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论坛》
平等保护请求权研究
【英文标题】 Study on Claim for Equal Protection【作者】 李树忠侯晓光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分类】 法律经济学
【中文关键词】 平等保护;平等保护请求权;违宪审查;行政诉讼
【英文关键词】 Equal Protection;Claim for Equal Protection;Judicial Review;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文章编码】 1000—0208(2004)04—034—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4年【期号】 4
【页码】 34
【摘要】

平等保护请求权是一种公法上的请求权,是公民在遭受公权力的不公平对待后请求公法救济的基本权利,平等保护机制正是以此为基础而建立的。我国尚未承认公民广泛的平等保护请求权,因而受限于狭隘的行政诉讼范围,以致大量的公权力“歧视现象”无法通过法律途径加以解决,公民权利无法获得法律的平等保护。面对制度缺漏与问题叠出的困境,我国应以公民的平等保护请求权为基础,以立法机关的违宪审查与司法机关的行政诉讼制度为主要载体,建构符合我国法律体制的平等保护机制。

【英文摘要】

Claim for equal protection is a kind of claims of public law and a fundamental right claimed by citizens who are confronted discrimination by public authorities.The institution of equal protection is based on it.Claim for equal protection have not been recognized widely in our country so that we are limited in the narrow scope of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Therefore,a lot of “public discrimination”cannot be resolved in legal way and citizens’rights cannot obtain legal equal protection.Therefore,the institution of equal protection which fits our legal system should be constructed.The new institution should base on citizens’claim for equal protection and the system of judicial review and administrative litigation will be the main carriers of it.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89    
  
  我国宪法2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宪法对于公民平等权的规定却无法得以实现,公民权利的平等保护问题的重要性在当下日益彰显,皆源于公权力的行使中“歧视”、“不平等对待”现象的盛行。中国宪法中的“平等权”尚欠缺另一半内容,即平等不仅是一项权利,更重要的还是对权利进行保护的原则,即“平等保护原则”。只有平等权而无平等保护原则,平等权就可能是不平等的{1}(P.104)。从近来发生的一些行政诉讼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到对公民权利的平等保护亟待加强,就业中的“身高歧视”案{2}(P.86)、“ 乙肝歧视”案{3}成为代表性的例证。在这些案件中,行政机关的种种规定以不合理的分类标准变相剥夺了处于弱势地位的公民的就业平等权,然而当受歧视者将行政机关推上被告席之时,法院却多以不属于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为由不予立案或驳回起诉,以致无果而终。于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并非受歧视者能否真正得到平等保护的问题,应当是启动平等保护机制的请求权问题:受歧视者有权利提出平等保护的要求吗?应当向哪个公权力部门请求平等保护?因此,本文关注平等保护请求权的问题,主旨在于阐释平等保护请求权的法性质、理论基础与客体,以及在不同的承载制度下的表现形式,进而以平等保护请求权为基点,提出建构我国平等保护机制的构想。
  一、平等保护请求权的法性质、理论基础与客体
  (一)平等保护请求权的法性质
  平等保护请求权属于公法上的请求权范畴,在界定平等保护请求权之前应先分析公法上的请求权这一上位概念。公法上的请求权是指公民依照宪法的规定,要求国家作一定行为的权利。其基本特征是:1.请求权是以国家行为为对象,要求国家作一定积极行为的主观的权利;2.请求权是一种确保基本权利实现的手段性权利;3.请求权是具有一般效力的、具体的、现实的权利{4}(P.414)。我国台湾地区的学者多称之为“受益权”。受益权者,仍各个公民站在积极的地位,要求国家为一定行为,以享受个人之特定利益的权利。受益权因系积极的要求政府有所作为,故又称为请求权或积极权。受益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行政上受益权(请愿权、诉愿权)、司法上受益权(民事诉讼权、刑事诉讼权、行政诉讼权、选举罢免诉讼权1与国家赔偿请求权{5}(P.167)。我国大陆有学者对此提出类似的概念,林来梵教授称之为“获得权利救济的权利”{6}(P.229)。从实证法来考量,我国台湾地区“宪法”中规定了请愿、诉愿与诉讼基本权,香港与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确认公民的诉讼基本权,尤其强调行政诉讼权。我国宪法没有规定公民的诉讼基本权,但规定了公民申诉权控告权、检举权与国家赔偿请求权。这些规定都是对公法上请求权的肯定。公法上的请求权作为公民基本权利的类别化的结果,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予以划分:以对公民权利救济的方式或途径为标准可分为公民申诉权、请愿权、诉愿权与诉讼权(宪法诉讼权、民事诉讼权、刑事诉讼权、行政诉讼权),以请求的内容为标准可分为国家赔偿请求权、国家补偿请求权、平等保护请求权等。
  平等保护请求权是一种主观公权利,公民积极要求国家为一定行为,以保证其不受不公平待遇或者纠正歧视行为。平等权包含两个层次的内容:其一是获得平等保护的权利;其二是平等保护请求权。从实质正义的层面而言,获得平等保护的权利是对于公民权利得到平等保护的合法性与正当性道德意义的评判,公民遭遇不公正对待时运用法律手段寻求救济的正当性即在于此,同时它置平等保护的责任于公权力政府。从程序正义的层面来说,平等保护请求权是启动平等保护机制、实现获得平等保护结果的程序性权利。平等保护请求权既属于平等权的一个层次的内容,又属于公法上请求权的一种。公民在认为自己受到公权力的不公平待遇或歧视时,以一定的国家机关为请求对象,要求国家以积极的行为履行其对公民权利所负的平等保护的职责,从而保证自己的基本权利得以平等实现。平等保护请求权是一种手段性的权利,其目的在于启动平等保护的救济机制。在英美普通法中平等权被认为是一种程序性权利即是从此意义上讲的。如在英国法中权利平等是指程序上非依法(普通法)不能剥夺的一种权利,这种权利不是关于实质权利的一个抽象概念,而是关于遵守法定手续和救济“适用于人人”的一个实际概念。其精义不在“争人权”,而是着重于立法和司法,尤其是以司法机关的守法来防止行政当局的违法{7}(P.84)。有学者认为,我国宪法的具体规范中还没有出现请求权的概念,但从宪法规定的基本精神和宪政的具体运行过程看,我国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类型中实际上存在请求权{4}(P.414)。我国现行的法律制度中已存在平等保护请求权,但是它是以其他形式出现,又被其他形式所掩盖,无法为平等保护机制的建立提供权利基础,公民的平等权亦不能得到有效保障,并且进而及于其他基本权利。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二)平等保护请求权的理论基础
  平等保护请求权是以民主社会“保护少数”原则为理论基础的。现代民主社会是通过多数决原则整合各种社会力量与关系而建立起来的秩序社会。如果统治权的职能属于由众人全体组成的大会,那么这个国家就叫做民主政体;如果属于仅仅由选定的某些人组成的会议,这个国家就叫做贵族政体;最后,如果国家事务的管理以及随之而来的统治权被授予一个人,那么这个国家就是君主政体{8}(P.19)。随着启蒙运动的洗礼与人民的自我觉醒,民主作为反对贵族、君主专制的理念与手段是文明国家政治发展的必然结果。但是历史重复发生的“暴民政治”、侵害少数人权利的现象让人类重新审视民主的性质,从而逐渐认识到法治与宪政的平衡作用。在行使民主权利之时,人们也日益意识到多数人的意见并非绝对正确,少数服从多数往往牺牲少数人的合法权利,尤其是公民个人面对集中众人之意的国家机关时显得何等的无力与无助!因此在建设民主政治的同时,宪政制度要求实行平等保护原则以保护少数者的权利。平等保护原则的精义即在于“保护少数”,这一原则的出现有其两方面的考虑:其一,随着“精英论”的提出与知识专业化结构的飞速发展,多数意见并非绝对符合社会的整体利益和正确发展方向,真理会以同样的几率出现在少数人手中,特别是在多数以极其微弱的优势领先少数时,价值取向往往真伪难辨;其二,现代社会人际关系日益复杂,利益群体的区分越来越复杂,多数与少数之间只是就相对意义而言,以一种标准划分属于多数的,在另一标准下则可能变为少数,多数与少数之间瞬息互变,没有永远的既得利益者,“保护少数”针对不特定的对象有利于每一个公民权利的保护而备受青睐。平等保护一般是通过对个案的审查来实现的,当个人面对多数人的既定规则(立法)或这些规则的执行(行政)时,其个人利益是最为敏锐的探测器,要求平等保护通常是因个人而起的,也只有在个案中才能具体评判是否存在违反“平等保护”原则的立法或行政行为存在。只肯认公民有获得实体法上平等保护的权利,平等仍只是水中月、镜中花;只有平等保护请求权才真正能启动平等保护的权利救济程序,实现公民权利获得平等保护的目的。
  (三)平等保护请求权的客体
  平等保护请求权的客体是指平等保护请求权所指向的对象即国家行为(公权力行为),公民认为某一国家行为侵犯其平等权利或对其产生不公平待遇,依照法律规定向特定的国家机关提出对该行为予以审查、请求平等保护,该国家行为即成为平等保护请求权的客体。
  对于公民权利而言,积极作为的立法和行政两大权力产生歧视侵害行为的可能性最大,相比较之下,具有被动性、中立性的司法权则弱得多。[1]具体而言,以不合理的分类对公民权利产生歧视的有两大类:一是以成文形式划定不合理分类标准的各种规范性文件。国家立法机关所制定的法律、地方立法机关所制定的地方性法规、单行条例、自治条例,行政机关的行政立法如行政法规、部门规章以及其他规范性文件均属此类。这些规范性文件的“歧视”性质表现在以具体条文划定不合理的分类标准界定得利益者与不利益者,并通过执法者的执法活动予以体现。这一类歧视为数最多,救济途径最为复杂繁琐,例如在“张先著诉芜湖市人事局”案中,芜湖市人事局根据安徽省关于公务员录用标准的文件认定张先著患有“乙肝”疾病不符合有关标准。在“陈舜元诉瑞安市人事局”案{9}中瑞安市人事局依据的是浙江省公务员体检标准f浙江省已对公务员体检标准进行了调整,不具有传染性的小三阳患者视为合格。大三阳仍属体检不合格,不能录用为公务员)。而湖南省公务员招考体检仍然按照以前印发的《湖南省国家公务员录用体检试行办法》的有关规定执行,即将举行的2004年公务员招考仍拒绝录取乙肝检查中出现“小三阳”的考生。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之所以违宪的一个原因就是以极为不合理的标准划定社会人群,从而不可避免地限制甚至剥夺公民特别是弱势群体的人身自由。
  二是行政执法中执法者的具体行政行为。执法者根据自身的好恶或依据具有“歧视”性质的规范文件在作出行政行为时厚此薄彼,对公民造成歧视或不公平待遇。行政机关对行政相对人权利保护失衡在实际中表现为四个方面{10}(P.17—18):第一,身份性权利保护失衡。行政机关就同一性质的权利或者同一具体的权利而根据相对人身份的不同给予不同的保护待遇。例如:对同为市场主体的“公企”、“私企”采取不同标准或态度,“私企”受行政机关的歧视屡见不鲜。第二,权利性权利保护失衡。行政机关对不同性质的权利采取程度不同的保护手段,而对保护过程中的轻重缓急的区分是任意的而非依法律规定进行。第三,隶属关系亲疏性权利保护失衡。行政机关对待行政相对人以不同的亲疏关系:或以区域、地域界分,产生地方保护主义,如在“川大学生诉峨眉山景区”案中,峨眉山景区规定:外地学生门票40元而本地学生门票10元{2}(P.90);或以部门、行业划分,产生部门、行业保护主义;或以亲属关系划分,产生以权谋私。第四,财富多寡性权利保护失衡。行政机关在保护行政相对人的权益时常常根据相对人财富多寡而有所区别。行政机关的具体行政行为导致的对公民权利的歧视,往往被其掩饰为“依据、执行有关规定”或者“属于自由裁量的范围”,而实际上是为了本地区、本部门的利益曲解规范性文件、滥用职权甚至违法行政。《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之所以备受诟病,就是因为行政机关执法中将流浪乞讨人员的认定变为审查有效证件的制度,通过核发有关证件要求外地人口办理多证(身份证、暂住证、健康证等等),从中牟利,又通过核查是否随身携带有关证件,将一些有嫌疑无正当职业的人(多半是以衣着、举止区分),强行收容,限制、剥夺其人身自由,以致酿成众多的悲剧。
  作为宪法公民权的平等权,其预设的防御对象是国家公权力,这是平等保护请求权与私法上的请求权本质差异所在。对于时时面临公权力侵犯的公民权利来说,平等保护机制的作用在于为受到公权力歧视、不公平待遇的公民提供救济的途径,在国家宪政体制内根据分权制衡的原则通过审查涉嫌“歧视”的各个法位阶的规范性文件或行政行为,使其可以通过正常的法律渠道获得补救。
  二、不同承载制度下的平等保护请求权
  公权力政府作为一个整体皆有义务负担公民权利平等保护之责,但不同的国家机关以各异的制度来保障公民权利。故而以不同的具体制度为载体,平等保护请求权有三种表现形式:对于立法机关的平等保护请求权对于行政机关的平等保护请求权与对于司法机关的平等保护请求权。不同的请求权针对的国家机关不同,所启动的保护方式也随之有异:有的是通过违宪审查来实现,有的是通过行政系统内部监督来实现,有的是通过行政诉讼的形式而完成的。从各国的宪政实践来看,不同的宪政体制各有所侧重。
  对于立法机关的平等保护请求权是指公民认为法律、行政立法地方性立法有“歧视”性质之嫌而侵犯了其公民权利,向立法机关提出审查请求,以求通过立法机关的监督机制实现平等保护的程序性权利。此时,平等保护请求权借助于立法机关的违宪审查制度来保护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公民权利。向立法机关请求平等保护可谓我国宪政的一大特色,因为我国的国家立法机关是我国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根据我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徐显明.人权的体系与分类(J).中国社会科学,2000,(6).

{2}王磊.选择宪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3

{3}曾鹏宇.国内首例乙肝歧视行政诉讼案开审将择日审判(EB/OL)http://www.chinanews.com.cn/n/2003—12—19/26/383057.html,2003—12—19

{4}董和平,韩大元,李树忠宪法学(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

{5}谢瑞智.宪法概要(M).台北:民生书局,1999.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6}林来梵.从宪法规范到规范宪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

{7}龚祥瑞.比较宪法与行政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8}荷撕宾诺莎.政治论(M).冯炳昆,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9}浙江首例“乙肝歧视案”终审裁定(EB/OL)http:// www people GOre cn/GB/papeg47/11538/1040465html 2004—03—13.

{10}关保英.行政相对人权利的平等保护(J).中国法学,2002,(3).

{11}薛刚凌.变迁时代的行政法思考(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3.

{12}张树义.中国社会结构变迁的法学透视——行政法学背景分析(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

{13}(美)约翰·亨利·梅利曼.大陆法系(M).顾培东,禄正平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14}王振民中国违宪审查制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

{15}(美)约翰·哈特·伊利民主与不信任——关于司法审查的理论(M).朱中一,顾运,译北京:法律出版社,2004.

{16}李树忠.宪法学案例教程(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8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