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科技与法律》
著作权转让登记对抗主义辩护及其改进
【副标题】 兼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第59条
【英文标题】 Advocacy and Improvement of Copyright Transfer Registration Antagonism
【英文副标题】 Comments on Article 59 of "Copyright Law"(Revised Draft for Examination)
【作者】 包红光【作者单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
【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著作权转让;交易安全;交易效率;登记对抗主义;登记要件主义;善意取得
【英文关键词】 copyright transfer; transaction security; transaction efficiency; registration antagonism; registration validity doctrine; bona fide acquisition
【文章编码】 1003-9945(2019)03-0027-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3
【页码】 27
【摘要】

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对于保护善意第三人的信赖利益,维护交易安全,促进版权产业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应当在我国立法上予以确立。相较于登记要件主义,登记对抗主义契合民事法律的意思自治原则,有利于节约制度成本和交易成本,提高交易效率,符合国际立法潮流。单纯的登记对抗主义存在诸多缺陷,还应与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相结合,以进一步明确著作权转让过程中的权利归属,达致法律体系的逻辑自洽。与此同时,应完善著作权转让登记相关配套措施,确保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有效运行。

【英文摘要】

The registration system of copyright transfer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protecting the trust interests of bona fide third parties, safeguarding the security of transactions and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copyright industry, which should be established in our legislation. Compared with registration validity doctrine, registration antagonism conforms to the principle of autonomy of will in civil law, which is conducive to saving system costs and transaction costs, improving transaction efficiency and conforming to the trend of international legislation. Simple registration antagonism has many defects. It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the system of bona fide acquisition of copyright in order to further clarify the ownership of rights in the process of copyright transfer and achieve the logical self-consistency of the legal system. At the same time, we should improve the relevant supporting measures of copyright transfer registration to ensure the effective operation of the copyright transfer registration system.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61    
  
  

引言

与有体物相比,著作权的客体作为信息具有无形性和非排他性{1},著作权人无法通过对权利客体的唯一占有进行权利公示以昭告天下。尽管作者在作品上署名并发表具有一定的公示价值,但特殊职务作品和有特别约定的委托作品的大量存在,作品上的署名亦无法完全表彰真正的著作权人。在权利转让的情况下,著作财产权发生转移,著作人身权尤其是署名权仍由作者保留,权利人与署名人分离。如果著作权的转让未予公示,就会造成作者仍是著作财产权人的假象。加之我国现行作品自愿登记制度不具有强制性,著作权领域“一权多卖”的现象更易发生。“老鼠爱大米”著作权案、“女子十二乐坊著作权”案、“别说我的眼泪你无所谓著作权”案等[1]均属此类。司法实践中关于著作权重复转让的处理规则不一,主流的做法是采取“意思主义”,判定先受让人取得权利,后受让人的使用构成侵权。特别是在2012年《买卖合同司法解释》出台之后,“先受让人取得权利”这一处理规则显得更加正当[2],也符合民众朴素的正义观念,能够更为便捷地解决纠纷,但善意的后买受人的利益没有得到保护,交易安全难以维系。有鉴于此,学术界提出了应对之策,如张冬梅(2009)主张适用“意思主义”由先买受人取得权利,但善意的后买受人不构成侵权亦不承担责任;也有学者主张建立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以消除“一权多卖”,保护交易安全,其中黄玉烨(2005)主张登记对抗主义,即登记不决定权利归属但影响对抗效力;张玉敏(2006)则主张登记要件主义,即登记为著作权变动的要件,两种观点相持不下。2014年公布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下文简称《送审稿》)第59条规定:与著作权人订立专有许可合同或者转让合同的,使用者可以向国务院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设立的专门登记机构登记。未经登记的权利,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旨在确立登记对抗主义,但该条款只是笼统地规定著作权转让[3]未经登记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但善意第三人处于何种法律地位、著作权归属于谁、著作权何时发生转移均不明确。即有的问题并未彻底解决,还引发了新的问题。正因为如此,《送审稿》公布之后,学术界仍然存在维持现状说、登记要件说和登记对抗说的分歧。立法的模糊不清和学界的意见不一,表明著作权转让登记的相关问题仍需进一步澄清和研究。归纳起来,目前的争议主要有如下几点:1、是否应确立登记公示程序?2、如果规定登记公示程序,是采取登记对抗主义还是登记要件主义?3、若依照《送审稿》之规定采取登记对抗主义,如何理解其制度内涵?如何解决权利的归属并保证逻辑自洽?笔者认为,“知识产权法应该自觉利用民法的给养”{2},著作权转让应当借鉴物权转让公示的精神和相关规则,引入转让登记程序,但也要充分考虑著作权的自身特点和我国版权产业的现实状况,权衡价值冲突,确立登记对抗主义规则,并建立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以解决立法的困惑,实现法律条文的逻辑自洽,消弭学界的分歧。

一、引入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的正当性与必要性

当前,多数学者支持建立统一的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制度,使公众能够直接从外部知悉著作权的变动,避免交易秩序的混乱。但也有学者认为作品种类繁多、数量庞大,引入登记程序会带来巨大的运行成本,不具有经济合理性{3};还有学者认为我国现行著作权登记制度存在重大缺失,不能贸然引入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4}。因此,仍有必要就确立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的正当性与必要性进行论证和澄清。

1.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是维护交易安全、推动版权产业健康发展的现实要求

市场经济条件下,财产只有通过流转才能最大程度地实现其价值和效用。保护善意第三人,维护交易安全,促进交易繁荣,是任何产权交易的客观需求{5}。近年来,我国版权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持续增长,在国家产业体系中的地位日益提高。版权产业的蓬勃发展必然以大量的版权交易为前提,为保护交易安全和投资预期,著作权转让相关立法必须提供制度保障。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通过提供可以为交易主体直接感知的警示,能够起到相应的作用。相反,如果维持现行立法,适用“意思主义”,让先买受人取得著作权,不仅后买受人的交易安全得不到保障,先买受人的权利也将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因为无法保证原始权利人在此之前是否已经将著作权转让给了其他人“,老鼠爱大米著作权”案就是典型的例子[4]。所谓的“原始权利人”是不是原始权利人也不得而知。甚至可能出现有些受让人为了取得优先位置,要求出让人倒签合同,将合同日期尽可能地往前签,以此规避法律条文,诚信体系将遭受严重冲击。相反,公示程序的唯一性辅之以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能够确保该登记人为唯一的著作权人,维护版权交易市场的稳定有序。

2.引入著作权转让登记程序具有经济上的合理性

著作权法是法经济分析的天然领域{6},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确立需要进行法经济学上的检视。对登记公示程序最大的质疑来自于成本收益的分析。有学者认为,登记制度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著作权重复转让问题,但综合考察该项制度的成本和收益则其意义不大。因为当前版权作品的数量在不断以几何倍数递增,盲目推行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会带来高昂的制度设置、运行和维护成本,增加合同当事人的交易成本,降低交易效率{7}。笔者认为,对制度的经济分析不能仅仅局限于单个个体,而应全面考察制度对整个社会的成本和收益。从经济学意义上看,无形财产权的交易更加依赖于通过登记制度所确立的产权状态和产权边界,登记制度的缺失会导致财产权的权利状态和边界模糊不清,增加交易成本。版权转让登记制度通过提供明确的产权归宿或权利状态,可以减少权利人和使用者在财产交易中的调查成本{8}。易言之,规定登记程序,会增加交易双方的成本,但没有登记程序,则会增加潜在的不特定多数人的市场调查成本。先买者可以通过登记规避交易风险,后买者可以通过市场调查规避交易风险。从总体上看,让成本更低的一方控制风险更有效率。交易越频繁,潜在的交易人数越多,调查的难度越大,则调查的成本也越大,就越应当将风险控制的成本分配给先买者,即确定登记制度。在版权作品单一、权利归属明确、版权交易稀少的时期,转让登记制度没有存在的必要。时至今日,面临海量的版权作品、纷繁复杂的版权归属以及蓬勃发展的版权交易,让大量潜在的后买者承担市场调查的成本,从总体上看不具有经济合理性,而让先买者承担登记成本则是一个更加经济的选择。

3.作品登记制度健全与否不能决定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存废

对著作权转让登记公示程序的另一个质疑是,现行著作权登记制度很不完备,作品登记不具有强制性,登记机构不尽统一,登记内容非常简单,登记采取形式审查,作品登记难以反映真实的权利状态,登记的公信力非常薄弱,交易安全难以通过公示得到维护。似乎有些道理,然而公示程序并不在于确权,恰恰是考虑到公示的权利人与真实权利人可能不尽一致,为维护交易安全和秩序,保护受让人对公示的权利外观的信任而进行的制度安排。登记制度健全与否,登记能否反映真实的权利状况,登记是否具有公信力,并不能决定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存废,充其量只能影响登记模式的选择。当然,登记制度的完善对于提高登记效率、降低登记成本具有重要意义,这涉及到著作权转让登记配套制度的完善。

二、登记对抗主义与登记要件主义的争论及选择

(一)登记对抗主义较之登记要件主义具有优越性

如前所述,《送审稿》出台之后,学界仍然存在登记对抗主义与登记要件主义的争论。按照登记要件主义,著作权转让必须进行登记,否则不能发生权利转让的效果。在此规则之下,著作权何以发生转移、何时转移均非常清晰简明,也能有效解决实践中频频发生的“一权多卖”现象,看似十分美好。相反,登记对抗主义只考虑交易安全,不解决权利归属,因此会面临“什么是不得对抗、权利到底归属于谁”的诘问。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模式的选择涉及到交易安全价值与自治、效率等价值的冲突与平衡。笔者认为,我国适宜采取登记对抗主义。

1.登记要件主义与意思自治原则相悖

意思自治是民法的基本原则,在没有足够充分且正当理由的情况下,不得主张限制民事主体的自由{9}。一般而言,只有在价值高昂的领域,为保护民事主体的重要财产权利,维护交易安全,才会规定物权登记程序,如不动产因为价值重大所以将登记规定为权利产生和变动的要件,一些特殊动产因为价值相对较低所以将登记规定为对抗要件。这是在综合考量交易安全价值和民事自治价值之后作出的选择,也意味着登记程序尤其是登记要件主义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公示理论对交易安全的维护不能演变为家长主义,而应当信任当事人有自行预见、判断和处理交易风险的能力。公示制度必须符合现代社会对复杂性和多元化的期待与容忍,满足不同交易主体在不同交易场景之下的制度需求{10}。著作权因自身特点需要引入转让登记程序,但若将登记规定为权利转让的生效要件,则是对民事领域的过分干涉,与意思自治原则背道而驰。登记对抗主义之下,当事人根据自己对交易风险以及成本收益的分析判断决定是否登记,且并不影响权利的取得,尊重了市场主体的理性选择,契合了市场主体的多元化需求,这无疑是极为重要且应首要考虑的。

2.登记要件主义会过分增加交易成本、影响交易效率哎哟不错哦

登记要件主义意味着著作权交易过程中,受让人为了取得权利,必须在签订合同的同时办理权利转让登记,除去制度成本之外,还必然会急剧增加著作权的交易成本,降低交易效率,并对之后潜在的版权交易形成阻碍,其制度目的不过在于维护交易安全,而这一目的登记对抗主义亦能实现,规定登记要件主义有“杀鸡用牛刀”的嫌疑。登记对抗主义将是否登记的选择权赋予给受让人,其可以根据风险的大小和成本收益的分析决定是否登记,可以大量分流登记程序,不至于过分增加交易成本,影响交易效率。

3.不健全的作品登记制度难以适应登记要件主义的要求

实现物权内部效力与外部效力的统一,是公示生效主义的逻辑起点{11}。公示要件主义对登记制度有着更高的要求。著作权转让登记要件主义将登记作为确权依据,要求登记的外部权利状况与实际的权利状况保持一致,即著作权登记具有很强的公信力才能确保制度的正常运转。然而我国现行作品登记制度还很不健全,著作权转让登记机制缺乏一套互联互通的全国数据库体系,同时各地有关著作权转让登记的一系列做法亦缺乏统一性和规范性,在这样的背景下登记要件主义不利于维系本已脆弱不堪的著作权交易市场的健康发展{12}。相反,登记对抗主义更适应登记制度不完备的社会,从直观上看,在登记对抗主义之下,合同生效时物权就发生了变动,相较于合同生效时仅产生债权的登记要件主义,更有利于在登记制度不完备的社会中实现交易的迅捷化{13}。物权转让如此,著作权转让亦如此。

4.解决“一权多卖”现象并非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目的所在

有学者认为,登记对抗主义无法解决“一权多卖”现象{14},因为登记不是其必然要求,一旦著作权转让未进行登记,无权处分人见利忘义,就极有可能“一权数卖”,登记要件主义则能完全化解这一问题。对此,笔者不以为然。解决“一权多卖”并非著作权转让登记制度的目的所在,或者说充其量只是一个表象上的追求,其背后的实质目的在于保护市场主体的信赖利益,维护交易安全。在立法已明确“著作权转让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的情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中山信弘.多媒体与著作权[M].张玉瑞译,北京:专利文献出版社,1997:41.

{2}李琛.论知识产权法的体系化[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97.

{3}林华.著作权转移规则研究[D].北京:中国社会科学院,2012.

{4}董美根.论版权转让登记的对抗效力——评著作权法修改草案(送审稿)第59条[J].知识产权,2016(4):64-69.

{5}潘奇志.著作权重复转让与重复授权纠纷的解决——《女子十二乐坊魅力音乐专辑》著作权纠纷案评析[J].科技与法律,2011(2):92-96.

{6}熊琦.著作权激励机制的法律构造[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4.

{7}张冬梅.著作权重复转移纠纷案件审理中的疑难问题[J].人民司法,2009(9):79-82.

{8}吕炳斌.版权登记制度革新的第三条道路——基于交易的版权登记[J].比较法研究,2017(5):170-181.

{9}王轶.民法价值判断问题的实体性论证规则——以中国民法学的学术实践为背景[J].中国社会科学,2004(6):104-116,206.

{10}张淞纶.物权公示的经济学分析——强制性公示之反思[J].法商研究,2017(11):98-106.

{11}蒋光辉.物权公示效力论——为公示对抗主义辩[D].武汉:武汉大学,2013.

{12}李杨.著作权公示的制度解读及效力重塑[J].电子知识产权,2008(5):21-24.快醒醒开学了

{13}龙俊.中国物权法上的登记对抗主义[J].法学研究,2012(5):136-153.

{14}吉利,顾晨昊.论著作权转让的变动模式——评《著作权法(修订草案送审稿)》第五十九条[J].中国出版,2018(9):25-28.

{15}徐晓颖.著作权转让与“登记对抗主义”之检视——从著作权“一权二卖”谈起[J].研究生法学,2016(6):151-158.

{16}郭京志.也论中国物权法上的登记对抗主义[J].比较法研究,2014(3):95-113.

{17}魏振华.登记对抗与善意取得:关系辨析与法律适用[J].社会科学,2018(11):95-104.

{18}冯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对著作权重复转移行为的适用[J].法律适用,2015(11):63-67.

{19}程啸.不动产登记簿的权利事项错误与不动产善意取得[J].法学家,2017(2):44-55.

{20}王利明.不动产善意取得的构成要件研究[J].政治与法律,2008(10):2-10.

{21}马晓露.论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的构建[D].沈阳:辽宁大学,2013:23.

{22}唐艳,苏平.论著作权转让与登记制度型构——兼论对民法物权理论的借鉴与扬弃[J].徐州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2(11):101-10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99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