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法律职业化的知识论基础与司法制度合理化
【英文标题】 Knowledge Basis of Legal Profession and Rationalization of Judicial System
【作者】 韩德明【作者单位】 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
【分类】 其他【中文关键词】 法律职业化;知识论;司法制度合理化
【英文关键词】 legal profession;theory of knowledge;rationalization of judicial system.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5)02—0024—03【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2
【页码】 24
【摘要】

法律职业化有其深刻的知识论根据,它建立在多种知识论基础之上,并与司法制度合理化之间存在紧密联系。为法律职

业化的知识论根据所内在要求的司法制度合理化的基本方面包括司法独立、判决理由合理、司法权力中性化和司法程序正义等

【英文摘要】

Legal profession has a profound know ledge basis and constructed in varieties theory of knowledge.

There are some clos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knowledge basis of legal profession and rationalization of

judicial system.According to know ledge basis of legal profession,rational justice must be a system of

judicial independence,rational reasons of judgment,neutral judicial power and due procedure,etc.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099    
  一、法律职业化的知识论基础
  法律职业化作为法制现代化进程中的一种特定现象,有其深刻的知识论基础,释明这种知识论基础的基本方面,对于现代
司法制度的完善和发展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甚至可以认为,法律职业建构其上的知识论基础一定程度上也是推进司法现
代化进程的一种重要动力。
  对于法律职业化运动的知识论基础的基本内涵,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作出简要界说。
  首先,法律职业化对应于法律知识的类别属性要求,是法律这一本性上属于实践理性知识所要求的法律实践活动的一种社
会组织形式。亚里士多德曾将人类的知识划分为纯粹理性、实践理性和技艺三种基本类别,法律属于实践理性知识的范畴,界
说法律是一种实践理性知识,是将其与纯粹理性知识进行的一种必要区分。实践理性这一概念意味着:“理性不仅是一种理论
观念或认识能力,而且也是一种行动者的实践能力和意志能力,是实践着的理性。”{1}波斯纳则将实践理性概念很实用主义地
理解为“不轻信者对无法为逻辑或精密观察证实之事物形成种种确信时使用的各种方法”,{2}它用于解决人们面对现实问题时
如何作出行动。在波斯纳看来,法律作为一种知识类别系统,它更多地不是一个数学式、逻辑般和科学论证型的知识形态,而
经常是一个依赖直觉、常识、记忆、习惯、内省、想象等力量资源的过程。因此,作为实践理性知识的法律,如何创造知识和
传播知识,势必需要通过一定的社会组织形式方得以可能,而法律职业化正是这种实践理性范畴的法律知识创造和传播的恰当
社会组织形态,这种组织形态表现为一个共同经受法学理论教育和技能训练、并共奉法律信仰且专长于法律实务技能的法律职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
业家共同体的形成,他们坚持法律至上立场并恪守法律思维作出法律行动。
  其次,法律职业共同体在认同法律知识之实践理性本质的同时,并不放弃对纯粹理性知识本性的应然法律的追寻。系统的
法学理论学习作为一种经历是法律职业家区别于行业匠人的根本标志,“学识法律家集团的内部尽管存在着职能分工,甚至存
在着(例如检察官与律师之间)对抗活动,但是他们具有共同的知识背景,必须以共同的法理语言来交谈。他们构成了一个有
关法律的解释共同体。”{3}这个具有共同知识背景的法律解释共同体的形成,没有经过正统的大学法学理论思维训练是不可想
象的。在这个法律家共同体内部,作为成员之一的法学家更是注重对应然之法的追问,没有发达的法学理论根据,便不可能出
现一个共享法律价值的法律家共同体。因此,法律职业化正是因为这种对纯粹理性属性的法学理论的开放,才得以区别于以单
一的技能传授为特征的行业匠人。尤其重要的是,法律职业家对应然之法或正义法律的追问,并非一种思想实践或形而上学游
戏,因为法律职业家追问应然之法和正义法律的过程重合于法律实践行动,即便是法学家的学理思辩,也是很实用主义的。
  第三,法律职业化顺应社会经济发展所引发的法律知识增长要求,担负起市场条件下国家权力和市民权利之间关系架构的
中介。知识的增长一方面决定于社会关系的不断分化和日益复杂,另一方面决定于社会主体对这种不断分化和日益复杂的社会
关系所内在的规律及其本质的追问和探寻。导致社会关系分化和复杂化的一个重要动力是人类经济行为的多样化和经济关系的
日趋复杂,这种复杂和多元关系状况必然地要求产生大量以调整人们经济关系为主要内容的法律规范,这种法律规范对于那些
必须将其作为行为约束和结果预见根据的社会经济生活主体而言,显然就是一类重要知识。但是,就社会个体而言,任何人都
只拥有该类法律知识的十分有限的部分,哈耶克指出:“我们对于那些决定社会进程的大多数特定事实的无从救济的无知,正
是大部分社会制度之所以采取了它们实际具有的那种形式的原因之所在。”{4}因此,因经济市场化发展所引发的人类行动规范
之重要一种———法律规范知识的不断增长,客观上要求社会形成一定机制以保证这种知识的创造、传输和服务,这样,法律
职业才应运而生。由此可见,法律职业的兴起,根本上是以对社会经济交易活动所引发的利益当事人对日益增长和复杂的法律
知识的需求为依据的,经济的市场化发展必然地要求法律职业化进程的开始。法律职业家共同体按照角色分工,按照创造法学
理论、解释法律规则、提供法律服务、主导司法程序、进行事实陈述和举证等多种游戏规则,使得法律职业成为市场经济条件
下的国家权力和市民权利之间关系架构的一个重要中介和桥梁,“在这种体制下,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之间保持着适度的联系
和交流;市民的个人选择可以反映到行政的制度选择上去,而实证的法律规范也可以渗透到自生的民间秩序之中。”{3}(222

  第四,法律职业化按照其内在规则处理法律知识,使得法律知识始终能够保持一种事实性与有效性之间的张力。作为知识
系统和行动规则的法律,存在一个如何保持其事实性和有效性之间的张力问题,实在之法是一个事实性问题,法律如何合法是
一个有效性问题。保持法律之事实性和有效性之间的张力,根本上是一个法律的合理化问题。一方面,已经制定的法律应得到
普遍的服从,而为人们所服从的法律本身就应该是制定得良好的法律(亚里士多德语),这样,就存在一个如何实现法律的合

  ······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葛洪义.法律与理性———法的现代性问题解读(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297.

{2}(美)波斯纳.法理学问题(M).苏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2.71.

{3}季卫东.法治秩序的建构(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221.

{4}(英)哈耶克.法律、立法与自由(第一卷)(M).邓正来,等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0.9.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18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09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