食色性也,对美食和对性的需求是人的本性,作为监禁情形下的罪犯,随着人身自由的丧失,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罪犯对美食的追求是第一位的,罪犯对一日三餐的讨论是最多的,也是最有共鸣的,特别是监禁时间较长的罪犯经常回忆过去服刑期间能够搞到“美味”,引起其他罪犯无限遐想,在现目前严格规范的管理情形下,监管区内的果树挂果时很多罪犯是望眼欲穿,还有的罪犯为了搞到“美味”逾越红线侵犯管理民警。同时,罪犯处于严重的性饥渴状态,其性冲动得不到正常途径的发泄,罪犯常有保留异性性感杂志图片,自制自慰器具的情形,易出现同性恋、露阴癖、恋物癖等现象。

二、罪犯亚文化产生的原因分析

新时代监狱工作要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实现把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的目的,就必须全面了解罪犯,要了解罪犯就必须了解罪犯的行为、心理特征,只有通过这些特征来透析罪犯文化,特别是罪犯亚文化,才能更加科学有效地做出决策。罪犯亚文化作为非主流的文化,在罪犯改造中有一定的认同度,它的存在有一定的现实必然性,同时,对罪犯的精神、心理及行为产生的消极作用是不可估量的。罪犯亚文化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封闭环境下的自发。监禁刑是当前我国最主要的刑罚形式。罪犯在失去自由的同时,日常生活、行为习惯及劳动生产均会受到管制,越是在管控下,罪犯就越会对情感有需求、对欲望有需求、对信息有需求、对外面的世界有渴望。监禁情形下的罪犯为满足各类需求和欲望,自发就产生了一些潜在的亚文化心理和行为等。

(二)社会不良风气的蔓延。虽然罪犯囚禁在监狱,但仍然是来自于社会,作为一个社会人,必然受到社会的影响。随着社会的发展,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94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