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科学》
新兴权利司法推定:表现、困境与限度
【副标题】 基于司法实践的考察【作者】 王方玉
【作者单位】 华侨大学法学院【分类】 理论法学
【中文关键词】 新兴权利;司法推定;伦理道德;风俗习惯;自然本性
【英文关键词】 rising rights; judicial presumption; ethic; custom; natural demand
【文章编码】 1674-5205(2019)02-0014-(011)【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2
【页码】 14
【摘要】 司法实践中的新兴权利指当事人提出的没有直接法律依据,但又期待司法机关加以认可的各种贴上权利标签的诉求,因此新兴权利是学术话语而非实证的法律概念。通过对司法实践的考察可以发现,司法机关会根据现行法律规定、伦理道德、风俗习惯或自然本性等作为依据推定认可新兴权利。司法机关的权利推定会遇到新兴权利扩张性与司法保守性之间的困境,有时必须要否定一些新兴的权利诉求。基于依法裁判的要求,现行法律规定是推定新兴权利的强势理由。在没有法律规定作为依据的情况下,以伦理道德等作为推定依据时,司法机关应持一种克制的能动立场,寻找合理依据认可新兴权利,但不能违背无害性、可行性等本质性要求。
【英文摘要】 As an academic concept, rising rights mean all kinds new rights that were raised by people in lawsuits, which have not been accepted by positive laws but people hope to protect these rights through suits. By observation of law suits, we can find that, court decisions often presume rising rights according positive law, ethics customs and natural demands. Rights presumption may cause the dilemma between the expansion of rising rights and the conservatism of judiciary, so courts often have to deny some new rights. In order to apply laws properly, courts must see positive laws as the strongest reason in presumption of rising rights. At others situations, if courts presume rising rights according to ethics, customs or natural demands, courts should take a restrained judicial activism. Courts should presume reasonable new rights which are harmless and feasib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63015    
  
  社会不断进步,形形色色新兴的权利口号也被不断提出,新兴权利话题近年来经常引发关注。从现实来看,很多新兴的权利率先在司法实践中被提出然后引起讨论。当事人有时会提出一些带有很强主观性、随意性的新兴“权利”以期待获得司法裁决的认可,但很明显并非任何权利口号都可以获得法律认可并作为权利加以保障。司法机关作为纠纷裁决者对各种新兴权利又必须做出决断,如果都加以认可则难免陷入超越现行法律规定并纵容权利泛滥的指责;但如果都加以否定,裁判结果又会显得过分保守,不符合社会发展的趋势。由此可以发现一种困境,当事人会扩张性地在诉讼中不断提出新兴的权利以寻求法律支持,而司法审判活动又需要严格依法裁判并因此而适当保守。因此,司法机关如何在合适的情境下并在合理的限度内推定认可一些新提出的权利至关重要,也唯有如此才能避免纵容权利泛滥或裁判过分保守的指责。对于新兴权利有多种研究视角,国内也有很多研究成果,本文基于新兴权利司法推定的实践表现及存在的困境展开分析,并进一步探索司法机关推定确认新兴权利的基本限度。
  一、司法实践中的新兴权利及权利推定
  (一)新兴权利的内涵梳理
  对于何谓新兴权利(或新型权利),有不少学者从理论上提出了若干判断标准,这里先略做梳理。姚建宗教授提出判断新兴权利有形式与实质两重标准,形式上新兴权利可以从时间和空间来判定,实质上可以从权利的“新”的样态、主体、客体、内容和境遇等标准判定。{1}有学者提出,新兴权利是指得到一定程度的社会认可但并未制度化、法律化的社会性权利。这种社会性权利基本上是在习俗性、道德性意义上存在的,而非在法律意义上存在。{2}任喜荣教授提出应以该权利具有知识上的合法性、社会现实的合理性等社会共识基础作为评判标准。{3}还有学者从实证法意义上提出,新兴权利是指学界目前致力于研究并论证其合理性的那种尚未实定化的、新兴的事实性权利。{4}谢晖教授从权利的习惯基础和司法实践的现实出发提出,“新型权利是指在国家实在法上没有规定,但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向法院诉请要求保护,法院或以推定和裁定的方式肯定之,或尽管未予肯定,但该请求得到了社会的普遍理解、默认和接受而形成的权利”。{5}此外,还有些学者没有直接界定新兴权利的内涵,而是强调研究新兴权利应该持“发现”而非“创造”立场,发现权利的公德基础,进行利益衡量,最终目标是说服立法者或者司法者接受该项权利的存在。{6}相关理论研究成果对于判断新兴权利具有重要意义。从理论研究来看,近年来法学界对新兴权利的判断更多基于实证法立场,认为新兴权利并非法定权利,而是社会观念中已经出现并努力争取实证法承认的一种权利样态。相关研究也表明,新兴权利是一种描述性的学术话语而不是实证法上的法律概念,本文也是在学术语境下使用这一概念。
  权利话语本身带有很强的自由色彩,人们往往基于“法不禁止即自由”的立场提出各种权利诉求。在司法实践中,新兴权利初始一般表现为人们基于各种理由而提出的观念、诉求、主张或利益,并在诉讼中将这些观念或诉求等通过权利话语表达出来。从法益保护的意义上说,如果相应的权利诉求得不到现行法律体制的认可(尤其是通过诉讼加以维护),则无法形成能够获得法律保护的权利。但是就法律规定来说,立法对权利的规范建构常常遭遇两个障碍,一是法律无法穷尽所有权利,存在“缺口”,另一是法律语言具有模糊性,权利边界存在争议。因此法定权利的范围必然小于生活中人们所期待的权利范围,并非任何利益、诉求都能成为法定权利。当事人会提出未获得法律认可的“权利”,而对处理社会争议的司法机关来说,基于职责所在又必须对相应的权利诉求做出回应,不管是否定还是肯定最终都必须形成一种权利话语的论证结果。因此,本文认为,从司法实践的角度来说,新兴权利主要是指当事人提出的没有直接获得法律认可,但又期待司法机关加以认可的各种贴上权利标签的诉求。本文的这种实践立场也体现了姚建宗教授的观点,即“对于新兴权利的思考和研究还是要尽可能地从现实社会实践及其需求出发,尽可能避免将新兴权利研究直接等同于仅仅以道德和伦理正当性的证成为核心的而从应然性出发的单纯价值可欲性研究,而应坚持以现实性为基础结合其可欲性与可行性来进行新兴权利的研究”。{7}
  (二)新兴权利的司法推定
  新兴权利话语需要法律力量加以保障,当然也有不同的路径,司法推定是最具有现实效果的做法。姚建宗教授认为,新兴权利要获得法律保护,非常关键且具有决定意义的环节是对权利诉求的“法律”肯定与确认,也就是形成法律上的权利,具体有四种方式:其一是通过立法的“创制”与“设定”产生“新兴”权利;其二是通过立法的“确认”与“转化”产生“新兴”权利;其三通过“合法性”司法解释对相关法律规定的权利内涵挖掘与权利主体延展或限缩产生“新兴”权利;其四是通过日常生活中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权利推定产生“新兴”权利。{1}这四种方式又可以简单划分为两条路径,一是通过立法变成制度上的法定权利;二是通过司法的权利推定获得保护。就立法来说,立法主体的理性是有限的,法律制度本身要求抽象、稳定,而社会又是快速变化的,所以立法不可能太超前。“立法超前的有限性,决定了立法上的既有权利规定只是当下的,新型权利会随着社会交往方式的发展而不断出现。”{5}立法不能完全涵盖各种权利,而社会发展又不断出现新兴权利从而向现有法律体系提出挑战,由此导致实践中司法机关不得不面对这种权利诉求扩张与立法有限之间的紧张关系并努力加以调和,新兴权利的司法推定就成为必然的并且具有强烈现实意义的权利确认路径。
  对于权利推定的一般内涵,郭道晖教授较早就提出,“权利推定”就是以法律的明示权利或与之相关的法律原则、立法精神与宗旨为依据,推定出“默示权利”及其他应有权利的存在并确认其合法性的过程。{8}也有学者认为,法律的滞后性难以预见正处于生成和发展过程中的权利,需要通过对“新生的权利”的法律确认来保护处于发展状况中的利益;法律体系的开放性决定了立法者有时会通过法律原则、法律概念和法律义务等方式对某些权利作出概括性的规定,这就需要通过司法推定确认“默示权利”和“不证自明的权利”,为某些利益诉求的保护提供法律依据。{9}德国法学家考夫曼在论述类推时认为,法律的实现过程是从法律理念到法律规范再到法律判决的过程,“法律规范并非圆满地包含在普遍的法律原则(法律理念)中,法律判决(具体的法)并非圆满地包含在法律规范中”。{10}29法律有统一性,而个案总有特殊性,于是在权利推理之前必须进行其他思维方式(类推),通过寻找不同事物之间抽象出来的本质依据和联结点,然后,“以一个证明为重要的观点为标准,而将不同事物相同处理”。{10}61法院在司法裁判中,面对新兴权利争议,先要寻找可以适用的某些规范依据,然后形成或肯定或否定的结论。因此,司法意义上的权利推定并不是简单依据既有法律规定直接进行三段论式的演绎推理,毋宁说,司法机关是采取某种以法律为基础但不局限于法律的类推论证方式,在努力兼顾法律规定的同时,适当兼顾其他社会规范的要求从而形成具有权利意义的裁决结果。
  (三)新兴权利司法推定的适用情境与方法
  通过司法推定的方式加以确认是某些新兴权利获得法律认可和相应的保障力量的重要路径,但并非任何情况下都需要进行司法推定。因此,新兴权利推定还需要在发生学意义上考虑相应的司法情境。本文认为新兴权利需要进行推定处理的一般性情境要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当事人提出的权利诉求没有直接可以适用的法律依据。就我国司法裁判的基本要求,首先要“以法律为准绳”,正常情况下法官必须严格依照法律做出裁判,法官没有必要考虑进行权利推定以认可新兴权利。当法官遇到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形时,才可能需要进行权利推定。制定出来的法律总是面临滞后于现实的困境,尤其是法律列举的权利无法因应社会需要时,此时对新兴权利进行推定认可在一定程度上既维持了法律的稳定,同时又合理推动了法律的发展。不过,没有法律规定只是表明可能需要进行新兴权利推定。
  其次,当事人提出的权利诉求具有一定合理性。在具体的案件中,当事人提出的诉求有些比较明显体现了权利色彩,有些可能没有直接涉及权利的认可问题。因此,就当事人的诉求内容来说,需要权利推定的情形又可以细分为两个方面:一方面,当事人提出了带有明显或直接权利色彩的诉求;另一方面,这些诉求没有法律依据但具有生活事实上的合理性。其中值得关注的是诉求的合理性,如下文所述,当事人的诉求可能具有伦理道德性或风俗习惯性依据,这时候就可能进行权利推定,下文提到的很多案例体现了这一要求。
  再次,当事人的权利诉求与现行法律规定、伦理道德或公序良俗没有直接的冲突。承接上一个要件,如果当事人提出的新兴权利与现行法律产生冲突,则法院就不会进行权利推定,而是可能驳回当事人的权利请求。比如在2016年湖南省同性登记结婚的案件中,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婚姻法》及《婚姻登记条例》,结婚必须是男女双方,原告二人均为男性,其结婚登记申请不符合我国上述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1]。二审法院同样认为,“上诉人提出刑法中聚众淫乱罪的处罚对象包括同性,婚姻登记也应涵盖同性,婚姻法中的‘男女平等’应当解释为男方可以平等地和男方结婚,也可以平等地和女方结婚等,其理解明显超出婚姻法相关规定中‘男女’的文义范围,属于曲解法律,不予采信。上诉人认为根据宪法等关于平等和人权的要求,婚姻登记排除同性是歧视,对同性申请婚姻登记应予办理,该主张系否认法律的效力,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2]。同样,当事人提出的权利诉求如果与公认的伦理道德、风俗习惯相冲突,则法院也可能驳回诉求,而不是考虑进行权利推定。在2010年的姓名登记案件中,原告法定代理人吕某诉称其有权为女儿取名“北雁云依”,但派出所认为取名不合法不予上户口,由此引发行政诉讼。法院判决认为,如果任由公民仅凭个人意愿喜好,随意选取姓氏甚至自创姓氏,不利于维护社会秩序和实现社会良性管控,也会造成对文化传统和伦理观念的冲击,违背社会善良风俗和一般道德要求。公民选取或创设姓氏应当符合中华传统文化和伦理观念[3]。本案中当事人依据公民有姓名权延伸提出了一个随意取名的“权利”,法院则根据传统习惯和伦理道德否定了这种权利性主张。
  在需要进行新兴权利推定的情况下,法官需要寻求一定的方法来实现权利推定。本文认为,权利推定主要可以使用法律解释、利益衡量等法律方法,权利推定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基于法律解释的构建过程,是一种关于权利的解释性论证。权利推定中对法律解释方法的应用来自于法律自身语言的专业性、模糊性,法律规则具有空缺结构等原因。通过对法律解释具体方法的使用,法官从已知的制度和案件事实出发,结合其他基础性事实(伦理道德或风俗习惯等),运用形式逻辑或辩证推理的方法对隐含的或应该予以认可的权利加以揭示或认定。当然,法律解释与权利推定还是不完全相同。比较狭义的法律解释强调以文本为基础,“法律解释的对象就是规范性法律文本,包括成文法律和其他作为法律形式的法律渊源,”{11}100所以,如同下文第一种权利推定情形所展示的内容,基于法律进行新兴权利推定基本上等同于通过法律解释(狭义)形成新兴权利,是一种权利发现过程。但是,新兴权利的推定是一种论证过程,建立在对制度与证据双重事实的准确掌握与洞察基础上,并需要经过正当程序的沟通,最终加上合适的法律说理而形成对新兴权利的确定。所以这种推定以法律文本为基础,但又不局限于法律文本,也可能依据其他非法律的社会规范。本文认为,依据其他非法律的本质性依据而推定出新兴权利不同于严格意义上法律解释出来的权利,而是一种类推思维下的权利创造,带有利益衡量特征。
  二、新兴权利司法推定的具体表现
  中国当代的法律体系以及司法实践模式秉承大陆法系传统,以制定法为核心,强调法官对法律的严格遵守并带有职权主义色彩,但不否认法官在具体案件中有适当自由裁量权。面对新兴权利案件,我国司法机关也经常进行推定处理。而且,从检索的相关案件裁决结果来看,司法机关基本的论证方式是探索新兴权利诉求背后的本质性依据然后得出相应结论。不管在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在法律推理中对事物本质都比较重视,事物本质论是一种重要的法律思维。考夫曼认为,法律实现过程中,“‘事物本质’(natur der sache)是类推(类似推论)的关键点,它不仅是立法也是法律发现之类推构成的基础”。{10}103美国新兴自然法学代表人物德沃金认为,观点的适切性要取决于内容,因此需要基本价值观和派生价值观,基本价值观是一种带有本质色彩的“真理”,能够独立存在,而权利能够从某些基本价值观中根据平等信仰、理性政治道德派生出来。{12}8关于事物本质的具体指向,德国法学家拉德布鲁赫认为是“生活关系的意义”,是“在存在中现实化的当为,在现实中显现的价值”。{10}105而且,他还认为规定人类意愿和行为的伦理上的应然法则有三种:道德、习惯及法律,分别提供了善良的、应有的和公正的行为标准。{13}1考夫曼认同事物本质是“意义”,即“理念或者说规范与事实在当中取得一致的第三者,亦即,当为与存在之间的调和者”,在意义上法律理念或者说法律规范与生活事实必须具有一致性。{10}103作为事物本质的意义又具体化为法律加以筛选“特殊生活事实”,如法理、人情、习惯、道德等,由此形成权利类推的不同事物本质。美国法学家博登海默则将为某些提供审判标准的事物之性质(natura rerum)具体分为以下四种情形:“一是它可能源于某种固定的和必然的人的自然状况;二是它可能源于某种物理性质所具有的必然的给定性;三是它可能植根于某种人类政治和社会制度的基本属性之中;四是它可能立基于人们对构成某个特定社会形态之基础的基本必要条件或前提认识。”{14}455
  从我国实践来看,法院确认新兴权利时主要依据是现行法律规定(表现为法定权利与职权)、伦理道德或风俗习惯,以及人的自然本性。与实践相对应,国内有学者就曾提出:“新型的权利主张实质上是道德权利、习惯权利以及自然权利等非法定权利形态的混合体。”{15}因此,基于司法实践裁决结果和相关理论研究结论,本文将新兴权利司法推定中的本质性依据概况为四个方面:现行法律规范、伦理道德、风俗习惯和人的自然本性,下文分别从这个四个方面对新兴权利的司法推定的具体表现进行介绍。
  (一)基于现行法律规范推定认可新兴权利
  现行法律规范往往包含了对既有权利本质的高度概括和认可,美国学者威尔曼认为,法律权利带有权利的一般范式,而且其真实性很难被质疑。{16}16因此,依据现行法律规范进行推定是使裁决结果获得法律效力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办法。司法裁决是一种法律论证,不允许法官提出某些主张而又拒绝给出理由,法官必须提供论证的依据,而最直接的理由当然是现行法律规范。在法律论证过程中,适用法律的法官首先要做的并不是超越法律去寻求公平、正义等价值衡量,而是依法裁判。德国学者阿列克西对法律论证提出的要求是,“在法律论辩中所提出的正确性要求不同于在普遍实践论辩中提出的正确性要求。它并不要求所有主张、建议或作为判断表决的规范性命题绝对地符合理性,而只是要求它们在有效法律秩序的框架内能够被理性地加以证立”。{17}265依据现行法律规范确认权利问题使得裁决结果具有最直接的法律效力,因为法律由国家制定,具有国家强制性,依法做出的司法裁决将这一特征直接展现出来。基于现有法律规定认可某些新兴权利是法官经常使用的方法,具体又分为三种情况。
  其一,基于法定权利推出新兴权利。这种做法是从一项已经获得法律确认的法定权利推定出隐含的权利。某些在法律上已经获得承认的权利具有本源性、母体性,可以作为其他新兴权利的衍生源头,这是一种权利发现的过程。比如在2003年的“虚拟财产第一案”中,法院判决认为,“关于丢失装备的价值,虽然虚拟装备是无形的,且存在于特殊的网络游戏环境中,但并不影响虚拟物品作为无形财产的一种,获得法律上的适当评价和救济。玩家参与游戏需支付费用,可获得游戏时间和装备的游戏卡均需以货币购买,这些事实均反映出作为游戏主要产品之一的虚拟装备具有价值含量”[4]。从权利推定来说,本案判决体现了从现有财产权规定推定认可虚拟财产权的做法。郭道晖教授认为,宪法和法律未能对权利一一列举,于是法律规定会出现空白,为法律的扩大解释形成“空白权利”留下了余地。{8}财产权利的重要意义是保护财产所具有的价值,虚拟财产(表现为虚拟装备、游戏虚拟货币等)是支付费用后形成的,也应该有价值含量。对虚拟财产权的认可,按照姚建宗教授的观点,属于客体指向的“新兴”权利,“所指称的就是在权利主体及其范围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权利客体的范围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大致体现为权利客体的承载物即客体物的范围的扩展或者缩减,从而形成的法律权利样态”。{1}近年来国内其他法院的一些判决也逐步认可虚拟财产权,如2016年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在判决书中认为,被告使用充值程序,通过篡改数据的方式在不实际支付货币的情况下获得游戏虚拟货币出售,使得他人不必通过向原告(网络游戏经营公司)支付对价,而从被告处获取参与游戏的资格,客观上造成原告的经济损失。因此,被告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利并造成原告财产损失,应当承担侵权责任[5]。
  其二,通过保护法律规定的利益反向推定认可某些权利。在这种情况下,相关案例展现了“从义务推定权利”的权利生成逻辑。“客观上存在的利益事实所以要转化为法律上的权利,在于法律可以通过设立相应的义务来保障这种利益的享有和不受侵犯。因此,立法者常常不是通过直接设定权利,而是通过设立义务来默示它所要保障的权利的存在。”{18}133在2016年烈士名誉被侵害的案件中,二审法院认为:“这些英雄人物及其精神,已经获得全民族的广泛认同,成为广大民众精神需求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社会公共利益的一部分,这也是不争的社会现实和历史事实。”当事人洪某发表的涉案文章:“否认狼牙山五壮士英勇抗敌的事实和舍生取义的精神,不仅对狼牙山五壮士的名誉和荣誉构成侵害,同时构成了对英雄人物的名誉、荣誉所融入的社会公共利益的侵害。”[6]在另一个相关的案件中,二审法院同样认为,洪某撰写的案涉文章,“侵害了宋学义的名誉和荣誉,侵害了社会公共利益,违反了法律规定,洪(某)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法律允许的范围,不受法律保护”[7]。法院做出这种裁决的主要依据是法律所保护的社会公共利益。利益虽然不等于权利,但是法律合法保护的利益就会形成他人不得侵犯的义务,某些主体也可能相应地获得权利。1986年《民法通则》7条要求民事活动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这条规定为法院从正当利益出发保障某些新兴权利提供了可能。上述两个案件中法院基于现有立法对公共利益保护规定,推定认可革命烈士荣誉和名誉形成了其他人的某些权利。
  其三,基于政府机关的法定职责推定认可某些新兴权利。这种情况下,法院的论证逻辑是“从职责到权利”,即从法律规定的政府职责中推定出隐含的权利,比如信访权。2005年国务院制定通过《信访条例》,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应当“依法履行职责”,“保护信访人的合法权益”。理论研究中,学者认为基于这种立法目标和有关政府职责的规定,可以反过来形成了“由职责推定权利”结果。“从国务院及各地制订的信访条例中所体现的信访是对公权力机关明示的义务规定以及公民具有请求权,可以要求公权力机关接受信访请求并作出相应决定来看,信访无疑具有权利的性质。”{3}学界对信访作为新兴权利的认可在司法裁判中也得到体现,最高人民法院在2016年的一份行政裁决书中就指出公民拥有信访权利,“故洪某向长沙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提出履职申请,属于其行使信访权利的行为……”[8]按照现代民主、法治的基本旨趣和权力内在逻辑,对于以政府及其官员为核心的行使国家公共权力的主体,立法强调“职权统一”,这些主体的职责是保障普通国民或者其他一般社会主体的合法权利、自由和利益,那么,公权力主体的职权就推论隐含着普通国民或者一般社会主体所享有某种合法权利、自由和利益。
  (二)基于道德伦理推定认可新兴权利
  依据伦理道德推定认可新兴权利是司法实践中经常遇到的问题,也涉及法理学中法律与道德关系的复杂难题。自然法学比较认可道德规范作为司法裁判的依据,柔和一点的新分析实证法学在某种程度上也承认道德理由和法律理论的作用,但是也有分析实证主义者认为道德仅是法官衡量判决结果的要素,不能直接作为依据,否则法律推理的基础就会出现变异。尽管道德如何发生作用还存在争议,但司法实践中依据伦理道德进行权利推定时有发生。在2001年的悼念权案件中,法院认为:“按照我国传统的道德伦理和习惯,原告作为死者的子女确有权对死者进行悼念和哀思。但鉴于我国目前的法律对于该项权利的相对义务人未做规定,因此,被告的不作为不具有违法性。故在被告对其父尽了主要赡养义务且与原告多年互不联系的情况下,原告以丧失悼念权为由,起诉要求被告独自承担未尽通知义务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同时也不符合民事法律中的公平原则。”[9]本案中北京宣武区人民法院确认了子女有悼念权,但基于当时的法律规定,没有判决被告进行精神损害赔偿。此案中法院确认权利的逻辑是根据传统伦理道德形成的道义责任反过来认可公民的伦理性悼念权。这里传统的伦理道德即指中国传统的“孝道”,子女应该对父母尽孝,父母去世后也有权表达哀思。
  (三)基于风俗习惯推定认可新兴权利
  有学者认为习惯权利指那些经过长期的、广泛的社会实践所形成的、并得到社会公认与普遍遵守的习惯规则所确认的社会自发性的权利,其显著特征是历时性、民众广泛参与的普遍性、自发性与社会认同性。{19}在成文法日渐完备的背景下,一方面习惯权利的数量看起来正逐渐减少,但少量现存的习惯权利仍然拥有顽强的生命力,比如基于给付彩礼形成的彩礼返还请求权、祭奠权等;另一方面,随着社会发展,新的习惯权利也不断出现,比如美国法院遇到的数字遗产继承权问题。这里重点介绍中国的一些习惯权利。
  依据风俗习惯推定认可新兴权利具有合理性,习惯确实构成了某些权利的基础。英国学者米尔恩认为风俗习惯对于权利的形成具有构成性作用。“习俗之成为权利来源,在于它是一种制度。它的构成性规则赋予共同体的每个成员以遵从既存习俗的义务,同时授予每个人以相应的使习俗得以遵从的权利。”{20}141-142谢晖教授认为,如同习惯是法律的前身一样,习惯权利也是法律权利的前身,从权利叙事视角出发,可以借权利的包容性把习惯权利纳入人权体系。{21}在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一些风俗习惯是新兴权利的基础,比如在请求返还彩礼的问题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姚建宗.新兴权利论纲〔J〕.法制与社会发展,2010,(2):3-15.
  {2}徐钝,郑记.新兴权利救济:司法能动立场的证成与运作〔J〕.理论与改革,2010,(6):136-139.
  {3}任喜荣.作为“新兴”权利的信访权〔J〕.法商研究,2011,(4):37-41.
  {4}魏治勋.新兴权利研究述评——以2012-22013年CSSCI期刊相关论文为分析对象〔J〕.理论探索,2014,(5):108-116.
  {5}谢晖.论新型权利生成的习惯基础〔J〕.法商研究,2015,(1):44-53.
  {6}陈彦晶.发现还是创造:新型权利的表达逻辑〔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5):74-80.
  {7}姚建宗,方芳.新兴权利研究的几个问题〔J〕.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1):50-59.
  {8}郭道晖.论权利推定〔J〕.中国社会科学,1991,(4):179-188.
  {9}季金华.权利推定的三个维度:价值、理性和经验〔J〕.江苏社会科学,2017,(1):133-143.
  {10}〔德〕亚图·考夫曼.类推与“事物本质”——兼论类型理论〔M〕.吴从周,译.颜厥安,审校.台北:学林文化事业有限公司,1999.
  {11}陈金钊.法律解释学——权利(权力)的张杨与方法的制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12}〔美〕德沃金.认真对待权利〔M〕.信春鹰,吴玉章,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
  {13}〔德〕拉德布鲁赫.法学导论〔M〕.米健,朱林,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
  {14}〔美〕 E·博登海默.法理学——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M〕.邓正来,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
  {15}刁芳远.新型权利主张及其法定化的条件——以我国社会转型为背景〔J〕.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5,(3):43-51.
  {16}〔美〕卡尔·威尔曼.真正的权利〔M〕.刘振宇,等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15.
  {17}〔德〕罗伯特·阿列克西.法律论证理论——作为法律证立理论的理性论辩理论〔M〕.舒国滢,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
  {18}郭道晖.法理学精义〔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2005.
  {19}范进学.认真对待习惯权利〔N〕.法制日报,2002-5-12.
  {20}〔英〕米尔恩.人的权利与人的多样性——人权哲学〔M〕.夏勇,等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
  {21}谢晖.论作为人权的习惯权利〔J〕.法学评论,2016,(4):10-25.
  {22}郭晓飞.无声无息的变迁——中国法视野下的变性人婚姻权〔J〕.中国青年研究,2014,(11):29-39.
  {23}钱大军,尹奎杰,朱振.权利应当如何证明:权利的证明方式〔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7,(1):101-113.
  {24}陈伟.权利的交往维度:哈贝马斯法哲学语境中的权利理论〔J〕.南京大学法律评论,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秋季卷).
  {25}葛洪义.法律原则在法律推理中的地位和作用〔J〕.法学研究,2002,(6):3-14
  {26}〔美〕弗兰克纳.伦理学〔M〕.关键,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
  {27}马强.试论贞操权〔J〕.法律科学,2002,(5):60-68.
  {28}孙也龙.“上海首例侵犯贞操权案”判决之评析〔J〕.重庆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5,(6):13-16.。
  {29}姜福东.祭奠的习俗与祭奠权纠纷〔J〕.河北法学,2008,(5):108-112.
  {30}〔奥〕凯尔森.法与国家的一般理论〔M〕.沈宗灵,译.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
  {31}徐钝.论司法能动的道德风险——道德权利语境下的比较性诠释〔J〕.法律科学,2011,(2):24-31.
  {32}〔英〕约瑟夫·拉兹.实践理性与规范〔M〕.朱学平,译.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11.
  {33}彭诚信.现代权利理论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7.
  {34}何志鹏.“自然的权利”何以可能〔J〕.法制与社会发展,2008,(1):102-119.
  {45}Tom Campbell, Rights: A Critical Introduction〔M〕. published by Routledge,2006, p4.
  {36}张恒山.法理要论〔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37}〔加拿大〕L. W.萨姆纳.权利的道德基础〔M〕.李茂森,译.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38}〔德〕卡尔·拉伦茨.法学方法论〔M〕.陈爱娥,译.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630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