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政法学刊》
论经验法则在司法裁判中的运行
【副标题】 基于认知科学的实证研究
【英文标题】 On the Mechanism, Deviation and Control of the Law of Experience in Judicial Adjudication
【作者】 蔡艺生【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
【分类】 司法制度
【中文关键词】 法官;经验法则;经验推定;认知偏差;法律控制
【英文关键词】 Judge; rule of thumb; presumption of experience; cognitive bias; legal control
【文章编码】 1009-3745(2017)03-0072-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7年【期号】 3
【页码】 72
【摘要】

经验法则,是指依据经验归纳出的,关于事物属性及事物间常态联系的知识。在纷繁复杂的案件审判中,大量的证据材料、线索或主张会不断的出现,法官难以对所有的信息进行全面理性的分析与裁断。此时,就需要借助认知图式来对某些信息做出直觉式的快速判断,并引导进一步的调查,包括启发推理与类比推理。法官在司法裁判中基于经验法则的运用所可能产生的认知偏差,不仅体现在基于主客观原因所导致的认知图式的错误“套用”,也体现在基于法官职业所形成的认知图式的偏滑。在认知科学方面,法官应该接受一些基本的思维训练。在法律控制方面,则应该完善法官选任制度、保障法官充分接受原始证据,探索分段式审理。

【英文摘要】

The rule of thumb refers to the knowledge about the attributes of things and the normal relationship between things based on experience. In those complex case trials, lots of different evidence, clues or claims will continue to appear, thus it is difficult for the judge to conduct a comprehensive rational analysis. This is when the cognitive schemas can be used to make intuitive quick judgments about the discovery and decision of some certain information, and then lead to further investigation, including enlightening reasoning and analogical reasoning. The possible cognitive bias could be caused not only by the "misapplication" of the cognitive schema due to subjective and objective reasons, but also by the dislocation of the cognitive schema due to the job occupation of the judge. In terms of cognitive science, the Judge should receive some basic thinking training. While in the area of legal control, the system of Judges' selection should be improved, the original evidence fully accepted by the Judge should be ensured and the mode of staged trail should be explor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88    
  一、问题的提出
  经验法则,是指依据经验归纳出的,关于事物属性及事物间常态联系的知识。是人们在长期生活实践中形成的不成文法则。{1}93运用经验法则进行证据分析或事实分析,都是一种事实上的推定,而不是法律推定。是法官从前提事实出发,依据经验法则进行自由心证的结果。因此,经验法则在实质上具有免除或降低某方举证责任或“修补”证据与事实的实效。问题在于,如此重要的经验法则及其经验推定,有可能仅取决于法官的个体经验或认知模式,并隐藏于法官的内在思维或认知中。以致于现实主义法学派认为在事实不明的疑难案件中,判决所依据的案件事实不过是法官或陪审团认为发生的事实,实际只是一种猜测。{2}15-17运用经验法则,从前提事实到推定事实的跨越其实是一个概率估计的任务,法官的直觉可能产生认知偏差。而且,法官对经验法则的运用很难消除事后视角设定的框架,从而影响裁判的公正性。{3}经验法则具有“类似法条的功能”,{4}169但是,其内容、适用条件、运行机理都难以具体化、文字化,包括其所涉及的知识结构、认知过程、认知模型、认知风格、经验学习、统计学和决策理论等知识,使得我国法学传统的研究方法和视角显得捉襟见肘。
  我国传统法学研究遵循的是“知识——文化法学”发展进路,法学研究被当作一个不依赖于社会现实而存在的自闭、自洽以及价值自证的文化活动。严重缺乏认知科学等自然科学的参与,并导致诸多困境。法学与心理学结合的过程将会是一个长期且沉闷的过程;尽管这需要很大的耐心,但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必将使法学收获丰硕的成果。{5}自20世纪兴起以来,认知科学以其高度跨学科性和高新技术性,迅速在多个学科领域显示出其理论启示与应用价值。西方普遍认为,认知科学等自然科学将“彻底变革法律”。尽管其说法尚有争论,但其对于法律研究的冲击却是不争之事。至少,心理学足以教授法律来回答必要的问题,并解决有关证据规则及其应用的不确定性问题的怀疑。{6}175-184本文中,笔者试从认知科学视角入手,在系统梳理相关文献的基础上通过实证研究,对法官裁判当中的经验法则进行跨学科研究,力求回答法官如何“思维和决策”等具有挑战性的深层次问题;并以裁判过程和裁判行为为情境,致力于识别法官在裁判过程中的思维过程和认知模式,探求归纳可被教授的裁判认知和决策过程;并构思相应的规范与机制理性进路,为当下司法改革提供经验支撑与理论参考。同时,力求探索认知科学与法学的交叉领域的中国议题,启发我国法学理论的创新研究。
  二、经验法则的运行机理
  在某些事实裁判中,法官所援引的“常理”或“日常生活经验”,其实质是法官对“常理”或“日常生活经验”的个人理解。法官依此展开的推定与其说是客观裁判,毋宁讲是一种直觉裁判。一种基于对生活经验的认识及其思维习惯,而做出的直觉裁判。{3}生活经验与司法经验通过转化形成裁判知识,而这些知识的多样化组合,最终形成了法官的“认知图式”,其多以特征或原型的方式存在。“认知图式”是瑞士心理学家皮亚杰提出的认知发展理论的一个核心概念。他认为,发展是个体在与环境不断地相互作用中的一种建构过程,其内部的心理结构是不断变化的,而所谓图式正是人们为了应付某一特定情境而产生的认知结构。法官基于自身的经验累积,也自然会在心中逐渐形成认知图式。法官经验的丰富性是法官审判能力的重要表征,从认知角度而言,也是法官认知图式完备性的外在特征。法官经验的维度构成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法官经验的深度,如,在同一地域、同一类型案件重复审判经验。二是,法官经验的宽度,如,不同地域、不同类型案件的审判经验。在纷繁复杂的案件审判中,大量的证据材料、线索或主张会不断的出现,法官难以对所有的信息进行全面理性的分析,并进行裁断。此时,就需要借助认知图式来对某些信息的发现与裁判做出直觉式的快速判断。由经验所形成的审判知识不仅可以完善认知图式,使之以指导程序的方式存在,并引导进一步的调查。
  (一)基于法官经验深度的启发推理
  “启发推理”指的是通过对自身经验与当下案件特征表面相似性的比较,选择认知图式来指导司法裁判。启发推理主要存在于两种情况:一是法官经验宽泛且不足时;二是法官熟悉某特定专业、特定行业或特定地域的普遍决策模式时。
  从法官经验深度而言,法官拥有丰富的经验,也就意味着对证据材料和诉讼主张的识别、评估和认定等过程的认知图式的熟悉。这使得法官在与先前经验具有一定相似性的新的案件审判中,会依托这种熟悉性,进行迅速的判断。如,被告人提出非法证据排除的主张,并提供初步的线索。此时,法官根据先前的经验所形成的认知图式,尤其是对于非法讯问常见方法的“原型认识”,进而将当下线索材料所表明的特征与法官自身所熟悉的“原型”进行比对,最终迅速推定是否存在非法刑讯逼供的嫌疑,决定是否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同时,经验深度也能够促使法官熟知该领域内所有可能存在的问题及其解决方式的认知图式,引导法官在依据自身所熟知的“认知程序”来开展针对性的调查与裁判活动。
  启发推理中,法官通常会优先参照那些易于被回忆的经验,这些经验一般来自于重复性工作,具有显著、生动和新鲜的特征。若法官围绕某专业领域进行长时间的司法活动,则必然形成某些熟知的“深度”经验,这种经验就是易于回忆的经验。在司法裁判中,法官会优先选择具有表面特征相似性的经验,当相似性不明显时,法官会基于宽泛的相似性从先前经验中选取较具代表性的经验,来进行经验推理。因此,当法官在多个专业领域进行司法活动,则基于法官丰富经验宽度,在选择与当下案件具有相似度的先前经验时,这种经验宽度将有助于法官拥有更高的概率进行合理的选择,有利于启发推理的适用。
  (二)基于法官经验深度与宽度的类比推理
  “类比推理”指的是通过对认知图式与当下案件特征的内部结构相似性的比较,选择合理的认知图式推进司法裁判。法官经验的“宽度”与“深度”的融合是类比推理应用的基础。当法官拥有不同专业、不同地域的深层次经验时,类比推理将成为主导的推理模式。法官会根据当下案件特征,从记忆中理性的找寻多样化的经验,并提取与归纳经验的核心特征要素,形成抽象化认知图式来指导司法裁判。抽象化认知图式是法官同时对先前经验与当下案件有着深层次了解的基础上形成的。
  在不同部门、地域、专业领域生活或任职的法官,其经验维度广泛、认知图式多样性特质明显,能够为其提供更为柔性和灵活的思维空间。特别是在司法裁判实践中,没有绝对标准的认知图式,任何新鲜案件都可能因其具体的背景、当事人、证据材料和行为等情况而有所异同。在这些差异性的案件中,法官理应能够进行理性的区分与应对。意即,法官基于所拥有的“宽度”丰富的经验,不仅可以从不同视角的对相关证据材料和诉讼主张进行认知与把握;而且比较擅长提炼不同经验属性的关键要素,形成一般性的认知图式,进行合理的司法裁判。如,某些案件的处理,不能仅仅关注法律效果,还要实现政治效果、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的统一。此时,法官具有的不同经验属性有助于不同认知图式的协调与统一。
  类比推理强调将多种先前经验与当下案件的核心问题进行深入的比对,因而能够形成具有抽象意义的一般性的认知图式。这种认知图式适用范围广,不仅能反映先前经验与当下案件的表面相似性,也能够反映二者内在结构的异同,从而有利于法官较为准确司法裁判。

卡在了奇怪的地方


  三、经验法则中认知偏差
  经验法则的重要性自不待言,但是,仍然不可忽视与之相随的认知偏差风险。法官在司法裁判中基于经验法则的运用所可能产生的认知偏差,不仅体现在基于主客观原因所导致的认知图式的错误“套用”,也体现在基于法官职业所形成的认知图式的偏滑。具体如下:
  (一)经验法则的类型偏差
  如上所述,经验法则的运行机理在于将当下案件与法官记忆中的认知图式进行“对比”,然后选择“合理”的认知图式来指导后续的司法裁判。一般情况下,通过对比归类,可以迅速的进行决策,节约司法资源。但是,也存在忽视类型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差异与张力,进而引发认知偏差。换言之,可能导致概率的误用,对概率理论的重大误解。{7}即,把推定事实下前提事实发生的概率误认为是前提事实下推定事实发生的概率,而忽视了基础概率。出现此种类型偏差的原因主要表现为两方面:
  1.疏忽大意的偏差。
  疏忽大意的偏差指的是法官应当预见到认知可能存在偏差,却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基于自然规律或当事人趋利避害的主观因素,各种证据材料所披露的信息往往是残缺不全、相互冲突的。法官在庭审过程中面临信息稀缺或冲突的困境,需要进行大量的分析与判断,而这些分析与判断都需要经验法则的引导与补充。但是,随着法官经验的日益丰富,可能会强化、固化某些认知图式或类型,并日益忽视这些认知图式与当下案件的内在结构的“匹配”,而在外在特征“匹配”或片面特征“匹配”的情况下,就简单的进行认知图式或类型的归类,拒绝其它外部新信息的接收与分析,从而导致裁判的偏差。
  2.过于自信的偏差。
  过于自信的偏差指的是法官已经预见到认知可能存在偏差,但是却轻信偏差能够或已经被矫正。针对纷繁复杂的案件或纠纷,法官理应通过经验的不断累积形成大量的认知图式,进行外在特征与内在结构的比对,进行理性的决策。但是,对信息的大量收集与分析,在各种认知图式之间进行深入的比对,需要法官消耗大量的时间与精力。特别是法官经验愈加丰富形成的认知图式愈多,则所需要的“比对”与精力也自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郑永流.法律方法阶梯[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2}杰罗姆·佛兰克.初审法院——美国司法中的神话与现实[M].赵承寿,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7.

{3}陈林林,何雪峰.司法过程中的经验推定与认知偏差[J].浙江社会科学,2015,(08):26-28.

{4}拉伦茨.法学方法论[M].陈爱娥,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3.

{5}李安.司法过程的直觉及其偏差控制[J].中国社会科学,2013,(5):142-146.

{6} Robert Maynard Hutchins. Ethics[M].1934.好饿但是不想动

{7} David Kaye. Probability Theory Meets Res Ipsa Loquitur[M].77 Mich.L.Rev.1456,1458-64(1979).

{8}苏力.法律人的思维[J].北大法律评论,2013,(02):429-469.

{9}朱苏力,等.关于司法改革的对话[A].刘军宁.市场社会与公共秩序[C].北京:三联书店,1996.

{10}肖扬.当代司法体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

{11}John. Henry Merryman. Civil law Tradition[M].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69.

{12}龙宗智.论建立以一审庭审为中心的事实认定机制[J].中国法学,2010,(2):143-157.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38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