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地方立法研究》
经济法通则原论
【英文标题】 An Introduction to the General Principles of Economic Law in China
【作者】 程信和【作者单位】 中山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文关键词】 经济法;经济法通则;市场经济治理;国民经济发展;法经济发展权
【英文关键词】 Economic Law, General Principles of Economic Law, governance of the market economy, law to promote nat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right to economic development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1
【页码】 54
【摘要】 新兴经济法是国民经济发展法。值此总结改革开放40年成就和经验之际,经济法面临继往开来之格局。本文立足中国实际,紧跟时代要求,在回顾评估经济法异军突起、迅速发展的起点上,论证拟订反映经济法基本形象的经济法通则的必要性、可行性和操作性,并分析其存在的困难,提出期待的创新。以总则、分则、附则的体例,初步设计出由三编、17章共300条组成的建议稿。希望达到三个“确信”的社会效果,即确信经济法已成为一个法律整体,确信经济法真正有自己的专业特色,确信经济法可实现传统法律部门所无法完成的历史使命。
【英文摘要】 The emerging Economic Law is the law aiming at promoting national economic development. On the occasion of summarizing the achievements and experiences of the implementation of reform and opening policy for forty years, the Economic Law in China needs to go forward. Based on China’s status quo and to keep up with the present requirements of the society, this article demonstrates the necessity, feasibility and operability of formulating the General Principles for the Economic Law to reflect the basic framework of Economic Law. It analyzes the existing difficulties and puts forward the expected innovations. Following the general rules, sub-rules and supplementary rules, a draft proposal including three parts, seventeen chapters and a total of 300 articles was preliminarily designed. 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achieve the three “convinced” social effects, that is, to be sure that Economic Law has become a legal branch as a whole, that Economic Law really has its own professional characteristics 9 and that Economic Law can fulfill the historical mission that traditional legal departments cannot accomplish.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93    
  本文意在探寻国民经济领域整合立法(或称立法整合、立法统合)的法理支撑,展现新兴经济法的话语体系。显而易见,它与描述传统法律部门相比有着许多特别之处。
  一、郑重建议:适时制定经济法通则
  新兴经济法乘改革开放之风而兴起,它充满活力,寄托期待。经济法学界为经济法成熟化、定型化做出了许多的努力。早在1985年,杨紫烜、刘文华、徐杰、李昌麒等老一辈经济法学家就提出制定“经济法纲要”的建议,为经济法发展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也为承继者树立了光荣的旗帜。由于客观的和主观的各种原因,这一工作中断了多年。
  值此总结改革开放40年成就和经验之际,在老一辈经济法学家刘文华教授、李昌麒教授等的鼓励和支持下,由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主办、江西财经大学法学院承办的“制定经济法通则第一次学术研讨会”于2018年9月5日在南昌举行。张守文会长、杨德敏院长等主持会议。来自全国20多家高等院校和实务部门的30多位专家学者,对退休学人程信和起草的“经济法通则(学者建议稿)”进行了初步论证;而后发出“倡议书”,并向有关领导机构提出郑重建议:将制定经济法通则,列入“法治中国建设规划”之中。这是一次制定经济法通则的启动会。
  在制定经济法通则第一次学术研讨会闭幕式上,笔者交流了三点感受:第一,提高站位;第二,知道不足;第三,增强信心。此后,笔者从结构上、内容上、表述上对“经济法通则(学者建议稿)”草案进行修改加工,并以各种方式继续征求意见。
  2018年10月13日,由中国法学会经济法学研究会主办、辽宁大学法学院承办的“制定经济法通则第二次学术研讨会”在沈阳召开。张守文会长、杨松院长等主持会议。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们,对南昌研讨会之后修改过的“经济法通则(学者建议稿)”草案又做了进一步分析论证,更加展现了中国经济法学界的使命感、责任心、团结力和创造性。
  沈阳研讨会过后,笔者又对“经济法通则(学者建议稿)”从头到尾进行了梳理、加工,并在几所高校、几个研究会年会上就此做过演讲、宣传和对话。前后历经半年,至2018年12月初,形成了这份向全社会首次公开汇报和征求意见的草案初稿。
  笔者认为,现在提出制定作为经济领域整合立法的经济法通则,并且拟出了一份由三编、17章共300条组成的建议草案,既是偶然的,又是必然的。说它偶然,是指面对挑战,低调推出,拋砖引玉;说它必然,是指面临机遇,恰逢其时,千舟待发。
  二、经济法新气派:制度供给与定型化系统化
  (一)新要求——必要性
  制定经济法通则,是新时代面对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需要,是改变经济立法零散化现状、形成经济法的整体性并与相邻法律部门协同发展的需要,是适应经济实务部门工作、提高国民经济治理实效的需要,是适应参与国际经济竞争和合作、维护中国发展和安全利益的需要。
  自改革开放以来,党和国家对经济法治建设高度重视,先后制定了上百部单行经济法律、法规。经济法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基本组成部门之一。
  2013年3月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指出,“到2010年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党的十五大提出的立法工作目标……在党中央领导下,经过各方面长期共同努力,一个立足中国国情和实际、适应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集中体现党和人民意志,以宪法为统帅,以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行政法、经济法、社会法、刑法、诉讼与非诉讼程序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的法律为主干,由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三个层次的法律规范构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如期形成,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实现有法可依”。
  此前,2011年10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白皮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以宪法为统帅,以法律为主干,以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为重要组成部分,由宪法相关法、民法商法、行政法、经济法、社会法、刑法、诉讼与非诉讼程序法等多个法律部门组成的有机统一整体。”
  时至今日,屹立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的新兴经济法,已成为从社会整体经济利益出发,直接地、综合地调整国民经济运行过程中产生的经济关系的法律规范的总称,是现代市场经济法。
  然而,它仍存在着明显的不足。其一,经济法的立法欠缺整体性、系统化,较为分散、零碎,产生一些内部不衔接、不协调的问题,影响了合力。其二,还有少量领域或者环节,存在若干法律上的空白。其三,当前治国理政框架有时仍停留于政策层面,需要逐步向稳定的法律秩序过渡。
  中国经济法的发展轨迹,就是今天研讨经济整合立法的起点。一个常见的问题是:经济法实践性强,范围广泛、内容丰富,但怎么看出它是一个独立的、基本的法律部门呢?或者说,以什么样的基本范畴(概念)和基本原理,支撑起经济法的完整大厦?澄清经济法的模糊概念,使之确切化,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需要进一步加以研究。
  改革开放的实践表明,复杂化、信息流、多变性的经济领域需要有一部综合性、全局性、基础性法律,即领头的法。法律调整经济关系,并非完全是直观的、一对一的,而是要求内容多样、规范全面、整体解决,仅仅是各种单行法还胜任不了。因此,只有统领的法,才能树立经济法的整体形象,才能综合解决问题。这是应对国民经济整体运行的必要举措。
  另外,流传已久的传统法学的某些局限性,比如,将公法、私法的划分加以固化,认为“非此即彼”,没有注意到社会化变革对法的深刻影响,即公法的部分私法化、私法的部分公法化。因此,借助制定经济法通则,塑造经济法的理论框架,不仅有助于新兴经济法学走向成熟,而且有助于整个法学的与时倶进。这可称为推动法学理论变革的必然要求。
  中国经济法学的主要开创者芮沐教授主张:研究经济法和别的法律部门不一样,应同时考虑经济问题和法律问题,并且要纵横兼顾,宏观和微观并重,公法与私法同时处理;在处理国际经济法问题时,则应该是国际法和国内法并重,但立足的主要方面是在国内法。[1]他还强调说:“经济法的这种整体观念,较其他法更为显著。”[2]芮先生的这种“整体经济法论”是非常切合实际的。理解经济法的“整体性”,要从经济法的实体形态、经济法的理论品格、经济法的应用功能等方面着力。
  突破传统法学单一的私法思维或者单一的公法思维的局限性,克服经济立法分散零碎化现状,整合为数众多的经济法律规范,提取经济法则公因式,体现私法公法化、公法私法化倾向的开放包容精神,形成公法因素与私法因素相结合、以公法因素为主的经济法整体架构,为国民经济运行、治理的系统提供制度供给和支撑,这些都需要“经济法定型化、系统化”。无须忌讳传统法学思维的束缚与认知的偏见,而使经济法学处于尴尬的境地,定型化系统化是一个法律部门发展成熟的重要标志。
  法律产生和发展的规律,往往是从个别到一般,从分散到整合,从单行法到通则、法典。民法、商法、行政法这些传统的领域是这样,经济法、社会法、环境法这些新兴的领域也是这样。“经济法通则”的提出,顺乎时代潮流,合乎现实需要。
  关于经济法通则的定位,可以这样表述: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它是支撑之柱;在整个法律体系中,它是基本之法;在经济法体系中,它是领头之纲。以上定位,既是实然的,也是应然的。有学者认为,如果现在还不把这项经济法的整合立法建议提出来,那就太落后了。这种远见卓识,将为历史所验证。
  (二)新路径——可行性
  任何一个法律部门的定型化、系统化要想获得成功,必须满足几个必备条件:有充分的立法基础,有合适的立法时机,有顶层的立法意愿,有优秀的立法设计,还要有可行的立法载体。以上五条,缺一不可。
  本文先讨论最后一条。
  法的系统化通常可采取两类方式:一是汇编式,一是编纂式。汇编,将同一大类单行法汇合成集,便于查找、使用,但并没有形成新的法。编纂,将同一大类单行法,抽取法则公因式,组合为纲要、通则、法典之类。此时,产生了新的法。
  本文将上述编纂载体略加比较,再进行选择。“通则”,即通用的规则,可做行为规范,具有普遍效力;而且,篇幅适中,较易整合。“纲要”可能强制性较弱,但法是亮剑,不能太软。“法典”可能条文量太大,恐怕要有几千条,不容易把握周全。由此观之,通则比纲要更有法律味,通则比法典更有可行性。
  哲学的道理主张,把复杂问题简明化,而不是使现实矛盾复杂化。两利之中取其大,两弊之中取其小,故以通则做首选,已成为经济法学界的主流认知。
  但有一点尚须注意。现时,制定经济法通则与1986年制定民法通则时的背景条件有所不同。那时没有什么单行民事法,民法通则尽可新创。现已有大量单行经济法,不过仍存在空白,尤其是缺乏一般性、通用性规定,所以,制定经济法通则必须以新创为主、兼以编纂。因无先例可循,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本文初步设想,经济法通则可由总则、分则、附则组成。总则加附则部分,将来或可发展为“经济法典”的总则编。分则部分,则可发展为“经济法典”各分则编,在此不详细论述。
  现在推出的300条建议草案,是用宏大的叙事方式,讲述中国经济法的故事,努力为经济法的整体形象寻求比较准确的法律表达。至于条文数,是300条,还是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要紧。重要的是,经济法所必须涵盖的基本内容在通则中是否都考虑到了,通则能否统领各项经济法律制度,通则可否付诸实施、收到实效。完整、通用、可操作,才是衡量达到预期的尺度。
  (三)新境界——引领性
  习近平同志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讲话中强调要“更好发挥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保障作用”。[3]这一论述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现代市场经济,既主张自由,又讲究规则。文明社会的生态的根本规则就是有相应的法律制度保障。因此在“依法治理经济”的“法”中,新兴的经济法最具优势。
  判定某个立法项目,主要看它是否把握了社会最基本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提出了最实际的、管用可行的解决方案。本文认为,在经济领域,经济法通则就应当成为这样一部“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基本法律。这就决定了经济法通则的历史方位和总体格局。
  经济法,站在社会整体经济利益的立场,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新发展理念为指导,吸收公法、私法的精髓,兼顾国家、企业、个人的利益关系,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故可向经济领域长驱直入。经济法的这个灵魂,将集中表现于经济法通则。
  论证、草拟并最终正式出台经济法通则,将使整体经济法在国民经济运行、治理过程中显示出“社会本位、以纵带横、政企互动、稳定发展”的新气势。
  “社会本位”,针对“个体本位”。它指“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社会的主体是人民。人民是集合的概念,而非仅指某个个人、某个组织。社会本位,可称为经济法血液中的基因。要坚持经济法从社会整体经济利益出发处理经济运行关系的理念。
  “以纵带横”,针对“纵横割裂”。它指“国民经济运行关系的综合调整”。不同于民法只管横向、行政法只管纵向的关系。其实,经济法中不必强调纵向、横向,而应突出宏观、微观、整体、协调,实现国民经济平稳运行。要坚持把基础性关系作为经济法调整范围。
  “政企互动”,针对“政企不分”。它指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政府的“积极性作用”。“两只手并用”,不要偏执,方能破解这道中国性亦即世界性的经济难题。其实,经济法不必突出政企两类主体的“不平等关系”,而应强调建设“服务型政府”,以区别于管控型传统思维。要坚持形成政府与企业的互动关系。
  “稳定发展”,针对“大起大落”。它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推动国民经济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发展”。“稳定发展”,包括数量、速度、质量、效益,越是发展越要关注提高经济质量,以满足社会需要。要坚持以稳定发展作为经济法发挥实际作用的标准、标志。
  “总把新桃换旧符”,经济法通则就是经济法的“新桃”。一个时代要有一个时代的新气象。达到以上几点,就能开拓新时代经济法的新境界,并推动整个法治中国建设。
  三、立法建议稿:总体框架、基本内容和专业特色
  (一)以“国民经济发展法”为基调,构建总体框架
  现在推出的这部“经济法通则(学者建议稿)”分为总则(6章,100条)、分则(10章,即10方面制度,197条)、附则(1章,3条),共300条。
  必须确定一个中心,或称核心。笔者认为,经济法调整国民经济运行关系即国民经济运行中产生的基础性和管理性经济关系,成为市场经济治理准则,是现代经济发展法。“运行”指过程,“治理”指行为,“发展”指目标,亦即结果。
  可有三种提法:“国民经济运行法”“国民经济治理法”“国民经济发展法”。这三个判断都能成立,但笔者更倾向于最后一个说法。“国民经济发展法”,这就是新兴经济法的基调定位,亦即经济法通则的中心,或说核心。
  围绕“经济法任务即定位”,建议稿“总则”部分,列出原则、主体、权利、行为、责任五个要点;“分则”部分,设为市场基础、规划导向、宏观协调、基本动力、监督机制五大板块。
  做出这样的设计,其立论依据和逻辑关系是什么呢?
  关于“总则”部分,普遍适用、较为抽象,但又并非仅仅宣示。
  “原则”。新思想提出,“市场经济应该是法治经济”。故而,原则的第1项即设计为法治经济原则,要求按经济法治规则进行管理和活动。社会本位、经济安全,此为市场经济共性。科学发展、公平分配,集中对应新发展理念,此为中国特色。发展、公平和安全三位一体,可称价值,亦为原则。只是手段的东西,不一定能提升为原则。
  “主体”。其中,企业、政府为基本主体,政企分开。行业组织、中介机构虽也是参与者,但非基本主体。必须特别注意,企业为微观经济活动主体,在法律上可称为权利主体、义务主体的统一体,不要将它降格为只是调控受体、监管受体。
  “权利”。设计为两个层次,具体分为四种。前一种为各类主体通用,后三种分别适用于三类主体。
  “行为”。主体的私权利与义务、公权力与责任,都要通过经济法律行为表现出来。市场主体两类行为,交易和竞争;管理主体三类行为,调控、监管和服务。在经济法中,有允许、鼓励的行为,此即法律支持;有限制、禁止的行为,此即法律约束。经济法律行为的界定,要求原创。
  “责任”。对责任一词,可做狭义理解,即事后追究的责任,此为各部单行经济法律中规定的“法律责任”那一章的内容。如做广义理解,还应包括本来意义上的责任,即主体应尽的义务、职责。如同《产品质量法》第三章“生产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责任和义务”。经济法中的责任,超出了传统法律部门的界定,即:它适用传统法律责任,又具有新型经济责任制。
  设计经济法通则,最难之处在“总则”。“总则”中又以“第一章,基本规定”最为突出。而第一章中,最需要准确把握的是经济法的基本定位。
  关于“分则”部分,特定适用、较为具体,但又并非完全取代各种单行法。
  第一板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市场基础”,即“市场运行法”。这主要着眼于微观活力,或称微观导向。
  第二板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规划导向”,即“发展规划法”。这主要着眼于宏观决策,或称宏观导向。
  第三板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宏观协调”,包括“财政税收法”“货币金融法”“产业发展法”和“区域协调发展法”,分别对应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和区域政策。这是中国国民经济运行中与“规划”相配套的几项主要宏观政策。
  第四板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基本动力”,包括“消费法”“投资法”“对外经济法”,分别对应消费政策、投资政策、出口及进口政策。俗称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
  第五板块为“国民经济发展的监督机制”,即“审计和其他经济监督制度”。经济监督既具约束性,又有建设性。
  以上10章,围绕国民经济运行、治理以达到发展,形成相互联系、共同发力的10方面的经济法律制度。
  党的十九大报告总结改革开放的基本经验,提出“着力构建市场机制有效、微观主体有活力、宏观调控有度的经济体制”。上述10个方面的经济法律制度设计,体现了“三个有”的市场经济体制。本文认为,10项制度可作为经济法大厦的10条支柱。
  由此亦可看出,只是沿用“宏观调控”“市场规制”两个大的概念还不足以充分实现新型经济体制的要求,表现“经济法整体”的面貌。关键在于,经济法中不能忽略了基本微观主体一企业的地位和作用。宏观调控、市场监管的主体都是政府,其行为属于管理活动。而城市改革一开始就以增强企业活力为主旨。党的十九大强调“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如果说经济法只包括宏观调控法和市场监管法两大块,那么,企业的地位在哪里,企业的活力从何来?“调控”“监管”不能代替微观主体的内生动力。
  并且,有些法律和行为,如价格管理、就业安排、收入分配、实业发展、金融运行、出口进口、循环经济和经济安全等,不一定都能绝对地分为或者只是属于宏观调控,或者只是属于市场监管。
  故此,设计经济法通则总体结构时,如果只停留于“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管”两大类划分,将遇到很大的困难。本文尊重前述“两分法”体系划分在理论上的成立,但认为还要弥补它在实行中的不足。
  或许变换一种视角,按国民经济运行和治理分成几个板块,会比较顺理成章。上述五个板块,即是遵循经济运行的规律提出来的。经济法制度的创新,应当首先从经济中找答案。在这里,经济学可以为法学提供借鉴。不懂得经济学,不熟悉国民经济运行实际,只从法律到法律、从概念到概念,难以把握经济法。必须承认,我们的知识不够,尤其是对现代经济、现代科技,亟待补课。
  (二)以“国民经济发展通用性规则和系统化制度”为主线,安排基本内容
  在总则中,列出“通用性规则”。
  第一基本规定。它包括:立法宗旨、依据和任务,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基本原则和法律适用规则。
  第二,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它包括: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分配制度和市场经济体制。
  第三,经济法律关系主体。它包括:市场经济活动主体、经济管理服务主体和介于市场主体和政府主体之间的社会力量主体。
  第四,经济法中主体权利。它包括:所有主体通用的基本权利,适用于市场经济活动主体的权利,适用于经济管理服务主体的权利和适用于社会力量主体的权利。
  第五,经济法律行为。它包括:经济法律行为界定和对不同主体行为的约束性要求。
  第六,经济法中的责任。它包括:一般法律责任适用、实施绩效管理、维护经济安全的新型责任制和补救措施。
  通过上述“通用性规则”,塑造经济法的整体性,并统领以下分则以及各种单行经济法律法规。
  在分则中,列出“系统化制度”。
  第一,市场运行法律制度。它包括:市场基础、市场准入以及市场交易和市场竞争。
  第二,国民经济发展规划法律制度。它包括:规划导向、国民经济计划的制定和执行以及城乡规划和统计。
  第三,财政税收法律制度。它包括:财政政策调控、国家预算的制定和执行、税收、会计和国有资产资源管理。
  第四,货币金融法律制度。它包括:货币政策调控、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金融监管。
  第五,产业发展法律制度。它包括:产业政策调控、经济各行业建设和企业发展。
  第六,区域协调发展法律制度。它包括:区域政策调控、特定区域建设和乡村振兴。
  第七,消费法律制度。它包括:消费格局和消费者权益保护。
  第八,投资法律制度。它包括:投资格局和政府、民营投资。
  第九,对外开放法律制度。它包括:开放格局、外贸、外资和参与全球经济治理。
  第十,经济监督法律制度。它包括:经济监督合力和审计监督的特别重要功能。
  上述“系统化制度”围绕国民经济运行、治理以达到发展的目的,并能构建国民经济运行的整体法律秩序,指导和填补各种单行经济法律法规。
  还须补充说明,目前的经济法通则三编17章共300条的结构和内容,与2017年3月通过的民法总则、2018年8月开始审议的民法分则六编的结构和内容,既不重复,更不矛盾。如同李昌麒教授所说,经济法与民法并行不悖、有机配合地发挥作用。
  此外,经济法通则的结构和内容,与现有行政法既不重复、更不矛盾,也与最近开始讨论的行政法总则的学者的设想没有冲突。
  至于经济法与民法、行政法的某些不可避免的交织与联结,那是常识、常态中的情况,不可能绝对分开。法律部门、法学学科的划分,既具确定性、又有相对性。只有刑法界线绝对,凡属犯罪、刑罚的问题都归它管,它也只管犯罪、刑罚的事务。
  (三)立法特色——中国元素与时代精神的结晶
  制定经济法通则,在中国乃至世界法制史上,都将显示法理的创新,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
  中国首创的这项立法,不仅适用于、服务于本土,并且很有可能影响到世界,特别是其他发展中国家。它是中国道路、中国方案的一个范例。因此,它必须达到几个基本标准。
  第一,视野应开阔。它要求“通则”着力综合,着眼全局,针对问题,引领发展。
  第二,基础要扎实。它要求“通则”立足国情,紧跟时代,上承国策,下接地气。
  第三,法经成一体。它要求“通则”兼顾宏微,跨越公私,法经融合,亦法亦经。
  第四,技术须精巧。它要求“通则”体系完整,表述明确,适度超前,可付执行。
  立足现实、着眼未来,中国元素与时代精神有机结合,这样制定的经济法通则,才经得起历史的检验,收到实际的效果,在法理上独树一帜,在世界上引起反响。
  (四)唯物辩证法的应用——立法需要注意处理的几个关系
  1.宪法对经济法通则的指导和经济法通则对宪法的贯彻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中关于国家经济制度、经济体制、根本任务、国民经济大政方针、国民经济管理架构、市场主体的权利义务等规定,可称之为“经济宪法”。
  上述经济宪法对经济法具有直接的指导意义。经济法的制度安排就是要在宪法统率下,将经济宪法具体化。比如,建立市场交易竞争法律制度,贯彻落实宪法关于“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定;建立发展规划、财政税收、货币金融、产业发展、区域协调发展等法律制度,贯彻落实宪法关于“国家加强经济立法,完善宏观调控”的规定;建立消费、投资等法律制度,贯彻落实宪法关于“国家合理安排积累和消费”的规定;建立外贸、外资等对外开放制度,贯彻落实宪法关于“坚持和平发展道路,坚持互利共赢开放战略”的规定;建立审计等经济监督制度,贯彻落实宪法关于“国家经济监督管理”的规定;等等。
  有人认为,反垄断法可称为经济宪法。这是不准确的。反垄断固然重要,但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本质就是垄断,“反”的意思是限制、禁止某些行为,以调和、缓解大中小资本之间的矛盾。在社会主义经济条件下,反垄断更不可能上升到经济宪法的地位。中国是发展中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269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