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国政法大学学报》
独立保函交易的单据化刍论
【英文标题】 On The Document Feature of Independent Guarantee Transaction
【作者】 徐捷【作者单位】 法国格勒诺布尔高等商学院
【分类】 票据法【中文关键词】 独立保函;单据化;独立性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
【页码】 104
【摘要】

独立保函的出现是国际商事交易实践的需求。从独立保函出现以来,其规则不断完善,国际上的统一惯例历经修订。在国际商会于2010年修订通过的《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URDG758)中,独立保函的独立性以及建构在独立性基础之上的单据化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逐渐单据化的独立保函作为商事习惯在特征上与传统的担保愈来愈远,也难以用传统的民法理论予以阐释。独立性不仅体现在其与基础交易的关系上,还体现在独立保函的其他规则中。在独立性的基础上,严格的单据化以及严格相符的单据审核标准,构成了独立保函的制度核心。

【英文摘要】

As the development of independent guarantee, the uniform rules on it have been revised for several times, and the document feature has become significant in the new URDG758 rule. Although itis difficult to explain from the view of civil law, the principle of independence constitutes the foundation ofindependent guarantee, on which the document transaction realizes its function. For the principle ofindependence, the independent guarantee is different with the subordinate guarantee by its instinct. Thedocuments rule of independent guarantee contains the strict requirement on documents and the rule of documentexamination, which manifest the main character of independent guarante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3972    
  一、引言
  在国际商事交往中,如果一方未能履约,对方遭受损失之后面临着比国内法上更加费时费力的救济方式。在交易中,如何提供有效率的担保成为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传统的物的担保和人的担保,由于在各个国家存在法律上的差异,造成了交易上不可忽视的法律成本。除此之外,由于各国合同法等交易规则之间的区别,加之传统的从属性担保不能独立于基础交易,这些因素都制约着传统担保制度在国际商事交易中的适用。20世纪60年代,独立保函开始在国际商事交往中出现,最初主要用于大型项目的履约担保,后逐渐扩展至付款、结款等融资性担保业务。通过银行或其他具有良好信誉的机构充当担保人,在“先赔付,后诉讼”的机制下,独立保函比传统的担保在权利救济上更加富有效率,在保障债权人利益上更加有力。
  自从独立保函出现之后,关于其法律性质的争议一直未停息。随着独立保函规则的发展,套用从属性担保的规则已经不能满足理论和实践的需求,独立保函自身所具有的独特属性更为凸显。笔者基于独立保函的制度框架和最新规则发展,试图分析其独立性规则及相关问题,并在此基础上从独立保函交易的单据化角度进行阐述。
  二、不断单据化的独立保函交易
  单据化交易并不是一个严格的概念,在单据化交易中,单据化的权利凭证成为交易的客体或者方式。信用证交易是一种典型的单据化交易,通过信用证交易,卖方在货物抵达目的地之前可以获得付款,而卖方可以在付款时获得对货物有效的权利凭证。在该交易中,往往涉及到汇票、提单以及信用证等单据。其中,信用证作为第三方单据用以减少卖方获得付款的风险,其能否获得付款取决于一系列的单据化机制,而不再关注基础合同的履行情况。就独立保函规则的发展而言,国际商会于2010年修订通过的《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国际商会第758号出版物,以下称“URDG758”)除了建立在原有的统一规则之上,还大量借鉴了《跟单信用证统一惯例》(国际商会第600号出版物,以下称“U CP600”)以及《国际备用证惯例》(以下称“ISP98”)等规则,使得新惯例的单据化程度更高。
  (一)特点上逐渐去担保化
  如何界定担保这一概念非常困难,正如沈达明先生指出,“担保这个观念容易理解,它是给债权人的一种补充安全、增加受清偿的机会,但是下定义并非易事。”{1}从学界担保概念的争议可以将担保分为广义的担保和狭义的担保,其中,广义的担保泛指能用来保护债权人获得清偿的各种规则和制度,而狭义的担保则意指建立在从属性规则之上的法定或意定的担保方式。广义的担保包括补偿合同、备用信用证、本票、反面承诺等,这些方式已经超出了担保法规定的一般范畴,容纳了具有相同价值的制度。
  在罗马法上,债的担保形式是多种多样的。“债的履行可以通过多种方式加以保障。首先是通过设立一项新债,由于这项新债依赖于已经设立的债,因而它相对于所谓主债来说是附加债;其次,债可以通过由债务人或第三人为债权人设立质权或抵押权加以担保。”{2}虽然罗马法包括多种债的担保形式,比如定金、违约金协议、宣誓等等,但这些担保形式仍然是建立在附属性基础之上的,属于狭义的担保。法国权威担保法专家Cabrillac也认同狭义担保概念,并认为担保的特点包括:(1)附属性;(2)把财产拨供清偿债权之用;(3)清偿债务人额度目的。{3}在这三个特点中,附属性是担保的根本属性,构成了担保和被担保的债之间的关系基础。缺乏附属性的清偿债务目的的财产行为,不再与既有债务相关联,毋宁说是一种独立的行为。
  因此,独立保函在性质上是否属于担保是值得讨论的。沈达明先生指出,“独立保函的特点之一就是它不是保证,因此不必授予对保证人的保护;特征之二是它不是主合同的附属物。”{4}保证之债作为一种从属性的债务,担保法在构建其规则时是平衡各方利益的,特别是注意到保护保证人的利益。但是,对保证人的保护同时意味着债权人权利获得的保障力度不够,不易为债权人所接受。独立保函加强了对债权人的保护,担保人承担责任的根据不再取决于主债的履行情况,而取决于保函自身规定的条款。这种效力不再从属于主债的交易工具,已经突破了担保的根本属性,逐渐构成了独立的规则体系。
  独立保函适用的国际惯例的发展过程,是去担保化的过程。确立了独立性和实现了单据化交易的保函,与从属性担保的差异越来越大。1978年,国际商会制定和公布了《合约保函统一规则》(国际商会出版物第325号,以下称“URCG325”),该规则不但适用面窄,而且对保函法律性质的规定缺乏系统性和一致性。其中,第二条对各种保函的定义中都涉及到了基础交易的违约,第九条第二款甚至将保函与基础交易的争讼相关联,使得保函的独立性名存实亡。由于该规则自身的局限性,索赔效率低,容易影响银行的信用,在实践中不能被广泛接受。同样不成功的规则还有1993年国际商会通过的《合同担保统一规则》(国际商会第524号出版物,以下称“URCB524”)
  1992年,国际商会制定和公布了《见索即付保函统一规则》(国际商会第458号出版物,以下称“URDG458”),将多种名称的保函概括为见索即付保函。该规则吸取了之前惯例的教训,在第二条B款中明确规定,“保函从性质上是独立于其可能基于之合同或投标条件的交易,即使保函中包含对合同或投标条件的援引,担保人与这类合同或投标条件亦无任何关系,也不受其约束。”虽然该惯例明确规定了保函的独立性,但是由于美国银行的传统业务仍然是备用信用证,该统一规则未能获得普遍采纳。国际商会在“URDG458”的基础上,借鉴了近年来保函及相关业务实践发展经验,制定了“URDG758”,并于2010年7月1日生效。“URDG758”大量借鉴和采用了“U CP600”和“ISP98”的术语,使得独立保函和信用证的业务流程更趋一致,单据化程度更高。
  (二)法律性质解释的困境
  突破了从属性的独立保函,在法律性质的界定上存在许多争议。在理论上,不乏有学者将独立保函的性质定性为合同,如认为“从合同法律关系上看,见索即付银行保证实际上是旨在对他人给付提供担保的合同法律关系之体现。”{5}但是,不同学者将独立保函的法律性质界定为合同的根据却存在差异:(1)有学者认为“见索即付银行保证所体现的是合意,不是银行与一般谈判对手的合意,而是银行与一个主债关系中的债权人之间的合意”{6},该种观点可称为“合意说”;(2)有学者认为“由于保证人履行保函项下的义务是直接针对债权人而进行的,即使债权人获得索赔权的允诺,保函书的生效无须债权人的任何行为作为要件。”{7}此可谓“允诺说”;(3)有学者认为不必拘泥于形式上的探讨,可以简单的认为保函就是保证人和受益人之间的合同,根据为信用证关系即为合同关系,以及对合同约因进行解释。{8}此可谓“约因说”。
  反对将独立保函解释为合同的学者则认为,“实际上,备用信用证与独立担保(independentguarantee)在法律性质上是一模一样的,商业用途上也一样,只是叫法不一样。”{9}同时,由于“信用证和其他的工具有着本质的区别,信用证就是信用证”,独立保函作为信用证的一种特殊形式,不能将性质归结为合同。该种观点可称之为“信用证说”。持相同观点还有何美欢教授:“备用信用证和第一要索保证的实质区别很小,虽然备用信用证的功能是保证,大家都承认银行根据信用证承担的义务是主义务,不是次义务。”{10}
  长期以来,反对将独立保函的法律性质界定为合同的理由主要包括:(1)独立保函的开出人与受益人之间并没有订立契约,开出人是根据申请人的申请开出的独立保函,在这个过程中无需受益人进行意思表示;(2)独立保函自开立之日起生效,这一规则在“URDG458”中已得明确,其效力无须受益人进行合意;(3)独立保函的开出人和受益人之间明显缺乏英美合同法上要求的约因{11}。笔者认为,无论从合意抑或允诺的角度,都难以将独立保函界定为合同。“合意说”、“允诺说”和“约因说”都不能将独立保函的性质阐释清楚。
  首先,从合意的角度而言,开出人发出的独立保函仅发生要约的效力,要约的效力有限,包括要约不得撤销以及适格承诺可得成立契约的效力。{12}而在独立保函开出之后,根据国际惯例,是具有确定的拘束力的,换言之,已经成立了一项明确的债。独立保函的开出人从此对独立保函文本负担在触发条件下承担付款的法律义务。因此,要约一承诺的合同成立模式难以适用于独立保函的性质界定。
  其次,从双方达成合意的角度而言,受益人明显缺乏对独立保函的效力产生影响的意思表示,明示的意思表示固然不存在,此处也殊难解释为默示的意思表示或单纯的沉默,更罔论单纯的沉默发生承诺的效力尚须双方对此种方式有事先约定或者法律规定。除此之外,合同法上作为意思形成方式的意思实现有着特定的概念范畴。《联合国国际销售货物合同公约》第18条第3款是对意思实现规则的规定,要求受要约人须根据要约或者惯例做出一定的行为,合同始得成立。我国《合同法》第26条规定,承诺不需要通知的,根据交易习惯或要约的要求做出承诺的行为时生效。可见,即使是在意思实现的场合,仍然是需要受要约人做出一定行为的。在独立保函开出之后,受益人无须做出一定的行为,未表示拒绝即意味着接受保函的推定是事后的效力确认,而非意思上的实现。
  再次,勿须从合同法上允诺理论的实证范畴进行论辩,即使在英美合同法中,信赖说和允诺说之间的论争也未曾取得统一。一些学者支持信赖利益,另一些学者则认为信守允诺的中心是允诺。尽管对价的范围非常广泛,但其仍然是一个典型的合同可得强制执行的根据之一。{13}美国法学会采用的定义把对价局限于同允诺相交换而被谋求和给予的东西,但是紧接着它又列出了10款,告诉我们那些因素可以使允诺能够强制执行。{14}遵守“对价必须来自于被允诺人”这一规则的案例很少,也有很多案例与这一规则并不一致。{15}将对价的扩大解释适用于独立保函,不仅在开出人与受益人之间产生症结,也使得申请人和开出人趋于唐突合同的相对性。
  在独立保函的合同解释受阻之后,有前见的学者逐渐从其独特的规则上找寻其法律性质的定位。将独立保函解释为信用证的观点在笔者看来是正确的,越来越广泛的观点认同信用证的独立属性,与备用信用证具备同样法律属性的独立保函构成了信用证法律体系中的有机部分。在“URDG758”借鉴了大量信用证惯例的规则之后,这一特征愈加明显。试图在民法中找到独立保函定位的努力是有价值的,作为一种法律行为,独立保函的规则如何与民法既有的制度相衔接是亟须解决的问题。但是,简单的将独立保函的法律性质界定为一种特殊的信用证,并不能解决其面临的问题,作为保障基础交易的债与在基础交易中运用的支付工具存在较大差异。此外,即使以民法理论给予独立保函以解释,亦不能完全适用一国的私法规则,作为国际商事交易中的习惯机制,应当有其自身更为准确的定位。
  (三)回归商事习惯的地位
  独立保函法律性质存在的争议,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难以用单一理论将整个规则体系进行彻底解释。近代商法起源于欧洲中世纪,在民事立法和地方商业习惯之外,出现了商人习惯法的概念。{16}在商法发展的早期,仍然难以摆脱民法的窠臼。在11世纪晚期和12世纪,无论是重新发现的罗马市民法,还是仅仅残存的罗马习惯法,包括万民法,都不足以应付出现的各种国内和国际商业问题。{17}正是这种法律规则与实践需求之间的差距,促使了商法体系的发展,其客观性、规范的专门性以及概念的准确性也与日俱增。{18} 20世纪的商法,仍然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也产生了新的商事习惯,比如独立保函。
  许多学者的研究倾向于将独立保函与既有的担保理论进行比较研究,但是,独立保函更大程度上是一种商事习惯,理论上的研究也应当更多的关注制度理性而非理论基础。按照卡纳里斯教授的观点,“商事惯例无异于一种商人的交易习惯,作为此它构成了解释的因素。”{19}诸如独立保函这种已经形成普遍性的、适当的时间段和该交易领域的自愿承认的商业工具,{20}充分了商业习惯的构成要件。由于商事惯例主要适应了典型化和标准化的需要,{21}在很大程度上便捷了交易,提高了商事交易的效率,具体到独立保函的习惯法规则即包括其典型化的根据—独立性以及标准化的流程—单据化。
  三、独立保函单据化的理论基础
  所谓独立保函的单据化,意指独立保函的单据要求,即开证人付款义务的履行与否取决于受益人提交的单据是否符合保函文本的要求。独立保函的单据性质和商业信用证并无二致,但后者主要用于国际贸易的货款结算,其项下的单据以汇票和货运单据为主;而独立保函则更普遍地用于国际商事担保,通常只要求受益人提交汇票以及声明申请人违约的证明文件等非货运单据。“URDG758”第2条规定,“相符索赔是指符合相符提示要件的索赔;保函项下的相符交单,指第一,交单与该保函的条款相意指;第二,交单在本规则与前述条款相一致的范围内符合本规则;第三,在保函或本规则缺少相应的规定时,交单符合国际标准见索即付保函实务。”从该条文的规定来看,独立保函的相符索赔与信用证项下的相符交单付款已经基本一致。独立保函业务摒除了非单据条款的干扰,使得其付款条件的触发只取决于保函文本本身的规定,而排除了来自基础交易履行情况的干扰,实现了该项交易的单据化。独立保函交易的单据化程度逐渐提高的过程,其实是其独立性日趋显著的过程,独立保函交易单据化的基础在于其独立性规则。
  (一)独立性特质
  就保证而言,其具有相对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与独立保函的独立性存在根本的差异。如何界定保证的相对独立性,对准确定义独立保函所具备的独立性非常必要。保证的相对独立性,概因于“保证契约与主契约分述二个不同之契约,因此保证契约是否成立、生效、如何履行等问题,仍然依保证契约本身定之,故称此为保证契约之独立性。”{22}该观点从保证契约与主契约为两个不同的法律行为角度进行了论述。史尚宽先生则进一步指出,“保证债务之强度、体态与主债务不同。保证债务得有独立之变更或消灭原因,又保证人得惟就保证债务约定违约金或预定损害赔偿额,或惟就保证债务提供担保。关联于保证契约所发生之抗辩权,保证人得独立行使之。”{23}
  由上述观点,从属性保证具有相对独立性。这种相对独立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首先,从属性保证是一项独立的债务,因而与被担保的债务相独立,其各自都有着不同的债务形成方式和法律效果。具体到从属性保证的内容而言,保证人的权利和义务也与基础契约存有差异。其次,这种独立性还体现在其独特的变更和消灭事由,保证之债也具有其独立的效力状态。再次,如史尚宽先生所言,保证之债的强度、数额等与主债务也可得不同。由此可见,从属性保证的独立性主要还是基于其作为一项独立的法律行为而产生的,其虽然从属于主债,但与主债并非一体。就独立保函而言,其不但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同时也突破了保证的从属性。因此,从概念上而言,相对独立性并不构成独立保函和从属性保证的差别,二者真正的区别在于独立保函对从属性的突破。
  理论界关于独立保函独立性的范围存在争议,有学者主张应当完全独立,有学者主张部分独立,兹容后述。一般而言,独立保函对从属性担保的突破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1)效力上的自足。从属性担保中,从债务因主债务无效而归于无效的规则不再适用于独立保函。独立保函的效力与其担保的基础交易无涉,基础交易的效力瑕疵对独立保函不产生影响。(2)保函有效期的自主性。在从属性担保中,担保期限与主债务及其履行情况相关联,比如保证期间从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算。独立保函的有效期则完全由其自身规定,该期间与基础交易的履行期间无必然关系。(3)担保数额的独立性。在保证中,保证人的责任数额取决于主债务的数额。独立保函则可以明定担保数额,受益人据此索偿,无须再举证证明基础交易的损失额。(4)抗辩的独立性。由于独立保函涉及到一系列合同安排,如开证人与申请人之间的合同、申请人与受益人之间的合同,由此产生了诸多可供权利人行使的抗辩权利。但是,根据这些合同产生的抗辩权在独立保函项下行使是受到限制的,只有基于保函产生的抗辩可得行使。(5)责任承担上的独立性。在从属性保证项下,厘定保证人的责任通常是以认定主债务损失额为前提和基础的。这一程序在独立保函业务中缺省,使得独立保函项下责任的承担方式以“先赔付,后诉讼”为特征。
  尽管如此,独立保函和基础交易之间仍然具有某种关联,这种关联表现为单向的作用,即独立保函的履行效果将影响到基础交易项下的清理和结算,但基础交易项下的履行情况对独立保函不产生直接的影响。
  (二)独立性的规则体现
  独立保函的独立性规则在相关公约和惯例中得到了明确的体现。在“URDG458”中,第二条B款明确规定,保函从性质上是独立于其可能基于之合同或投标条件的交易,担保人在保函项下的责任是在提交了在表面上与保函条款一致的书面索款通知和保函规定的其他单据时,支付保函中所述的金额。修订后的“URDG758”中,第五条以更明确的方式规定,保函在性质上与基础交易和申请人相独立,担保人亦不与基础交易相关,保函文本对基础交易的援引并不改变保函的独立性,担保人的责任不受来自基础交易关系中的请求或抗辩的影响。在联合国贸易法委员通过的《联合国独立担保和备用信用证公约》(以下称“UNCITRAL”)中,第二条明确了承保是一项独立承诺;第三条更为明确的规定了其独立性,“就本公约而言,一项承保在下述情况下即为独立的承保:(1)担保人/开证人对于受益人的义务不取决于任何基础交易的存在或有效性,或取决于任何其他承保;(2)担保人/开证人对于受益人的义务不取决于承保中未写明的任何条款或条件,除出示单据外也不取决于任何未来不确定的行为或事件…”随着前述国际公约和国际惯例发展,独立保函的独立性的规则日渐完善,除了在原则上得以规定之外,还体现在具体的制度上。
  1.独立保函效力上的独立性
  所谓独立保函的效力,不仅是指独立保函是否有效的状态,也指法律赋予之效果或权能,在债权债务双方言之,则为效果,在债权一方言之,则为权能。{24}关于独立保函项下的权利和义务将在本文的单据化机制中予以探讨,此处不赘。独立保函效力上的独立性主要体现在其生效规则、失效规则、保函终止以及保函与基础交易等关系上。独立保函的效力决定因素排除了基础交易的或者被担保的债务得影响,而由保函自身决定,分述如下。
  (1)独立保函的生效与失效
  在独立保函的生效规则方面,根据“URDG758”第四条的规定,保函离开担保人的控制即为开出,并且在没有相反规定的情况下,将推定保函不可撤销。从属性担保的效力与基础合同的效力有密切关系,主合同无效将导致作为从合同的从属性担保无效,独立保函在这方面与从属性担保不同,开出之后即发生效力,与基础交易的效力状态不再关联。在“ISP98”中,第1.06条e款规定,备用证在开立后即具有约束力,它对开证人具有强制性。“UNCITRAL”第7条的规定更为明确,“一项承保自出具之后,即可随时按照该承保的条款和条件提出索偿要求,除非承保规定了索付时间”。从前述公约和惯例来看,独立保函的生效取决于其自身条件的规定,是自足的法律文件。
  在独立保函的失效规则方面,“URDG758”第二条规定了失效日期和失效事件,前者为保函明确规定的交单不得逾越的日期,超过此日期后的保函将丧失其效力;后者为保函条款规定的将导致保函失效的事件。“ISP98”第9.01条规定了备用证因到期日或因备用证规定的事先通知而终止。对独立保函中日期的严格规定,同样是基于交易单据化的要求。
  (2)保函与相关交易的独立性
  在保函与基础交易的关系方面,前述“URDG758”第5条a款已经明确规定了保函的独立性。“ISP98”第1.06条a款做出了同样明确的规定,备用证是一项不可撤销的、独立的、单据性的及具有约束力的承诺,并且无需如此写明,并在C款中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沈达明编著:《法国德国担保法》,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1页。

{2}彼德罗·彭梵得著:《罗马法教科书》,黄风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56页。

{3}沈达明编著:《法国德国担保法》,第3页。

{4}沈达明编著:《法国德国担保法》,第61页。

{5}费安玲主编:《比较担保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95页。

{6}费安玲主编:《比较担保法》,第95页。

{7}彭锡华:《见索即付保函若干法律问题研究》,《理论月刊》2001年第11期,第28页。

{8}李燕著:《独立担保法律制度》,中国检察出版社2004年版,第41页。

{9}高祥:《信用证法律的一些基本问题》,见http://www.fatianxia.com/civillaw/list.asp?id-20140,最后访问日期2011年1月1日。

{10}何美欢著:《香港担保法》,北京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142—147页。

{11}高祥:《信用证法律的一些基本问题》,见http://www.fatianxia.com/civillaw/list.asp?id=20140,最后访问日期2011年1月1日。

{12}韩世远著:《合同法总论》,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73—74页。

{13}罗伯特·希尔曼著:《合同法的丰富性》,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65页。

{14} A.L.科宾著:《科宾论合同》,王卫国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版,第219页。

{15}阿狄亚著:《合同法导论》,赵旭东等译,法律出版社2002年版,第139页。

{16}施米托夫著:《国际贸易法文选》,赵秀文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3年版,第6页

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

{17}哈罗德伯尔曼著:《法律与革命》,贺卫方等译,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第333页。

{18}哈罗德伯尔曼著:《法律与革命》,第348页。

{19} C.W.卡纳里斯著:《德国商法》,杨继译,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547页。

{20} C. W.卡纳里斯著:《德国商法》,第548页。

{21} C.W.卡纳里斯著:《德国商法》,第547页。

{22}黄立主编:《民法债编各论》,中国政法大学2003年版,下册,第860—861页。

{23}史尚宽著:《债法各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879页。

{24}郑玉波著:《民法债编各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44页。

{25}王保树著:《商法总论》,清华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73页。

{26}王保树著:《商法总论》,第73页。

{27}范建、王建文著:《商法的价值、源流及本体》,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58页。

{28}沈达明编著:《法国/德国担保法》,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9页。

{29}徐冬根著:《信用证法律与实务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01页。

{30} John F. Dolan, The Law of Letters of Credit (4th rev. ed. 2007), 6-4.

{31}原文为“there is no room for documents which are almost the same, or which will do just as well,”inEquitable Trust Co. v. Dawson Partners, 27 Lloyd's List L. Rep. 49, 52 (1927).

{32} Voest-Alpine Trading USA Corp. V. Bank of China, 2000 U.S. Dist .LEXIS 8223 (S. D. Tex. 13 March2000) [U.S.A]. IIBLP, 2001 Annual Survey, see 273.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判决书摘要见IIBLP,2002 AnnualSurvey, see p.473.

{33} Boris Kozolhyk, Strict Compliance and the Reasonable Document Checker, Brooklyn Law Review, Vol. 56,Spring 1990, No.1.see p.62

{34} Banco Espanol de Credito v. State St. Bank&Trust Co.,385 F.2d 230, 237 (1st Cir. 1967) (court confessedto semantic myopia' and looks beyond the technicalities), cert. denied, 390 U.S. 1013 (1968).

{35} Paolo S. Grassi, Letter of Credit Transaction: The Banks' Position in Determining Documentary Compliance.A Comparative Evaluation under U.S.,Swiss and German Law. 7 Pace Int'1 L. Rev. 81 Winter, 1995, see p.115.

{36} E.P. Ellinger, Documentary Letters of Credit, a comparative study,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1970, see p.282

{37}徐冬根著:《信用证法律与实务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201页。

{38}杨良宜著:《信用证》,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67页。

{39}C. W.卡纳里斯著:《德国商法》,第547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3972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