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州学刊》
隐名投资现象的法律规制
【英文标题】 The Legislative Regulation of Dormant Investment
【作者】 陈希【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后研究人员}
【分类】 公司法
【中文关键词】 隐名股东;显名股东;委托合同;公共利益
【英文关键词】 dormant partners; significant shareholders; commission contracts; public interest
【文章编码】 1003-0751(2018)10-0068-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0
【页码】 68
【摘要】 隐名投资是不为我国立法所提倡的一种现象,大致可分为规避法律型和形式不完备型。我国《公司法》并未规定隐名股东制度,相关司法解释中以合同规则调整隐名投资所涉法律关系的规定难以适应现实需求。 借鉴其他国家规制隐名投资的法律制度,结合隐名投资现象的成因及有关法理,我国《公司法》应当有限度地承认隐名投资者的股东身份。对于有限责任公司,为维护股东之间的信任关系,不能认可隐名投资者的股东身份;对于股份有限公司,如果隐名投资者举证自己是实际出资人,则在不违犯法律规定且显名股东认可时,可以确认其股东身份。
【英文摘要】 The dormant investment can be roughly divided into two categories: evasion of law and incomplete form, which is not advocated by China′s legislation. The Company Law of China does not stipulate the dormant shareholder system. The relevant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adjusts the relationship of dormant investment with the contract rules, which cannot meet the requirement of reality. In view of the regulation of dormant investment of other countries, the relevant jurisprudence and the cause of dormant investment, the identity of shareholders of dormant partners shall be recognized by the Company Law of China to a limited extent. For a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 in order to maintain the trust relationship between shareholders, the identity of shareholders of dormant partners shall not be recognized. For a company limited by shares, if dormant investors prove their actual capital contribution, the shareholder identity can be confirmed when the legal provisions are not violated and the nominal shareholder is recognized.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2985    
  
  我国1993年《公司法》经过1999年、2004年、2013年三次修正,均未明确使用隐名股东的概念,也未规定隐名股东制度。201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关于《公司法》的司法解释(三),其中明确了公司实际出资人(简称隐名股东)与名义出资人(简称显名股东)、第三人之间的法律关系,这是立法上的一大突破。但是,该司法解释以合同规则处理隐名投资问题,不能很好地调整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公司及其他利害关系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本文从实证分析、比较分析的角度,提出完善我国《公司法》以规制隐名投资现象的建议。
  一、隐名投资现象及其成因
  隐名投资是指出资人向公司实际投资,但其姓名或名称并没有出现于公司的工商登记簿、股东名册、章程等文件中。隐名投资现象常见于有限责任公司,也可以出现于股份有限公司,是实际出资人委托他人在公司中代为持股的结果。现实生活中的隐名投资现象大体可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规避法律型,即出资者为了规避法律对出资人资格、出资领域等的限制而冒用他人的名义投资。比如,我国法律限制外商投资企业进入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一些外商便以做隐名股东的方式投资这些领域。再如,我国《公务员法》禁止公务员经营公司,一些公务人员便以隐名股东的身份投资经营公司。这两种行为违犯了法律的禁止性规定,其效力应予否定。另一种是形式不完备型,即出资者符合法律规定的投资条件,但因主观上不熟悉法律规定、客观上未及时履行更名程序等原因而导致成为隐名股东。比如,有的投资者自感缺乏经营能力而选择以隐名股东的身份投资,有的股东受让出资后未能及时申请股权变更登记、修改股东名册而导致自己成为隐名股东。再如,夫妻以共同财产投资时仅登记其中一人为股东,导致另一人成为隐名股东。这些情形下实际出资人的合法权益应该受到保护。
  隐名投资现象在现实生活中大量存在,有时隐名股东通过向显名股东授意而参与公司经营、行使股东权利,有时隐名股东直接参与公司经营甚至实际控制公司,而公司其他股东对隐名股东的存在并非完全不知情。隐名股东和显名股东往往通过协议约定彼此的权利和义务,在协议履行过程中矛盾和纠纷频发。当公司赢利时,显名股东往往强调自己是真正的股东;当公司亏损时,隐名股东往往否认自己是实际投资人。有学者指出,如果承认隐名出资人为股东,就将极大地增加公司的负担,使公司卷入私人纠纷之中。但是,如果一概不承认隐名出资人为股东,就可能导致公司资本来源减少,引发公司存在的合法性、发展的稳定性等方面的问题。如何处理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隐名股东与公司、第三人之间的关系?以何种方式保护形式不完备型隐名股东的合法权益?这些是公司法完善过程中需要面对的问题。
  二、我国关于隐名投资现象的法律规制现状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29条提出了处理隐名投资相关法律问题的指导意见。其中,第25条第1款、第2款规定,若无《合同法》52条规定的情形,有限责任公司的投资者可以是隐名股东;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这相对于以往立法对显名股东和隐名股东之间的合同关系未能明确承认,显然是一个进步。然而,依据该规定及合同的相对性原则,隐名出资人仅享有合同权益,其在公司中的身份不能得到第三人的承认。该司法解释第25条第3款规定,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根据该规定,隐名股东必须通过授意显名股东而不能直接行使股东权利,第三人以工商登记为准确认公司股东资格。该司法解释第26条、第27条体现了保护善意第三人利益的司法理念,根据这两个条文,人民法院对于显名股东转让股权行为的效力,可以参照适用我国《物权法》106条规定的善意取得制度,允许公司债权人要求显名股东履行出资义务。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公司法》司法解释(三)对隐名投资的规制采取了区别对待的方法。在处理隐名股东和名义股东之间的关系时,严格按照双方的协议,严格遵守契约自由原则;在处理隐名股东和其他股东之间的关系时,尊重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在处理隐名股东和第三人之间的关系时,遵循公示、公信、外观主义原则,以维护交易安全、提高交易效率和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但是,这种调整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隐名股东借显名股东的名义向公司投资,其显然不是为了仅仅取得一个合同债权,很多时候其不仅要取得股利分配,还要通过行使股东权利而控制公司。那么,显名股东违约时,隐名股东能不能追究显名股东的违约责任,能不能向公司及其他股东披露自己实际出资的情况?有限责任公司为维护股东之间的人合性,需要限制不为其他股东所知晓的投资人成为股东,但对具有资合性的股份有限公司而言,谁出资谁就成为股东,这并不会影响其他股东的权益。我国《公司法》对公司股东身份的认定并没有完全采取经过工商登记的标准,依据该法32条,工商登记的效力只是对抗第三人。据此,有学者认为,出资是确认股东资格的实质性标准,《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条文之间存在逻辑问题,主要表现为对股东资格的认定混乱。该司法解释承认显名股东具有股东身份,但在显名股东转让股权时又将其认定为无权处分者而参考适用善意取得制度,这是自相矛盾的。
  三、国内学界关于规制隐名投资现象的探讨
  我国现行立法和司法实践对隐名投资现象规制不足,与相关理论研究尚不成熟有关。我国学者主要从以下四个方面探讨隐名投资现象的法律规制,在这四个方面都未形成有充分说服力的观点。
  在隐名股东的资格认定问题上,我国学界主要存在“形式说”“实质说”“折中说”三种观点。“形式说”认为,应以其名字或名称是否记载于出资证明书、股东名册、公司章程或者工商登记证,作为确认股东资格的标准。基于该观点,隐名股东不能取得股东资格。“实质说”坚持意思自治理念,主张认定股东资格时应探究当事人实施民事行为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不应局限于考察股东资格的形式特征。按照该观点,实际出资人可以向公司主张股东权利。“折中说”提出,认定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时应区分是否涉及善意第三人,未涉及善意第三人的情况下可采用“实质说”,否则应采用“形式说”。
  关于隐名股东与代其持股的显名股东之间的关系,我国学界主要有“契约说”“代理说”两种观点。“契约说”认为,隐名股东和显名股东之间是普通合同关系,调整两者之间的关系应完全依据合同法,利益受损方除了请求违约方予以赔偿,没有其他救济途径。“代理说”认为,隐名股东和显名股东之间是被代理与代理的关系,显名股东转让股权时,隐名股东作为委托人可以行使介入权,使股权转让协议对自己直接产生效力。这符合我国《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董景山.有限公司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法律地位刍议[ J].法学论丛,2009,(3).
  {2}黄辉.现代公司法比较研究——国际经验及对中国的启示[ 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3}荣远兰.浅析隐名股东的股东资格认定——兼评《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25、26条[ J].海峡法学,2012,(4).
  {4}施天涛.公司法论[ 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
  {5}赵磊.公司诉讼中的法律解释——以隐名股东法律问题为例[ 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3,(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29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