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高技术立法规制问题的哲学探讨
【英文标题】 Philosophical Inquiry into the Problems in Legislative Stipulations for High Technologies
【作者】 杨丽娟陈凡【作者单位】 东北大学文法学院
【分类】 科技法学
【中文关键词】 高技术;立法规制;科学技术;科学理性;技术理性
【英文关键词】 Hightech;legislative stipulations;science and technology;scientific reason;technological reason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5)01—0047—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1
【页码】 47
【摘要】

近代以来,科学技术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而技术无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引人注目的社会现象之一。由此导致体外受精(试管婴儿)技术、克隆人技术、人体基因重组技术等一系列高技术的出现。其中,任何一项高技术一旦运用于社会,就不单纯是一个技术问题,必定转化为社会、环境、法律、伦理、生态等问题。这不仅对社会、人们的观念造成极大冲击,也对人类生存提出了严峻挑战。如何利用法律,有效规范高技术就提到了议事日程。我国现有的科技法由于对科学、技术的本质没有深入的认识及立法的粗糙性,很难完成高技术时代的历史使命。因此,有必要从科技所涉及的最基本问题入手,经过哲学分析,对我国如何有效规制高技术提出立法建议。

【英文摘要】

Recently,science and technology are getting rapidly developed.Undoubtedly,technology becomes one of the most attractive social phenomena in the present time,which leads to the occurrence of a series of high techniques,i.e.in vitro fertilization(test—tube baby),clone and human gene reorganization etc.Among these,once any of the high techniques is applied to society,it does not only reflect technology itself,but it brings about social,environmental,legal,ethical and ecological problems etc.This will have extreme impact not only on society and human thoughts,but also severely challenge to human living.So,how to utilize laws to effectively regulate the high techniques is place on the agenda.The available science and techno logical law in our country,due to superficial legislation and lack of a thorough cognition for the essen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is hard to accommodate to the present high tech times.The present authors think that it is necessary to make legislative suggestions on how to effectively regulate high technologies in China from the fundamental problems relating to science and technology via philosophical thinking.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061    
  
  20世纪末,科学技术的发展使人类社会步入高新技术时代。高技术革命在给人类带来日新月异变化的同时,也为人类的发展提出了种种预警。克隆技术将改变人类的自然生产过程,扰乱代际关系,引发社会伦理道德争议;网络信息技术将使异国日益融合,道德失范现象日益严重,随着网络技术在社会各个层面的普遍应用,网上犯罪不断增加;基因重组技术的社会应用,将会引发基因歧视,传统的人权保障制度将要面临挑战;技术发展中的生态环境危机,将使人类的生存及子孙后代的利益陷入重重困境中。面对高技术带给人类的种种问题及困境,一些学者开始从道德伦理规约角度对高技术进行建构。但是,笔者认为,当人们的功利外求压倒德性内修时,道德伦理规约将会失去其有限的规范力。因此,对高技术的社会建构只能依靠立法对其进行规制,才能使高技术的发展真正服务于人类。
  一、为什么要为高技术立法?
  (一)科学与技术的区别:科学无禁区,技术有限制
  科学与技术,作为人类不同性质的理性活动,两者既有联系又有差别。两者的联系主要体现在科学只有通过技术才能转化为生产力,也就是说,技术是科学的物化。正是两者有如此紧密的关系,致使许多人对它们不加区分,混同使用。其中包括著名的科技哲学思想家哈贝马斯在《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一书中,也未对科学技术加以区分,遭到了我国学者的批判。{1}然而,我们认为,无论是作为知识体系的科学,还是作为研究活动、社会建制(social institut ion)的科学与技术都是不同的。科学的任务是认识世界。认识世界在于发现客观事物的本质及其发展变化的规律性,为人们提供事物“是什么”、“将是什么”、“为什么”的知识体系,给人们的实践活动提供客体性的尺度。技术的功能是改造世界。改造世界是一种主体意向性活动,是在价值观念的指导下,把“是如此”之世界,改变成“应如此”之世界。上述科学与技术的区别,虽然早在80年代就已经由科技哲学的学者阐释清楚。{2}但由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在实际应用中将科技混同使用的情况比比皆是,《科技法》就是一个典型之例。在科技法中,如科技投入法、科技机构管理法、科技成果转化管理法等等,贯穿于科技立法的体系中。这种混同立法,反映出我国法学界对科学、技术本质认识存在问题,也反映出通过法律对两种性质不同的社会活动进行有效调整是很困难的。有趣的是,与中国文化一脉相承的日本,“也把科学和技术看做是同质的东西,在各种各样的场合把科学技术归拢在一起使用。”{3}这种混同与简单化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它误导了日本科学政策的制定,妨害了以自由探索为特征的科学,尤其是基础科学研究的进展,最终危及日本高新技术的发展。此外,它对国民科学教育的深化、科学意识的增强、科学素养的提高、科学心智的框架的形成也有百害而无一利。
  最近,我国学者在科学技术哲学研究中,经过对科学和技术本质的谨慎审视,从科学与技术活动的特点及人类的科学观和技术观出发,明确提出:科学无禁区,技术有限制。{4}笔者对此深表赞同。
  对于科学探索活动而言,科学无禁区。科学是以每一代人、每一个人有限的认识能力去探究无限广阔、无限发展的外在客观存在和客观规律的一个永无止境的过程。从宇观苍穹,到微观质子;从天然自然到人工自然:从人类政治经济到文化思维,都是科学研究的对象。那种人为地规定哪些领域是科学无权过问的,哪些事物被排除在科学的视野之外的做法,或者是愚昧无知的表现,或者是专制主义的伎俩,迟早会被人类科学理性的光芒所驱除。是让科学自由地向着世界的广度和深度不断地探索前进,还是给科学设置禁区,是区分社会思想的先进与落后、社会制度的进步与没落的一个重要标志。
  对于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而言,技术有限制。对技术的限制,首先表现为科学对其发展的制约,因为科学是技术的基础。当科学理论还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时,以该科学理论为基础的技术就不会被发明或投入实际的使用。这是“能不能做”的限制。技术发展到当代,人们更关注的是从道德伦理及法律角度考虑的限制,是“应该不应该做”的限制,是价值理性对工具理性的驾御意义的限制。例如,科学尽可以深入地研究原子分裂和聚变规律;而核能技术虽然可以广泛地应用到工业生产中,发挥其巨大能源威力,但核能技术应用到战争,就不得不有所限制。又如,科学尽可以从化学的角度深入地探讨物质的结构;而化学技术可以制造出具有广泛适用性的新型材料,可以造福于人类,但运用化学技术制造化学武器,就不得不加以严格的限制。
  综上所述,我们从一个方面分析了为技术,特别是高技术立法的理由。笔者认为,有必要从理论源头入手,对产生科学、技术的两种能力即科学理性、技术理性进行研究分析,以此导出为高技术立法的更充分理由。
  (二)科学、技术理性悖论:科学理性具有超验性,技术理性具有直接现实性
  理性作为人的一种潜能,一方面,是指人们面对客观事物而对之做出正确认识和判断的能力;另一方面,是指人们由于能够辨别真假从而能够采取正确行动的能力。人类在从事科学技术活动时,是受科学理性和技术理性引导的。但是,科学理性与技术理性是有区别和差异的,人们将科技理性之间的这种差异性、不一致性称为科学技术理性悖论。
  在科学领域,科学理性是体现在科学理论或科学原理中的人类理性和智慧。与其他理性相比较,科学理性这种思维方式具有超验性。正如康德所断言,在理性认识阶段,认识必然要超越经验世界,超验是理性认识的辨证本质。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我们以科学理性认识的结果———科学理论为例,说明科学理性的超验性。科学理论是人类认识所形成的关于自然、社会和人类精神活动的知识体系。从理论前提看,任何科学理论都是以假设为前提的,而这些假设又都是超越经验的,也是该理论自身不能证明的。例如,相对论是建立在“光速不变”和“坐标平权”这两个假设之上的。从理论方法看,科学理论都是采用演绎逻辑的方法来构造体系,这种方法能够从经验的前提推出符合经验事实的具有必然性的结论,这就是科学理论的价值。在这个体系中,超验的前提是为了解释某一范围的经验事实而提出的假说。这样,一个科学理论被推翻,除非在它的理论体系中推出与事实不符的结论,或者其理论前提直接被推翻。爱因斯坦由于对“绝对坐标”的怀疑和否定而推翻牛顿的经典力学。当今科学家已经得到“光速可变”的观察事实,仅此一项,相对论的改写已经为期不远。理论之所以是科学的,是因为它能够被证伪。有趣的是,科学理性总是试图超越经验,正是这种超越形成了新的科学理论,而在挑战旧理论的新的经验事实面前,科学理性的再次超越又形成了更新的科学理论。如此循环,以至无穷,这就是科学革命的历史。总之,科学理性与希腊理性一样是一种理论理性,具有超验性。人们主要用其来探究神秘的自然,提高认识世界的能力,理解人与世界的关系。
  技术是科学理论的应用,是人类最基本的实践活动之一。而技术理性,也称工具理性,就是忽视人的价值和尊严,把科学技术当做具有无限发展可能的力量,认为科学、技术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如果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是因为技术还不够发达;如果出现了负面的作用和灾难,那么这种负面的作用和灾难还必须依靠科技的进一步发展。简言之,技术理性就是服务于“力量”的要求,允诺“无限”的可能。{5}
  技术理性具有极强的直接现实性。技术理性的直接现实性是通过技术(或技术方法)来体现的。在现代社会中,正是技术而不是科学直接作用劳动者、劳动工具和劳动对象等生产力要素,形成现实的生产力。因此我们说,技术的直接现实性表现在它直接成为生产力。正如哈贝马斯所说,技术能够产生剩余价值。此外,技术的现实性还在于它自身成为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哈贝马斯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使劳动生产率持续增长,新的技术和新的战略的实行就制度化了,并且“本身就是意识形态”。{6}在工业化社会中,技术不仅成为生产方式的主宰,也取得对人和自然的绝对统治权,并使人和自然成为其奴隶。马尔库塞说:“技术作为工具的宇宙,它既可以增加人的弱点,又可以增加人的力量。在现阶段,人在他自己的机器设备面前也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软弱无力。”{6}(46)最后,技术的直接现实性还在于它有可能因为政治、军事、商业的目的而成为一种非理性行为。美国的NMD(国家导弹防御)计划就是一个典型例子。NMD计划在技术上并不成熟,但美国政府和军方却要强行推行,政治和军事目的使它成为一种非理智的行为。在商业上,非理智的技术行为的例子很多,其中最令人担忧的是有损人类道德和尊严、被世界各国禁止的克隆人技术,可能被某些商业集团用来谋利。总之,技术理性具有直接现实性,因为技术、技术行为或技术方法是受技术理性支配或是技术理性的直接成果。技术理性的直接现实性表明,它与科学理性不同,是一种实践理性。人们主要用其来改造自然,提高人们利用自然的能力,让自然为人类服务。技术理性的现实性表明,其一定要受价值理性的限制。失去价值理性的监控,任凭技术理性为所欲为,后果不堪设想,人类必须建构更有效的措施来限制技术理性的膨胀与扩张。
  二、技术理性危机与法律使命
  技术理性的直接现实性为社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也为世人宣传它提供了有力的依据,以致在理性主义、科学主义盛行的时代对其顶礼膜拜。技术理性由此也就日益确立其霸主地位。然而,就在它确立其至高无上地位的同时,也就疏远了其与人文的关系,从而背离了其为人类谋福利的初衷。胡塞尔在《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一书中提到了科学危机的来临并指出科学危机在于技术理性“抽象掉了作为过着人的生活的人的主体,抽象掉了一切精神的东西,一切在人的实践中的物所负有的文化特征”。{7}可见,技术理性的危机在于其人文精神缺失的结果。这种现象也为19世纪末20世纪初兴起的一股技术悲观主义思潮所关注,它以一种否定的、非理性的思维方式对技术理性进行了批判,揭示技术控制人、压制人、奴役人的负面影响,技术理性的负面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技术理性的无限膨胀造成人与自然的对立。技术理性的发挥使人类不断运用其能动的力量作用于自然界,获取对人类的生命、生存有意义的东西。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只有与自然保持一种和谐的关系,才能提高人类的福利。然而人类在借助技术不断提高生存能力、为社会创造极其丰富的物质财富的同时,却任由技术无规制地发展,从而造成两个可怕的后果。一是对外在自然的破坏。人口持续膨胀,资源日益短缺,环境污染迅速蔓延,生态日趋恶化,以及核能技术的非和平利用、计算机网络犯罪、克隆技术的无节制发展,都使人类自身面临极大威胁。二是对人的内在自然的限制。科学、技术把人类对社会财富的追求内化为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准则,进而形成了技术统治下的社会意识。在这种意识的长期统治下,产生了许多人们始料不及的负面影响,不仅导致人与自然关系的对立,也使科学技术成为一种毁灭人类的可怕的潜在力量。
  其二,技术理性倡导理性的万能导致人的异化、致使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异化。技术理性本来能够确证人的力量,但对它的信仰却促成了技术理性的无限膨胀。这种相信技术理性有无限力量的指导思想,把技术摆到了神圣的地位,尤其是19世纪以来,工业技术文明所带来的辉煌成就,愈加使人们以为技术的力量能渗透到一切领域中去,所有的社会、文化、生态、伦理问题都能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迎刃而解。技术理性原本是属于人的,而理性的万能则使得理性外化为独立于人的客观工具,成为自主性和规律性的无限力量,“技术自身就是一种实在,它自我产生、自我决定、自我满足,并具有自己特殊的法则和决定”,不仅如此,“技术还会诱导和制约社会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变革,技术是所有其余东西的最初动因”。{8}这种独立自主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蔡曙山.论技术行为、科学理性与人文精神———哈贝马斯的意识形态理论批判(J).中国社会科学,2002,(2):77—86.

{2}陈昌曙.科学技术论(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1985.

{3}樱井邦朋.现代科学论15讲(M).东京:东京教学社,1995.1.

{4}武高寿.科学无禁区技术有限制(J).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4,(1).

{5}吴国盛.科学与人文(J).中国社会科学,2001,(4).

{6}哈贝马斯.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M).北京:学林出版社,1999.39.法小宝

{7}胡塞尔.欧洲科学危机和超验现象学(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8.71.

{8}Ellul J.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M).Vintage Books.NewYork:Knopf Random House,1964.134.

{9}George Sarton.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Science(M).Huntington,New York:Robert E Keieger Publishing Company,1975.31.

{10}范在峰,李辉凤.论技术理性与当代中国科技立法(J).政法论坛,2002,20(6):51.

{11}罗玉中.完善我国科技法律制度的战略思考(J).科技与法律,2003,(1):5.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06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