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论坛》
论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保障
【英文标题】 On Human Rights Guarantee in Justice【作者】 黄伟明
【作者单位】 烟台大学法学院【分类】 公民权利
【中文关键词】 人权保障;刑事司法;人权侵犯
【英文关键词】 human rights guarantee;justice;human rights infringing
【文章编码】 1009—8003(2005)06—0084—05【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6
【页码】 84
【摘要】

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保障是当前人权保障的首要内容。人权的基本含义是保护个体不受任何外来势力的命令和剥夺,自由体现自己的意愿。但具有抽象人权和具体人权的双重属性。个体人权到集合体人权的发展体现了人权内容的可变性。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侵犯现象不仅普遍存在,而且具有多样性。加强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保障,要全面树立人权保障观念,正确处理实体正义和程序正义的关系,完善和正确适用刑事程序制度和刑事实体制度。

【英文摘要】

Human rights guarantee in justice is the main part of human rights guarantee of the day.The basic meaning of human rights is to protect individual from being ordered or deprived by extra force.Human rights include abstract human rights and material human rights.The progressing of human rights from individual to aggregation embodied the changeability of human rights.Human rights infringing were widely and verily existed in justice.It is necessary to set up the conception of human rights guarantee,and treat properly with substantive justice and procedural justice.and perfect the system of procedural law and criminal law.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156    
  刑事司法的特性之一,是以国家强制力为后盾,对犯罪人、嫌疑人、被告人进行人身限制,对犯罪人实施政治权利、财产权利、自由权或生命权的剥夺。刑事司法的剥夺是对个人权利最严厉的剥夺,所以,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保障是人权保障的最重要内容。
  一、人权含义之剖析
  人权应当得到保障,这是一个可以被普遍接受的基本命题。但是,保障的具体内容是什么?是绝对的个人人权,还是作为集体中一员的个人人权?这取决于对人权概念的不同理解。
  (一)人权的基本含义
  人权思想渊源相当久远。早在古罗马时期,奴隶起义就曾提出过“不自由,毋宁死”。中国封建社会的陈胜、吴广起义,也举起了“等贵贱,均贫富”的旗帜,成为追求平等权利的象征。但现代意义上的人权观念,是在反封建特权的基础上由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提出的。人权概念与自然法观念具有内在的联系,人权观念的确立,是自然法思想被普遍接受的结果。霍布斯在其著作《利维坦》第14章中以“论第一与第二自然律以及契约法”为题,阐释了自然权利、自由和自然律:著作家们一般称之为自然权利的,就是每一个人按照自己所愿意的方式运用自己的力量保全自己的天性——也就是保全自己的生命的自由。因此,这种自由就是用他自己的判断和理性认为最适合的手段去做任何事情的自由。自由这一语词,按照其确切的意义说来,就是外界障碍不存在的状态。这种障碍往往会使人们失去一部分做自己所要做的事情的力量,但却不能妨碍按照自己的判断和理性所指出的方式运用剩下的力量。自然律是理性所发现的诫条或一般法则。这种诫条或一般法则禁止人们去做损毁自己的生命或剥夺保全自己生命的手段的事情,并禁止人们不去做自己认为最有利于生命保全的事情。{1}洛克也认为,人的自然自由,就是不受人间任何上级权力的约束,不处在人们的意志或立法权之下,只以自然法作为他的准绳。{2}可见,人权的最初含义是指作为个体存在的个人的权利,“同种和同等的人们既毫无差别地生来就享有自然的一切同样的有利条件,能够运用相同的身心能力,就应该人人平等,不存在从属或受制关系”。{2}(5)这就是天赋人权的思想,这是理解人权的基础。保护个体不受任何外来势力的命令和剥夺,自由体现自己的意愿,是人权保障的理想境界。
  (二)人权的双重性
  人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人,虽然从抽象的意义上人人平等,但是在具体的环境下个体人的差异也是客观存在的。因此,人权又具有了双重的含义,人权即可以指普遍的、抽象的人权,又可以指个体的、具体的人权。
  提倡人权保障,首先是指抽象的人权。法国《人权宣言》在第1章的《世界人权宣言》中明确地叙述到,所有“人天生是自由和平等的”。每个人一出生就平等地被赋予了抽象而普遍的人性,所以“我们不难得出:宣言中的‘人’是普遍的、抽象的,但却是不现实的,是从其特征中脱离出来的没有负担的实体。作为理性的代表,他没有时间和空间。”{3}在抽象的层面上,我们将所有的个体差别都去掉,才能认识到“人”的意义。抽象化的人,不仅区别了人与其他生物,更重要的是消除了在评价“人”的过程中诸多影响评价的因素,如:性别、种族、出身、贫富、强弱等等。惟在抽象层面上,人权保障观念才畅行无阻。此时的人才是不分男女老幼、贫富贵贱、职位高低,任何人不享有特权,任何人都不能随意命令他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在抽象层面上,不管你是总统、官员,还是普通百姓、犯罪分子,首先都是“人”,具有抽象的人的属性,其所享有的“人”的权利都应当得到保障。尤其当个体的人处于弱势时,为了更好地保护其权利,在制度上为其提供强大的帮助是十分必要的。在刑事诉讼中,作为犯罪追诉主体的司法机关代表国家进行犯罪追诉时,不仅具有国家强制力的有力保障,而且是多机关、多部门的合作,有人力和物力的巨大优势,而相对方的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多数情况下是单个人或少数人。此时,就需要在制度上做出有利于犯罪嫌疑人的设置,如无罪推定、辩护权、上诉权、申诉权等等。
  其次,落实人权保障,要考虑具体的人权。抽象的人权是没有时空、地域限制的。但现实中的人权却要受到时空、地域等因素的限制。“马克思站在政治的角度指出:人一词的原义是政治的动物,人不仅是一种社会动物,而且也只有在社会中才可以发展成为一个个体。”{3}(107)在此意义上,实体权利则并非是普遍的或绝对的,而是属于不同社会的具体的人,并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变化。具体的人权,就要在具体的环境下去保护。离开了具体环境,主张所谓的人权保护,就会在实质上侵犯人权。从抽象的人权保障角度,不论是无辜的人,还是犯罪嫌疑人,都应当受到同等的法律待遇。但是,在具体的情景下,对犯罪嫌疑人和与案件无任何关系的普通公民就不能强调无差别的人权保障。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对其予以拘留或逮捕就是保护共同人权的需要。犯罪嫌疑人的地位既不同于与案件无关的普通人,也不同于被认定有罪的犯罪人,在人权保障的原则下,他们在法律上的具体处遇是不同的,这就是具体的人权。在同一案件中,对被告人可以采取合法的强制措施,按照合法的程序,根据证据认定被告人有罪和量定刑罚,不能被理解为对其人权的侵犯。而如果对被害人采取了强制措施就构成了对被害人的人权侵犯;从另一角度分析,如果对被告人本应采取强制措施,有证据表明可以定罪,但司法机关没有采取适当的强制措施,没有依据证据定罪,对被告人而言不构成侵犯,但对被害人的人权就是一种侵犯。所以说,人权保障是具体的、现实的。相对于个体的人来说,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犯罪人、被害人等处于不同法律地位的人享有的人权保障的内容是具体的和有差异的。
  (三)人权内容的可转化性
  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们虽然倡导自然法,主张普遍的人权,但他们同时也认为自然状态下的自由会导致战争,“避免这种战争状态(在那里,除掉诉诸上天,没有其他告诉的手段,并且因为没有任何权威可以在争论之间进行裁决,每一细小的纠纷都会这样终结)是人类组成社会和脱离自然状态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如果人间有一种权威、一种权力,可以向其诉请救济,那么战争状态就不存在,纠纷就可以由那个权力来裁决。”{2}(16)这个权威如何来形成呢?“社会契约”理论对此作出了阐释:每个结合者及其自身的一切权利全部都转让给整个的集体。因为,首先,每个人都把自己全部地奉献出来,所以对于所有的人条件便都是同等的,而条件对于所有的人既都是同等的,便没有人想要使它成为别人的负担了。{4}于是,个体的权利形成了一个集合的权利,这是国家权利的来源。
  尽管契约论者强调“每个人既然是向全体奉献出自己,他就并没有向任何人奉献出自己;而且既然从任何一个结合者那里,人们都可以获得自己本身所渡让给他的同样的权利,所以人们就得到了自己所丧失的一切东西的等价物以及更大的力量来保全自己的所有。”{4}(6)然而在事实上,确实形成了个体人权和集合体人权的两个不同存在,也就是说,在同一社会中,形成了完全个性化的个体人权和具有共同性的集合体人权的差别,即个人权利和公众权利的分化。在这种状况下,落实保障人权的理念就必然出现保障个体权利和保障集合体权利——公权利的差异,甚至是对立。公权利的极端归属是国家的建立,国家建立后,产生国家基础的自然权利就转变为了国家主权者的法令,“立法的目的,不为别的,而是去限制……世界之所以要有法律,不为别的,而是要限制个人的天赋自由。”{2}(186)社会契约论虽然为国家权利的来源做出了可以让人接受的论证,但却在保障个人自由的基础上。为了保障个人自由,建立了一个限制个人自由的公权利,由此导致了个人权利与公权利之间天生的悖论:人权保障的最初意义是保护无差别的个人自由,但公权利所维护的自由是众多个体的共同自由,是一种秩序下的自由。极端强调个体自由就无法保障公众自由,强调公众自由,就必须限制个体自由。但从渊源的角度看,保障个体和保障集合体都是保障人权。
  正因为如此,在人权保障的过程中,某些个人会强调个体的特殊性,而强调得到无条件的保障;而某些掌握公权利的个人或机关也往往强调公权利的限制属性,忽视对差别性个体的人权保障。国家建立后,往往以国家意志的形式来表达一部分人的意愿,而不可能表达所有人的意愿。在行使国家权利时,有时难免要以牺牲部分个人的权利为代价。自由逐渐受到了限制,个体的人权要求转变为了以国家意志形式出现的共同体的人权要求。也只有通过这种转变,才能更好地使个体权利得到保障,因为此时,个体的需要又成为了社会的需要。可见,人权的内容是可以转化的。
  二、刑事司法中的人权侵犯
  明确了人权的多重含义和性质,我们可以更好地认识刑事司法领域侵犯人权的表现和保障人权的重要意义。从个体权利角度,对任何个体合法权利的侵犯都构成侵权;从公共权利角度,任何对特殊个体的放纵或过分保护,都可能形成对其他人的侵权。
  (一)侵犯人权现象的普遍性
  目前,在刑事司法领域仍然存在诸多侵犯人权的问题。多数人认为,侵犯人权的情形较多发生在侦查环节,刑讯逼供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但综观整个刑事司法过程,在所有的环节都存在着侵犯人权的可能,也存在着侵犯人权的事实。侵犯人权的现象具有普遍性。
  从程序角度看,侦查环节的性质决定了其侵权的易发性。侦查环节的主要任务就是从众多的怀疑对象中确定犯罪嫌疑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采用刑讯逼供的方法获得嫌疑人的口供,再根据口供寻找和补足证据已经成为一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尽管在理论上一再强调严禁刑讯逼供,但实践中仍然无法禁止。“佘祥林案件”的发生,让人们感到震惊和可怕:一个无辜的人,竟然能在刑讯逼供之下承认杀人罪行,并且差点送掉性命。由个案可以观之,侵犯人权的情形不仅仅存在于侦查环节,试想,如果审查起诉环节能够认真负责,严格审查,如果审判阶段能够重证据,不轻信口供,佘祥林的冤案还是不至于发生的。让一个无辜的人经过多重司法环节审查,而竟然认定有罪并判以重刑(甚至处以极刑),这是司法适用中对人权侵犯的最严重案例。因此,侵犯人权不仅是侦查环节应当注意的问题,同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英)霍布斯.利维坦(M).黎思复,黎廷弼,译.杨昌裕,校.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113.

{2}(英)洛克.政府论(M).叶启芳,瞿菊农,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4.6.

{3}(美)科斯塔斯·杜兹纳.人权的终结(M).郭春发,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2.113.

{4}(法)让·雅克·卢梭.社会契约论(M).何兆武,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6.菊花碎了一地

{5}http://www.humanrights.cn/china/rqfg/menu_zgyq.htm.

{6}(日)谷口安平.程序的正义与诉讼(M).王亚新,刘荣军,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15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